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真的自爆了!

外界眾人頓時笑不出來,心中震動不已。

而對冷星魂、東皇胤軒等人而言,當察覺到這一幕發生時,皆都再次下意識躲避而去。

可那一名憤怒出擊的神院傳人就沒有這等好運了,直接就被捲入這一道爆炸亂流中,淘汰出局!

這一下,外界所有人都笑不出來,一個個都變得驚疑不定,他們沒有想到,陳汐居然真的再次犧牲了一件先天靈寶!

付出這等代價,划算嗎?

要知道,之前陳汐已付出了一柄青霓金骨傘,而今又付出了一柄靈烏神劍,哪怕這兩件先天靈寶原本都不屬於陳汐,可當看到它們就此被毀,依舊讓外界不少修道者心疼不已。

若換做他們,只怕寧願被淘汰出局,都不捨得毀掉這等寶貝了。

「欺人太甚!」

神陣外,東皇胤軒唇中輕輕吐出四個字,字字如刀,透著四溢的殺機,徹底被激怒。

就在今天之前,他們神院這邊還有九名弟子,可就在今天,卻陸續有三名神院弟子被淘汰出局。

兩個是被捲入青霓金骨傘的自爆威力中,一個是被剛才靈烏神劍的自爆所淘汰。

而今,加上東皇胤軒在內,神院傳人已只剩下六人!

比此時太上教都要少了一位!

這個結果,讓東皇胤軒根本無法接受。

嗡!

下一刻,一股奇異而古老的晦澀波動,倏然在東皇胤軒右掌中湧現,凝聚出一部方方正正,厚重古樸的神書來。

甫一出現,天地驟然一亮,神光滿乾坤!

一聲聲若天籟般的道音,悠悠從那一部道書中傳出,似始祖神祗在誦經,闡釋混沌萬法之妙諦,神聖宏大到了極致,映襯得東皇胤軒整個人宛如手掌萬道,開壇授道的無上存在般,有一種迫人的威嚴氣息。

「神院『太玄神書』!這傢伙終於要動真格了,只是沒想到,神院院長竟會將此寶傳授給他使用……」

一側的冷星魂心中一震,眸子中冷芒涌動。

——

ps:今天要外出辦事,這是凌晨熬夜搞出來的存稿,提前更了,下一章下午一點,共兩章。

另外說一下,金魚塘普通一群已經滿了,天天被擠爆,管理員很捉急,大傢伙不要再加了哈,加群的小夥伴請加二群,群號是:410189159 突然,只見紅色怪物身體施放出來一股力量,輕易的將羅羽擊飛了出去,同樣,紅色怪物並沒有殺死羅羽,只是重傷羅羽。

下一刻,只見紅色怪物咆哮着,快速的朝着變身後的小不點衝了過去。

小不點雙目變得冷漠了起來,不再是水汪汪的樣子。“敢傷害我老大,去死吧!”

小不點嘴裏吱吱的說着,突然,三條巨大的紅色尾巴快速的朝着那紅色的怪物抽打了過去。

“嘭!”

“嘭!”

“嘭!”

三條紅色的尾巴同時抽打了過去,可惜,紅色怪物的實力,遠遠超乎了衆人的意料,每一次都可以在最關鍵的時候,輕易的躲開小不點的攻擊。

“哈哈…小東西,就這點本事嗎?這可遠遠不能夠威脅我偉大的天神哦!”紅色怪物的話,無意中說出了他就是這個器界中器靈的身份,因爲曾經器靈不止一次稱呼自己爲天神。

“是器靈?”羅羽臉色大變,雙目朝着那紅色怪物看去,臉上有着說不出的疑惑。嘴裏質問道:“器靈,你是器靈。你爲什麼要對我們動手?”

月兒此刻臉色蒼白,連挪動一下身子都十分的艱難,她也看出來了,原來這個變態的紅色怪物,居然是那器靈變的。

既然是器靈變的,羅羽等人自然就明白了這紅色怪物爲何會如此厲害。器靈之前表現的實力,連星主巔峯的強者,都可以輕易的滅殺,要殺他們自然也是輕而易舉。

“爲何?”器靈既然暴露了身份,也不隱瞞,直接說道:“原因很簡單,因爲我看你這個半獸人和那小不點不順眼。所以,我要一點一點的折磨你們,要慢慢的殺死你們!”

羅羽聽到器靈的這句話,就更加莫名其妙了,自己和小不點也沒有什麼地方得罪了這器靈,這器靈爲何要如此恨自己和小不點?

羅羽想不明白,也沒有多想,而是說道:“既然如此,你爲何還要對付月兒和紅毛?”

器靈很快就明白羅羽說的是月兒和那火焰棕熊了。器靈笑道:“因爲我知道,他們和你有交情。人類不是最在乎感情的嗎?我就是要利用他們,來折磨你,讓你們揹負連累朋友的罪名。”

“變態!死變態!”小不點的聲音在羅羽的腦海響起,說道:“老大,這器靈根本就是個變態,他的話,你千萬不要相信。”

與此同時,只見小不點身後出現了一個高大的紅色三尾狐的虛影,一股強大的詭異力量,頓時從小不點的身體內涌現了出來。

這詭異的力量,不是物質攻擊力,肉眼根本無法瞧見,只有靈魂可以感知到,這股力量的存在。

“吱吱!”

小不點發出了長嘯聲,身體釋放出來的詭異的力量,一瞬間將器靈的身體鎖住了,器靈原本快速移動的身子,一瞬間被禁錮住了。

“嗡嗡~~~!”

一陣詭異的聲音在空中響起,只見那紅色怪物的身體,一瞬間化爲了虛無,一堆星沙淚浮現在空中。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羅羽心中暗道:“那器靈被小不點殺死了?小不點這攻擊好詭異,居然連我都感到靈魂上的一陣顫動。”

而小不點在施展了這一招怪異的天賦絕招之後,身體一瞬間變成了正常大小。身體接連搖晃,靈魂傳音道:“老大,我殺了那器靈?”

或許,連小不點自己都不敢相信這一切。小不點有傳承記憶,在器界之中,器靈幾乎就是一切的掌控者,除非某個人的實力強大到能夠破開這個器界,否則,是絕對殺不死器靈的。

然而,小不點雖然是神獸,雖然天賦絕招很厲害,可是,也遠遠無法做到破開這器界,更無法殺死那器靈。

果然,只見下一刻,一個孩童模樣的人出現在了剛纔紅色怪物消失的地方。雙眼盯着小不點,嘴裏冷冷的說道:“好強大的天賦攻擊,可惜,我只是個器靈,你的攻擊對我根本沒有用。現在,你準備接受我偉大的天神的怒火洗禮吧!”

在施展了天賦攻擊之後的小不點,顯得異常的虛弱,原本豎立的絨毛,這一刻都已經鬆軟了下去。顯然,剛剛小不點的天賦一招,消耗了小不點太多的精力。


“老大,快走,這器靈根本不是我們可以反抗的。”小不點此刻只能夠呲牙咧嘴的,對那器靈做出一副兇狠的模樣,卻無法再反抗。

“小不點…”月兒嘴裏喃喃的喊着,眼淚已經溢出了眼眶。月兒是真的喜歡小不點這個可愛的小神獸。

“就從你這個小神獸開始,你們每一個人都逃不掉的。”器靈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沒錯,在這器界之內,誰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只見,那器靈雙手長出了鋒利的長指甲,身形一閃,便快速的朝着小不點攻擊了過去。

“吼~~~!”

一聲野獸般的憤怒聲響徹天際,只見一個怪物眨眼間,出現在了小不點的身前。

那器靈微微一驚,看着擋在小不點身前,猙獰的怪物。一對尖角,漆黑的鱗甲,四條粗壯的大腿,一條如長鞭的長尾,身上除了覆蓋的鱗甲,還有着無數透明的尖刺,看上去,猶如一頭猙獰兇猛的洪荒猛獸。

“這是上古天獸——尨(念蒙的音)祁天獸!”器靈吃驚的看着眼前的怪物,心中莫名的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惶恐。

尨祁天獸:傳說乃是上古天獸之一,是遠古龍族,麒麟族共同的唯一祖先。渾身漆黑鱗甲覆蓋,長有透明尖刺,上古第一天獸,尊稱上古神獸鼻祖。

小不點看着身前的尨祁天獸,身子也感到一陣的顫抖,可是他知道,眼前的怪物,正是自己的老大羅羽變化的。

“差不多了,一切都該結束了!”姜源突然出現在羅羽的身邊,看着羅羽變化成爲尨祁天獸的樣子,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隨即,只見一股無形的氣息,快速的朝着那器靈籠罩了過去。一開始,器靈還在劇烈的反抗,可瞬間,器靈就變得乖巧了起來。

轉眼,器靈消散在原地,而變化成爲尨祁天獸的羅羽,也一瞬間變爲了人類狀態,整個人卻失去了意識。

整個過程,說起來有點複雜,其實就是羅羽在極度悲憤和焦急的情況下,終於引動了體內聖血的第二次變化,名爲‘獸變’,這一次是完全發揮聖血的效果,讓羅羽成爲了冒牌的尨祁天獸的樣子。

在羅羽變爲尨祁天獸之後,那器靈很快的就消散在空中。所以,小不點和月兒都充滿了疑惑,不明白那器靈怎麼會突然消失,羅羽爲何會突然變成一個渾身佈滿黑色鱗甲的怪物。

“那紅色怪物呢?”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沙地爬出來的火焰棕熊看着沙地只有小不點,羅羽,還有月兒,卻沒有見到那紅色怪物,這纔出言問道。

於此同時,昏厥的羅羽,意識卻進入到了虛空塔之中。

“姜前輩,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爲何可以變成一個鋪滿黑色鱗甲的怪物?爲何那器靈會突然消失?”羅羽可知道,他沒有殺死那器靈。

姜源笑道:“哈哈…不要擔心。你不問我,我也會告訴你的。你的這次變化,其實才是真正的聖血變。那鋪滿了黑色鱗甲的怪物,其實就是你體內聖血的真正主人尨祁天獸的樣子。”

隨即,姜源簡單的告訴了關於尨祁天獸的事情。羅羽這才明白,原來之前的狂化,不過是聖血很少一部分的變化,刺激羅羽的血液,纔會出現的半獸人。變化成爲尨祁天獸,纔是真正的聖血變,也稱之爲‘獸變’。

一旦獸變,羅羽的實力會再次提升,達到星主級的實力。不過,以羅羽目前的修爲實力,根本無法正常支持獸變的能力,這也是爲何,羅羽獸變之後,會很快打回原形的原因。

當然,經過這次獸變,羅羽還是有收穫的。至少,聖血的潛力激發,對羅羽的身體有着莫大的好處。這些,羅羽日後就會知道了。比如,再次狂化後,羅羽的防禦,身體力量,都會得到很大的提升。

羅羽明白自己爲何會變成尨祁天獸,可是,他不知道爲何那器靈會突然消失。他能夠感受到,那器靈是鐵了心,要殺死自己等人的。

於是羅羽問道:“姜前輩,那器靈是怎麼回事?難道是你出手殺了他?”

姜源笑道:“你把我想得太厲害了,這裏可是器靈的器界,除非我可以破開這器界,否則,誰也殺不死那器靈。”

聽到姜源的話,羅羽更加奇怪了,即使他聖血變完全發揮,也最多就是星主級的實力。關鍵,這星主級的實力,羅羽根本沒能力施展。那器靈的厲害,即使星主級巔峯強者,揮手間都可以輕易滅殺。沒道理就這樣放過羅羽他們的。

姜源知道羅羽的迷惑,隨即說道:“這你就要感謝你母親了。你離開這裏後,相信那器靈會主動找你的,到時候,你就什麼都明白了。” 太玄神書!

一件神秘而強大的先天靈寶,一直掌握在神院院長手中,這無垠歲月來,有關此寶的傳聞不知有多少。

而最出名的,便是傳聞此太玄神書中,擁有十三頁道經,每一頁道經都宛如一方大世界,蘊含一種無上威能。

太玄神書十三頁道經,便代表著十三方大世界,十三種無上威能!

尤為令人津津樂道的是,據說那太玄神書最後一頁道經上,還記載著有關上個紀元的大道秘聞,若能參透,甚至可以打破紀元壁障,任意穿梭過去、今世、未來中,成就真正的大無量、大自在之境!

這一切的傳聞,無疑為太玄神書蒙上了一層神秘色彩。

但毋庸置疑,此寶很強大,已超出尋常意義上的先天靈寶。

可惜的是,這無垠歲月以來,太玄神書一直掌控在神院院長那等無上存在手中,一直未曾讓人目睹其真容。

而此時,這充滿傳奇色彩的至寶,竟是在東皇胤軒手中問世,頓時之間,令冷星魂等人也都震動不已。

何止是他們,當看到此寶,外界也是掀起一場軒然大波,嘩然不已,哪會想到,為了此次論道大比,神院院長竟會將此物交給東皇胤軒來使用。

一時之間,外界徹底沸騰了。

這就是太玄神書的魅力,甫一問世,就足以令天下驚!

「倒是真捨得下血本。」

見此,歸元大殿中的聞葶也是臉色微微一變,冷然出聲。

「呵呵,過獎過獎。」

赤松子輕笑,他心中實則也掀起一片驚濤駭浪,因為就連他都不清楚,院長竟將此寶交給了東皇胤軒!

「哼!」

聞葶冷哼一聲,不再多言。

至於淮空子、勒夫等人,則都陷入沉思,他們同樣沒想到,神院此次準備的如此之充分。

……


嗡~~

奇異而古老的晦澀波動,不斷從東皇胤軒掌中的太玄神書中瀰漫擴散,道光氤氳,將天地照亮,神聖無比。

哪怕是在神陣中,當目睹此幕時,陳汐的眼眸也不禁驟然一凝,雖未曾認出此寶來歷,但卻讓他嗅到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

「太玄神書!」

顧言和圖蒙卻是一眼就認出此寶,吃驚出聲。

「很厲害?」

陳汐皺眉。

顧言飛快將此寶來歷敘說了一遍,神色罕見地凝重,「沒想到,神院竟會拿出此寶來,這可是大手筆。」

得知這一切,陳汐心中也不禁警惕起來,知道如今哪怕就是自爆先天靈寶,只怕也奈何不了對方。

因為此刻的東皇胤軒明顯已動了真怒,又祭出太玄神書這等至寶,再故技重施,明顯就是白白浪費那些先天靈寶。

是的,原本陳汐打定注意,哪怕把自己手中的各種先天靈寶犧牲了,也要堅持到此次論道大比落幕不可。

可當目睹這一切,他頓時知道,必須改變策略了。

「你們留在陣中等候,我去見識見識此寶的威能。」

深吸一口氣,陳汐眸子中閃過一抹堅定,「記住,無論發生什麼事,你們也不許踏出神陣一步!若是違逆,從今以後,你們就別認我這個師叔祖了!」

說話時,他大步而去,剎那間就消失在神陣中。

「師叔祖他……」


顧言和圖蒙面面相覷,皆都焦慮無比,他們哪會想到,這一刻陳汐竟會做出決定,要孤身一人去面對那些對手?

萬一發生什麼不測,那後果可著實不堪設想!

這一刻,兩人直恨不得衝出去,和陳汐並肩而戰了,可一想到陳汐的命令,兩人又頹然放棄,心中簡直煎熬到了極致。

「莫要自擾,或許師叔祖他另有方法,足可以應對一切。」

顧言沉聲開口。

「這是肯定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