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狂妄,而是自信,對自己實力的絕對自信。

只是丹靈中期修為的他,卻曾打敗、甚至是擊殺過不少丹靈後期的靈者。道門首徒、靈道子…這些稱號在靈州無一不是赫赫有名,甚至是達到了無人不知的地步。

而如今,還未出現的林敬修便已經讓他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那豈不是意味著剛剛突破丹靈期的他已經有著媲美丹靈後期的爆發力,這一點說出去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但事實擺在他眼前,他又不得不相信。

而就在此時,靈氣漩渦似乎也達到了極限,伴隨著一聲嘹亮的鳳鳴之音,一隻渾身沐浴在火焰中的巨鳥從靈氣漩渦中緩緩飛出。

鳳首高昂,鳳鳴之音變得更加急促;鳳目冰冷,彷彿能夠貫穿眼前虛空;鳳翼橫掃,朵朵火焰蓮花遍地而涌;鳳翎燃燒,似乎想要焚盡天下萬物;

鳳凰

是的,這隻從靈氣漩渦中誕生的火焰巨鳥正是那睥睨天下的鳳凰,也是百鳥之王的鳳凰。

「丹靈真體」

「我就知道你會成功的!」

驚喜又略帶嫵媚的聲音從那座海市蜃樓中傳出。

「妖姬,現在收手,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就好了。」

火光一閃,一臉焦急的林敬修從即將潰散的靈氣漩渦中飛出,通紅的雙眼一眨不眨的望著那座散發著妖異光澤的血色海市蜃樓。

雙手靈訣瘋狂的捏動著,頭頂之上的火鳳凰感應到了主人的心意,雙翼猛地一震,渾身火焰頓頓滾滾而漲氣勢同時也暴漲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似乎只要妖姬撤去海市蜃樓,它就會立刻撲向那些五色閃電。

「沒用的,已經來不及了!」

「而且能夠幫到你,我很高興,也很滿足。」

「我本來只是陰鬼澗內一隻毫無靈智的怨靈,是你給了我自由,讓我感受到了人類世界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

熟悉的聲音中依舊充斥著高興,依舊嫵媚動人,但林敬修已經通紅的眼睛再也止不住,豆大的淚珠控制不住的滴下。

他從來都不知道妖姬的心,從來不知道能夠魅惑眾生的妖姬藏著如此一顆敏感的心。

「但是我真的捨不得,捨不得就這樣離開!」

漂浮在海市蜃樓中的妖姬突然撕心裂肺的喊道,血紅的雙眸透過虛幻的海市蜃樓看著流淚的林敬修,她想伸手去觸碰他。

凝結紋丹后,她雖然依舊沒有人類的肉體,但卻擁有了人類的觸感,可以感受到觸摸到林敬修究竟是什麼感覺?

只是她再也沒有機會了。

為了抵擋剩下的五色閃電,她以生命為代價,將「偷天換日」靈術施展在整座海市蜃樓和她自己的本體上。

如今五色閃電完全被吞噬,而她也已經到了油盡燈枯得地步,如今剩下的只是最後殘存的一縷意識。

「我更捨不得的是,看著你一個人報滅族的仇,走以後的路。」

這些年,林敬修所經歷的苦,所經受的痛,只有她一個人默默看在眼中,所以她不忍心讓林敬修孤身一人的走下去。

那樣的路,太難走。

那樣的心,太孤獨。

「那你停下來,只要你停下來,一切都還有機會的。」

「你知道的,你知道的,我可以…」

林敬修捂著胸口,噬血般的巨痛席捲全身,讓他的身體如篩糠般顫抖著。體內靈力運轉,向著丹田處的生命裁決尺撞去。

現在,他只能將希望寄託於那神奇無比的生命裁決尺。

只是生命裁決尺這一次卻讓他失望,任由他如何刺激生命裁決尺都死寂般的漂浮在他的丹田處,沒有絲毫動靜。

「你知道嗎?能夠聽你說這些話,我已經知足了。」

妖姬毫無瑕疵的臉上突然綻放出一抹笑容,那笑容如同未涉世的少女一般純潔、純真。

沒有一絲嫵媚、沒有一絲妖嬈,卻是真正的回眸一笑百媚生。

一滴血紅的液體從她眼角滑落,猶如一顆晶瑩的血色水晶,穿過虛幻的海市蜃樓重重的向下落去。

誰說怨靈沒心?

誰說怨靈無淚?

只是因為她們心中沒有牽挂,沒有不舍,沒有幸福,更沒有愛過。

而這些,妖姬都有了。

然後,妖姬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同樣漸漸虛化的還有那座美輪美奐的海市蜃樓,而直到徹底消散,妖姬美玉般的臉上都帶著那抹如同孩子般純凈的笑容。

給讀者的話:

妖姬的情你們感受到了嗎? charset=”utf-8″>

訂閱





























生命裁決



章節:第四百二十七章紋丹之變

定價:6穀粒(1元=100穀粒) charset=”utf-8″>

訂閱





























生命裁決



章節:第四百二十八章道門首徒

定價:6穀粒(1元=100穀粒) charset=”utf-8″>

訂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