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他眼中閃爍中瘋狂之光。

其身後的虛空直接裂開,一口血色的棺材當即出現,浩蕩著的威勢讓不遠處的冷清揚都驚了一下,眸子中射出兩道駭人的魔芒,直接望了過去。

「這是?!」

「退!」

「我感覺其中有一頭絕世凶獸,似乎可以吞天納地!」

諸多觀戰者悚然。

看著這一幕,縱然是鬼族王者也都變色,沖著陰子大吼:「陰子,本王命令你速回鬼谷,不允許將那東西召喚出來,那不是你現在可以掌控的力量!」

「不,我可以,我可以!」陰子眸子瘋狂,戾吼道:「不死之瘴,滅生幽光,帝皇掌握的兩種力量我都掌控了,這個東西我一樣可以掌控,我會成為和帝皇一樣強大的存在。不,不,我要超越帝皇,我要成為天!」

「瘋了!」

諸多修士不禁打了個寒顫。

血色的棺材出世,一股恐怖到極點的詭異氣息頓時浩蕩開來。

血色棺材上刻滿了無盡古老的符文,縱然強如冷青揚都不認識。此刻,它雖然僅僅只是露出了一角,但是那股詭異的氣息卻讓整片大地都死寂一片,蒼穹被染上了一層血色,整個紫微都被驚動了。 「樊洛洛,你已經沒有退路了,交出長生丹,我們可以饒你一命!」山峰之巔,冷風冽冽,將女子的長發吹起,淡紫色的長發在陽光之中散發著瑩瑩紫光!

女子身後便是懸崖,身前卻是數不勝數的人海!

「就憑你也配?」樊洛洛冷哼一聲。「我就是將它毀了也不會給你們!」

說著,樊洛洛從懷中拿出一顆乳白色的丹藥,隨手一扔,竟真的丟向了懸崖之下!

「你……」眾人一臉憤怒!「殺了這個魔女!」不知是誰率先出聲喊道,總之此聲一出,一呼百應。

然而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一步!

「懦夫!」樊洛洛不屑的看著面前的眾人。「說我是魔女?我練就的是毒醫心經沒錯,但你們捫心自問,我害過誰?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們當中倒是有我救過的!

你們恩將仇報,什麼罵名都往我頭上扣,沒關係,我不和你們計較,但如今你們用匡扶正義、除惡揚善的名義搶奪我的長生丹!

我且問問你們,何是正義?何是邪惡?天地不仁,以萬物為鄒狗!爾等不仁,吾憑何義?

你們怕是忘了我毒醫心經的威力了吧!這一身毒功,還給你們這些心腸歹毒之人最為合適!」樊洛洛一抬手,淡紫色的光芒從雙手開始蔓延,直至全身,心臟處尤為明亮!

「樊洛洛,你要幹什麼?」有人明白了樊洛洛的想法,一臉驚恐的看著樊洛洛。

「幹什麼?你們想要長生?我偏要你們死!」 穿越星際:妻榮夫貴 ,全部倒在地上,身體從內部開始腐蝕,最終化為一灘淡紫色的液體!

「哈哈哈!」看著落荒而逃的眾人,樊洛洛大笑起來,多麼可笑?是啊!真是可笑!!!

「砰……」樊洛洛的身體化為紫色的煙,紫煙飄散,所過之處寸草不生,紫煙很快就追上了那些想要置她於死地的那些人,無一例外,全部化為紫色的液體!

方圓百里之內,所有花草樹木,所有飛禽走獸全部化為烏有,變成紫色的煙霧和一灘灘紫色的液體,從此之後,這裡便成為了修行者的禁區,史稱毒谷!

……………………………………………………

……………………………………………………

華夏h市。

「樊洛洛,你聽不懂么?像你這種書獃子我根本不感興趣,帶著你的中醫書滾出我的世界,再敢來糾纏我,小心我讓整個h大學都知道你是怎樣一個不要臉的女人!」男子高高在上的看著面前這帶著眼睛,有些獃滯的女孩。

樊洛洛眼中出現一絲驚慌、一絲痛苦,一絲絕望,淚水從她顯瘦的面龐緩緩流下,她不顧一切的狂奔出去。

樊洛洛,21歲,h大學著名的中醫天才少女,十八歲那年父母因意外身亡,祖上中醫一脈單傳。

父母身亡后,樊洛洛想要繼承祖上的中醫傳承,便考上了h大學中醫系,是h大學的風雲人物。

那個怒罵樊洛洛的男人名叫徐天,是樊洛洛的青梅竹馬,自從樊洛洛的父母身亡之後,這位青梅竹馬對樊洛洛的態度就一落千丈,今日終於爆發了!

父母身亡之後,徐天就是樊洛洛的唯一,如今,她卻失去了這個唯一!

「呦,小妹妹喝酒呢?要不要哥哥陪你?」酒吧的吧台旁,樊洛洛一杯一杯的喝著酒,身旁一個比樊洛洛高一個頭的男人笑眯眯的走過來。

「滾開!」 邪君的冷豔刁妃 ,繼續喝酒!


「手勁兒還挺大!」男人舔了舔嘴唇。

「翔子,最近查的嚴,小心些!」男人身旁的女子上下大量了一下樊洛洛,隨後說道。

「不著急,這種學生妹老子還沒玩過,等她再多喝一些再下手也不遲!」翔子笑眯眯的說道。

女子不滿的看著翔子,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離開了。

兩瓶酒下肚,樊洛洛腦袋有些暈,她結賬之後,搖搖晃晃的離開了酒吧,眼前的景色在打轉,樊洛洛不知不覺走到了一處死胡同,還沒等走到最裡面,便噗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翔哥,這妞不會出人命吧?」肥頭大耳的男人看著面前的翔子擔心的問道。

「怕什麼!若是真死了,玩起來不是更過癮?」翔子卻毫不在乎。「別忘了我們是什麼人,在h市,還沒有我搞定不了的女人!」

「是是是!翔哥您慢用,我給您把風!」肥頭大耳的男人說道。

「膽小鬼!」翔子不屑的吐了口口水,哼著小曲向巷子裡面走去。

「學生妹,看你還往哪裡跑!」翔子搓著手來到樊洛洛面前,剛要伸手抓向樊洛洛胸前的衣襟,便倒在地上。

「h市還有這種垃圾?」男子厭惡的拍了拍觸碰過翔子的手,彷彿想要拍掉什麼髒東西一般!

男子正要轉身離開,一雙手抱住了他的脖子,隨後兩條大腿也騎上了他的腰。

「怎麼可能?」男子驚訝的看著身體上的四肢,他倒不是驚訝樊洛洛的奔放,而是驚訝樊洛洛為何會在他沒有絲毫察覺的情況下觸碰到了他!

男子想要將樊洛洛的手從自己的脖子上拿掉,但卻無論如何也做不到,他想不通這瘦弱的身軀為何能夠迸發出如此力量。

「姑娘,我們打個商量,你放開我!」男子嘗試了多次無果后,無奈的說道。

當然,回應他的唯有沉默!

「早知道就不救了!」男子嘆了口氣,背著樊洛洛離開了死胡同。

…………………………………………………

…………………………………………………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在樊洛洛的臉上時,那瘦弱的面孔上,大大的眼睛緩緩睜開。


然而在她的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的時候,樊洛洛的身體瞬間彈起,戒備的看向四周。

「你醒了?」男子好笑的看著樊洛洛的反應。

樊洛洛在聲音出現的瞬間便向聲音出現的位置發起了進攻。

「哎呦!」男子後退數步,右手捂著鼻子,血流不止。「你這女人真是……你就是這麼報答你的救命恩人的么?」男子氣急敗壞的說道。

然而讓男子更加生氣的是,面前的這個女人並沒有看自己,而是在看她的雙手???


「我在和你說話呢!」男子一邊拿紙巾胡亂的塞進鼻子里,一邊說道。

「你是什麼人?這是哪?」樊洛洛這才看向男子,也才開始打量起周圍的環境。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叫楚漣卿,這是我家!」楚漣卿說道。

「救命恩人?」樊洛洛疑惑的看著楚漣卿,顯然並不相信他的話。

「怎麼?你不記得了?昨天,有兩個男的,想要那什麼你,是我救了你!」楚漣卿說道。

「哪什麼我?」樊洛洛問道。


「這怎麼說的出口!」楚漣卿翻了個白眼。

「你不說明白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我的救命恩人!」樊洛洛皺起眉頭,右手成爪,顯然若是楚漣卿的話沒有讓她男子,她就會發起攻擊!

「那什麼就是那什麼唄,你個女孩子知不知羞?」楚漣卿氣急敗壞的說道,這女人真是!

「想要殺我?」樊洛洛想了半天才問道。

「差不多吧!」楚漣卿以為樊洛洛已經想道了其中的彎彎繞繞,便順著她的話說道!

「你救了我?」樊洛洛問道。

「沒錯!」楚漣卿點點頭。

「多謝恩公救命之恩,樊洛洛必定會報答恩公的恩情,只不過,在此之前,請恩公准許我將殺身之仇報了!」樊洛洛單膝跪地,鄭重的說道。

「也……也不用行這麼大的禮吧?」這次楚漣卿反而驚呆了,就連鼻子還在滴血都沒有察覺道。

「敢問恩公,繁林怎麼走?」樊洛洛問道。

「繁林?什麼繁林?」楚漣卿一愣。

「繁天帝國的繁林啊!」樊洛洛也是一愣。

「什麼繁天帝國?姑娘你撞到腦子了?正好我是h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醫生,我可以為你好好檢查檢查!」

「醫科大學是哪座城池?我怎麼沒聽說過?」樊洛洛努力的回想記憶里的城池,卻沒有任何一個城池的名字如此奇怪。

「什麼城池?醫科大學是學校!你不會真撞到腦袋了吧?那我可看不了,得找神經科!」楚漣卿苦惱的說道。

「這裡不是繁天帝國?」樊洛洛問道。

「這是華夏國!」楚漣卿疑惑的看向樊洛洛。

「這裡是不是東瀛大陸?」樊洛洛又問。

「這裡是亞歐大陸!」楚漣卿眨眨眼。

「那敢問恩公東瀛大陸怎麼走?」樊洛洛皺起眉頭,她覺得自己應該是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難題之一。

「這裡沒有東瀛大陸,只有亞歐大陸!姑娘,你小說看多了?」楚漣卿嚴重懷疑自己救了個精神病!這是造的什麼孽啊!

「小說是什麼?功法么?算了不管這些,恩公真的不知道東瀛大陸怎麼走?」樊洛洛問道。

「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這個世界上就根本沒有東瀛大陸這個地方!」楚漣卿說道。「姑娘,我知道一個好地方,你隨我來!」

「什麼地方?」樊洛洛問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楚漣卿說道。 血色棺材出世,詭異的氣息浩蕩開來,驚得所有修士都後退。那口血色的棺材中彷彿沉睡著一頭蓋世凶獸,像是可以將天穹都給吞噬一般,可怕到了極點。

「哈哈!」

陰子狂笑,體外不死之瘴和滅生幽光同時浩蕩。

他的眸子中滿是瘋狂之色,死死的盯著姜小凡,道:「我族帝皇掌控過的力量,我如今都掌控了,我要超越帝皇,今天你要死,要死,誰都救不了你!」

「嗡!」

血色的詭異之光從他身後的裂縫中浮現,非常悚人。

血棺一出,不管是鬼族王者還是冷青揚,這兩個三清級數的強者都驚住了。而相比冷青揚,鬼族王者更是心顫,因為他很清楚這口血棺是有何等的可怕。

「殺!」


陰子大吼,他身後的裂縫更加巨大了。

前方,姜小凡自然感覺到了可怕的威勢,那種詭異的氣息讓他靈魂都在發涼,彷彿有一種魔性的力量在拉扯著他朝著那血色棺材靠近,想要將他吞噬。

「嗡!」

他眸子中同樣閃爍著瘋狂之光,殺意驚人。

不動明王印撐起,他將兩件仙器和混沌神戟都收了起來,強橫的神念直接浸入到體內,開始瘋狂的勾動七彩小湖泊中的銀色神銅以及神識海中的神秘殘圖。

「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姜小凡的神念在七彩湖泊中浩蕩,狠狠的道:「我發誓,不管你是什麼東西,三個呼吸內你若敢不動,我將你鎮封茅坑中一萬年!」

「哈哈!」

陰子的狂笑聲在持續。

一個呼吸過去了……

兩個呼吸過去了……

第三個呼吸……

「嗡!」

終於,七彩湖泊中央,銀銅輕顫,直接出現在姜小凡肩頭。

七彩霞光絲絲縷縷的垂落,它如同是開天闢地的第一縷光源,始一出現就抵住了一切,讓姜小凡再也感覺不到那來自血色棺材的詭異吞噬力。

「出來!」

姜小凡冷喝。

其眉心間,金銀之光閃爍,一副殘缺的神圖劃出,在其頭頂盤旋,微微的旋轉,同樣垂落下一道道朦朧的星光,如同混沌初開般令人心悸。

「那是!」

「這……這是……」

不少修士同時瞪大了雙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