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翰生暗一咬牙,道:“好,不過這條龍怎麼對付?咱們可誰都不清楚他都有什麼能力。”

朱懷玉哼了一聲,道:“不就是一條會飛的大蛇嗎?既然連許儒廷都能指揮他,還有什麼好怕的?雅麗莎會對付他的,更何況他們現在如果真有實力消滅咱們,還會站在那跟咱們廢話?”

軒轅翰生點頭道:“素馨,打電話叫留守的人上來。”

家華他們這邊情況確實不是很好,經過剛纔的一翻激戰,大都功力消耗過巨,他們誰都沒有想到會憑空冒出數百的年輕高手來。

家華低聲道:“你們的情況怎麼樣?還能堅持多久?”

林玉婷道:“勉強對付這些人應該沒問題,如果再加上朱懷玉他們幾個超級高手恐怕就沒一點勝算了,還好先前他們都沒有動手,如果開始就加入攻擊,我們肯定堅持不到你來。”

家華點頭道:“那好,我去對付朱懷玉他們,大黑纏住雅麗莎,你們只要能應付這些人就行。”

李蘇豫這時忽然輕聲道:“家華,對不起。”

家華苦笑道:“沒有誰對不起誰,放心,會沒事的。”

正在這時,家華看到對方陣營中忽然又增加了幾十個抗着火箭筒的人,心中大驚,連忙對半空中的大黑說道:“大黑,快用大規模的攻擊魔法對付下面這些人。”

大黑一聲龍吟,騰空而起,忽的從口中噴出一條火柱,襲向下面的人羣。

在他那聲龍吟一起,雅麗莎就感覺到不對了,連忙說道:“下面小心。”隨後揮動手中法杖,一道閃電憑空出現在大黑的上方,往大黑而去。

大黑閃都不閃,只見他的身體微晃了一下,硬吃了一記。

下面的人可倒黴了,這些人本來就聚在一起,大黑那如巨型*****般的狂吐一口,頓時把躲避不急的十幾個人籠罩在了火海中。連叫都來不急就化做了灰燼。

朱懷玉大叫道:“快分散開,用火箭筒射他。”

下面的人馬上分散了開來,數十個火箭筒紛紛對準了半空中的大黑,幾乎同時發射。

家華連忙叫道:“大黑小心,那玩意很厲害,威力很大。”

大黑滿不在乎的搖晃着巨大的龍頭,又噴出一道火流,掃中了十幾枚***。

只聽“轟轟”聲不決於耳,連續的爆炸把一直停留在半空中的雅麗莎都震退出好遠。大黑就更別提了,他被***爆炸所產生的氣浪推出去好遠,但幸運的是也躲過了大部分沒有爆炸的***。

但畢竟數量太多,雖然躲過了大部分,可還是有幾枚擊中在大黑身上。

劇烈的爆炸使的他難受的要命,還好他的屬性是火,雖然對他造成了一定的傷害,但還能抗的住,假如這些***全都命中,其結果會是什麼樣,連大黑想想都感覺害怕。

雅麗莎沒想到這個世界的人類製造出的武器如此厲害,威力簡直可以媲美高級火系魔法,而且看上去好象還不費力氣,就如同一件非常好的法寶一般,想到這裏,她對這個世界的興趣不禁又增加了幾分。

家華用磁場對大黑喊道:“大黑,小心些,只要纏住雅麗莎就行了,她的飛行高度肯定比不過你。”

大黑應了一聲,猛的往高空飛去,同時噴又噴出一股火焰,不過這次的目標是雅麗莎。

雅麗莎閃身避過,揮手發出數道冰凌,予以還擊,一龍一人在半空中纏鬥到了一起。 家華隨後又簡短的交代了幾句,便足尖點地,彈往前方上空,避過激射而至的***,再一個空翻,往朱懷玉等人撲去。

幾人中的那個老傢伙焦雷般暴喝一聲,斜衝上天,炮彈似的朝他射來,同時雙掌推出,他早就在旁邊觀察家華好久了,兼之那一大批剛訓練出來的好手,都葬送到了家華的手上,心中更是對他恨之入骨。

家華心中叫好,同時又感到周遭的空氣寒若冰雪,氣勁非常獨特,不過這也激起他強大的鬥志,趁勢兩腿彈出,足尖剛好點在對方掌心處。

那老頭的身體劇烈抖顫了一下,強大的掌勁被逼得倒撞而回,在經脈中亂竄,使他難過得要命。

雖然他已經看出了家華的功力很高,但沒想到已經高到了這種程度,連續大戰好象根本沒有消耗多少體力,這更使的他心中大駭。

他本以爲自己的功力已經在原有的基礎上已經提升了很多,對付功力消耗很多的家華應該不是問題,可現在才意識到,自己還是太小看家華了。

原來家華這兩腳的勁度一輕一重,不但使他右掌的勁氣無法吐出,還給他加註了一股真氣鑽入掌心,長驅直入般送入體內。

老頭悶哼一聲,急往下落去。

軒轅翰生見老頭吃了大虧,怕家華乘勝追擊,身軀翻騰斜起,快速來到家華上方,雙掌舞出重重掌影,凌厲無匹的往家華罩了下去,對家華剛纔使出的招試他並不陌生,因爲那是非常純正的軒轅家族的功夫,雖然他對家華的身份這時也多少相信了一些,但他已經是騎虎難下,根本沒有收手的餘地。

朱懷玉自然也不會眼看着家華逞威,纖細的嬌軀由地面衝起,嬌喝一聲,玉掌翻飛,斜斜往仍離地幾米高的家華兩脅襲去,發出奇異的尖嘯聲,氣勢逼人。

軒轅素馨和袁雪瑩兩女則帶領着數十個身穿迷彩服的高手,在幾人交戰處的外圍,重重圍困了起來,並肆機出手。

而剩下的人,除了手持火箭筒的傢伙,都往林玉婷等人殺了過去。


那幫肩抗火箭筒的傢伙正紛紛瞄準半空中的大黑,時不時的瞅準時機,來上幾下,以策應落在下風的雅麗莎。

家華緊隨那老頭往下疾落的身體,猛提一口真氣,翻身兩腳疾踢,破入軒轅翰生的掌影裏,“啪啪”兩聲,絲毫不誤的踢中他的雙掌,使的他往地面落去。可家華心裏也很是奇怪,因爲剛一交手,他發現軒轅翰生的功力比兩年前增加了很多,如果他估計不錯,軒轅翰生此時的修爲應該也到了天心經的最高境界。

不過此時不容他多想,同時雙掌凌空虛按,發出兩股狂猛的勁氣,襲向那老頭的後背。一開始動手,他就認準了這個老東西,因爲這人跟張軍長的太像了,即使不是他老子,肯定也是他的長輩。他果然沒有猜錯,那老頭正是張軍的老子張宗漢。

看到這一情形,朱懷玉心下暗喜,因爲她的雙掌就快要觸及家華的身體了,如果家華一意要攻擊張宗漢,肯定要硬吃自己一掌。


家華也有苦自知,身在三大高手圍攻當中,並不是表面那麼輕鬆,畢竟他的內力已經消耗了很多,現在應付起來,也甚是吃力,而林玉婷他們因爲要保護那些受傷的人,更是施展不開手腳,只能在那被動的迎擊。

所以家華纔想要硬吃朱懷玉一擊,先把張宗漢掛掉。


可就在朱懷玉掌風要觸及他的身體時,家華忽然感覺到朱懷玉的掌風透着一絲詭異,心下警覺,連忙放棄了對張宗漢的追擊,身體憑空往右側橫移,堪堪避過朱懷玉的攻擊。

同時閃電般取出以放入空間手鐲裏的巨斧,反手削向朱懷玉的雙掌。

朱懷玉沒想到家華身在空中還能如此靈活,又突然取出了巨斧,心下駭然,身體連忙旋轉了起來,往左側避去。

家華的身體也落了下來,手持巨斧昂然站在幾人的包圍中。

短短的交手中, 這三個超級高手心中均駭然大震,因爲他們怎麼都不敢相信,家華的進境已經達到了這種不可思意的地步。

其中軒轅翰生和朱懷玉的感觸最深,因爲兩年前軒轅翰生和家華交過手,那時候家華的修爲簡直就提不起來。

而朱懷玉一個多月以前纔剛跟家華分開,雖然沒動過手,但她可以肯定,那時候的家華和現在的功力絕對不是一個檔次。

不過細一琢磨,她就恍然大悟了,不禁暗自後悔,當初不該放任家華離開,即使讓他離開,也應該讓袁雪瑩跟去。

家華不等對方再次發起攻擊,足尖點地,暴喝一聲,再次揮舞巨斧,往張宗漢劈去。

張宗漢勉強壓下經脈內翻騰的氣勁,又吐出一口助他減壓的鮮血,身體還沒站穩,家華的攻擊又到,他也顧不得顏面了,身體就地往一側滾去,希望能避過這可以要他老命的一擊。

朱懷玉翻掌攻向家華的後背,軒轅翰生也同時出手,他們三個現在是脣寒齒亡,三人連手牽制下,纔有希望把家華收拾掉,只要去其一人,後果很難想象。

家華也感覺打的實在窩囊,只要攻擊其中任何一人,另兩人的攻擊就會跟着過來,這樣下去累也得累死。

他暗咬銀牙,放棄了追殺張宗漢的想法,猛的轉身,右手揮動巨斧,在半空中畫了一到圓弧,往軒轅翰生劈去,同時左掌迎向朱懷玉。

只聽“啪啪”兩聲脆響,家華和朱懷玉硬拼了一記,而軒轅翰生也側身避開了家華的斧子,並一掌擊在斧子的側面。

家華只感覺腹內氣血一陣翻滾,身體借勢往後飛退,撞入外圍的人羣中。

那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家華撞飛了好幾個,家華又藉着一撞之力,往回拋飛了過來。

此時他更加清楚了這兩個人的實力,他倆的實力要比那張宗漢高上一些,而且以朱懷玉的修爲最高。

朱懷玉則渾身劇震,往後退了幾步,對家華的恐懼更深了,同時也更增強了她要除去家華的決心。

家華一聲長嘯,閃電般撲向剛回過氣來,勉強站穩的張宗漢。

朱懷玉和軒轅翰生此時也剛收住腳步,再想跟進襲擊家華,已經稍微晚了一點,但兩人還是強壓體內翻滾的氣血,飛身攻去。

家華知道若不把握機會,把張宗漢幹掉,很難再有這種機會了,如果再這樣和他們硬拼下去,等他內力消耗過巨以後,只軒轅素馨他們外圍的高手就能要了自己小命。

他身在空中,來不急調整姿勢,雙腳連環踢出,


張宗漢也知道這是生死關頭,四周雖然全都是他們的人,可他卻像孤零零獨自存在天地間一般般,什麼都只能靠他自己了。

他猛的提起全身功力,咬牙迎上家華連環踢來的雙腳。

“蓬蓬”兩聲,伴隨着張宗漢的一聲悶哼,身體倒飛了出去,而這時朱懷玉和軒轅翰生的攻勢以到。

家華心中暗叫一聲可惜,手中巨斧脫手而出,急飛向張宗漢的身體。

張宗漢喉嚨一甜,剛噴出一口鮮血,就感覺後背勁風跟至,下意識中身體往左一側,“喀嚓”一聲,他的右臂被巨斧硬生生的劈落在地。

緊接着外圍的軒轅素馨神情複雜的迎了上來,家華無奈之下,身體如陀螺般急轉了起來,往地面飛快落了下來。

張宗漢雖然掉了一條胳膊,但總算保住了老命,但他哪還有勇氣留下來?只見他又吐了一口鮮血,身體微晃,不發一言的往遠處飛奔而去。

落到地面的家華看到張宗漢狼狽而走,雖然沒有幹掉這老小子,但也算達到了自己的目的,逐自放下點心來。

他趁這個空當,往天空掃了一眼,看到大黑和雅麗莎正在空中斗的難解難分,不過這還多虧了四周那些抗着火箭筒的傢伙,如果不是他們,相信雅麗莎不會這樣輕鬆了,因爲大黑天生對一些低級魔法免疫,高級魔法或者超級魔法都是非常消耗魔法力的,而且還需要有一定的時間準備才行。

想到這,家華不由暗罵道:“我他媽的怎麼這麼笨啊。”

隨後他擡手不停的發出小火球、風刃等低級魔法,往周圍攻上來的朱懷玉等人攻去。

頓時把周圍的人弄的手忙腳亂。

正在他暗自得意的時候,只聽一聲嬌喝聲傳來,他擡眼看去,只見林玉婷正在不停的施展身法,往他這裏殺來。

而她的身上也已經被鮮血染紅了,分不清楚是她受傷還是全都是敵人的血,家華心中一疼,怕她會有什麼閃失,連忙對又攻上來的朱懷玉拍出兩掌,同時借勢向林玉婷所在的位置奔去。 家華看到林玉婷此時正陷身與敵人的圍攻當中,心下更急,揮舞着巨斧開路,迅速往林玉婷所在的方向靠去。

讓他感到奇怪的是,朱懷玉他們並沒有來追趕攻擊自己,他心下驚疑不定的擡眼看去,只見朱懷玉等人正在飛快的往遠出逸去,轉眼間就消失在夜色中。

看到這一情形,家華不禁納悶了起來,因爲現在場中的形勢還不明朗,嚴格說他們還是站着很大優勢,爲何卻忽然撤退了?而且這些手下卻沒有一點要離開的意思。

他邊殺邊往天空中看去,只見雅麗莎也正逐漸往遠飛去,大黑緊追在後面。

家華連忙發出一聲長嘯,大黑聞聲才停了下,反身往回飛來。

林玉婷此時正被敵人圍在中間,從四方八面狂攻,近打遠擊,令她一時間亦要改攻爲守。

家華本也有心追着朱懷玉去看看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可林玉婷的安危對他來說纔是最主要的。

有了大黑的加入,戰鬥完全就進入到了一面倒的地步,家華還發現,那些原來抗着火箭筒的傢伙,居然也已經悄悄遛走了。

而留下的人,居然沒有一個逃走的,直到最後一個人倒了下去,整個別墅廣闊的庭院裏,到處都是死屍,戰況之激烈可想而知。

大黑已經變回了狗的形狀,在家華的指揮下給大家止血,衆人都已經看到大黑的原形,對他的態度即敬又怕。

所有參加戰鬥的人,除了家華以外,幾乎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內外傷。

李蘇豫的叔公統計了一下倖存下來的人員,總計只有二十八人,當然其中不包括船廠的工人,和根本就沒參加戰鬥的人。

李蘇豫從戰鬥結束後,一直都躲家華遠遠的,而李家連戰場都沒有清理,就把大家帶到了別墅大廳裏。

衆人分別落座後,李蘇豫的叔公道:“這次全憑几位的大力幫忙,我們李家才能逃過這次劫難,不過即使逃過了這次,以後也不可能再有好日子過了,過多的感謝話我就不說了,儒廷,不對,現在應該叫你家華吧,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咱們必須馬上離開。”

家華愣道:“爲什麼?難道他們還會再來?這次他們的損失也都不小吧。”

李老頭苦笑道:“你可能還不太瞭解,他們三家弄出這麼大動靜來,法國方面不可能不知道,以後這裏再也不會安全了。”

家華道:“您的意思是?”

軒轅逸平道:“事情很簡單,這裏距法國本土並不太遠,他們這次突襲最少動用了六艘以上的潛艇,法國海軍也不是擺設,這樣明目張膽的襲擊只有一條理由可以解釋,那就是他們的行動是得到法國軍方默許的。”

家華疑惑道:“這麼做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李老頭搖頭道:“因爲我們是華人,李家的產業已經危及到很多人的利益。相信用不了多久法國軍方的人就會到了,必須馬上離開,一切路上再說。”

家華心中暗道:“既然法國老準備對你們下手,還能讓你們輕易離開?”

衆人在李老頭的帶領下奔向島的西側的一棟不顯眼的別墅,別墅裏面有一條向地下傾斜的密道,地道的盡頭是一個巨大的天然巖洞,從洞底的海水不難想到,這裏應該和大海相連。

沒一會,海水開始滾動了起來,在家華的驚訝中,一艘黑色的潛艇浮上了水面……

艦艇平穩的駛在大西洋的深海中,他們已經成功避開了五艘潛艇,可見這艘潛艇上的設備是非常先進的。

“李前輩,咱們準備去什麼地方?”家華沉思片刻後,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李老頭看了林玉婷一眼,道:“去投奔袁泰天袁老哥,也就是玉婷的爺爺。”

他話一出口,幾人都呆住了。

過了片刻,只是一直沒有說過幾句話的袁文龍忽然嘆了口氣,道:“李叔,你們和好了?”

李老頭疑惑道;“你是?”

袁文龍苦笑道:“我是文龍。”

李國華騰的從椅子上坐了起來,有些激動的說道:“你是文龍?”

袁文龍點了點頭,道:“玉婷給我易容了。”

李國華看了林玉婷一眼,只見林玉婷肯定的點了點頭。他才說道:“那你跟朱懷玉……?”

袁文龍無奈的說道:“我不想再提那個賤人,還是讓家華來說吧。”

衆人都把目光轉向了家華,家華乾咳了一聲,才把他和朱懷玉的事如實說了出來。

等家華說完後,李國華嘆了口氣,道:“真沒想到那賤人居然這麼惡毒,還真虧了家華。”

李老頭也點點頭,道:“我和袁老哥是兩年前就和好的,他來我這裏時還提起你的事了,我聽的出來,他還是很想你的,這次好了,可以給老哥一個驚喜,你們一家人也終於可以團聚了。”

袁文龍眼睛微溼,道:“是啊,就是不知道父親會不會原諒我。”

李老頭道:“文龍,你放心,天下哪會有不疼自己兒女的父母?更何況有我這個老傢伙在呢。”

從他們的對話裏,家華聽的出來,袁李兩家關係肯定非同一般,他偷眼看了一直低頭不語的李蘇豫一眼,心中頓時升出一股難以言表的滋味。

李蘇豫好象感覺到了什麼,擡頭往他看來,嚇的他慌忙把目光移向了別處,道:“李前輩,我有件事想不通,爲什麼你們不準備些大威力的武器防禦呢,而且你們還有這麼先進的潛艇,也能早一步避開風頭啊。”

他的這些小動作都沒逃過林玉婷的眼睛,她不禁暗自苦笑了起來。

李老頭道:“別叫什麼前輩前輩的,聽着彆扭,你就跟玉婷一起叫我爺爺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