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是瘋了嗎,凌莫邪有些疑惑,該不是被自己逼瘋了吧,那自己還真是罪過了,

風侑龍動作很快,沒一會兒,就自殘到全身都是鮮血噴涌的傷口,這樣下去的話,不用凌莫邪動手,他自己都會因為流血過多而死的,

台下圍觀的人也同樣看不懂風侑龍的動作,紛紛猜測,這是被凌莫邪逼瘋了嗎,

「哈哈,哈哈,」然而風侑龍此時已經管不了別人怎麼認為了,哈哈大笑了起來,看起來卻是很高興的樣子,讓人更加疑惑,同時也更加堅定了風侑龍是不是被凌莫邪給逼瘋了的想法,

這時候,凌莫邪已經停下了用技能攻擊風侑龍,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修鍊者不會這麼容易被逼瘋吧, 然而,圍觀眾人們,卻忽略了滴落在地上的鮮血,那鮮血竟然開始以不符合常理的樣子流動起來,鮮血緩緩匯聚,很快匯聚成為了一個大陣的樣子,

這個時候,凌莫邪也才終於發現了不妥在哪裡,而圍觀的人們竟然還是沒有絲毫察覺,嘻嘻哈哈的談論著,這風潛國的檯子,竟然在孟蘭大會的比武台上讓人給逼瘋了,這凌莫邪果然有些本事,不是浪得虛名啊,

那鮮血匯聚的大陣,並沒有絲毫的靈氣泄漏而出,又是在地上,而且一個人的鮮血,也不可能很多,所以不引人注目也就不足為怪了,

而凌莫邪看著這鮮血鑄就的大陣形成,心中一陣危機襲來,眉頭一皺,難道這鮮血大陣竟然能夠威脅到自己,為什麼自己卻感覺這大陣不是攻擊類型的大陣,沒有一絲攻擊能力呢,

而此時的風侑龍,也終於停下了自己的大笑聲,神情恢復正常,並且還顯得有些平淡了,看了看凌莫邪,對著他說道:「我承認,我確實是小看你了,不過,即使如此,我風潛國皇室,也不是能夠讓人逗猴子似的玩弄的,你成功的惹怒我了,讓我即使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說著說著,風侑龍的神情變得怨恨起來,簡直是咬牙切齒了,可見他確實是很恨凌莫邪了,

此時失去了大量鮮血的風侑龍顯得十分虛弱,只是說完這麼一句話,神情便變得痛楚起來,眉頭緊皺,臉色蒼白,大汗淋漓,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雖然知道這大陣不凡,很可能對自己造成威脅,但凌莫邪自然也不可能認同風侑龍的話,只是眉頭一挑,說道:「就憑現在的你,」

「哈哈,你等著吧,」風侑龍哈哈大笑了一聲說道,似乎有絕對的自信,能夠反擊凌莫邪,甚至要了凌莫邪的性命,

凌莫邪眉頭一皺,那危險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但台上明明什麼都沒有發生,哦不,至少風侑龍更加虛弱了,

這種受到威脅的感覺讓凌莫邪很不爽,知道是來源於那地上鮮血畫成的陣法,因此心念一動,一個技能就向著地上的陣法打了過去,但是,那陣法沒有任何變化,

「哈哈,你就別企圖破壞我的陣法了,在召喚出神獸之前,這個大陣是不會被任何人破壞的,誰也不行,」

風侑龍看著凌莫邪的動作,哈哈大笑恰來,似乎看到凌莫邪這樣的動作十分高興,

「是嗎,神獸,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東西,」得知了這陣法的作用,凌莫邪反倒平靜了很多,召喚陣法嗎,

管他召喚出什麼東西來,殺了便是,雖然感覺到危險,但又沒有感覺到死亡的氣息,這所謂的神獸,對自己應該也沒有壓倒性的優勢,不然,僅憑那元嬰期的風侑龍一條性命,就可以召喚出什麼大殺四方的神獸來,未免也太逆天了,

「噝噝,」巨大的響聲傳了出來,聲音雖然巨大,但卻好似蛇一樣的噝噝聲,讓凌莫邪有些無語,不會這什麼神獸就是一條蛇吧,

除了有聲音傳出,那陣法也發生了變化,刺目的紅光升騰而起,直衝天際,一陣肅殺的氣息傳了出來,

這個時候,圍觀的眾人們才終於發現了不對,有些混亂起來,這氣息實在是有些嚇人,讓圍觀的人們有些騷亂起來,甚至已經有人悄悄向著遠處退去,還真是看到情況不對就跑啊,

而風侑龍只來得及快意的大笑一聲,凌莫邪便只聽見他痛苦的嚎叫,隨後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生息,

而紅光之中,一條蛇的虛影緩緩的幻化了出來,

說是蛇,但又有些不同了,那蛇尾巴上長著兩個鉤子,而身上也不是蛇那樣的皮,而是如同甲一樣的東西,最不同於蛇的是,這傢伙竟然跟蜈蚣似的,長著一排的腿啊,

「這特么還神獸,看樣子就是凶獸吧,」凌莫邪這個時候竟也還有心思吐槽,

那蛇一樣的凶獸,身上強大的氣息已經傳了出來,剛一出現,便能感覺到是元嬰期,與風侑龍的修為一樣,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那蛇的虛影漸漸凝實,並且氣勢也節節攀升,很快就到了分神期,這要再這麼下去,凌莫邪肯定是搞不定了,

而看到台上的情況,上官影兒也是一陣獃滯,有些傻眼,隨後對著安然高坐的三位掌門說道:「掌門大人,這風侑龍都已經死了,比試應該結束了才對吧,」

青帝門掌門看了上官影兒一眼,點了點頭,他幾乎已經確定凌莫邪背後有著高人的存在,這蛇修為節節攀升,如今已經是分神中期了,凌莫邪說不定打不過,賣他一個面子也無妨,

於是正要開口贊同,但神武門掌門卻突然插話道:「這可不行,上了擂台,比試結束之前就不能下來,這神獸是風侑龍召喚出來的,神獸未死,又怎麼能就這麼判定風侑龍輸了呢,」

青帝門掌門和器宗掌門訝異的看了神武門掌門一眼,這老傢伙今天是怎麼了,

不過,有著神武門掌門的反對,青帝門掌門也不好自己一個人說了算,而是轉頭看向器宗掌門,想要得到他的答案,

而器宗掌門原本想法是跟青帝門掌門一樣的,賣凌莫邪一個面子也無妨,但現在有著神武門掌門的反對,不解之下,他也多想了些,認為神武門掌門是想要再試試這凌莫邪,於是,遲疑了一下,說道,「我贊成神武門掌門的看法,」

青帝門掌門頓時有些鬱悶,揮了揮手叫退上官影兒,看向台上:「那就依你們吧,」

器宗的掌門倒是不知道神武門掌門哪裡是要試凌莫邪,他只是單純的想要讓凌莫邪死而已,

而此時的擂台之上,那蛇一樣的神獸已經完全具化出來,身形有些巨大,有六七丈長,身子比柱子還粗,


那神獸似乎是受到什麼限制,修為增長到分神後期便不能再增長了,倒也讓凌莫邪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還是有些擔心,

這蛇看似血脈不凡,至少是什麼自己不知道的凶獸或者凶獸的後裔吧,


而獸類之中,雖然是同樣的修為,但血脈越高貴者,便會越厲害,而人類在同修為的情況下,不過是相當於中等血脈的靈獸和妖獸,

眼前這凶獸修為比自己高,血脈又不凡,還真是很棘手,

而此時台下,正一臉擔憂的望著凌莫血的上官影兒身旁,沉煙仍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樣子,望著擂台上的蛇形凶獸,似乎沒有一絲的緊張,淡淡的開口自言自語說道:「原來是鉤蛇後裔,不過這是什麼雜交的怪毛病,長成了這個樣子,讓我都差點認不出來了,」

沉煙的語氣中充滿了鄙夷和不屑,

而小熾仍然專心於他的糖葫蘆,一點也不擔心台上的凌莫邪,不就是個凶獸嘛,老大會解決的,

而凌莫血卻是暗自叫苦,雖然這鉤蛇剛一出現,他就是一個凝定術丟了過去,準備先定住丟幾個技能過去,打掉一些血了來再說,但就在他實施之後,卻驚愕的發現,這鉤蛇明明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干就被自己定住了,但自己卻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中毒了,

那毒就叫做鉤蛇之毒,持續十分鐘,而且每秒掉血五千,

卧槽,這是何等的悲劇啊,就算是有著小血池也禁不住這樣掉血啊,況且小血池經過前幾次的使用,剩餘的血量已經不多了,

凌莫邪還不知道這小血池是不是一次性的呢,還是能夠通過什麼手段補充,

那鉤蛇顯然也是知道凌莫血中了自己的毒,被定住也不慌不忙,就等著凌莫邪用技能攻擊它,

而這個時候,凌莫邪也發現了另外一個令人崩潰的事實,這鉤蛇,竟然有兩百萬血,

這是要自己的老命啊,有毒不說,修為也高,特么血還這麼厚,果然,自己不是主角,這蛇才是主角啊,

此時,凌莫邪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但是面對不打就是死的局面,也只能拼了老命對著鉤蛇不斷攻擊,看著鉤蛇的血條緩緩下降,凌莫邪心中那個怨念啊,

「大白,」凌莫邪把大白也召喚了出來,凝定術的時間已經快到了,或許大白的悵虎奪魂還能夠爭取一點時間,


而此時台下的慌亂也終於被三大宗門的人平息了下來,人們都離擂台遠了很多,看著台上與鉤蛇打鬥的凌莫邪,眼中充滿同情,

同時心中也堅定了一個信念,一定不能像凌莫邪那樣玩弄自己的對手,要打就一下打死,不然出現了這樣的局面,他們可就得欲哭無淚了,

「這次,就算凌莫邪不負盛名,身上能有些丹藥使用,也不可能對付得了這蛇了吧,」台下的人低聲議論著,

「我看也是,這蛇氣息這麼強大,你看這樣子,估計也不是什麼普通的靈獸妖獸,血脈肯定也不凡,可惜了,這凌莫邪本來是有著大好前途的,看來今天就要折戟在此了,」


「就是啊,這能怪誰,還不是他自己無腦,把那風侑龍惹炸毛了吧,」

這些人也全然忘記了,凌莫邪耍著風侑龍玩的時候,他們可是也在台下叫好, 直到大白的悵虎奪魂技能也消失之後,那鉤蛇的生命值還是並未下降多少,讓凌莫邪一陣叫苦,這特么根本沒法兒打啊,

「噝噝,」鉤蛇不慌不忙,吐了吐蛇信,兩條分叉的尾巴一甩,向著凌莫邪勾了過去,

凌莫血連忙用了浮光掠影的技能,提升速度之後,險而又險的躲了過去,

但是,讓凌莫邪更加無奈的是,這鉤蛇是蛇,而蛇類靈獸的速度本就不慢,即使自己用了浮光掠影的技能,也比鉤蛇快不到哪裡去,只能被鉤蛇追著不斷的跑,很難施展出什麼技能來,

剛才還是自己逗著風侑龍把人家當猴子耍,現在輪到自己被當成猴子耍了,真是報應來得快啊,

「吼,」大白對這鉤蛇也沒有什麼辦法,作為一招鮮吃遍天的他,悵虎奪魂技能施展之後,便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技能了,而悵虎奪魂的技能失利,它也就只能在邊上放放干擾鉤蛇的小技能,還要時刻提防著不被鉤蛇擊中,不然以大白的生命值,那鉤蛇兩三下便能清空,

「喂,沉煙,你都不幫忙嗎,」小熾也停下了自己不斷吃著糖葫蘆的動作,低頭對著穩坐的沉煙問道,

顯然,現在的他,也不是那麼自信凌莫邪能夠解決掉這鉤蛇了,

「我這樣的身份,怎麼能這樣隨隨便便就出手呢,放心吧,再看看,」沉煙抬頭看了小熾一眼,抬頭說道,

而此時,台上的凌莫邪幾乎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了,幾乎所有的技能都已經被他用了個遍,很多冷卻時間長的技能已經不能用了,但對鉤蛇造成的傷害卻實在不中看,這麼長時間過去,才打掉鉤蛇百分之二十的血量,

而自己,雖然小心的躲避著鉤蛇的攻擊,基本上沒有被鉤蛇直面擊中,但那中毒的負面狀態,已經疊加了三重,那生命值是嘩嘩的掉啊,如果不是小型血池還沒有消耗完,恐怕自己早已經死翹翹了,

而這一番打鬥下來,凌莫邪也發現了,這鉤蛇與很多靈蛇不同,並不擅長法術,反而是習慣於用肉體攻擊的莽夫,可能連那鉤蛇之毒,也並不是什麼法術,而是它這種族的本命神通,因為凌莫邪也只見它用過這一個類似法術的攻擊了,

看了看技能面板,凝定術已經冷卻了,凌莫邪沒有猶豫,連忙把凝定術扔到了鉤蛇身上,自己也停了下來,接連使用技能向著鉤蛇扔過去,

「驚鴻一瞥,驚天破雲,石破天驚,驚天歸墟……」驚天四劍被凌莫邪接連不斷的使用了出來,而台下圍觀著的人們,看著凌莫邪這一連串的攻擊,不知從哪裡傳來一陣驚呼:「驚天四劍,據說當年凌厲雲也在孟蘭大會上使用過,這……這好像情景重現啊,當年凌厲雲贏得了勝利,今天的凌莫邪呢,」

「什麼,這是凌厲雲的法術,」

「看來我們今天運氣好,要大開眼界了…….」

場面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凌厲雲對很多人來說,已經是一個神話,關於他的事情,總能讓人沸騰,

而凌莫邪,此刻卻有些驚訝的看著技能面板,

「咦,這怎麼多出一個技能來了,難道是我記錯了,」

凌莫邪看著驚天四劍之後的那個技能,眼中閃爍著疑惑的神情,動作也停頓了一下,

那個技能的名字就叫做驚天一劍,

凌莫邪也管不了太多了,現在首要的就是在鉤蛇還被凝定術定住的時候,趕快對它多造成一點傷害,之前的一連串攻擊,已經讓鉤蛇的生命值下降到百分之五十了,

「驚天一劍,」凌莫邪只是剛才看到這技能的時候驚訝了一下,隨後便不加思考的對著鉤蛇用出了這個技能,

讓凌莫邪有些震驚的是,這技能一出,頓時風起雲湧,狂風捲起無數的孟蘭花在空中飛舞,天色變得十分昏沉黯然,烏雲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飛了過來,之前還是一片晴朗的天空,幾乎是瞬間就變得烏雲籠罩,

「轟,」如同一聲驚雷在耳邊炸響,把所有的人都驚得一愣一愣的,

「這是什麼情況,當年凌厲雲使用驚天四劍,也並沒有這樣的情況啊,」

「這是怎麼回事,凌莫邪到底用的什麼法術,法術雖然可以改變自然,但也沒有這麼誇張啊,況且只是分神期用出的法術,怎麼會出現這樣的異像,」

凌莫邪這個時候想了起來,驚天一劍,是自己學習了驚天四劍之後,系統自動衍生出來的終極技能,需要把驚天四劍熟練度都練到大圓滿才能使用,

之前自己已經把驚天四劍那四個技能練到大圓滿了,還疑惑過為什麼沒有出現這終極技能呢,原來是要把驚天四劍全部連著施展一遍才會出現啊,

想到這裡,凌莫邪有些興奮了起來,既然是終極技能,起碼能打掉這鉤蛇百分之三十的血吧,那自己就勝利在望了,

說來話長,其實凌莫邪的這一系列心理活動,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

那道驚雷炸響之後,便只見到一道刺目的光芒,如同利劍一般,瞬間劃破天空中厚重的烏雲,向著被定住的鉤蛇直射過去,那凌厲的威勢,讓坐在一旁觀戰的三大掌門都是臉色一變,心驚不已,

他們三人都是渡劫期的高手了,自然能比別人感受得多一些,別人只能感覺那劍光厲害,至於有多厲害,卻是並不了解的,但他們就不一樣了,他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劍光中所蘊含的巨大力量,

那力量至少相當於合體後期修鍊者的全力一擊,

元嬰之後便是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凌莫邪不過是分神初期,怎麼可能發出合體後期的全力一擊,這簡直是要逆天啊,

這樣的攻擊,就算是三大掌門,若是不刻意抵抗,恐怕也會丟掉半條命,

那劍光略微帶著藍色的光芒,似乎有閃電在上面流動,不斷發出細小的霹靂炸響的聲音,就這麼刺入了鉤蛇的身體之中,

鉤蛇自然也能感覺到這巨大的威脅,想要躲避,但此時凌莫邪的凝定術效果還沒有消失,那鉤蛇自然也被定在原地,動彈不得,

連凌莫邪都是一臉震驚的看著那如同從天外襲來的一劍,這……這也太他媽誇張了吧,

雖然知道既然是終極技能,一定會很厲害但是也沒想到會這麼厲害,

那劍光似乎是鋒利無比的寶劍一般,輕易的刺入鉤蛇的身體,如同切豆腐一般,把鉤蛇切成了兩半,頓時腥臭的鮮血噴涌,幾乎瀰漫了整個擂台,

腥臭的氣味讓凌莫邪回過神來,眼前的鉤蛇已經完全成為兩半,強大的生命力還讓它不斷的動彈著,但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威脅之力,只是垂死掙扎罷了,

劍光已經消失,但所有的人都還是獃獃愣愣的狀態,看著擂台上的情景,沒有一個人說話,

終於,鉤蛇不再動彈,凌莫邪身上也升騰起幾道只有自己才能夠看到的金色光芒,耳邊傳來不斷的提示聲,

連續的叮叮幾聲,凌莫邪越級殺怪,經驗豐富,連續升了七級,達到一百三十級,按照修鍊界的演算法,也提升了一個小階級,是分神中期了,

大白也出戰了的,自然也有經驗值,甚至因為它是寵物,升級所需的經驗值要比凌莫邪少很多,已經是一百三十二級了,相當於分神後期,

至於各種掉落的寶物無數,太差的凌莫邪都懶得去看,一對武器雙鉤,藍色品質,附帶技能<鉤蛇之吻>……

因為不喜歡也不會用鉤類武器,凌莫邪也直接扔一邊不管了,畢竟,還掉了把劍呢,

勾云:藍色品質使用等級:一百三十級,屬性:攻擊力+50000,附帶毒屬性攻擊10000點,暴擊率+5%,

附帶技能:蛇影,雙星,

蛇影:使用技能之後,喚出鉤蛇虛影協同作戰,存在半小時,冷卻時間:24小時,

雙星:使用技能之後,下一次攻擊所造成傷害翻倍,冷卻時間:半小時,

除了武器,鉤蛇還大方的奉獻了它的本命神通,

技能書:《鉤蛇之毒》

鉤蛇之毒:品質:藍色技能說明:本技能為被動技能,學習之後,所有攻擊將附帶鉤蛇之毒,造成目標生命值每秒下降五千點,不可疊加,

就是後面的不可疊加讓凌莫邪有些不爽了,鉤蛇用的時候明明都可以疊加,嚇得自己臉都青了,

不過,系統就是大爺啊,凌莫邪根本沒有反對的餘地不是,果斷的把鉤蛇之毒技能術一拍,學習了,反正是被動技能不是,又不耗藍,平白增加五千傷害,

而凌莫邪默默的清點了自己的戰利品,又把大白收入了寵物空間之中,台下中人才從呆愣的狀態中回過神兒來,看著台上傲然站立的凌莫邪,和凌莫邪身前已經化為兩半,不再動彈的鉤蛇,猶自還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凌莫邪到底是怎麼打敗鉤蛇的,他們雖然看到了全程,但還是感覺自己不太明白的樣子,就那一劍,

這不是逆天不逆天的問題了,這就是妖孽啊,明明才分神初期的修為,怎麼可能發出那麼強的攻擊,

而且,有這攻擊,一開始一劍砍死那鉤蛇不就行了嗎,還讓鉤蛇追著打那麼久, 神武門掌門顯然也是被震撼到了,久久才回過神兒來,眉心緊皺,一臉擔憂的樣子,

看到了凌莫邪的這一個法術,他也摸不準這凌莫邪背後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高人存在了,不然說不通凌莫邪竟然會這麼厲害的法術啊,

這樣的猜測,讓他對自己即將要進行的行動變得有些擔心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