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直等待著機會的黃衣男子,馬上掙脫掉蘇哲的手,並且在跑走之前,還對蘇哲手裡的錢包念念不忘,臨走之前,還從蘇哲的手裡搶走了錢包。

這變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變化實在是太快了,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讓黃衣男子順利跑下車了。

而清秀女生的心理起伏是最大的,原本以為自己錢包被人偷了,以為不可能找到了,在她絕望的時候,所有人都懷疑是蘇哲做的,而失去方向,手足無措的清秀女生,也隨著其他人一起懷疑蘇哲,認為是蘇哲偷了她的錢包。

而且清秀女生心裡也希望她的錢包是蘇哲偷的,這樣的話,她也許有機會可以把錢包拿回來。

後來蘇哲把黃衣男子給抓住,並且還在黃衣男子的身上搜出錢包來,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的清白,讓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小偷是黃衣男子。

而正當清秀女生慶幸自己可以找回錢包,事情又出現了變故,黃衣男子不但成功逃脫了,而且還搶走了錢包。

而蘇哲站穩后,黃衣男子已經跑掉了,當時蘇哲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放過黃衣男子了。

當時蘇哲就跑下車,去追黃衣男子了。蘇哲追下來,並不是為了追回清秀女生的錢包。蘇哲還沒有那麼大公無私,被人白白冤枉,他還會以德報怨,去賣力追小偷。

權柄 ,只是把黃衣男子抓住了,然後教訓一頓黃衣男子,為自己出一口惡氣。 蘇哲追了下去后,兩個男乘客也追隨而來,接著清秀女生也跟了上來。

不知道的乘客還以為這兩個男乘客是見義勇為,想要和蘇哲一起去抓小偷。

黃衣男子跑得很快,剛才蘇哲只是在車上耽誤了一些時間,就差點被黃衣男子給跑丟了。

不過既然蘇哲現在追上來了,就不可能讓黃衣男子跑掉了。

黃衣男子的速度快,但是只是相對普通人而言,根本無法和蘇哲相比,黃衣男子與蘇哲的距離越來越拉近。

終於黃衣男子慌不擇路,跑進了一個死胡同里,蘇哲追上了黃衣男子,讓他沒有機會再跑掉。

剛才在車上的時候,蘇哲一隻手就讓黃衣男子掙脫不開,再加上蘇哲的一巴掌,已經給黃衣男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現在黃衣男子還感覺他的臉火辣辣的痛,他稍微動一些就痛得眼淚都快要留下來。

現在黃衣男子一個人面對蘇哲,他頓時就失去了所有的勇氣,根本不敢跟蘇哲打。

面對蘇哲的步步接近,黃衣男子自然不斷的後退。而黃衣男子別在腰上的刀子,此時的他也沒有勇氣把刀子拿出來。

終於黃衣男子的背靠在牆上,他再也沒有路可退。

「是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把錢包給你,你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黃衣男子哭喪著臉,開始向蘇哲苦苦祈求,希望蘇哲可以放他一條生路。

現在無論怎麼樣,蘇哲都不會放過黃衣男子,現在最起碼蘇哲要教訓黃衣男子一頓,出口惡氣先。蘇哲要把在車上被人冤枉,受到的憋屈,全部發泄在黃衣男子身上,畢竟這件事是黃衣男子做的,是因為黃衣男子。蘇哲才會無緣無故被人冤枉的。

冤有頭債有主,雖然剛才乘客都不相信蘇哲,但是他們也只是因為錯怪了蘇哲,所以蘇哲也不好拿他們發火。自然算在黃衣男子頭上了。

就在這時,本來還在苦苦哀求的黃衣男子,突然之間好像鬆了一口氣一樣。

黃衣男子好像有了底氣,腰一下子挺起來了,不再怕蘇哲,而且眼神里還存有一些得意。


而蘇哲在這時也聽到背後傳來了一些動靜,好像有人走過來一樣。於是他轉過身一看,原來是公交車車上的兩個男乘客。

這時蘇哲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在所有的乘客里,就屬他們兩個叫囂的最厲害。還經常鼓動其它乘客對蘇哲動手,把蘇哲抓起來。

在蘇哲第一次去抓黃衣男子的時候,他們也想方設法的阻擾蘇哲,不讓蘇哲抓到黃衣男子。

而後鼓動其它乘客,要求蘇哲放開黃衣男子。

最後蘇哲在黃衣男子身上搜到錢包后。又假裝不經意撞到蘇哲,讓黃衣男子掙脫掉,並且還搶走錢包跑了。

本來還一直擔驚受怕的黃衣男子,現在見他們兩個人後,又一下子有了底氣,敢於挑釁蘇哲了。

蘇哲結合著一切,就想到了原來他們不是普通的乘客。也不是見義勇為,正義之氣爆滿的乘客,他們而是黃衣男子的同夥。

起初蘇哲一心想抓住黃衣男子,證明自己清白,所以他也沒有想得太多。而對他們兩個人的所作所為,蘇哲也只是當作豬隊友幫倒忙。卻沒有想到他們會是黃衣男子的同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不知死活,兄弟們,讓我們好好教訓這個二愣子。」黃衣男子在同夥出現后。有了底氣后,他對著蘇哲陰陽怪氣。

蘇哲沒有回話,他忍不住黃衣男子的聒噪。蘇哲在黃衣男子沒有出手前,就搶先出手了。

在黃衣男子沒有反應過來前,蘇哲一拳打在黃衣男子的眼睛上,讓他痛苦的捂住眼睛。接著蘇哲又趁勝追擊,向前一步,抓住黃衣男子,他的膝蓋重重頂在黃衣男子的肚子上。

受到這一擊,頓時黃衣男子就連苦膽水都吐出來了,渾身發軟,全身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蘇哲鬆開了手,雙腳無力的黃衣男子癱倒在地。

而且趁著黃衣男子的同夥沒有過來之前,蘇哲又對著黃衣男子補了幾腳,而癱在地上的黃衣男子根本沒有力氣避開,連呼叫都做不到了。

黃衣男子的同夥沒有想到蘇哲這麼膽大包天,現在被他們包圍住,沒有想著向他們求饒,或者想辦法逃跑。反而還敢先對黃衣男子動手。

當黃衣男子的兩個同夥跑過來的時候,黃衣男子已經倒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剛才在車上的時候,蘇哲就對這兩個人的意見很大,就屬他們叫囂最大,而且還經常阻擾他。

不過蘇哲念著他們是為了幫清秀女生抓小偷,一片好心的份上,蘇哲就沒有想報復他們,只能自己吃啞巴虧。

現在蘇哲既然知道了他們是黃衣男子的同夥,自然不會放過他們了,蘇哲要把受到的氣還給他們。

於是蘇哲擔心他們逃跑,所以就不等他們過來,自己先衝過去了。

這兩個人的實力和黃衣男子差不多,都是很普通的人,只不過比起其他人打架的經驗比較豐富一些。但是根本無法對蘇哲造成威脅,哪怕是兩個人一起面對蘇哲。

蘇哲衝過去后,沒有多久,就讓他們兩個人步入黃衣男子相同的命運了,躺在地上打滾了。

以蘇哲現在的體質,他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他們面對蘇哲的攻擊,連拿出刀子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被蘇哲打趴下了。

教訓了他們一頓后,蘇哲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點,沒有先前那麼憋屈了。

蘇哲拍了拍手就想離開的,他根本就不沒有打算報警。他把三個人打成這個樣子,想必到了局,蘇哲也不好解釋。為了避免麻煩,蘇哲就決定不報警了

就算報警,蘇哲估計他們在裡面也關不了多久,就會被放出來了。反正蘇哲現在已經讓他們三個人受到教訓了,他們現在不去醫院躺上一段時間,是不可能會好的。


而作為小偷的三人,蘇哲量他們也不敢報警。 而在這時,清秀女生才趕了過來。

當清秀女生見到三個人躺在地上哀嚎的時候,她不禁被嚇了一跳。

蘇哲見到清秀女生后,把丟在地上的錢包撿起來,丟給她。

清秀女生手忙腳亂的接住錢包,當看到蘇哲向她走過來的時候,下意識的連連退了好幾步。

因為其它三個人都倒在地上爬不起來,只有蘇哲一個人安然無事,那應該就是蘇哲打的哦。

黃衣男子被蘇哲打還情有可原,清秀女生還可以理解,畢竟黃衣男子是小偷。

但是其它兩個人,清秀女生就不明白蘇哲為什麼要對他們下手了。清秀女生想,難道是因為蘇哲為了報復他們才下手的,畢竟剛才他們冤枉蘇哲是小偷。

所以清秀女生看蘇哲走過來,才會那麼害怕。因為她剛才在車上的時候,也懷疑蘇哲是小偷的。現在蘇哲不會凶性大發,連她一起打了吧。

當蘇哲看見清秀女生后,他剛才才變好一點的心情,一下子又惡劣起來了。

蘇哲好笑幫清秀女生,最後卻被她懷疑是他偷了錢包,換作其他人,也不會有好臉色的。

所以蘇哲就直接饒過清秀女生,向外面走去,理都不理她。

當清秀女生髮現蘇哲並沒有想對她下手,她心裡不禁鬆了一口氣。看蘇哲快要離開了,她有心想跟蘇哲說聲謝謝,以及跟蘇哲道歉。畢竟之前清秀女生冤枉了蘇哲,現在蘇哲又幫她搶回了錢包。

但是清秀女生卻又沒有勇氣靠近蘇哲,因為她擔心自己也會跟他們一樣,被蘇哲給打上一頓。

就在蘇哲要離開這個小衚衕的時候,本來清秀女生想過去把兩個男乘客扶起來的,畢竟剛才在車上他們幫清秀女生抓「小偷」,雖然當時是誤會了蘇哲,而現在這兩個人又和蘇哲一起追小偷。

現在他們被蘇哲打倒了。清秀女生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了,或者她的良心也過意不去。

可是當清秀女生靠近他們的時候,頓時發現了他們的既然綁了一把刀子在腰上,清秀女生被嚇了一跳。

瞬間清秀女生明白了。這兩個人都是黃衣男子的同夥,不然普通人不可能會隨身帶把刀在身上的。怪不得蘇哲會打他們,畢竟蘇哲看起來也不像蠻不講理的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對他們下手的。

而如果他們是黃衣男子的同夥的話,這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清秀女生想起來了,剛才在車上的時候,就是他們兩個人無緣無故去撞蘇哲,才會讓黃衣男子跑掉。

如果他們不是黃衣男子的同夥,事情不會那麼巧合的,他們就是為了幫助黃衣男子逃脫。才會故意去撞蘇哲的。

清秀女生想明白后,她的心裡又懊惱了。因為剛才她又錯怪了蘇哲,蘇哲那麼辛苦的幫助她,最後還被她冤枉錯怪,而且可笑的是她既然還擔心蘇哲會打她。

這樣對蘇哲。清秀女生後悔了。

清秀女生馬上跑著去追蘇哲了,至於黃衣男子他們,清秀女生現在是顧不上了,只能讓他們自生自滅了。

幸虧蘇哲還沒有走多遠,所以清秀女生很快就追上蘇哲了。

清秀女生跑到蘇哲的面前,攔住蘇哲,說道:「剛才謝謝你幫我找回錢包。還有,對不起。」清秀女生並向蘇哲深深鞠了一躬,說道:「請你原諒我,我錯怪你了,對不起。」

蘇哲聽她說完后,繞開她繼續向前走。

清秀女生見蘇哲不理她。又追了上來:「對不起了,我真不是故意的,請你原諒我好不好。」

蘇哲見清秀女生一直跟在後面,在他耳邊說個不停,於是他停了下來。

清秀女生沒有想到蘇哲會突然停下來。一下子沒有剎住腳,就直接撞上蘇哲了。

「你別再跟著我,你很煩。」蘇哲皺著眉頭看著清秀女生,說道。

被蘇哲這麼一看,清秀女生被嚇了一跳,急忙後退了一步,接著又馬上走上來,再次向蘇哲深深鞠了一躬,說道:「剛才是我的錯,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好嗎?只要你原諒我,我什麼事情都願意做。」

如果蘇哲不願意原諒她的話,清秀女生的心會一輩子過意不安的。

蘇哲不知道清秀女生到底有多麼喜歡鞠躬,動不動就向他鞠躬。而且清秀女生的行為已經引起路人的關注了,不知道情況的人,還以為蘇哲對清秀女生做了什麼。


無奈,為了不被人當猴子看,蘇哲只好繼續走了。

但是清秀女生卻不放棄,一直跟在蘇哲的身邊,不停向蘇哲道歉,以及讓蘇哲原諒他。

最後,蘇哲實在是煩不勝煩,為了逼走清秀女生,他只好說道:「為了讓我原諒你,你真的什麼事情都願意做。」

清秀女生馬上回道:「是的,只要你可以原諒我,我什麼事情都可以做。」

說完清秀女生心裡跳個不停,因為清秀女生擔心蘇哲會說出,要她做他女朋友的話來。

如果蘇哲真的要求她做女朋友的話,她是要答應,還是要拒絕呢。這個時候,清秀女生的心裡在胡思亂想著。

事實上,證明了清秀女生真的想多了,蘇哲根本就沒有這個想法,他對女生說道:「你讓我打一巴掌,我就原諒你,怎麼樣?」

說完,蘇哲笑著看著清秀女生,他就不相信女生會答應這個條件。

當蘇哲說出這個條件后,清秀女生不禁又想到車上的情景,當時蘇哲就打了黃衣男子一巴掌,他用力之大,一下子就讓黃衣男子的一邊臉紅腫了起來,成了半個豬頭。

連黃衣男子一個大男人,都被蘇哲打得暈頭轉向,清秀女生哪裡受得了蘇哲的一巴掌。

清秀女生心裡一想到自己,如果挨蘇哲一巴掌的話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估計會被打飛出去吧。

一想到自己將會有這樣的命運,清秀女生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了:「好,只要你能原諒我,我給你打,不過你可不可以不打我的臉。」 「不可以。」蘇哲舉起手來,他作勢假裝打下去。

結果清秀女生被嚇得閉上眼睛了,她的眼睫毛不停在顫抖,證明了她現在心裡明顯很害怕。不過清秀女生倒是沒有閃躲,看來她是認真的,說到做到。

蘇哲真的要被這個女生給氣笑了,她到底是單純,還是因為智商不夠用。

不過蘇哲沒有心情,不想跟這個女生繼續耗下去了,於是他收回手來,轉身就走。

而閉著眼睛的清秀女生,她的心裡害怕不不已,但是卻遲遲沒有感覺到蘇哲的手打下來。她還以為蘇哲是在找合適的方向才打下來,這樣才打得大力,清秀女生是越想心裡越害怕。

而且清秀女生又想到了黃衣男子的命運,當時黃衣男子挨了蘇哲一巴掌,他的臉可是腫上天了,成了半個豬頭,當時的情景,清秀女生記憶可是很深刻。

「啊,你真的要打臉啊?,我不想變豬頭啊。」清秀女生突然大叫一聲,她害怕自己也會和黃衣男子一樣,也成了豬頭。

可是清秀女生睜開眼睛后,卻沒有看到蘇哲,原來她剛才是對著空氣大吼了。周圍的人都奇怪的看著清秀女生,不知道她突然發什麼瘋。

最後清秀女生才發現蘇哲已經走了好遠,她捂住發紅的臉追了上去。

清秀女生急忙跟上去,說道:「不是說好了嗎,你打我一巴掌,就原諒我的嗎?你怎麼又反悔了。」

「我突然又不想打了。只要你現在不要跟著我。我就原諒你了。」蘇哲皺著眉頭說道。

「你騙人。如果你真的會原諒我的話,你怎麼不讓我跟著你?」清秀女生緊緊跟著蘇哲。

被一個這麼執著的女生纏上,蘇哲感覺自己的頭都疼了,打也不是,罵也不聽,趕又不趕走。

於是蘇哲打算不再理這個女生,繼續走自己的路,採取冷處理的辦法。讓清秀女生自己知難而退。

穿越人海找到你 ,時不時向蘇哲道歉,祈求蘇哲的原諒。

因為蘇哲走路的步伐有點快,所以清秀女生要跟上蘇哲還是有點難度的。清秀女生必須小跑著,她才能勉強跟得上蘇哲,不會跟丟蘇哲。

沒有多久,清秀女生就感覺吃力了,她氣喘吁吁了。腳也開始酸了。現在道歉的話,清秀女生也沒有力氣說了。她現在也只能咬著牙,勉強的跟著蘇哲。

走在前面的蘇哲,突然停了下來。蘇哲緊緊皺著眉頭,看著四周。

「你原諒我了嗎?」清秀女生見蘇哲停下來,還以為蘇哲改變注意了,她的疲憊消失了,精神一下子恢復過來了。

「剛才我們坐的車是幾號車?」蘇哲突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剛才因為下車來追黃衣男子,所以就早下站一點。不過當時公交車已經開了好幾個站,蘇哲還以為自己已經差不多到家了。

「308號。」清秀女生不假思索的回答道,308是她每天上下班必須坐的公交車,所以她記得很清楚。

蘇哲抓了抓頭髮,他發現自己不僅早下車,而且一開始蘇哲就上錯公交車了,可能是因為公交車的車牌號8字有些破損,所以蘇哲看成303號車,而上了車后,蘇哲又沒有注意周圍的景象。

原本,蘇哲還以為自己就差不多到家了,所以他也沒有打算去攔車,而是打算就這樣走回家。而現在蘇哲越走下去,越感覺周圍很陌生,蘇哲才想到可能他坐錯車了。

蘇哲一時糊塗大意,鬧了個大烏龍出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清秀女生問道。

「沒事,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蘇哲假裝隨意的說道,他怎麼可能會說出自己坐錯車,那太丟臉。

「哦,我請你吃飯,謝謝你把我搶回錢包,也順便和你道個歉,好不好?」清秀女生摸了摸頭說道,既然蘇哲不願意打她來出氣,女生就決定請蘇哲吃飯來消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