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轟隆——

砰——

裊裊姑娘面不改色的看著一座山峰在她面前轟然倒下,看那高聳入雲的山巔瞬間被攔腰斬斷夷為平地!

一片塵土飛揚沙礫飛濺之中,幾道異常狼狽的人影從煙塵中飛掠而出,頓時一股攝人的殺意便朝著裊裊直逼而去——

「……小心!」軒轅青瀾默默的將那句「我先去探探虛實」默默咽下,換上一句似乎可有可無的「小心」,只是,這似乎已經成為了一句廢話,只因裊裊姑娘轉眼之間已然攜著滿身近似瘋狂的戰意朝著那煙塵中飛掠而出竟是齊齊朝著她撲殺而去上來便是絕招的五個黑衣人!

那五個黑衣人,竟都是天君級的強者!

更讓軒轅青瀾側目的是,那身形嬌小實力似乎也頗為低微的女修,竟以一己之力堪堪對上了五位天君而不落敗勢——

好吧,雖然那女修一上場便是不管不顧的一刀橫斬山峰,此時又是各種神階符寶一通亂砸,竟是砸得那五位聯手攻擊的天君愈加狼狽不堪,那般土豪的戰鬥方式縱使是身為神界少主的軒轅青瀾一時都看得有些呆住,當然軒轅青瀾自然不知道土豪這麼時髦的詞語的,他此時只是看著場中一片五色原力光芒亂閃就覺眼花繚亂,一時竟不知該不該上去插一手!

這樣的戰鬥,似乎有點欺負人的嫌疑?

然而,神界少主此時不知,更欺負人的是在後頭!

裊裊姑娘又不是傻的,一上來對上五位天君,她還會去憑實力?呵呵你說提升實戰經驗?只怕沒等她硬抗上一招命都要沒了還什麼實戰經驗,作死也不是這麼作的?!

更何況她可不想死!生命如此美好,自然要越暴躁越好!

於是裊裊姑娘徹底的暴躁了——

似乎是積壓了百世輪迴的不甘怨恨亦或是心底壓抑的情緒都一瞬間爆發了出來,那簡直無異於沉寂了太久的火山爆發,完全是毀滅性的瘋狂!

只見裊裊姑娘乾脆一手拋出彎月刀用著神識操控,左手一把神階的毒丹砸出,右手接二連三的砸出數個陣盤分別困住了被她一上來就是一沓沓的符寶砸暈了的五個黑衣人。

然後直接開陣,放小紅!

呵呵,自家的契約獸是幹嘛使的?不就是關鍵時刻殺人滅口放火燒屍嗎!

想了想,裊裊姑娘將夢魘和巫守也分別送入兩個陣法之中,小骨頭和小狐狸被塞入最後一個陣法之中。

裊裊姑娘拍了拍雙手,似乎這五個解決得有點快,唔,她是收拾得越來越順手了!

「我……」軒轅青瀾呆立當場,一手還猶自握著那柄羽扇,第一次十分詞窮,只吶吶的問道:「那你還叫我來,是有何事?」

連本少主這個自稱一時竟都忘記了用。

可見,裊裊姑娘那雷厲風行的解決了五位天君的速度,已經完全震撼了這個走南闖北一向自認為修為高強實力非凡見識廣博的神界少主,讓他竟無言以對!


裊裊姑娘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道:「放心,有你的用武之地!」


隨即,她的眸光微微一閃,忽然看向那被攔腰斬斷成為一塊偌大的平地的山峰,竟是瞬間眉眼彎彎露出一個甜美至極的笑容來。

裊裊姑娘道:「你看,喏,你的對手,這不就來了?」

軒轅青瀾已經完全不需要她多說了,因為他已然親眼看到,那原本空無一人的斷峰之上,此時赫然是五道十分熟悉的身影憑空出現! 第46章.黑暗精靈的無極

`

藍諾忽略了一個問題。

刀,子夜的刀……

“當!”

隨着清脆的兵器交碰聲,在如此迅捷完全來不及做出反應的情況下,子夜做出了最明智的決定。他是一個絕頂高手,他知道應該怎麼做。在有的時候,一名絕頂的武士必須摒棄理智,讓直覺來引導自己,必須完全的相信直覺,而不浪費一丁點寶貴的時間去猶豫。


子夜右手的刀突然擋在咽喉之前,讓藍諾的一切希望都成爲泡影。並且,這還不是最嚴重的……

子夜左手的刀安靜地架在藍諾的脖子上,只要輕輕一抹,一切都結束了……藍諾忘記了對方是一名聖劍士,儘管自己剛纔的一擊威力無匹,但子夜卻能輕鬆的擋住這一擊。

藍諾的神情突然顯得有一些憔悴,好象他的額頭還有一滴冷汗,在這個嚴肅的時刻很不嚴肅的順着鼻子滑落下來。這次他是徹底的輸了,輸的心服口服。

子夜卻突然收刀,退後散步,用從未有過的尊敬語氣邀請道:“再來!”


“不來了!”藍諾神色頹廢。

“爲什麼?你剛纔的使用的那一擊是我見過最神奇的招式,你完全可以用其它的也類似這樣神奇的招式攻擊我。”子夜鼓勵道,他迫切的希望藍諾再施展一些精妙的招式。

“其他招式?我只會這一招……”藍諾顯得很無辜。

幸好這只是切磋,否則按照路飛家族的遺訓,一招失敗他早應該想辦法逃命了。

“爲什麼才一招?”子夜很是疑惑,不過轉念一想就明白了,這樣精妙絕倫的技能,一招難道還不夠嗎?很難想象還有人能創出與此媲美的其它招式。

突然,神殿內傳來一陣掌聲,恩萊亞主母拍着雙手,讚歎道:“精彩,太精彩了,這是我在幽暗地域見過的最精彩的比鬥!”

藍諾沒有說話,顯得很頹廢,這是他第一次在武技上被人打敗了。藍諾輸的毫無怨言,但同時從心底滋生出一種慾望,一種渴求力量的強烈慾望。至少他明白,這種力量的提升有可能給他帶來希望,那就是喚醒陰影之書。此時的藍諾認爲,他能不能離開幽暗地域,就全靠陰影之書了。

“齊微格家族最尊貴的男性卓爾們,我想你們應該自我介紹一下。”恩萊亞主母的笑容依舊燦爛,似乎幾百年來她從沒象今天這樣高興過。

“子夜·;齊微格!”子夜的聲音依舊冰冷,但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咄咄逼人。

“藍諾·;路……齊微格!”藍諾很鬱悶的答道。

“子夜,你願意做藍諾的導師嗎?”恩萊亞主母突然笑着問道,語氣裏卻有着不可抗拒的威懾力。

“他已經是一名很強的黑暗精靈戰士,還需要導師嗎?”子夜反問道。

恩萊亞主母聞言一笑,患鉿說道:“我並不是讓你教他武技,而是叫他黑暗精靈語,還有讓他了解幽暗地域的一切風俗習慣。”

“爲什麼是我?武技長和大巫師教他不是更好嗎?”子夜繼續發表自己的疑問。

“武技長和大巫師?他們有其他任務要完成,你就不要多問了。何況,他們並不懂得地表通用語,只有你纔會這種語言。”恩萊亞主母漸漸嚴肅起來,紅色的雙眼緊緊盯着子夜。

“好吧。”子夜答應的很乾脆。

“藍諾,你跟子夜一起出去逛逛吧,讓整個聖依倫城的人都來看看第三家族最新的貴族成員,魔眼貴族,哈哈哈哈……”恩萊亞主母笑的異常得意。

·;

子夜帶着藍諾在聖依倫城穿梭,所有的男性黑暗精靈都驚恐的低下頭,只有少數的女性卓爾敢直視齊微格家的兩名年輕貴族。這種眼神裏有尊敬,但更多的是嫉妒。魔眼貴族誕生的消息已經在短時間內傳遍了整個幽暗地域,很多卓爾家族開始惶惶不安。他們明白,被遺忘的國度不久以後將是一片腥風血雨,現有的局勢將會被打破。對一些大家族來說,這不是什麼好消息,她們的地位很可能動搖;而對一些小家族來說,這卻是好消息,她們一直都期待着重新洗牌的機會。

聖依倫城雖然幽暗地域最大的城市,生活着超過兩萬名卓爾精靈,但跟地表城市相比,它的面積還是顯得狹小。很快兩人就已經穿越了城市,來到了神祕的郊外,這裏已經沒有跳躍的魔法火焰,只有無邊的黑暗,還有黑暗中密佈的隧道和洞坑。

一路上子夜一句話也沒有說,依然冷漠的讓人發寒,他好象還沒有適應該怎樣做一個導師。他與藍諾穿過一連串的蕈類植物,找到了一個地底世界隱密的小山谷,這裏是他經常獨自練習戰技的地方。周圍的地精顯然認識這位第三家族的次子,眼裏佈滿了恐懼,都識相的遠遠躲開。

子夜今天卻沒屠殺它們的興趣,在小小山谷中找了片苔蘚坐了下來,看着穴頂永恆的黑暗,同時也目睹着他永恆黑暗的人生。

藍諾第一眼就看出子夜是個很難相處的傢伙,所以也沒有自討沒趣和子夜搭訕。那些令他十分好奇的地精已經遠遠遁去,現在藍諾只好把興趣轉移在山谷中各種野生蕈類上。幽暗地域並沒有雨季,地表的雨水也無法降臨到被遺忘的國度。但這卻無法阻礙各種各樣的野生蕈類如雨後春筍般瘋狂滋長。

在地表世界,野生蕈類原本是森林蔬菜中的一個重要部分,通常地表居民習慣稱之爲蘑菇。自生自長的荒山野嶺中的野生蕈類,分毒蕈和無毒蕈兩種,無毒蕈中的不少品種均可食用。在地表世界的廣闊森林中,野菇種類數不勝數,一旦進入雨季,各種野蕈爭相破土而出,山坡上,密林間,到處可見小花傘般的野菇立於地上。林地上的野菇,有的紅如火,有的白如雪,有的純黃,有的純青,有的墨黑,有的翠綠,有的黑白相間,有的紅黃交錯……各種顏色,應有盡有。每年野蕈破土而出之時,地表居民便背上揹簍,提着竹籃上山採集佐餐或上市出售。據經常採集野菌的老人介紹,森林中的蕈類凡是有蟲類依附、聞無怪味、用手捏後不會變異者,大多可以食用。若蟲蟻不近、氣息濃而刺鼻、手捏處色澤易變、形狀怪異的菌子大多有毒,均不採食。

而幽暗地域的野生蕈類卻更加怪異,首先就是外形上的差別,這裏的蕈類有的大得驚人,看起來真的像一把雨傘。有的卻形狀怪異,竟然類似人形,應該是在幽暗地域怪異的氛圍中變異而成。

這時候藍諾才發現,自己的目光更加敏銳,自從他被改造之後,黑暗中的一切在他眼裏分毫畢現。

藍諾好奇睜着眼睛東張西望,最後還是把目光停留在子夜身上。此時的子夜仰望着黑暗中的石頭天空,安靜的彷彿一尊雕像,但藍諾卻覺得安靜的子夜身上總是散發着一種莫名其妙的哀傷,跟其他黑暗精靈完全不一樣。他甚至有了一種錯覺,子夜就好象一個沒有希望的寡婦那樣憂鬱,於是隨便找了一個話題問道:“你怎麼也會通用語?”

“因爲一本日記,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所以曾經在幽暗地獄尋找會通用語的生物教我。”子夜保持着原來的姿勢,只是輕輕啓動雙脣。

“噢……”藍諾突然又覺得無話可說了,感覺子夜就象幽暗地域的石頭一樣冰冷。

“你好象已經喜歡上了做一名黑暗精靈?”子夜突然問道,不過他的雙眼依舊看着幽暗的洞頂,那冷漠的語氣象是在說一件他絲毫不感興趣的事情。

“好象這些都不是我能選擇的。”藍諾無奈的聳聳肩,一臉的苦笑。

“我想我應該告訴你,從前的人類。黑暗精靈的世界到底算是什麼樣的煉獄,我們的靈魂到底陷入了什麼樣的邪惡糾纏!”子夜突然有一種衝動,彷彿想要說出一直以來壓抑在心中的憤怒。“當你真正的瞭解這個黑暗的世界之後,再來跟我談論你心裏的想法……”

藍諾耐心的聽着子夜滔滔不絕的講述,渾身毛骨悚然。他終於明白了自己處在一個怎樣邪惡的世界,黑暗精靈的無情和冷血讓他震驚。雖然他曾經也是一名冷血的刺客,還是一名無惡不作的海盜,但是跟黑暗精靈相比,他突然覺得自己很善良很崇高。至少,海盜之間還有義氣和感情,但黑暗精靈之間除了陰謀與仇殺,找不出其他令人稱道的東西。

“你爲什麼要跟我說這些,我感覺到你語氣裏的憤怒和悲愴,你也是一名黑暗精靈,應該爲這樣的生活方式自豪纔對,不應該有現在這樣的牴觸情緒!”藍諾突然問道,子夜的表現確實令他摸不着頭腦。

“認識我的每個黑暗精靈都知道我對這個世界的牴觸,所以你這問題是白問了……我曾經擁有足夠的勇氣離開這個地方、這種生活,公開地對抗我的同胞、對抗這個世界的錯誤……但我還是失敗了,因爲我的家族不允許我離開。”子夜冰冷的眼裏突然閃爍着怒火。

藍諾知道子夜的話並無虛假,於是問道:“那你爲什麼不逃?”

子夜皺起細長的眉,自嘲道:“逃?你想的太容易了。這個地方進來容易出去難,聖依倫城的入口是一座精雕細琢的拱門,整座拱門被柔和的藍色魔光照亮。拱門內有兩個十五尺高的巨大蜘蛛塑像。如果有入侵者試圖通過拱門,這兩座塑像就會活動起來,而使它們行動的魔法連接着一個奇怪的法術,可以使警報聲響徹整個聖依倫城。一旦有任何生物想從入口逃出去,都會受到巡邏衛兵的阻攔……當然,這些衛兵攔不住我,但魔法警報聲卻能立刻招來各家族的主母,我想你應該見識過主母的厲害……”

藍諾這才明白爲什麼自己剛一塔進聖依倫城的入口,就被一大羣黑暗精靈給圍困了。現在根本沒辦法逃命了,除非他比所有的主母還要強大,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後不甘心地說道:“不是說冒險者就可以出去嗎?我們可以去找主母,讓她允許我們出去冒險!”

“沒有用的,主母不會答應,沒有通過主母認可冒險者,是無法通過入口守衛的。”子夜的語氣裏開始充斥着無奈,望着沒有希望的黑暗洞頂,緩緩說道:“我曾經也申請過做冒險者,但因爲我是家族最後一個兒子,未來的武技長,被主母拒絕了。如果我能成爲冒險者,除非主母再生一個兒子,但她的年齡似乎不可能再生產了……”

“我作爲前任冒險者的繼承人,應該可以出去吧?”藍諾突然從內心深處燃起了一絲希望。

“如果你僅僅是一名普通的黑暗精靈,應該是可以出去的。”子夜的表情變的平靜,“但你現在是魔眼貴族,女神的代言人,你認爲主母會讓你離開嗎?”

“我不是代表着羅爾絲女神的意願嗎?那我說是女神讓我離開幽暗地域,這樣行不行?”

子夜望着異想天開的藍諾,補充道:“忘了告訴你,席琳神使如果妄圖離開幽暗地域,那就是公然對羅爾絲女神的背叛!”

“……”藍諾徹底崩潰了,“不,我還有希望!”

藍諾突然站了起來,紫黑色的眼睛着有着鼓舞人心的光芒。

子夜開始扭頭看着藍諾,不知道爲什麼,自從比武過後,他對這名魔眼貴族就具備了說不出來的親切感,隱約覺得藍諾是他的希望。而現在藍諾的眼神,讓子夜莫名其妙的對他充滿信心。

“我要提升自己的力量,瘋狂的提升力量!”藍諾想起了陰影之書,只要能喚醒陰影之書,他就有希望離開這個鬼地方。

“提升力量?難道你還想跟主母對抗?”子夜語氣裏突然瀰漫着失望,覺得藍諾真的很單純,完全是異想天開。

“不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解釋,反正只要我的力量達到一定的程度,就有機會離開這個地方。”藍諾感覺到,在幽暗地域也只有子夜是他值得信任的夥伴,雖然信任一名黑暗精靈,無異是與虎謀皮,但藍諾還是覺得自己應該相信子夜。

子夜有着跟藍諾同樣的想法,他認爲自己應該完全相信藍諾,於是問道:“那你的力量應該提升到什麼程度才能成功?”

“這個……我也不知道。”藍諾有點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銀色的長髮,他確實不知道自己應該到達什麼樣的水平才能喚醒陰影之書。

“……”如果子夜是人類,很可能立刻豎起中指。

“但這至少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你覺得呢?”


子夜也認爲不能放棄最後的希望,哪怕這希望很渺茫,於是開始討論實質性的問題:“我覺得你的武技已經到了一個無法突破的地步,如果想要再次提升力量,就看你怎樣領悟了,外人根本幫不了你。”

“這也是我一直困惑的地方……”藍諾皺起了眉頭。

“我覺得你太過於追求速度,甚至是過於依靠你的速度,是這樣嗎?”

“確實是這樣。”藍諾點點頭,子夜不愧是能打敗他的強大對手,將自己的優缺點分析的很透徹。

“那問題應該就出現在這裏了。”子夜若有所思。

這話對藍諾有些啓發,沉思片刻問道:“你的意思是我應該慢下來,尋找其他的出路?”

“不是這樣,你應該繼續發揮你的優勢。我感覺你還沒有領悟到什麼叫絕對的速度,那應該是心與身的完美融合,而你卻只是心到了,身卻沒有到,或者說你的身體追不上你心裏的想法……”子夜也很奇怪,他爲什麼會突然有這樣的言論,好象這些東西一直就存儲在他的腦子裏似的。這些古怪的想法還在瘋狂延伸,子夜繼續說道:“真正的速度是看不見的,就像風起雲涌,日升月落;就像你不知道樹葉什麼時候會變黃;就像你不知道嬰兒什麼時候長出第一顆牙……真正的速度,應該是無極!”

聽到這話藍諾很疑惑,除了見過嬰兒長牙之外,一直生活在幽暗地域的子夜見過風起雲涌日升月落樹葉變黃嗎?什麼又叫做無極?

但子夜的話好象又給了他極大的啓發,一種莫名其妙的念頭突然充斥在藍諾的腦海裏,似乎就要呼之欲出。不過正當藍諾小心翼翼的想要捕捉這種信念的時候,它卻突然消失無蹤了……藍諾隱隱察覺到,自己應該等待,等待恍然大悟的時刻。 第47章.魔眼貴族(上)

`

藍諾站在他專用的貴族房間內,身穿華貴的禮服,摸着胸口的徽章,心裏有些忐忑不安。黑暗精靈貴族家族的徽章上面刻有一些獨特的圖形,通常可以作胸飾使用。所有家徽都有幾項相同的魔力,而其它次要能力的詳情則只有此家族的成員才知道。藍諾這枚徽章頂多只能抵抗一些初級魔法,他還不能發掘這徽章的秒用,因爲他還到現在還是對魔法一竅不通。

兩個小時後,他就要去聖依倫城東面的祭壇。在那裏,他將接受所有黑暗精靈的拜謁。到現在他才發現,女神的代言人地位是多麼的超然,雖然不能凌駕於各大家族的主母,但是主母們也必須得尊重他,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要聽從他的號令。原因很簡單,他是女神的代言人,代表了蜘蛛神後的意願。

並且作爲席琳神使,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所有的黑暗精靈都不會在背後暗算他,他們尊重使者就象尊重羅爾絲女神一樣。只要藍諾不公開背叛蜘蛛神後,比如說妄想逃離幽暗地域什麼的,他會一直被黑暗精靈愛戴……這一點藍諾比主母們幸運,那些主母們雖然權勢熏天不可一世,但也時常得防備着其他家族的攻擊,還有來自背後的暗算。

算算時間,藍諾來到幽暗地域已經整整一個月了。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藍諾與子夜幾乎形影不離,除了切磋武技更快的提升力量之外,期於的時間藍諾一直在學習黑暗精靈的交際禮儀,還有黑暗精靈的語言和文字。

自從被改造成黑暗精靈後,藍諾發現自己增添了很多從前沒有的潛力。

卓爾精靈能輕易地複述其它語言的聲音。他們大都是優秀的複述者,可以模仿轉述他無意中聽見的講話,而且大半部分字詞和語調都與說話者所講的無異。藍諾通過這種能力,很快就學會了卓爾精靈的口語,現在能流利的說一口卓爾精靈語,這種語言就像其他精靈語言一樣豐富、優美,聽起來猶如音樂一般。

但是學習寂語的時候,藍諾被難住了。卓爾精靈的“寂語”,也被稱爲“手語”,是一種和口語一樣詳盡的語言,這是卓爾精靈很久以前發明的用手勢姿態和麪目表情來傳達的無聲語言。而且,熟練做出一種無聲語言的細微動作和複雜組合,需要好幾個月的集中訓練。藍諾學了一個月,進展一般,能看懂大部分黑暗精靈手語,但他自己卻不太擅長使用手語。

在這一個月中,深入接觸幽暗地域現狀的藍諾感觸頗多,最無法接受的就是男性黑暗精靈低下的地位。可以這麼說,地底卓爾精靈,男性根本沒有地位可言,只有貴族家的嫡系男子的日子會稍微好過一些。作爲一名男性,藍諾深深地爲其他男性卓爾鳴不平。而讓藍諾痛苦的是,這些男性黑暗精靈從來沒有想過要改變現狀,他們認爲這是理所當然的。就象地表世界的很多女性被壓在男性身下一樣,他們並不認爲這是不公平的,經過時間幾千幾萬年的洗禮,這一切都成爲天經地義的事情。或者說,已經成爲一種習慣,一種風俗。

這段時間內,藍諾也見識了他這一生見過的最多的美女。遺憾的是,縱然他以前號稱泡妞專家,但也拿這些卓爾美女沒辦法。很簡單,因爲絕大多數的黑暗精靈們,是根本不懂的什麼叫**情的。

但這並不是說這些女性黑暗精靈沒有慾望,藍諾親眼見過一名女祭祀調戲一名男性卓爾,並且最後霸佔了他……在被遺忘的國度,女性是天生的主宰者,她們有權利向任何男子求歡,而且這些男子不能拒絕,只有少數的貴族男子可以用一些理由搪塞。與地表的白色精靈相比,黑暗精靈體現出來的繁衍方式更接近於那些低智商的動物。

與此同時,藍諾通過自己的見聞證實了子夜的話。卓爾果然是極其傲慢的,野心高度膨脹並且極端的殘忍。幾乎所有的卓爾會純粹爲了開心而把疼痛和痛苦帶給他人,甚至把這作爲達到他們的野心的手段。藍諾已經再也提不起興趣去探究卓爾墮落的內心深處那極其強烈的虐待狂傾向。

恩萊亞主母忽然推門而入,望着正在發呆的藍諾,語氣溫柔依舊:“準備好了嗎?未來的席琳神使。”

望着有些笑裏藏刀的恩萊亞主母,藍諾也在心裏冷笑,他敢保證眼前的主母對其他卓爾精靈從沒有這樣溫柔過。仰仗着恩萊亞主母這種圖謀不軌的恩寵,藍諾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壯着膽子問道:“尊敬的主母,聽說您從前也在地表遊歷過?”

“是的。”恩萊亞主母皺起了眉頭,似乎極不願意回憶回去。

“那麼您應該明白我現在的痛苦……”藍諾索性將心裏話說了出來,反正他敢保證恩萊亞主母現在不敢要他的小命。

“痛苦?作爲至高無上的席琳神使,你應該感到慶幸纔對,爲什麼會痛苦?”恩萊亞主母明知故問。

“我並不稀罕席琳神使這個讓其他黑暗精靈羨慕的職位,我原本就是一個人類,不屬於這裏……”

“住口!你現在是一名黑暗精靈貴族,未來的席琳神使,不要動不動把你是人類的往事掛在嘴邊!”恩萊亞主母呵斥道,美麗的臉上第一次有了怒容,突然神情又變的有些無奈,慘聲說道:“就象我一樣,不管我喜歡與否,我都是齊微格家族的主母……很多事情,不是由我們自己控制的,除非我們不想再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

藍諾一動不動的看着恩萊亞主母,忽然發現了她的苦處,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即使恩萊亞主母開口,他多半也無法離開幽暗地域了。整個被遺忘的國度,都知道了他的名字,他永遠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離開這裏了。

“尊敬的主母,儀式快開始了。”大祭祀艾微爾在門口恭聲提醒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