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說明自己的老大確實是在洛城,不過做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他還是把這些消息發到了群里,自然也是想跟這些人討論這件事情。

「師傅現在真的在洛城,看來木家家主說的是真的。」

這一下子讓群里的人都變得十分激動的樣子。

就像是鐵樹開花,十年難遇一樣。

第2天早上,韓風起了一個大早。

畢竟他要去忙一些事情,所以自然也不想要耽擱時間的。

卻沒有想到的是,他的母親竟然已經在廚房裡忙碌了。

韓風望了一眼手機,發現這也只不過是5點罷了。

「母親,你怎麼起得這麼早呀?怎麼不多睡一會兒啊?」

韓風一臉疑惑的詢問自己的母親,畢竟現在時間真的還早。

「你還不知道你母親嗎?年紀大了已經睡不了多少覺了,想著你昨天說要早點出發,便準備給你準備一些早飯。」

韓風的母親一邊說著,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來。

畢竟她害怕一會兒要是韓風走了的話,可能就吃不上她的這些飯菜了。

「媽,你其實不用這麼操勞的。只不過是早飯罷了,我在外面隨便買一些就好了。」

可是韓風母親卻說道:「這不行,好不容易才回來一次。怎麼總想著吃外面的那些垃圾食品,又不健康,還可能不衛生。還是吃媽媽親自做的東西,媽媽才能放下這顆心。」

其實韓風並沒有吃早餐的習慣,所以只不過是糊弄一下自己的母親罷了。

卻沒有想到她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也是讓韓風有一些感動的。

韓風母親把自己做好的早餐遞給了面前的韓風。

「趁熱吃。」

韓風點了點頭,望著自己面前的母親,眼裡也是十分的感動的。

「好了,我也不耽擱你了。快去忙你的事情吧!你這個臭小子,別把你爸媽忘了就好了。」

「放心吧!到時候一定給你帶個兒媳婦回來。」

韓風的臉上掛著一絲笑意,望著自己面前的母親,心裡自然也是十分高興的。

不過他確實是有正事要忙了,所以便跟自己母親道了別。

離開韓家的韓風,第一時間回到了自己的別墅里。

其實他在洛城已經有不少的房子了,只不過他的母親不願意居住罷了。

他們還是更喜歡老房子的氛圍。

既然是這樣子的話,那a韓風自然也是不想繼續讓自己父母迎合自己的想法。

韓風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就發現裡面有很多條簡訊,還有幾通未接電話。

他記得自己剛才早晨的時候也看過手機,倒是沒有注意有這麼多消息。

韓風先撥通了那個未接電話,不過是陌生號碼,也不知道到底是誰要找他。

不過也沒有想太多,直接撥了過去。

。 在眾人的眼中,唐元與他的生死簿武魂已然不分彼此,一時間,唐元似乎成了生死簿,轉瞬過後,生死簿又像是成了唐元。

天地之間的所有法則,都在同一時間,出現在唐元的身上。

生命法則、死亡法則、邪惡法則、善良法則、修羅法則……

眾多神祇都在唐元的身上,感受到了自己所掌控的法則,雖然法則相同,但他們卻能感到自己所掌控的法則,正在脫離自己的掌控,齊齊向唐元膜拜。

萬神之師!

絕對是萬神之師!

此時的唐元,就像是所有法則的掌控者、創造者。

在短短的瞬間,比比東與阿銀二人,也已經完成了死亡神位與生命神位的融合,直接突破百級,成了新的兩大神王。

阿銀本就有着藍銀帝皇之力,也就是極致藍銀之力,是生命法則下的一個小道法則,如今得了生命神位,可謂是如魚得水,實力大進,一舉成就神王之位。

比比東更不必說,她是雙生武魂,其中之一便是擁有着死亡之力的死亡蛛皇,融合死亡法則神位,對她來說,也是水到渠成。

反觀生命女神與死亡之神,二人的實力不僅沒有因為失去了神位而降低,反倒還提升了不少,超過往昔。

因為在天地之力將他們的神位剝離之時,為了補償他們,還降下霞光洗禮,為他們提升實力,經此一遭,他們對於生命法則和死亡法則的領悟,更加強大深刻了。

天魔之心死死地盯着唐元,從唐元的此時所散發的氣息中,他突然升起了可怕的異樣情緒。

「那是……輪迴之力!」

天魔之心的心頭巨震,自從蘇醒以來,他從未感到如此危險,也萬萬沒有料到,唐元竟然能夠領悟出輪迴之力。

雖然此時只有一絲雛形,但是看唐元此時的狀態,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夠掌控完全的輪迴法則。

「不可能!不可能的!這只是一個破碎的小世界,規則缺失,你怎麼能夠領悟輪迴?!」

他慌了!

沒錯,即便唐元之前創造出無數法則,演化無數神位,他都沒感覺到威脅。

但是此時,他真的害怕了!

「殺了你!看你如何領悟!」

天魔之心咬牙切齒,右手凌空探出,身後的巨大天魔,也隨之伸出利爪,頓時遮天蔽日,向唐元抓去。

「不好!快攔住他!」

修羅神見狀,當即驚呼一聲,率先出手,迎向了那隻利爪。

死亡之神與生命女神也知此時是唐元的關鍵時刻,若是順利,說不定唐元真的能夠領悟亘古未出的輪迴之力來!

念及此處,死亡之神與生命女神再不作他想,立刻挺身向前,施展最強大的攻擊神技,打向天魔之心的利爪,想要為自己的弟子爭取時間。

眼見五大神王皆以衝殺而來,天魔之心又驚又怒,他已無戲敵之心,如今再拖一分,萬一唐元真的領悟出輪迴之力,那就他的勝算便少了許多。

「滾開!」

天魔之心怒吼一聲,氣勢全部爆發開來,一爪掃開,將五大神王同時發出的漫天神力盡數打散。

修羅神驚駭欲絕,怎麼才短短的片刻功夫,眼前這個魔頭,竟然提升了如此多的實力?!

但即便如此,他們也毫不退縮,繼續將天魔之心包圍在內,相互聯手進攻。

雖然天魔之心的實力不凡,但他此刻面對的,是這方世界最頂尖的五個巔峰戰力,即便他再強,一時間也無法放開手腳。

遙遙看着氣息不斷攀升的唐元,天魔之心越來越急,已經沒有了先前的冷靜,露出了不少破綻。

倒不是因為被唐元嚇到,而是當年生死簿留給天魔之心的陰影,不可謂不刻骨銘心!

五大神王此時也沒時間考慮天魔之心是如何想的,他們前仆後繼,但凡有其他方法,他們也不會如此不惜自己性命。

天魔之心的攻勢越來越強。

倒不是因為他的實力在突破,而是因為他着急,幾乎使出了渾身解數,生怕唐元領悟出輪迴之力。

可惜,他始終突破不了五大神王的封鎖。

「啊——給我死!」

天魔之心怒吼不已,磅礴如潮的天魔之力向四周爆發開來。

五位神王面對這洶湧澎湃的天魔之力,就如駭浪中的一葉扁舟,根本無法抵擋,瞬間就被這股力量給震得倒飛而去。

即便他們五人中,最強的修羅神,以及方才脫離了神位的死亡、生命二位,都被震得口吐鮮血,更遑論邪惡之神與善良之神了,已然受了重傷,面如金紙。

其他一方,眾多神祇也與天魔大軍正在激戰着,為的,就是要給唐元爭取時間。

雖然他們看不明白唐元究竟要做什麼,但是看五位神王的情況,就知道,唐元一定在憋着什麼大招。

這是最後的希望了。

眾神之中,又多了許多神祇,包括了比比東、阿銀、唐昊、唐嘯等人,實力大進,攻勢更猛,直接壓着天魔大軍在打。

這邊是沒什麼問題了。

可五位神王,被天魔之心全力一擊,已然敗落,恐怕難有再戰之力,天魔之心得了空當,直撲唐元而來。

「哈哈哈……唐元,生死簿!你們的死期到了!這一次,你們沒有機會了!」

利爪猙獰,魔力通天,巨大的天魔,已然殺到了唐元眼前。

「小七——」

比比東見狀,凄聲大喊,生怕唐元就要隕落於此,她的心神都產生了巨大的震動。

生命女神、死亡之神、千仞雪、阿銀、唐三、唐昊等人見此,也是目眥欲裂,心神巨震,紛紛大喊出聲。

他們想要挺身去擋,可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生命女神和死亡之神已被擊倒在地,難以站起身來,而比比東、千仞雪等人,本就與天魔大軍廝殺,此時受此一驚,便露出許多破綻。

一個個,便被天魔擊傷。

比比東和阿銀還好些,畢竟他們是神王級別,唐三的反應也快,險之又險地躲了開來,倒是唐昊、唐嘯、月關等人,皆被天魔所傷。

就在此時,正當眾人見得天魔利爪抓向唐元,他們幾欲心神碎裂之時,一道金光赫然湧現!

喜歡穿越斗羅大陸之生死簿請大家收藏:()穿越斗羅大陸之生死簿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 李固將手中長刀往身前一橫,直接向夏青衣等人橫掃過去。夏青衣等人也沒有想到李固竟突然發難,急忙運起兵器抵擋。

李固手中的長刀刀氣縱橫,帶起陣陣狂風,直向夏青衣等人掃去。

蘇醒見狀,大喝一聲:「來得好。」蘇醒便揮劍迎了上去,只聽得一陣刀劍撞擊之聲,蘇醒已經倒飛而去。夏青衣受刀風一掃,亦是難受,趕忙後退了六七步。

李固一招接着一招,徑直向夏青衣攻去。尤思禮見狀,急忙跳到夏青衣的身前抬刀抵擋,卻被李固一刀斬成兩截。尤思禮的鮮血直飛,濺在了夏青衣的臉上。

夏青衣等人見狀,亦是嚇了一跳。蘇醒在遠處吐著血,雖然他吃了夏青衣給的療傷葯,但是他的內傷還沒有完全復原,此刻受到李固的衝擊,反而內傷更重了。他沒想到玄天寶典竟是這樣的殘暴,氣勢如此凜冽。只此一擊便將尤思禮擊殺,心中的驚駭大起,不禁為自己之前暗暗慶幸。

李固準備再次攻擊。夏青衣一看,急忙喊一聲:「走。」帶着蘇醒等人瞬間逃離了現場。

李固看到夏青衣等人已經走得遠了,終於忍不住長吐了一口鮮血。

「師傅!」

「小李子!」

「李哥哥!」

「李少俠!」

呂清等人見到李固的情狀,急忙過去查看。

「我沒事,只是內傷未痊,強行運功導致。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李固安慰道。

秦依依又從袖中取出一粒藥丸,遞給李固說道:「李哥哥,你把這個葯吃了。」

李固擺了擺手:「不用了,我沒有事。」

「可是。」秦依依囁嚅道。

「我沒事。」李固又重複了一遍。

「我們還是抓緊趕路吧。」李固看了一眼天,太陽已經西斜了。

六個人繼續往山頂走去,可是過了沒多久,竟然又竄出來一伙人。

「李兄,我們還真是有緣。」夏青衣笑道。

李固抬頭一看,竟然又是夏青衣等人,只是這次他們有十幾個人。在青衣的旁邊站着一個人,大概三十多歲的年紀,穿着一身白衣,手中握著一把古樸的寶劍。

「沈言?」李固問道。

「在下沈言,李少俠,初次見面,多有得罪。」沈言抱拳說道。

「沒想到沈府主親自現身。」李固說道。

「既然是李少俠來了,我們不得不慎重一點。」沈言說道。

「你以為憑藉你們就能夠攔住我?」李固笑道。

「若是只有李少俠一人,我們或者不敢做此想,但是李少俠身邊的人恐怕就難說了。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李少俠在與蘇大俠一戰中也受了點傷。如此看來,對我們倒還有些利。」沈言緩緩地說道。

「哼!你們竟然敢不把我放在眼裏。」上官鳳汐突然大怒道:「跟你們說,我可是不好惹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