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桿戰戟長丈,槍桿粗如兒臂,上面銘刻密密麻麻的符,戟刃尺寬,側面紋刻了個鬼頭,猙獰傳神,讓人看眼都感覺靈魂在不由自的戰慄。

以司徒妖月纖柔卓約的身材,拿起這桿跟她碗口差不多粗的戰戟,看起來極具視覺衝擊力。

「這是……」林銘瞳孔收縮,「荒血戟!當年魔帝的武器!」

想不到它在修羅神國!林銘輕吸口氣,細想起來,並沒有太多的意外之感,修羅神國作為傳承萬多年的超級聖地,底蘊深厚無比,他們能得到魔神護心鏡,自然也可能得到荒血戟。

他對這桿荒血戟非常的熟悉,當初在天光上人的壽宴,林銘戰雷慕白時,對方用的武器就是荒血戟的仿製品,後來雷慕白死在林銘的手上,荒血戟也成了林銘的戰利品。


接著林銘前往南海戰場,修鍊,用過此戟很長段時間,為此他也嘗試過殺道,然而後來證明,他在殺道方面並沒有太多天賦,他也不再用戟,而是重新用回了槍。

戟和槍是相近的武器,林銘習武多年,對這兩種武器的理解很深,他眼看出,司徒妖月手的這桿荒血戟,透露著股妖邪的力量,是不祥之物!

「聖器級別……而且戟身上蘊含的妖邪之力卻能讓這桿荒血戟的威力更在般的聖器之上!」林銘瞬間就做出了判斷。

這荒血戟顯然就是司徒妖月留下的底牌。

「還是……用出來了啊……」


在神行舟之上,司徒昊天微微搖頭,將這桿荒血戟交給司徒妖月的時候,司徒昊天再三叮囑,不到萬不得已時不要使用,而現在,也確實到了不得不用的時候了。

荒血戟是件凶物,在魔帝飛升神域后的數萬年歷史之,荒血戟幾經人手,持有它的,莫不是名震四方的人物,其不乏封皇強者,然而據典籍記載,凡持有荒血戟者。都不得善終,包括神海能也不例外,也就是常說的所謂氣運不足,被血戟剋死了。

甚至千年之前,幽冥帝也得到了荒血戟,最後卻慘死在幾位封皇強者的聯手誅殺之下,當初,司徒昊天也參加了對幽魔帝城的圍剿,荒血戟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修羅神國得到了。當然,為了這桿血戟,修羅神國放棄了不少別的東西。

司徒昊天得到荒血戟之後卻沒怎麼動用,而是把它封印了起來,鎮壓在神國的千世界。荒血戟凶名赫赫,連幽冥帝這種接近天下第人的強者,都被荒血戟剋死,司徒昊天可不認為自己比幽冥帝強,因而這千年來幾乎沒動用過這件武器。

這次給司徒妖月,也是封印了荒血戟的部分力量,饒是如此。司徒昊天也再三叮囑她,不到萬不得已時千萬不要動用,就是怕司徒妖月承受不住凶戟的詛咒。

「原來是荒血戟,修羅神國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嘿嘿。司徒昊天可不是莽夫,他向來小心的很,這桿凶戟被封印了部分力量,司徒妖月應該承受得住。不過,即便這小丫頭不會被剋死。她的氣運也可能會受到些影響,是禍非福。」

在艘靈舟之上,兩個神海能隨意的議論著。

荒血戟非常出名,在場又不乏見多識廣的宗門名宿,當然認得出這桿凶戟,這數萬年來,它不知飲了多少鮮血,其有不少神海能!

傳說,這桿凶戟只是隨意跌落,就可以砸碎山嶺,毫不誇張的說,它是天下第凶兵!

「竟然是荒血戟,這場命隕期最強者的生死戰真的是峰迴路轉,驚變連連,原本以為林瀾劍佔了上風,可是司徒妖月荒血戟在手,又不知會如何了!」

「林瀾劍確實危險,這桿凶戟沉重如山,擦即傷,碰即死,隨意跌落便開山裂地,更別說被能量催動了,不知道林瀾劍如何來擋?」

「避其鋒芒,以速度取勝,林瀾劍速度堪稱神海之下第,還是有的打的。」個宗門名宿若有所思的說道。

司徒妖月手持荒血戟,傲立在岩漿孤島之上,「林瀾劍,這是天下第兇器,今天就以你的鮮血為祭品!」

言罷她身體沖而出,凶戟揮動之間,猶如山嶽崩塌!

林銘面色冷毅,雙手平舉長槍,冷笑道:「荒血戟確實堪稱天下第兇器,可是你又能發揮它多少威力?」

「哼,那你便試試吧,接招!」司徒妖月無益多說,戟向林銘砸了下來,荒血戟沉重無比,司徒妖月必須以關注全身真元才能以能量揮動它,以至於她沒有多餘的真元來使用武技了,不過這也沒關係,力破萬法,荒血戟只是戟揮出,便是最強的武技!

樸實無華的攻擊,當頭向林銘砸來,那刻,彷彿尊山嶽直壓下來!

林銘瞳孔收縮,門遁甲開啟,邪神之力爆發!

他雙腳橫跨,以腿帶腰,力量經由脊柱龍骨傳遞,由杜門增幅,百多萬斤的巨力灌注在紅色長槍之上,瞬間爆發出來!

槍迎上,在場所有武者都是瞪了雙眼,包括神海能也是心神猛然驚,正面硬抗荒血戟!?

「當!」

槍戟相交,金石交加的巨響穿雲裂石,震得人雙耳轟鳴,腦袋發昏,林銘腳下的紅色巨石瞬間崩塌成齏粉,巨的衝擊波沿著岩漿之湖席捲出去,形成了圈幾十丈高的岩漿海嘯,呼嘯而出,直衝天際!

林銘雙手持槍,槍桿因為巨的壓力而彎成了滿月,然而他確確實實的正面擋下荒血戟的攻擊!

在血戟的對面,司徒妖月張俏臉已經近乎扭曲,美眸之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未完待續) 「你……」

司徒妖月朱唇輕啟,聲音輕輕的顫抖著,她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荒血戟給神海強者使用的話,以其本身的恐怖重量,再加上灌注的真元,威力無匹。

落在司徒妖月手,雖然無法發揮其最強的威力,但僅僅能以能量催動它,讓它融合自身的氣勢砸落下來就已經足夠驚人了!

要知道,荒血戟只是依靠自身重量下落,就已經能砸碎山嶺,何況現在加上了司徒妖月的能量催動!

可是就是這樣的攻擊,卻被林銘正面擋下!

「咔咔咔!」

林銘手的紅色長槍彎曲到極致,這遠古凰城的制式兵器,雖然品級只有天階期,但是論堅韌程度卻更超天階上品寶器,再加上林銘灌注的白銀戰靈,硬生生抗下荒血戟而不斷裂。


「喝!!」

林銘暴喝聲,雙臂肌肉暴起,青筋扭曲,用盡全身的力量猛然向前推,紅色長槍恢復原形,司徒妖月只感覺股無法抵擋的力傳來,她的身體如暴風雨的樹葉般倒飛出去,在空連續翻滾十幾里,全身氣血翻湧,內臟彷彿倒了過來。

攜荒血戟的次攻擊,就這樣被林銘毫無懸念的打了回來!

什麼!?

司徒妖月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如果林銘發出武技攻擊自己,司徒妖月並不害怕,荒血戟有力破萬法的屬性,可以憑藉它自身蘊含的強力量擊破能量攻擊。

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林銘選擇與她硬抗!他哪來這麼強的力量,這還是人嗎?簡直像是太古蠻龍!

要知道,司徒妖月是荒血戟的人。她肉體力量不足,能以能量催動荒血戟,揮舞著殺敵。

而林銘是敵人,不可能把能量注入荒血戟之,那麼他只能依靠自身的肉體力量擋下荒血戟!

般武者也只有在煉體期六個境界(練力、練肉、練臟、易筋、鍛骨、凝脈)的時候,肉體力量會突飛猛進,過了凝脈期之後,肉體力量便增長緩慢。

除此之外,先天時洗精伐髓。命隕時脫胎換骨肉體力量能夠再增長些,了不起到五六萬斤就是逆天了,就算天生神力也不會超過七萬斤,畢竟武者根本就不靠這個戰鬥,個命隕武者。以天地元氣幻化出的劍芒可以輕易斬碎道山嶺,何必去用區區幾萬斤的肉體力量?

可是現在,林銘完全顛覆了司徒妖月的認知!

不光是司徒妖月,其他觀戰的武者包括神海能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看林銘的樣子,容貌清秀,身材修長,完全不似能爆發出這樣力量的人。

如此神力。難道又是種神體?

在天衍陸央區域,神體、神脈、異種丹田的強深入人心,凡是與常人不同的,能夠帶來極強修武天賦的體質都可以被成為神體。比如林銘的古鳳血脈。

「也許不是神體,而是種增強肉體力量的秘術,本質上還是依靠真元。」在艘靈舟之上,個青衫老者說道。此人名為尚月天,神海初期修為。是聖地家族尚家的太上長老,尚家依附於冶神國,歷代都與冶神國交好。

「我也覺得是如此,否則同時擁有兩種神體的話那就太恐怖了!」在尚月天身邊,個黑髮年人說道,此人同樣是神海修為,而且是神海期,隸屬於九鼎神國。

兩個神海能雖然都見多識廣,但是也從未聽說過練體術能夠開啟門遁甲、道宮九星,達到百萬斤、千萬斤巨力,這遠遠超出了他們的認知,別說是現在,就算是十萬年前的天衍陸,修鍊練體術的武者也幾乎絕跡,因為天衍陸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資源讓他們來揮霍。


「這種秘術倒是少見,不過肉體力量再強,能轉化成的攻擊力也有限……」

尚月天自言自語著,天衍陸的武者,普遍不看重肉體力量,這就好比凡人有了火藥武器之後,就不怎麼看重刀劍了。

司徒妖月經歷了短暫的震驚之後,已經鎮定了下來,她認定林銘是用某種秘法強行提升了力量,這種秘法必然有限制,不可能直保持下去。

「我看你能擋下幾招!」

司徒妖月冷喝聲,再度衝出,手持沉重如山嶽的荒血戟,向林銘砸了下來。

「鐺!」

荒血戟與林銘的紅色長槍發生了毫無花哨的激烈碰撞!

每次碰撞,林銘手的紅色長槍都劇烈的變形,或是彎成滿月,或是曲成彎弓,林銘那雙手臂蘊含這恐怖的神力,紅色長槍如鞭子般抽出,招式,都撼動山嶽。

「鐺!鐺!鐺!」

狼性總裁的尤物 ,洞穿雲霄。

次次強的撞擊掀起狂猛的能量風暴,沖向四面方,飛沙走石。

兩人從岩漿湖打到山嶽,又從山嶽打到谷底。山川在這樣恐怖的撞擊下如同沙雕般崩碎,林銘隨意的踏出步,都能踩得地面塌陷,無數碎石暴起!

這樣的戰鬥方式,讓在場的武者頭皮發麻,靈魂顫抖,這不像是人類武者的戰鬥,而像是太古凶獸的肉搏。

「轟隆!」

司徒妖月被林銘槍掃出數百丈遠,荒血戟拖在地面上,岩石接二連三的破碎,地面被犁出了條巨的溝壑,司徒妖月艱難的站定身體,氣血翻湧,酥胸劇烈的起伏,她的雙手已經麻了!

現在司徒妖月根本穩不住荒血戟,兩隻藕臂像風燭殘年的老人樣輕微的顫抖著!

她看向不遠處逼近的林銘,張俏臉上終於閃現出驚恐的神色,林銘彷彿根本不知疲憊,他的力量生生不息,越打越猛。讓她心神驚懼,她已經快到極限了。

兩人雖然直用武器碰撞,並沒有直接傷到對方,但是在百萬斤巨力的加持之下,每次碰撞都像是隕石落地,巨的反震力哪怕有武器的緩衝,也會傳向五臟六腑,積累起來就會讓人氣血翻湧,甚至震得內臟破裂流血!


司徒妖月感覺剛才數十次撞擊下來。自己的骨頭都要散架了,可是林銘卻越打越凶!

「你……」

司徒妖月張嘴嘴角便溢出絲血絲,她正要說什麼,可是林銘已經步踏出,再次攻擊!

「嗖!」

林銘高高舉起長槍。槍威猛的掃了下來,如同泰山壓頂,司徒妖月強忍住雙臂的疼痛,橫起荒血戟來抵擋這擊。

「轟!」

司徒妖月雙腿軟,她的飛翔術根本承受不住這樣巨的衝擊力,小半截身體直接被砸進了岩石之,武器碰撞的巨震震得她雙臂血管爆碎!

累積起來的震傷。終於超出了她身體的極限!

雙臂血管經脈塌糊塗,肌腱韌帶幾乎崩裂,司徒妖月連荒血戟都有些抓不住了,她腦陣空白。想要暴退出去,可是這時林銘又是槍砸下,猶如山嶽崩塌!

「轟!」

兩桿武器劇烈的撞擊,司徒妖月身體猛然震。對光潔如玉的皓臂被震得血肉模糊,骨骼幾欲斷裂。她口吐血,巨力傳入身下,無數碎石飛射出去,以司徒妖月身體為心,周圍方圓幾十丈的岩石全部坍塌,而司徒妖月的身體又被砸下去了半截,原本只是雙腿陷入了岩石之,現在整個腰腹都被埋進了地下!

「你!」

司徒妖月臉上閃過絲屈辱和憤怒之色,她強壓下五臟六腑的重傷想要飛出這裡,可是林銘根本不給她機會,第三槍砸了出來!

「轟!」

司徒妖月再也無法抵擋這第三次的攻擊,她雙臂的手骨直接被震得粉碎,七竅流血,那刻,她只覺的天旋地轉,雙耳轟鳴,身下的碎石完全被巨的衝擊力震碎成粉末,細沙與煙塵衝天而起,司徒妖月的身體被林銘全部砸進了地面之下,只留下個腦袋在外面。

不可世的司徒妖月,代天之驕女,看似月闕仙子般的世間尤物,竟是被打到了如此狼狽的地步!

在場武者紛紛吞了口口水,喉結劇烈的抽動著,哪怕日後司徒妖月成就神海,也洗刷不了今日的恥辱,她竟是被林銘像根木樁樣釘進了地里。

打到如此地步,勝負已經近乎明朗,然而林銘卻毫無憐香惜玉的念頭,他手持紅色長槍,能量灌注其,重重的砸了下去!

「轟!」

地面上嚴重塌陷的碎石粉末堆如同噴泉般暴起,司徒妖月慘叫聲,妙曼的身體被巨的衝擊力推飛,在空口的吐血。

空的她再也沒有半點力氣,荒血戟失去了能量的支撐,脫手墜落。

轟隆!

丈長的血戟重重的砸入地面,砸出了個方圓二十多丈的坑,岩石崩碎無數!

而司徒妖月則全身是血,如同堆沒了骨頭的軟肉般仰面躺在混亂的碎石堆上,奄奄息。

看到這等結果,觀戰的武者已經被震得完全說不出話了,他們看著同樣渾身浴血的林銘,這刻,什麼兇殘、暴力、人形凶獸等詞語用在林銘身上全部顯得蒼白無力!

以強悍的肉體力量硬生生的把司徒妖月打到全身沒塊完整的骨頭,這比華麗的真元對決更能讓人心神震撼!而且最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司徒妖月手用的武器是號稱能壓碎山嶺的荒血戟!(未完待續) ps:第三更半小時之後,已經寫好,審稿中

大荒血戟的重量毋庸置疑,單單看血戟砸落之時那恐怖的威力就可見一斑,而林銘的紅槍只是彈性和靈巧取勝的普通天階寶器,以這樣的天階寶器力壓大荒血戟,這等情景讓在場武者都像是吞進去一整頭牛一樣,獃獃的說不出話了。*–*

「司徒妖月敗了,她有七重命隕、紫極丹田,一樣敗在了林瀾劍的手上,按照這個趨勢下去,林瀾劍怕是再過幾個小境界就要封皇稱帝了!」

「也許只要三四重命隕,就可能與比較弱的神海大能一較長短。林瀾劍真是一個不敗的神話。不知未來能成長到何種程度,照這個趨勢,比帝釋迦還狠!」

事情到了這一步,林銘的實力和天賦已經毋庸置疑,他只要不隕落,必將是未來的天下第一人,這樣一個人物的出現,無疑會讓各大勢力極為矛盾,既是拚命拉攏的對象,也是暗中忌憚的對象。

「妖月敗了,妖月敗了……」在修羅神國的神行舟之上,司徒瑤曦臉色蒼白,嘴唇顫抖,像是得了羊癲瘋一般,「不可能,這不可能……這個小畜生,怎麼會強大到這種程度?無論暗殺,明殺,我一定要他死,哪怕為此賠上幾個神海強者的性命我也在所不惜!」

修羅神國與林銘約定的賭鬥,並不能成為司徒瑤曦不殺林銘的理由,只是杜絕了修羅神國不惜一切代價發動國戰的可能。

「真是沒有想到……」司徒昊天長嘆一聲,彷彿瞬間蒼老了許多,這一戰他已經手段盡出,不惜一切代價,可是最後,還是輸了!

「難道真的是我修羅神國的劫數?」

林銘手持紅色長槍,槍尖指地,微微顫抖著。剛才激戰這麼久,他也是消耗極大。

說到底,林銘的戰力並不比司徒妖月強,他能贏是靠著更加悠長的體力和防禦力。

一開始,林銘甚至被司徒妖月壓制,幾次大的拚鬥之後,林銘承受的打擊都比司徒妖月嚴重。要是一般武者早就重傷將死了,可是林銘硬撐了下來。

戰鬥的真正轉折點就是林銘燃燒古鳳之血破開司徒妖月的黑暗囚籠,那一招,對林銘自己的消耗也極大,但是他靠著休門的恢復能力和渡命隕之後全身細小單元的徹底能量化也挺了過來。

接下來,林銘憑他的百萬斤巨力與司徒妖月激戰幾十個回合。硬生生的抗住了所有的反震之力,將司徒妖月震得的重傷七竅流血。

「大荒血戟,果然名不虛傳。」林銘看向那深坑中的紅色戰戟,這還只是被封印了的戰戟,就能發揮出如此恐怖的威勢,不知道完全解開封印后的戰戟又會如何?

司徒妖月如果不是憑著這桿凶戟,根本就別想與林銘硬撼。黑暗囚籠被破后,她就已經處於絕對的劣勢了。

「如果是我來使用這桿戰戟,配合我的百萬斤巨力,又會是何等情景?」戟與槍相近,林銘哪怕不再主修也可以用戟來戰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