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推開

露出了一片新的海域。

在海域的中央有著一個祭台。

在上面供奉著魔神的金屬器。

一道巨大的藍色的女性魔神從金屬器中飛出。

莊重威嚴的聲音在虛空響起:「我乃肅正與嚴明的魔神,是誰想成為王?」

相同的問題,凌淵在之前契約菲尼克斯的時候也曾經歷過。

「是她。」凌淵指向紅玉。

「哦?根我的觀察,你的身上雖然有著菲尼克斯,但她卻不是擅長戰鬥的魔神,難道你不渴望力量嗎?」拜恩好奇道。

「沒必要。」凌雲直接拒絕。

「既然如此,那我就承認你了,我的王。」拜恩沒有言語,化作一道光芒鑽進了紅玉的金簪里。

這是走之前凌淵特地囑咐帶著的。

紅玉獃獃的看著手裡的簪子。

這麼簡單她成為金屬器使用者了?

怎麼感覺和做夢一樣?

「好了,我們去下一個地方吧。」看到拜恩認主,凌淵笑道。

紅玉一愣,不敢置信的看著凌淵:「還有嗎?」

「好事成雙,十歲生辰怎麼可以只送單件?給我家紅玉的禮物一定得是最完美的。」凌淵笑著揉了揉紅玉的腦袋。

「那,那個,凌淵哥下個魔神你拿著吧,你肯定更需要力量。」紅玉急忙道。

「不用了,下一個魔神是火,我已經有貝拉了,不需要其他魔神。」

貝拉一把跳到了紅玉的腦袋上,輕輕的拍著後者的腦袋。

見此,紅玉也不在說什麼。

在打包了這個迷宮之後,凌淵通過之前設定好的坐標,通過虛數空間來到了城市烏丹。

他可沒忘記,這裡還有個魔神,阿蒙。

第七魔神阿蒙,是主角阿里巴巴的魔神。

魔神的任務是為世界選出王。

在凌淵的預想中,世界上並不需要其他的王,只要煌帝國一個國家就夠了。

其餘的國家要麼臣服要麼被平定。

再加上阿爾巴那麼陰險,身為哥哥多給妹妹點防身的力量怎麼了?

「走吧。」

再次牽起兩隻小蘿莉,毅然決然的踏進光幕。

「!」

迷宮內,剛剛就寢的阿蒙愣住了。

菲尼克斯的氣息又出現了!而且還不止……還有拜恩的氣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洛桑腳步微頓,目光神色莫測地看向她,還看了眼旁邊在打電話的高雲燕。

這讓洛歆月覺得眼前的洛桑看她的目光有些奇怪,難道她認識她?

她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禮裙,綢面的長裙輕裹著她纖柔的身軀,如水波般從身上隨後,細碎的腳步緩緩邁動,而那條別樣的披肩,立即打破黑暗,給人冷艷、神秘、高貴的感覺。

洛桑眉下是眸清似水的美眸,與洛歆月的視線對上,僅僅一瞬,便很快移開目光。

洛歆月掃見男人和女孩相握著的手,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視線,卻突然,她目光又往他們相握著的手看去。

她手上的手錶,好像在哪見過?

看著他們離開的身影。

片刻,洛歆月驀地想起來,她之前在學校那次跟洛桑說話的時候,她剛好在玩手機,她就盯著她手上的手錶看了幾眼。

洛歆月很確定那塊手錶跟洛桑那次戴的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

剛才那個她覺得氣質很好的人,居然是洛桑?!!

而她旁邊那個男人……難道就是那位傅爺?

高雲燕打完電話,瞥見洛歆月面上震驚的神色,詢問道:「怎麼了月月?」

「媽,我剛才好像看到洛桑了……」

高雲燕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她怎麼可能有資格到這種地方?!」

洛歆月稍稍別了下耳邊的碎發,斂著神色,緩緩地說了句:「可能是我看錯了。」

頓了頓,她又說:「可她若是榜上了傅爺那樣的人物,進入這種地方可是了如指掌的事……」

高雲燕想了一會,眸光陰冷,「等會若是看到她,給我裝作不認識,找個機會跟她說,讓她別出現在我們洛家的人面前!」

洛歆月眼神閃了閃,唇角微勾,低低地應了一聲:「哦……」

——

另一邊,傾綰挽著謝允臻的手臂走進了宴會。

宴會才開始了沒過幾分鐘,耀眼燈光下,宴廳內傳來悠揚曼妙的音樂聲,在遍地都是帝都的名流權貴,也有不少是來自臨城的權貴人物。

國內各大名流富商相繼出現在此,為了在帝都上流世家面前混個眼熟,再順便拍個馬屁,也許生意上就有了合作來往。

傾綰一到宴會廳,便環顧了一圈四周,隨後對著謝允臻說:「我去找小桑桑,你自己一個人隨便逛。」

「她人在哪你都不知道,指不定還沒來,你想跑哪去?」謝允臻拉住她的手腕,不讓傾綰就這樣離開。

宴會上不少人都戴著半臉面具,沒帶的都是那些求合作的富商巨賈。

傾綰和謝允臻也同樣戴著面具。

都是公眾人物,戴著也很方便,也不怕被拍了什麼新聞。

也就是這樣,謝允臻膽子大了些許,不顧宴會上的耳目眾多的目光,單手挑起傾綰的下巴,桃花眼微微斂著,不緊不慢地開口:「給我好好待在我身邊,傅時寒不會讓洛桑離開他的視線,你就別去打擾他們倆了。」

聞言,傾綰急了。

她瞪著那雙撩人的桃花眸,「你們男人都待一邊去,別打擾我跟小桑桑的相處!」

她眼睛又往四周亂瞄著,試圖搜尋著洛桑的身影。

謝允臻嗤笑了一聲,「就你這樣看,怎麼可能找得出她人在哪。」

「我看一眼就能認出小桑桑她的人,她的身子我可是熟悉的很,以前我可是經常半夜抱著她睡覺的……」

話戛然而止。

傾綰朝突然有些安靜的謝影帝瞄了一眼,便見到他眼神深深地盯著她,好似要把她的人給吃了似的。

「經常半夜抱著她睡覺?」

謝允臻將傾綰剛才最後一句話給重複念了出來。

他眼眸半眯著,俯身靠近,大手擒住她的腰身。

傾綰避開他的眼神,兩隻手要將腰處的爪子給拿開,「謝允臻,你放開我!這裡這麼多人,萬一認出我們……」

謝允臻攥緊她的雙手,「你以前經常跟她睡在一塊?」

「這事很正常好吧?」傾綰對上他的眼睛,一臉理所當然地繼續說:「小桑桑又不是男人,我想跟她睡就睡,不想睡就不睡!」

謝允臻低低地笑道:「你說……我跟傅時寒說你和他的女人睡過,你會怎麼樣?」

傾綰無語望天,「我是女的!女的!單純的睡在一張床上,難道我還能有男人的那個能力?」

她的聲音傳進了周圍人的耳里。

不少人朝她這邊看了過來,有男人聽到這話,眉頭挑了挑,盯著傾綰的身子一直看。

謝允臻臉色黑了幾分,用身子擋住那些人看過來的視線,「閉嘴!」

傾綰就不閉嘴,「那個姓傅的傢伙,霸佔我的小桑桑幾年了!害我這麼多年都找不到小桑桑,沒跟他算賬已經算好的了!」

謝允臻目光微愣,「你知道他們的事?」

傾綰一頭霧水,「什麼他們的事?」

謝允臻沉默了幾秒,「沒什麼。」

奇奇怪怪的。

傾綰沒將事放心上,而是開口跟他解釋:「以前每次打雷下雨,我都陪著小桑桑一起睡覺的。」

沒等謝允臻問什麼,傾綰繼續說:「因為小桑桑怕雷,所以我陪著她一起睡,哄著她。」

謝允臻顯然不信,唇角低低地笑出聲:「她是小孩子?需要你哄?」

傾綰突然地就愁眉苦臉了,「你不信就算了,我不跟你解釋了,解釋了你也不信。」

突然,傾綰眼尖地尋到了一抹身影,臉上瞬間揚起爆炸性的笑容,她紅唇勾了起來,蕩漾著笑意,腳步立即朝剛出場的洛桑邁步而去。

謝允臻攥住她的手腕,「你要去哪?」

傾綰回過頭,「小桑桑來了!」

謝允臻環顧了一下四周,隨後收回視線,望向傾綰,疑惑地問:「哪裡?」

「那!」傾綰抬了抬下巴,朝那邊的人群看過去。

謝允臻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雖然不認得洛桑的身影,但他卻能很快的認出傅時寒的人。

他跟傾綰一樣,對熟悉的人,一眼就能將人給認出來。

傾綰將自己的手從謝允臻手裡給抽回來。

謝允臻睨了她一眼,嘴裡說出來的話不高不低,「你看宴會上有多少名媛千金,哪個女人像你一樣莽莽撞撞的?」

洛桑腳步微頓,目光神色莫測地看向她,還看了眼旁邊在打電話的高雲燕。

這讓洛歆月覺得眼前的洛桑看她的目光有些奇怪,難道她認識她?

她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禮裙,綢面的長裙輕裹著她纖柔的身軀,如水波般從身上隨後,細碎的腳步緩緩邁動,而那條別樣的披肩,立即打破黑暗,給人冷艷、神秘、高貴的感覺。

洛桑眉下是眸清似水的美眸,與洛歆月的視線對上,僅僅一瞬,便很快移開目光。

洛歆月掃見男人和女孩相握著的手,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視線,卻突然,她目光又往他們相握著的手看去。

她手上的手錶,好像在哪見過?

看著他們離開的身影。

片刻,洛歆月驀地想起來,她之前在學校那次跟洛桑說話的時候,她剛好在玩手機,她就盯著她手上的手錶看了幾眼。

洛歆月很確定那塊手錶跟洛桑那次戴的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

剛才那個她覺得氣質很好的人,居然是洛桑?!!

而她旁邊那個男人……難道就是那位傅爺?

高雲燕打完電話,瞥見洛歆月面上震驚的神色,詢問道:「怎麼了月月?」

「媽,我剛才好像看到洛桑了……」

高雲燕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她怎麼可能有資格到這種地方?!」

洛歆月稍稍別了下耳邊的碎發,斂著神色,緩緩地說了句:「可能是我看錯了。」

頓了頓,她又說:「可她若是榜上了傅爺那樣的人物,進入這種地方可是了如指掌的事……」

高雲燕想了一會,眸光陰冷,「等會若是看到她,給我裝作不認識,找個機會跟她說,讓她別出現在我們洛家的人面前!」

洛歆月眼神閃了閃,唇角微勾,低低地應了一聲:「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