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怎麼又生氣了,唉…… 東方曦跟軒轅宸從瓏冥森林回到客棧已經是下午了。

房門口,紫鷹還在守門。

「曦兒,等一下。剛剛你渾身不對勁,靈力集散施展不開。不得已這才抱著你去了瓏冥森林,好讓你盡情發揮,這才讓紫鷹在房門口守著。我們要是突然進去,只怕會引人猜測。換句話來說,就是客棧里的人並不知道我們此刻不在房間里。」他軒轅宸哪裡真的怕,只不過是不想給她添麻煩罷了。

東方曦倒沒想到這一點,她跟軒轅宸賭氣歸賭氣,但也要顧全大局。

「你先前怎麼離開的我們就怎麼回去好了。」當時她在冥想,又如何知道他怎麼帶她去的瓏冥森林。

「好,曦兒不介意就成。」他是挺樂意的,心愛的人兒就在眼前,何況這次機會難得。

東方曦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心情這麼好了,然接下來她瞭然。

軒轅宸一個跨步向前,一個公主抱,東方曦便穩當地躺在了他的懷裡。

「軒轅宸,你幹什麼?放我下來。」東方曦確實沒想到他上來就抱她,有些意外。

「噓~曦兒別吵,這裡的隔音效果可不咋地。」他就是故意的。

什麼隔音不好,不過是他的借口。

東方曦卻沒放過他,一個勁兒的在軒轅宸懷裡動來動去的,絲毫沒有想過一個女人這麼挑撥一個男人的後果。

「曦兒,別動了。」沙啞遏制的聲音,帶著隱忍,又有著絲絲希望。

聽到這聲音變化,東方曦哪裡還敢亂動。

她可沒忘了軒轅宸現在不是什麼傻王,而是正常人,更是魔君晨熙。

懷裡的人兒安靜了,軒轅宸直接隱身,大大方方的進去了房間。

走到門口,紫鷹狀似無意的打開了房門,實際上是在給他們開門。

一回到房間,東方曦扭捏著從軒轅宸懷裡下來。

一落地,瞬間離他幾步遠。

「你離我遠點,不,你就站在那不要動。」好傢夥,居然敢吃她豆腐。

這樣子的曦兒看在軒轅宸眼裡,卻是可愛的打緊。

他真一動不動的站在那,等著她再次開口。

豈料東方曦沒有再理會他,反而回到床上自顧自的冥想調息去了。

留下的軒轅宸無奈,寵溺地看向床上的東方曦,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房間。

只是他不知道他一走,東方曦便睜開眼望著他離開的方向看得出神。

她知道他對她好,可是有些事不是好就能行的,她能做得就是盡量保守本心,爭取能早日愛上他吧。

她也沒多想,思量了一會準備後天的比賽了。

她也就之前跟滄海學了一天,說是她達到中級煉藥師的水平,實際上她也不知道她真正的水準。

畢竟天賦靠天定,後天靠積累。她會學煉藥也只是先前在天翼學院不知道選什麼隨便挑的一個。

何況滄海那老頭也說了,她那個手法,最好還是用九陽金鼎來煉製丹藥,否則不是丹鼎作廢就是丹藥無效。她還不想一頭撞上去。

而東方曦不知道的是,接下來一出意外接著一出,讓她措手不及。 她在梓逸城也沒有熟悉的人,熟悉的地方,也只能在客棧里修鍊準備兩天後的煉藥師比賽。

她倒不是非要參加比賽,得個認可。而是沖著這次比賽最後第一名的獎勵,凰汐鞭。

凰汐鞭是神鞭,傳說它有自己的靈根,只要你契約了它就不用擔心它會丟失不見。

前世,她十八般手藝樣樣精通。雖說她不怎麼使用鞭子,但是備著總比沒有的好,更何況她現在也能不是一個人。她完全可以把鞭子給晚晴或者蝶依。

再不成她還可以自己培養出一個會使鞭子的侍女,她的事情那麼多,不可能真的事事躬親,有個使喚丫鬟還是必要的,她可沒指望軒轅宸。

這傢伙,真不知道他是不是上帝的寵兒。她都已經修鍊到神階了居然還查探不出他的修為,到底是他太強還是她太弱。

這樣的感覺很不好,她不喜歡。若她以後真的喜歡上並愛上了他,她還是希望能跟他一起並肩作戰,而不是做一個只會受他保護的弱女子。

軒轅宸不知道東方曦的心裡變化,但是他一直堅信,她東方曦愛上他只是早晚的事情。

且不說這長遠的事情,就說現在的處境。魔君到底是魔君,在任何地方都如履平地,何況身邊還有個魔界大將軍。

魔界的事情變化多端,而他作為魔界未來繼承人,理應為魔界的未來打算。可是現在的他什麼都不想,只想著怎麼把東方曦拐回家。

「主子,魔王問你什麼時候回魔界,還有魔后在魔殿為主子親自挑了幾個美女,說是讓主子回去挑選著做魔妃。」紫鷹很是鬱悶,怎麼偏偏是他在魔君身邊,還要時不時的承受魔君的怒火。

饒是他內心再吐槽,該說的他還是要說。畢竟,那可是魔王魔后,不是其他人。就算他跟著主子來了人界,他還是魔界的人,他也不敢不遵循魔界的規矩。

聽了紫鷹的話,軒轅宸很是無語。他這個父王母后什麼時候能消停會,他都已經來了人界了,還不放過他。

再說了,他那幾個王兄不也正值青春,母后怎麼不給王兄們先找。

「隨他們鬧去,本尊不回去。」軒轅宸果斷的忽略了這些。

「可是魔王那邊……」紫鷹遲疑了,他不是殿下,誰能保證魔王不會收拾他。

「怕什麼,你就說本尊在這裡已經找到魔妃了,而且都已經成親了。他們要是想看兒媳婦就別一整天的在那邊瞎折騰。」軒轅宸啪啪啪的說了一些,徹底的滅了紫鷹讓他回魔界的念頭。

「是,屬下知道了。魔王那邊,屬下會處理好的。」說著抱拳退下,用特殊靈力悄然無聲的離開了人界回魔界復命去了。

這邊的事情東方曦都不知道。

哪怕她知道了,估計也不會有什麼想法,甚至還有可能叫軒轅宸回魔界。她現在巴不得他離開呢。

軒轅宸也沒有告訴東方曦這件事,在他看來,這種小事沒必要讓她知道。可是到後來,他才知道他現在的決定有多麼錯誤。 紫鷹回魔界復命的事只有軒轅宸知道,東方曦也是第二天才看到他,只當他出去辦事了,便沒有過問。

離比賽還有僅僅不到兩天的時間,而她卻什麼都不擔心,依舊我行我素的在這梓逸城轉悠。

跟其他備賽的參賽者們相比,她是悠閑的很。

這不,這一天東方曦又出去轉悠了。

只是跟以往不同的是,這次出去她沒有叫軒轅宸。然而更不同的是東方曦並沒有偽裝她臉上的疤痕,只戴了一層薄薄的面紗就出去了。

這樣子的東方曦,那惟妙的身姿,引人探究的容顏,更給人一種神秘的朦朧美。

她哪裡都沒去,還是去了幾天前就去過的煉藥公會。

東方曦一踏進去,葯童就過來招呼著了。

「這位小姐,您過來是?」對於美好的事物,所有人都是喜歡的。葯童不自覺地放輕了聲音問著東方曦,生怕嚇壞了眼前這個嬌滴滴的人兒。

可不是嘛,看上去就是個柔弱不經風雨的小女子,身邊又沒有人陪著她,連丫鬟都忘了帶出來。

東方曦不知道自己被葯童疼惜,自顧自的在這煉藥公會轉悠。許久,才回了他一聲。

「沒事,我自己看看。」不冷不熱的言語,不但沒有讓人不悅,反而讓人甘之如飴。

葯童沒認出東方曦是前幾天過來的那批人中的一個,只在心裡感嘆,果然如此,美人就是美人,連聲音都這麼好聽。只是這麼美的女人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她的陪同呢?

就在他打算陪著東方曦四處看看的時候,才發現美人的目光被前面的那一幕幕吸引了,這才順著她的目光看去。

不遠處,昭陽跟著他的兄弟在探討事情,與煉藥公會的其他人有些格格不入。

本來他是在城主府上歇息的,是鹿茗、王琨非要拉著他出來。說什麼來看看這些備賽的人什麼態度,結果就這樣了。

「鹿茗、王琨,你們倆不是要來看這些人備賽的情況麽?這是幹什麼?」昭陽一向很好說話,但也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你這個獃子,我們當然不是真的要帶你來看這些人了,他們有什麼好看的。」鹿茗對他這個兄弟真是無語了。

放著大好的時光不珍惜不說,還天天待在城主府里,整個人都快發霉了。

「是啊昭陽,你又不是女孩子,天天待在城主府做什麼,有這時間還不如跟我們一起出來轉轉。搞不好,還有偶遇奧。」王琨壞笑著對他說著,誰知竟一語中的。

他們說著說著,覺得有些不對勁,遠處一個身影吸引了他們三人。

昭陽放眼望去,恰好對上了東方曦即將收回去的目光。頓時,昭陽感覺他全身的細胞都沸騰了,他迫切的想要知道這個人是誰。

不錯,東方曦剛剛注意到的人就是昭陽等人。

畢竟這裡是煉藥公會,閑聊的人很少,唯獨昭陽他們三人居然還有閒情逸緻在這個地方喝茶談心,不被注意才怪。

沒多久東方曦就收回了目光,轉身朝其他地方走去。轉身的她沒看到昭陽下一瞬間也跟著起身,朝著她的方向走來。 一見鍾情,莫過於此。

昭陽從始至終都沒有明白,為什麼這個女人會吸引他的腳步,就算為她粉身碎骨都是心甘情願。

「昭陽啊,聽說你爹最近在催你成親那。說說,看中哪家的小姐了,怎麼都不跟我們說說呢。你說是吧,王琨。」鹿茗一副你這傢伙不厚道的表情,調侃著昭陽。

「鹿茗說的是,昭陽啊,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我們好歹是你的兄弟,兄弟要成親了,我們怎麼一點風聲都沒聽到。」王琨跟著說昭陽的不是,卻也沒有半點不滿的意思。

昭陽沒有理會他們,隨他們瞎猜。本來就是,壓根就沒有的事你讓他說什麼?

不過此刻他沒有心思去顧著他們,因為他發現他中意的那個神秘女子準備離開了。

東方曦看了一會兒覺得無趣,就離開了煉藥公會。

來了兩次,她大約也知道這裡的煉藥師眼高手低,個個傲嬌的很。沒看見那麼多人在外面等著他們指導,偏偏到現在一個人都沒有出來過。

高級煉藥師就如此無情,這樣還想如何繼續進步,不恥下問才是進步的階梯。唉,還是滄海老頭負責,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不遠千里的水嶼城,還在小院里煉藥的某滄海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嘴裡還念叨著,「哪個小兔崽子這麼缺德,居然這個時候害我打噴嚏,差點毀了我的丹藥。」

卻說軒轅宸去房間找東方曦沒看到她人,還琢磨著這人又跑哪去了,想著便動身去找她了。

東方曦剛踏出煉藥公會,昭陽就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追上去。

鹿茗跟王琨面面相覷,這傢伙這是怎麼了?這麼急急忙忙的,他們不過是問了他中意的千金小姐是誰而已。

不過,看這模樣,好像有情況。

「去不去?」鹿茗還是第一次見到昭陽這麼激動,好奇心被勾出來了。

「去,當然要去。走走走,我們追上去看看。」王琨附和,他也想知道昭陽這是怎麼了。

昭陽邊追出去嘴裡還喊著,「前面的那位小姐,請等一下。」

東方曦不予理睬,她知道這裡的人都不認識她,不可能叫她的。

然而她這麼想其他人可不這麼想,尤其喊她的人還是少城主。首當其衝的鹿茗跟王琨就對她充滿好奇,究竟是誰能讓昭陽這傢伙在這光天化日之下這麼不顧形象。

兩人對視一眼,兩雙眼睛都充滿疑惑,更是加快了腳步跟上了昭陽。

「那位小姐,昭陽沒有惡意,只是想結交朋友。」意識到自己過了的昭陽這才平靜下來。

東方曦越走越覺得不對勁,這裡的人怎麼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她停下來伸出手去摸了一下她的臉,面紗還在,那樣這些人又是為何?

然就是她這一停,讓昭陽追上了她。

「這位小姐,何以不理會昭陽的言語?是昭陽有什麼地方得罪過小姐了嗎?」這還是昭陽第一次不自信的問著一個女子。

他向來是溫潤如玉,謙謙君子,還真沒跟誰結過仇。就是女孩子見了他也會平和相對,沒有人像東方曦這樣對他不理不睬。

她這樣不理會他,也難怪他會這麼想了。 眼前突然冒出一個人,東方曦略微不悅。

她不喜歡陌生人離她太近,不動聲色的離昭陽遠了一點。

這一動作完全是她下意識的,她卻沒想到她這樣做不但沒有讓他離開反而讓他難過,甚至想要弄清楚她為什麼會這樣。

不過昭陽難不難過,東方曦肯定不會在意就是了,畢竟她對他不熟。

「這位小姐……」昭陽斟酌著不知道說些什麼。

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女孩子面前這麼拘束,深怕他哪一句說的不對便會惹得佳人不悅。

「曦兒。」趕來的軒轅宸老遠就看見昭陽在騷擾東方曦,不動神色的叫了她一聲。

東方曦回頭一看,不悅的神情沒有了,多出來的更是鬱悶。這傢伙來的可真快,她才來這煉藥公會沒多久吧他就追上來了。

不過,她內心怎麼還有一絲絲說不出的甜蜜?

「你怎麼來了?」沒有對昭陽的冷淡,帶著一絲絲她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撒嬌氣。

「本……奧,我在客棧沒有看到你人,猜著你肯定又來這裡了。這不,就過來找你了。」話是對著東方曦說的,可是軒轅宸的眼神卻一直盯著昭陽,很是冷咧。

昭陽被他這麼注視著,內心壓抑的快要喘不過氣來。內心深處卻是震撼不已,好強大的靈力威壓,好冷咧的氣勢。這樣的人,這樣的強者,怎麼他在梓逸城裡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我又不是小孩子,難道還能走丟了不成,你不要大驚小怪的。」東方曦本就是故意沒有帶他出來的,又怎麼會把自己弄丟。

「我這還不是擔心你,對了,這位是?」軒轅宸指著他身旁的昭陽問著東方曦。

好傢夥,這人膽子真大,居然敢搶他的人。不給他一點教訓,真以為他軒轅宸好欺負了。

「你說他啊,我不認識。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她這話愉悅了軒轅宸卻是傷到了昭陽。

軒轅宸斜眼瞧著昭陽,長得倒是人模人樣的,就是這品行……

「看樣子,這位公子想必不是本地人士吧。昭陽願盡地主之誼,請這位公子和這位小姐去前方的酒館一敘,順便結交個朋友,如何?」從來是別人巴結他,什麼時候變成他這番低聲下氣的邀請別人了。

煉藥公會裡認識昭陽的人都覺得不可置信,就連跟上來的鹿茗和王琨都有些看不透他們這個兄弟了。

終究還是有人按捺不住的竊竊私語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