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舉動贏得了貴族和商販的廣泛好評,他們彷彿一夜之間就忘記了發生在那個夜晚的不愉快。忘記了帕薩特猙獰拔劍的恐怖,紛紛讚揚帕薩特的開明和大方。並排著胸脯說要把自己的朋友也引來阿勒浦城投資。

看到這一幕的木恩等人,對這些傢伙前後態度的差距感到瞠目結舌。但是他們也從帕薩特身上學到了身為領主的道:收放有度,掌控方寸!

其實這些傢伙有如此的態度,是因為他們從周圍傳來的魔法訊息中了解到,帕薩特的阿勒浦城竟然是遭受攻擊強度最大的,其他城市最多兩個蠻帝就頂天了,阿勒浦城竟然有四位蠻帝圍著打,更神奇的是因為木恩的幫助,帕薩特竟然是深藍王國第一個穩定住局勢的前線領主!

這恐怕是前線最安全的領地了,他們當然要選擇留在這裡。和帕薩特搞好關係!

而最後一位穩定局勢,甚至差點被攻破郡府的就是帕薩特的鄰居–鮑威爾侯爵的烏茲頓郡,他的郡府被三位蠻帝包圍連日攻擊,瘋狂的蠻族大軍席捲了伍茲頓郡的大部分領地,讓大部分的土地變得荒蕪無比,必須重新花費大量的力氣進行開墾,直到前日蠻族大軍才在深藍援軍的逼迫下緩緩退去。

「可惜!蠻崽子太弱了,竟然沒有滅掉鮑威爾一家!嘖嘖。」在帕薩特的書房裡,內瓦爾看到這則魔法訊息地笑道。他的笑容看起來是那麼的幸災樂禍。

「哈哈,若不是木恩,我們說不定比鮑威爾更慘呢!謝謝你,木恩!今後有需要我奧蘭治家族幫忙的地方。請儘管開口!」一點也沒有醉意的帕薩特珍重地承諾道,一點也看不出這個傢伙剛剛喝了數十瓶麥酒!

剛剛閑下來的帕薩特今天宴請木恩等人在領主府舉行家宴,在這場家宴上。木恩算是見識了內瓦爾一家人恐怖的酒量!

足足幾十位軍中排得上號的將領輪番上陣,最後帕薩特和他大哥梅錫竟然像個沒事兒人似地。喝完酒後又將木恩等人叫道書房閑談,感謝幾人此次的大力相助。

聽到帕薩特的承諾。木恩笑道:「只能說是運氣,若是沒有契科夫團長的史詩級戒指,還有帕薩特叔叔提供的魔法炸藥,我也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而且最關鍵的是前線能夠堅持住,才給我提供了這樣的機會。」

帕薩特搖了搖頭,正容道:「不!我和蠻族多年打交道,知道他們並不如外界流傳的那麼粗獷和無知。不知有多少人類,甚至一些**師、法師宗師想要潛入蠻族的軍營搞破壞都最終失敗,甚至連逃跑都沒有機會。木恩你能夠做到這些**師甚至法師宗師都不能做到的事情,只能說明你比他們有本事!」

內瓦爾這時插嘴道:「父親,這次我們立了這麼大的功勞,有沒有什麼好處啊?」

帕薩特一愣,笑罵道:「小胖,你竟然敢找你老子要好處,哈哈!不過你們這次功勞很大,有天大的好處等著你們,哈哈。明天國王陛下的代表就要過來了,木恩是你的熟人哦。」

……

第二天,帕薩特帶領著第三軍團所有將領和城中的大小貴族早早等在了城外,大家都已經得到國王陛下的代表要來公布獎賞的消息,一個個都興高采烈,烏克白郡和阿勒浦城是這次深藍和蠻族戰爭中最出彩的地方,尚武的陛下定然會重重獎賞,尤其是第三軍團的將領,各個都摩拳擦掌,期待著自己可能的獎賞。


「看,來了!」愛因斯帶著鷹眼術晶片,契科夫為自己加持了鷹眼術,這兩個傢伙是最早發現國王代表團的人,他們激動地指著遠方吼道。

木恩朝著遠方望去,烏茲頓郡方向的天空遠遠駛來幾十艘魔法戰艦,他們的速度非常快,不一會兒便到了阿勒浦城前方,約莫二十多艘天空號戰艦,八十多艘深藍號戰艦,組成了二十個戰艦編隊,將阿勒浦城前方的天空遮住,大地一下子變得昏暗…..

一百艘戰艦上無數個聚魔大陣運轉,那些戰艦周圍電閃、雷鳴、飛沙、冰雹、火焰種種元素濃郁到極致的異象頻繁出現,周圍的空間因為魔力的異常而變得異常扭曲和活躍,如果這時有人正好傳送到這裡。很可能會被那些扭曲不穩當的空間撕裂,這看起來有些像傳說中聖域強者的領域。

如此多的魔法戰艦。到底要什麼樣的力量才能抵抗?

難怪即使是那些囂張跋扈的至強者也必須尊重國家的主權,國家掌握了魔法戰艦這種大殺器。根本不是一般的至強者能夠抵抗的。更何況漸漸了解大陸常識的木恩知道,深藍王國目前在泰蘭德大陸的數百王(帝)國中只能算是中小型王國,那些更加強大的王國和帝國又到底掌握著怎樣的力量?

木恩被這一幕完全驚呆了……

「這是深藍王國皇家戰艦軍團!深藍王國幾乎大半的魔法戰艦都集中在皇家手裡。」帕薩特在木恩旁邊悄悄地向震撼的木恩解釋道。

木恩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還知道深藍王國最新出產的最強大的特級魔法戰艦「戰神號」還沒有出場,戰神號如今留在地底世界穩定深藍王國開闢的地底戰場,若是戰神號出場再加上這堆魔法戰艦,恐怕在場的人全部都要嚇趴下吧。

「大哥!你這麼晚才來,我這阿勒浦城都快被攻下了!罰酒!罰酒!」帕薩特遠遠看見一個魁梧的人影便哈哈大笑迎了上去。

木恩心中一動,來人竟然是帕薩特大哥。他疑惑地向那個人看去,這一看讓他愣在當場:「大王子!」

帕薩特的大哥竟然是深藍王國大王子艾德文,這背後的關係太過複雜,木恩一時理不清楚。

艾德文哈哈一笑,排在帕薩特的肩膀說道:「哈哈,多年沒見,老三你如今成了奧蘭治家族的族長,老二成了深藍學院副院長,大哥我卻還是這個老樣子。哎。不知道老四怎麼樣了,你有他的消息嗎?」

帕薩特微嘆道:「自從老四離開深藍以後,我就再也沒有收到過他的消息。」

艾德文微微一頓,隨後笑道:「你這兒最新穩定局勢。所以我是最後才來的。媽的,原本我就不想去救援鮑威爾那傢伙,讓他自生自滅得了。不過我家老二太不厚道,在老頭子那裡告我狀。沒辦法脫不下去我也只能把戰艦開過去了。他媽的,那些蠻族也真不禁嚇。戰艦才一去,一炮還沒開就全跑了。」

木恩聞言恍然大悟,這才明白為何深藍的救援遲遲沒有到來,而且艾德文這短短几句話裡面透露的信息太多了,木恩已經通過凱里和三王子拉上了很深的關係,如今竟然有因為帕薩特的原因可能和大王子搭上線,這些王子、貴族的世界關係錯綜複雜,木恩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如何處理和平衡這些關係,在政治這方面他就是個初鳥,木恩思考這些內容一下子呆住,竟然沒有注意到後面幾人的交談。

突然,木恩旁邊的內瓦爾用手拐了拐木恩,木恩這才回過神來,看到艾德文已經朝他走來,他暗嘲自己:想這麼多做什麼,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實力!

艾德文驚訝地看著木恩,這是他第二次與木恩見面,但絕不是第二次聽到木恩的名字,相反最近木恩的名字在他的耳朵里都快磨出繭疤了,他有些羨慕的看著這個年輕的傢伙,或許常人難以知曉,但他做的每一件事在王國高層都是那麼的引人注目,阿爾弗雷德在晚餐途中不知多少次為這個年輕的小子擊掌而笑了。

一一細數木恩的事例:魔力源泉附魔捲軸、矮人摩卡元老之子的兄弟、龍法師傳承、奧德瑞親口說明要庇護的小法師、地下通道、森林小鎮建設突破性引入傭兵團合作、最近風傳三王子推出的新材料設計者、學院里熱火朝天和匪夷所思的新型娛樂遊戲發明者、新型戰艦高達的構思者,作為軍部的管理者,艾德文還知道這小子最近提出的「聖劍高達」已經正式列入伍茲的實驗室日程、前段時間發現直通蠻族的密道、這次又潛入敵方毀滅蠻族後勤基地,要知道那個巨大的後勤基地可不僅僅是支撐烏克白郡這支蠻族軍隊的後勤基地,還有好幾支軍隊也都靠著這個後期基地,木恩此舉實際上救下了好幾個郡!

這些所有的壯舉都指向面前這個年輕的法師–木恩。

「短短一年啊!」艾德文在心中暗嘆著不可思議,他的臉上卻洋溢著最熱情的笑容,他知道在拉攏這個小傢伙上他已經步入三王子的後塵了,但是不要緊,其實真要說起來,他才是最早和木恩搭上線的傢伙。

木恩「深藍夢」計劃生產的所有初級魔法道具都被艾德文所收購,用於裝備他自己的嫡系部隊,他也是一名貴族,在這個世界,一名貴族是不能沒有自己的武裝力量的!

艾德文看著木恩,大讚:「真是英雄出少年!木恩,沒有想到我們兩次相遇,都是對深藍天大的好事,也是對你天大的好事,哈哈!閑話先不說,木恩、內瓦爾、愛因斯、克里斯多夫、克里斯蒂安、小克拉克還有妮莎和魏琳上前聽封!」


「封」字一出讓周圍的人全部用異樣和嫉妒的眼神看著這群年輕的小傢伙,能夠用「封」字的除了爵位便是土地!

「是!」幾人興奮地聞聲出列,有著貴族身份的木恩、內瓦爾、妮莎只需要躬身鞠躬,讓木恩意外的是愛因斯也僅僅彎腰鞠躬,顯然他也是一名貴族,平時還真沒看出來,其他的人只能單膝跪在地上,因為他們現在既不是高級職業者,也不是貴族。

這就是這個世界森嚴的等級制度!

「木恩,你在此次戰爭中居功甚大,又為深藍屢立奇功,數功並賞,特封你世襲子爵爵位!你的家族『華夏家族』將正式列為深藍子爵家族!」艾德文肅聲念到,將王命文書和授勛文書一併遞到了木恩手裡。

「轟!」聽到木恩竟然受封子爵,周圍的人一下子議論起來,有熟悉木恩的知道他不過才度過十三歲的生日,這竟然是一位十三歲的子爵。但他們都知道這賞賜在情理之中,甚至有些偏低了,這隻不過是個沒有領地的爵位,木恩可是解了一郡之危啊!

之後的內瓦爾、妮莎和愛因斯都被封為世襲男爵,這種受封而非繼承的爵位也意味著他們擁有了建立自己家族的權利。


而原本沒有爵位的克里斯兄弟、小克拉克和魏琳也跟著受封為世襲爵士,說起來這才是最令人震撼的獎賞,爵位上升只要功勞達到就可以,但是由平民提拔為貴族卻不是那麼容易,這意味著獲得了世代的榮耀和地位的認可,只有兩條路要麼你成為了高級職業者,要麼你為王國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貢獻。(未完待續。。) 宣布獎勵完畢后,擺宴慶功那是應有之意,沒有想到艾德文這位大王子竟然也是酒場大將,和那些軍中將領喝起酒來就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樣,整個慶功宴氣氛十分熱烈,或許和他長期掌管兵部有關,兵部里都是些戰場下來的老兵油子,沒事聚在一起喝喝花酒,談談風月那是家常便飯。

酒足飯飽,大部分的人都被帕薩特和艾德文連手灌得趴下,兩人卻想沒事兒人似的,尤其是帕薩特昨晚上才剛剛挑了一場,木恩甚至在暗暗懷疑這個傢伙到底是不是私下裡作弊了,這酒量要是放在木恩前世,絕比就是進醫院的節奏啊。

艾德文將木恩單獨叫道了一個房間,他熱情地說道:「木恩,我代表深藍皇室感謝你對深藍做出的大量貢獻。雖然說深藍目前因為很多原因,僅僅只能賞賜你爵位而沒有實質性的好處,但你放心無論你面對什麼,深藍都將站在你的背後!」

說道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艾德文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這讓木恩心中微微緊張,他知道或許深藍皇室知道一些關於龍法師的秘聞,但到底知道多深,知道多少就不是木恩清楚的了,不過艾德文代替深藍皇室的表態,也讓木恩心中微感安穩,或許面對暗焱家族的威脅的時候,自己不再孤獨。

木恩點頭堅定地說道:「我也會努力為深藍的強大付出自己的力量。」

木恩的回答讓艾德文很滿意,其實誰都知道這些回答算不得什麼實質的東西,但這是一種表態。

艾德文接著問道:「聽帕薩特說。你在蠻族軍隊里發現了疑似外族的人?」

「的確如此!一次是在攻擊蠻族一個大型部落的時候,我遇到一個人攻擊我。讓我的聖盾高達腳跟都被毀掉,後來我觀察損壞的地方發現有強烈的鬥氣痕迹。這次前往蠻族後方炸毀敵人後勤基地的時候。爆炸中我發現有人張開了魔法護盾。要知道蠻族根本不可能使用魔法和鬥氣。」木恩簡短的將情況向艾德文說明。

木恩的消息讓艾德文眉頭緊鎖,他沉聲道:「臨出發前,父親就告訴我這次蠻族發起的戰爭實在太多突然,太過詭異。他也通過遠距離的魔法通訊與其他和蠻族接壤的王(帝)國交流了情況,但是所有的王國都不清楚蠻族發起這場戰爭的動機。或許你的意外發現是一個突破,我想我們應該通報一下其他國家,如果真是有傢伙敢於背叛大陸與蠻族勾結在一起,我想沒有足夠的誘惑,他們也是不敢做出這種事情的。這意味著。很可能有轟動大陸的大事又要發生啊!哎,真是多事之秋啊!我們深藍剛剛發現通向地底的地下通道,原以為是大好機會,如今卻不知道是否有足夠的時間去開發地下世界了。」

木恩想了想安慰道:「深藍王國東臨大海,實際上與蠻族接壤的領地並不廣,就算真的爆發全面的大戰,這裡也不可能是主要進攻方向,我相信憑藉深藍王國的力量,抵抗蠻族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艾德文一想也是。便點了點頭,說道:「是啊,但戰爭畢竟不是好事。蠻族已經拖了我們足足四百多年的後腿了,希望他們能安生一下啊。」

微嘆一口氣。艾德文繼續說道:「上次你們抓到的那個蠻兵,父親邀請了人類世界一位著名的蠻族學者,終於從它口中得出了密道所在。你來看……」

木恩湊過頭去,這是一份記錄烏克白郡的地圖。艾德文正手指著一個地方,這個地方位於克拉斯小鎮偏東。靠近烏茲頓郡的地方,從地圖上標註的地形,那裡是一片較大的山地,那個密道的地點正位於「龍血礦山」附近……

艾德文指著地圖繼續說道:「那裡原本是荒蕪沒有價值的地方,父親的命令是我們先對密道進行探索。若是密道規模很小,索性便將他毀去,若是密道規模很大,或許將來我們反攻蠻族的時候還能利用,我們就準備在密道附近和密道里建立防禦工事,將密道佔領。哈哈,木恩你一直有不錯的運氣,這次的探索我想邀請你和我們一起,或許能給我也帶來一些好運氣呢,如何?」

沒有想到深藍王國居然有反攻蠻族的心思,皇室的野心很大啊。

木恩暗思大王子這是想和自己拉近關係呢,正好他也沒事做,他便點頭答應這個建議。

他看著地圖詫異地問道:「龍血礦山?那裡是礦山?」

「嗯,那裡曾經是一個巨大的銀礦,數千年的挖掘形成了一條直通如今的蠻族世界的通道也並非不可能的事,要知道前朝帝國的領土還要往北延伸近萬公里呢。不過後來聽說銀礦開採完后,這裡兩千多年前就廢棄了。」艾德文顯然也是做足了功課,提前對那裡有過一定的了解。

「我看這地圖上周圍附近連一個村子都沒有,難怪蠻族從那裡出現卻沒有任何人發現,可是那麼大一塊地方,都快有一個男爵領那麼大了,為何連一個村子也沒有,這也太奇怪了吧?」木恩看著地圖,疑惑地說道。

艾德文笑了笑,遞給木恩一本《烏克白郡志》說道:「那裡曾是前朝帝國在北方最大的礦場,足足開採了數千年才開採完畢,礦石開採期間那裡非常繁榮,是前朝帝國北方最繁榮的區域。」

木恩也翻開關於那片區域的介紹,艾德文便指著他翻開的地方的一段話,驚奇地說道:「你看這裡,那裡的土地非常獨特,任何植物都無法在那裡存活,連山都是光禿禿的,除了礦石那裡一文不值。礦石開採完后,那裡就成了一個鬼地方,前朝的帝國和那裡的領主便放棄了那裡,慢慢的變成了如今的荒蕪一片。深藍建國的時候,我的祖先法拉隆也曾派人仔細勘測過那裡,認為那裡確實沒有任何開發的價值,便放棄了那裡,讓那裡成為了無主之地。」

「就算是乾涸的沙漠、陰森的地底,甚至滾燙的岩漿里也能夠生長植物,這地方竟然號稱什麼植物也不能存活,這太不可思議了吧?這地方到底是怎麼回事?」木恩驚訝地問道。

艾德文拿過《烏克白郡志》翻到另一部分,那是關於地區的傳奇故事等,他指著一段話笑著說道:「你看,傳說這裡近萬年前發生了一場恐怖的戰鬥,大陸很多的至強者都加入了這場戰鬥,很多強者都在這場戰鬥中死亡,而這些強者不散的意志讓這兒成為了詛咒之地,任何植物都無法生存。」

木恩疑惑地說道:「這個解釋似乎有些牽強?大陸上也有很多上古戰場的遺迹被發掘,但也沒聽說過會影響植物生長啊。再說如果真的是古戰場遺迹,那蜂擁而來的冒險者一定不會少吧,如今卻如此荒蕪?」

艾德文點頭解釋道:「但確實有一些亡靈法師在這裡的大地深處感應到強大的死靈怨氣波動,證明這裡確實曾有強者死去。有大陸著名的學者對這裡怪異的現象非常好奇,到現場進行了勘察。」

「噢?學者們怎麼看?」木恩好奇地問道。

「他們對周圍的地質和那裡的地質進行了對比,發現那裡的岩土形成年份比烏克白郡其他地方要晚上近數萬年,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那裡原本很可能是一個深達數十萬米的天坑,在近萬年前被大能者生生填埋起來,並且設置了極其恐怖的土系魔法陣!』」

「土系魔法陣?」奇怪的現象和傳說徹底引起了木恩的好奇,竟然還有人為的魔法陣,那裡到底是什麼,又發生過什麼?

「嗯!一個奇特的土系魔法陣,在那裡你能感覺到土系元素的濃度遠遠高於其他地方,而其他魔力元素的濃度不到正常的二分之一,我想你和你的魔寵一定會喜歡那裡的。」艾德文看著木恩和他身後的小貝解釋道。

「難道這個魔法陣只有這個功效?」木恩有些疑惑,建立這樣的魔法陣,建立者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是一位土系法師為了在那裡修鍊?

「不!這個魔法陣是大能者為了掩蓋地下的東西,也有可能是鎮壓什麼。有人曾經組織了一批人想要向下挖掘,發覺挖到地面以下一百多米以後,他們無論挖多少土,被他們挖掉的地方在很短的時間裡又會重新出現岩土填上,挖得越深填得越快!」艾德文向木恩解釋道,他的臉上一臉神奇。

「這是什麼魔法陣,我從來沒聽過。難道連那些強者拿這個魔法陣都沒有辦法嗎?」木恩好奇問道。

「沒有!傳奇法師也看不出那是什麼魔法陣,強行攻擊的力量都被魔法陣分散到大地深處,還不如直接挖掘有效。」艾德文笑著回答,他也有過類似的疑問。

關於這片地方的種種奇異讓木恩充滿了好奇,那裡如果不是有絕世的寶物,就是鎮壓著恐怖的妖魔。(未完待續。。) 被蠻族踐踏過的土地就像被匹克獸拱過一般滿是瘡痍,但在這片大陸,只要有土地便會出現生機。戰爭一結束那些平民便紛紛結隊趕回自己的家鄉,那裡還有他們的土地;只要有土地,他們就能在那裡生根發芽、傳宗接代,或許若干年以後他們的後代也會出現如小克拉克等一樣優秀的職業者,讓他們的血脈成為高貴的貴族血脈。

貴與賤,在這樣的世界就是天地。小克拉克等人因為木恩的原因竟然一夜之間成為了世襲貴族,這讓他們對木恩更加感激和恭敬了。

在前往地下世界探索的隊伍里,木恩發現大王子艾德文竟然也在其中。前往探索密道的過程很可能會遇到危險,而貴為王子他卻身先士卒,這贏得了木恩的好感。

感覺到木恩等人詫異的眼神,艾德文說道:「哈哈!你們可不要小瞧我哦,在你們這個歲數的時候,我曾經隱姓埋名到迷霧森林裡獨自冒險,我就是在那裡和帕薩特他們認識的,並且打敗他們做了他們的老大,哈哈!怎麼說我現在也是一位高級戰士哦!」

他旁邊的帕薩特聞言似乎想起了那些過往,微笑道:「呵呵,那些冒險歲月真讓人懷念啊。當年我們不過幾個初級戰士、初級法師和初級刺客便敢深入到森林深處,如今想來我們真是命大,哈哈。」

艾德文抱怨道:「有些時候我真想放棄自己的王子身份,追尋武道的力量。你們看,如今帕薩特你都已是戰士宗師。法內姆甚至已經是史詩法師了。可是當年的老大我如今等級卻是最低的,哎。」經

帕薩特也有些感慨。微嘆道:「不知道天賦最好的老四,如今是什麼樣子了。」

艾德文說道:「我相信他一定會實現他的夢想的。或許大陸最新出現的那幾位殺手之王就有可能是老四呢。年輕,真好啊!木恩、內瓦爾,你們可要努力,不要看我深藍國小,但是我知道的就有不少天賦不弱於你們的少年哦!」

木恩笑道:「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但我們也會不斷進步的。」

魔法戰艦的速度非常快,不一會兒便到了「龍血礦山」。據那位被抓的蠻兵所說,密道就是在半山腰的廢舊礦洞中。

「嘖嘖,真神奇!果然是寸草不生!」木恩站在光禿禿的「龍血礦石」半山腰四處望去。他的眼部帶著愛因斯的鷹眼術晶片,能夠看到周圍近三公里的情況,周圍全部是光禿禿的山地、碎石和平原,看起來沒有一絲生氣。

「而且這裡土元素力量好充沛啊,是其他地方的好幾倍。」木恩驚喜地說道,他也感覺到來自小貝的喜悅。

「這兒太邪門了吧,我怎麼感覺渾身難受?」內瓦爾鬱悶地叫道,自從接受了木恩的「精英法師養成」理論,他便一直朝著這個方向努力。通過大量雷系法術對身體的洗刷,他雖然還沒有成為精英法師,但身體已經更加親近雷元素,這裡的雷元素極度貧乏。讓他感覺格外難受。

小克拉克和克里斯多夫是火系,魏琳是風系,克里斯蒂安和妮莎是水系。他們也紛紛表示有類似的感覺,就連法師宗師契科夫也暗暗皺眉。他感覺到自己的法術力量在這裡受到了極大地壓制。

艾德文說道:「放心吧,只是探索一個密道。我們這麼多人,不會有問題的。」

木恩暗暗點頭,可不是嘛,加上艾德文帶來的兩位宗師級皇家法師團成員,這裡一共有三法一戰四位宗師級職業者,還有大戰師古斯塔夫,高級戰士艾德文,最後還有木恩和他的精英小隊裡面還有三個能當高級法師用的傢伙。

艾德文對著木恩笑道:「還有一位強者馬上過來,是你的熟人哦,木恩。」

木恩一愣,只見艾德文拿出一根細長的暗金色金屬棍,他在棍身上輕輕一捏,金屬棍上緩緩閃耀起熟悉的魔法波動……

「哦。奧德瑞院長要來?」木恩笑著問道,沒有想到艾德文身上居然有這種空間定位的魔法道具,怪不得他敢到處亂跑,阿爾弗雷德對這些王子的保護還是非常周到的。

艾德文一愣,好奇道:「你認識這個東西?」

木恩微笑道:「在地底曾見到過。」

艾德文點頭一笑不再詢問,空間開始傳來「哧、哧……」的空間撕裂聲,一隻枯老的手從空間中伸出……

奧德瑞從空間裂縫中走,對幾人笑罵道:「好不容易有一點假期,沒有想到被你們幾個小傢伙給抓了壯丁。」

「這不是有老大人在安穩一些,而且事關蠻族,要不我們怎麼敢打擾老大人。」艾德文恭敬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