路過傲天宮領地,因為安排妥當,並沒有引起什麼注意。

而在進入玄靈山脈后,武峰就接帶路,帶領一眾人抵傳送據點。

在傳送據點的時候,出現一些插曲,三位陣法宗師見到傳送台的時候,全部顯出相當震驚的樣子,忍不住好奇探查后,更是驚嘆這個傳送陣台,幾乎到完美的契合。

這一套九級中型傳送陣盤,與天靈宗的九級大型傳送陣盤一樣,出自陣聖莫無邪之手。

用陣盤構建陣法,到完美的契合,基本就相當於,陣聖莫無邪親自出手,接構建的傳送大陣。

每一個九級陣法宗師,擅長的東西不一樣,構建陣法的風格不一樣。

陣聖莫無邪煉製的完美陣盤,換另外一個九級宗師來構建陣法,同樣很難到完美的契合。


真武門這個傳送陣,自然讓三位陣法宗師震驚,副宗主得知情況后,向武峰詢問的時候,武峰只是笑而不語,越發顯得真武門底蘊深厚。

傳送到另一面后,武峰接帶眾人進入東玄洲,不希望太久留在東北域,畢竟東北域算真武門接領地,容易暴露真武門的一些情況。

天靈宗的人心急構建陣法,自然不會在意什麼。但趕到東玄洲中域地界,大致與天靈坊市相對的地帶后,武峰就讓天靈宗的人自由安排,並沒準備多過問什麼。

而武峰離開天靈宗大軍后,接回到真武門內,找到凌丹辰詢問「師尊,前些日子讓您不限量收購,那些藥材現在的數量如何?」

「按照你提供的丹方,為師安排核心弟子處理,大致有三千爐的分量,為師嘗試煉製幾十爐,但只能煉出下品丹,成丹率大致八成左右。」凌丹辰回答道。

武峰早在回到東玄洲,構建傳送陣那一次,就讓凌丹辰收購相關藥材,已有利用真靈聖丹的想法。

那個時候的武峰,還沒與天靈宗交易的計劃。但東玄洲的資源太匱乏,真武門需要快速壯大,現在到中洲沒什麼競爭力,修鍊物資來源很成問題。

至於真武門的遺藏,雖然有不少靈物,但也不能坐吃山空。 仙庭封道傳

鑒於這樣的原因,武峰就準備煉製真靈聖丹。

這一次與天靈宗成交易,只能算一筆額外的需要。

武峰將與天靈宗,成交易的情況告知凌丹辰,然後讓凌丹辰安排,繼續不限量收購那些藥材,但在收購的時候要低調一些,不能再大舉公開宣傳。

至於武峰自己,在領取一千爐真靈聖丹的煉製藥材后,就接進入真武秘境內的地火煉丹室,準備大批量煉製真靈聖丹。

萬聖丹鼎煉丹,可從武峰的火屬性法力,轉化成煉丹之火。但只要到標準的地火,同樣可成為丹鼎的能量需要,甚至接的地火能量,提供給萬聖丹鼎煉丹,效率不比武峰輸入法力低。


就這樣,武峰開始在真武秘境內,潛心的修鍊與煉丹,完全不管外界之事。

而往後這段時間,東玄洲與中洲靈域,註定要風起雲湧……(未完待續……)–9783+dxiuebqg+1097–>。

… 57_57191首先湧現一股風暴的地域,自然在東玄洲。◇↓,

天靈宗傳送陣構建成功,在天靈宗完成東玄洲布局前,不會太早的公布出去。靠開放傳送陣盈利,至少要先保證天靈宗,在東玄洲建立根基,不擔心出現太強競爭對手的時候。

傳送陣構建成功后,天靈宗早就調整好的人馬,傳送到東玄洲地域,建立東玄洲天靈閣,主要負責天靈宗在東玄洲,探索未開發資源,建立商貿機構等一些事項。

天靈宗與聖使代言人,所協商成的條件,既然準備交好聖使一脈,就不會無故違背。

因為協議的存在,天靈宗在東玄洲的布局,主要就在於探索未開發資源,尋找那些至今無主的資源,其次就在於發展商業貿易,用交易的形式得到需要的東西。

至於接掠奪的手段,靠實力欺壓的情況,盡在限制內。

雖然天靈宗比較友好,但天靈宗進入東玄洲,依然讓東玄洲原本的勢力,有一種餓狼襲來的感覺。

在近古時期,東玄洲的修鍊環境,雖然不如中洲靈域,但絕對勝過其餘三洲,更依託聖域,修鍊界無比繁榮,那個時代高手輩出,遺留很多洞府遺迹。

東玄洲現在的修為水平太低,根本不能完全探索那些遺迹,現在自然就便宜天靈宗。

天靈宗首先進入東玄洲,得到的好處很大,估計不用太久時間,就能賺回傳送陣的價值。

而在那些探索中,天靈宗與東玄洲本土勢力,出現摩擦在所難免。好在有協議的存在,天靈宗比較克制。東玄洲勢力實力不夠,不會出現太大的爭端……

雖然在天靈宗到來前,東玄洲的各大勢力,就已知中洲靈域的大勢力,會進入東玄洲,大家有一些準備。

但東玄洲的本土勢力太弱。 穿越紀︰皇後她很坑夫 ,同樣不佔半點優勢。

現在天靈宗到來,相對還算友好,但其餘進入東玄洲的勢力,會如何對待東玄洲?


到這個時候,東玄洲的修士,才完全生起緊迫感。

這種緊迫感的出現,對東玄洲的修士來,無疑是一種很大的督促。

在緊迫感後面。就是危機感,更讓各大勢力奮起追,不想傳承覆滅,不想淪為附屬。

而天靈宗進入東玄洲,天靈閣負責所有事務,雖然沒公布與聖使代言人,協商所成的條件。

但天靈閣儘力宣揚天靈宗的友善,表願意與東玄洲共同發展。協同進步的態。

在宣揚自家態的時候,天靈閣宣傳中洲靈域。其餘勢力競爭殘酷,猛如凡人眼裡的虎狼……


這樣的宣傳對比,無疑更是一種鞭策。

天靈宗已進入東玄洲,其餘勢力還會遠嗎?

在這樣的時候,東玄洲的本土勢力,很多選擇聯合起來。甚至出現太虛門一樣,完全合併成一家的勢力。

比如南域三大勢力,就合併成南陽宗,原來烈陽派、刀宗、馭獸山同樣出自一脈近古傳承,只是因內鬥分離成三宗。

但分離后的三派。反而保持友好聯盟的關係,現在因形勢的需要,當代老祖拿出魄力,合併三派成為一家。

南域三派合為南陽宗,實力已不輸於太虛門,不過相比擁有太虛空間的太虛門,南陽宗的潛力就要很多,至少短時間很難快速強盛。

而天王閣與天雷門,這兩個處事霸道的宗門,則形成攻守同盟。

在各勢力聯盟的時候,水雲宮則受到孤立,試圖嘗試聯繫中洲水雲宮,並未主動修復與東玄洲勢力的關係。

最後的東華學院,與東玄洲煉丹大派丹王宗,兩派因為情況特殊,依然與所有勢力交好,沒接與誰聯盟。

大致過去三個月時間,東玄洲局勢相對穩定一些后,天靈宗的天靈閣,同樣在東玄洲站穩腳跟。

而在這個時候,天靈閣控制的傳送陣,開始對東玄洲修士開放。

在這一邊開放傳送陣的同時,天靈宗面向中洲靈域宣布,天靈宗掌握傳送到東玄洲的傳送陣,可在天靈坊市傳送到東玄洲。

天靈宗的宣傳,顯得高調而又神秘。

很多人認為天靈宗,建立起這個傳送陣,擁有橫穿玄靈山脈的實力,已正式進入大陸一級勢力,比較靠前的排名。而不僅僅是靠大陸天驕賽,後輩弟子的成績來取得排名。

天靈宗就需要這種效果,自然不會去澄清什麼,而根據武峰的要求,天靈宗要對真武門的傳送陣保密。

天靈宗開放傳送陣,大量修士進入東玄洲淘寶,引起東玄洲第二輪形勢緊張。

這一次出現的局面,就要混亂很多,出現很多流血事件。

不過聯合起來的東玄洲,再有天靈閣從中洲一級勢力的角,公開譴責那些不道義的掠奪,倒讓東玄洲的損失不大。

天靈閣譴責的意圖,並非單純為東玄洲,也不是為聖使的人情。而是天靈宗不能掠奪,你們這些勢力就別想撿便宜,天靈宗遵守規矩做事,其餘勢力一樣要遵守規矩。

天靈閣在東玄洲站穩腳跟后,同樣希望在東玄洲持續發展,不想再毀滅性的的掠奪。

當然,天靈宗譴責那些勢力,能到比較好的效果,依然是實力為主要因素。

天靈宗控制傳送陣,自然不會放入太強的對手,只要適當的控制一些,就能形成很大的限制。

不過,雖然天靈宗的做法,目的並不如何純粹,但所到的效果,值得東玄洲感謝。

只希望天靈宗,能一保持現在的態,而不是逐漸同化東玄洲。

雖然天靈宗包含附屬領地,地域與人口的總和,不如東玄洲大與多。但修鍊界實力為尊,實力強則成為主導,現在天靈宗強大,讓東玄洲面臨一種同化的危險。

在這幾個月時間來,真武門同樣時不時的發出聲音,幾位丹罡境高手時而出現,懲罰那些製造罪惡的修士,倒也震懾住很多惡人。

而在真武門的聲音中,更多是在引導東玄洲自強,鼓勵東玄洲修士走出去……

不過,不管東玄洲形勢如何,真武門做出怎樣的舉措,其實武峰並不清楚。

開始一段時間,武峰主要煉製丹藥,大批量煉製真靈聖丹,完成一千爐煉製后,武峰就開始閉關修鍊。

一千爐雖多,但武峰用萬聖丹鼎,十爐一起煉的效果,同樣很快完成煉製任務。

武峰後面的修鍊,卻並不是修為的修鍊,而是他在煉化魂靈物,強大他的魂念。

在突破丹罡境之前,武峰一在思索,當他魂念到七級極限,他突破丹罡境的時候,大境界的突破,會帶動魂念怎樣的變化?

按來,大境界的突破,會讓魂念提升一個等級。

但武峰的情況太特殊,魂念與大境界同級,而其餘修士靈武境開魂海、成魂念,魂念要比大境界低兩級。

這樣一來,其實武峰的魂念,要領先大境界兩級,混元境時的七級魂念,就堪比相虛境的七級魂念。

相虛境到七級魂念巔峰,進入傳奇三境第一境的時候,魂念就會轉變成神魂。

但武峰七級巔峰的魂念,因為修為不到傳奇境,魂念不可能轉變成神魂。

從七級到八級進階,同樣沒有前例參照,這讓武峰一很疑惑。

在他突破丹罡境時,武峰的魂念並未接晉級,更沒有轉變成神魂。當時讓武峰好一陣失望,只當在傳奇三境前,七級魂念巔峰就是極限,再無進步的空間,而他魂念的優勢就會消失。

但在後來與吳長老戰鬥時,他控制煉體內勁與丹罡的融合,需要很強的魂念控制。當時他就察覺到七級巔峰魂念,雖然沒能在突破中晉級,卻得到成長空間的提升,還有繼續強化的潛力。

因為這個發現,武峰在安頓好后,就開始強化魂念,煉化得到的魂靈物,與一些特殊魂丹。

這樣一來,時間快速過去,外界風起雲湧時,武峰完全在閉關修鍊,根本不知外界的變化。

五個月時間過去,六個月時間過去……

很快就是一年,一年過去又兩年……

到將滿三年時間,原本如老僧靜坐的武峰,突然睜開他的雙眼,爆射出一道懾人的光芒。

「終於到八級魂念,不僅得到一種強大的神通傳承,更在強化魂念的摸索中,找到一條修鍊魂念的道路。」一個人的地火煉丹修鍊室內,武峰喃喃自語。

言語中沒有什麼興奮,但顯出一股自信與堅決,可見武峰現在的心境。

其實武峰的魂靈物與魂丹,根本不能支持他煉化幾年時間,早在前面三個月,就完全煉化用盡。

不過在魂念強化的過程中,武峰摸索出一些修鍊強化的法門,雖然這個法門還不成熟,更不能形成系統化的煉魂功法,但確實具備不錯的效果。

這三年時間裡,武峰就是在用這種法門,持續強大他的魂念,同時進一步完善法門。

「現在自己的魂念突破,完全證實在七級魂念之上,還存在八級魂念……」

「既然有八級魂念,九級魂念一樣會存在,不定這就是煉魂修士,所需要走的路……」

「如果自己真的能夠,創造出一種煉魂功法,自己將鍊氣、煉體、煉魂三脈同修!」結束修鍊后,武峰按習慣總結,針對這一次的情況,他心裡充滿狂傲的自信。(未完待續。。)–9783+dxiuebqg+1098–>。


… 57_57191自創一門功法,完全從零開始創造,這決非借鑒與融合可比,更非創造技法可比。

即便在遠古時期,家爭鳴的修鍊盛世,出現很多流派,創造很多功法。但除去鍊氣、煉體這種大流派,根本性完全不同外,其餘流派的創造,必然存在一些借鑒與融合。

如道家、儒家、佛家,其實便為鍊氣一脈,不同方向的發展而已,源自相同的一種根基。

武峰現在有創造功法的趨勢,甚至已經跨出艱難的第一步。

雖然他創造的煉魂功法,並非他首創、獨創,但煉魂一脈的功法早已失傳,至少武峰沒見過煉魂功法,他並無借鑒的對象。

這樣一來,其實對武峰來,他完全從零開始創造,基本與首創沒區別。

如果硬要找出一些,他不是首創的證據,那就是他早知煉魂一脈存在,有強化魂念的經驗,創造的方向早已明確。其次就是他掌握,魂刺與魂兩種魂念秘術,存在一點魂念控制法門的基礎。

但無論怎樣,武峰現在的創舉,那就是開創性的進步。

「想要創造一門煉魂功法,即便最低的黃階低級功法,同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己的想法很好,但實在任重而道遠啊!」武峰暗自≯,思索道。

雖然他內心的憧憬,讓他顯出一股狂傲的自信,但那狂傲更像一種無懼的野望,敢於挑戰可能性甚微的事情,而不是他本性的狂傲。

因此,武峰始終保持理智與清醒,明白自己的能力,清楚現實與目標的距離。

「在這一次嘗試中。摸索出強化魂念的辦法,但這種做法很單一,到的效果很,要形成系統性的功法,實在還遙遙無期!」

「即便是持續完善,後面的路途依然艱難。至少要幾種強化魂念的法門。其次是現在的摸索,主要靠魂與魂刺,這兩種使用魂念的技巧,帶來的一些靈感。」

「但這樣的技巧,並不能作為功法的參照,功法與技法的差距很大,尤其這種魂念秘術,存在的差別就更大。這一次得到的傳承,同樣不能帶來什麼幫助……」

「現在的自己。想要創造完善煉魂功法,就急需大量煉魂功法參照。然而煉魂功法在當前時期,基本處於失傳的狀態,或許某些古老傳承有一些殘缺功法,一些遠古遺迹裡面存在……」

「想要找到煉魂功法不容易,如果找到一門完整的煉魂功法,自己還有必要費時間創造嗎?」武峰忍不住在心裡反思起來。

武峰有他的使命,但這個使命不是發展煉魂一脈。他也不要做煉魂一脈,再次強盛起來的祖師。

武峰需要變強。現在已煉體、鍊氣同修,如果有修鍊魂一途的機會,必然能讓他更加強大,他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但沒有現成的功法,就需要去創造功法,沒有創造的思路。就需要尋找借鑒,借鑒需要尋找功法,找到功法不用創造,這其實就是在繞一個大圈子。

而這個繞圈子的過程,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武峰希望從煉魂一道,輔助他變得更加強大,但需要權衡付出與收穫的問題。

原來我是星二代 ,投入太多的時間與精力,耽誤他完成使命的進程,耽誤他鍊氣、煉體兩道的修鍊,那就不是一個可取的選擇。

「看來煉魂功法的創造,只能靠靈感摸索,並無刻意追求的必要。而尋找遺迹存在的煉魂功法,也只能視機緣而定,太過不要反而不好。」武峰暗自想道,在心裡做出大致的決定。

「不煉魂功法的創造,自己在突破丹罡境前,魂念就到七級巔峰。大境界修為的突破,雖然沒能拉動魂念晉級,但總算讓瓶頸鬆動,再一次出現進步的空間……」

「不枉自己煉化手裡,積存的所有魂靈物,與這幾年的摸索強化,現在魂念到八級,依然保持領先修為兩級的優勢。」

「不過八級魂念,已超出煉體、鍊氣兩道在相虛境,最高存在的七級魂念。現在自身具備八級魂念,並不僅僅在於領先修為兩級,往後魂念存在的優勢只會更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