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潘多拉果然不愧為傳說級禍國殃民的人物,生得是艷麗絕美,和愛與美之神阿佛洛狄忒比都毫不遜色,海倫和她一比像個燒火的大丫頭一般,怪不得能把厄庇米修斯迷得神魂顛倒。

卓越本以為宙斯會把兒子的靈魂藏在這裡,潘多拉卻說宙斯已經許多年沒再來過這個空間了,所以不可能把靈魂放在此處。卓越不死心地帶人四處搜尋,可惜搜了半天也沒一點影蹤。最後堤豐道:「不凡,潘多拉不可能騙我們的,咱們還是先去見克羅諾斯吧!」

卓越無奈,只得和眾人一起去中央的神殿去見克羅諾斯和瑞亞夫婦。

「吆,這不是尊敬的天後嗎,您老人家今天怎麼有時間來這個荒島上,想看看我們死沒死?」三人隨潘多拉兩人在島中心的神園裡找到了正無所事事的克羅諾斯夫婦,老神王不認識卓越和堤豐(克羅諾斯被囚禁后堤豐才出生),還以為兩人是赫拉的幫手來懲治自己的,當即就把出言嘲諷。

「父親、母親,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新神王堤豐——爺爺奶奶的小兒子,這位是神王的好友卓越卓不凡先生。」赫拉也不理會克羅諾斯的諷刺,立即給兩方相互介紹。

「哈…哈哈!」克羅諾斯一聽是仰天大笑,心裡如同三伏天喝了碗酸梅湯一樣舒爽。好半天才停下來,看著堤豐道:「這麼說那個孽子已經被我的好弟弟你推翻了?」

「沒錯。」堤豐點了點頭,傲然道:「我不光擒住了宙斯,眾多哥哥、姐姐也都從無盡深淵裡放出來。」

克羅諾斯囚禁於此千年,對宙斯的恨意隨著時日的增加而越來越盛,一聽宙斯被推翻首先想的不是怎麼出去,而是如何炮製宙斯。一臉興奮地道:「那跟六哥說說,你是怎麼處置那個孽子的,封奪神力還是剝皮抽筋,抑或是每天拷打他的靈魂?」

「剝皮抽筋,每日讓他軀體受那水火煎熬之苦,靈魂受那剝離之痛。」堤豐說起這些也是一臉的狂熱,應該是個變態的施虐狂無疑了。

「該,活該!應該每日讓他受這種痛苦,怎麼也得千年才行。」克羅諾斯頗為解恨地道。

宙斯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兒子,而且最初也是克羅諾斯對不起孩子在先,瑞亞聽得有些不是滋味,看了提灃一眼道:「強大的神王,你現在來白銀國度何意呢,放我們出去嗎?」

「這個……」堤豐頓了一下,索性實話實說:「六哥、二姐,我堤豐也不騙你們,六哥在眾神中威望太高,放出去恐怕對我很不利,我想給你們換個地方居住,然後毀掉這個白銀島。」

「哈哈!我曾經也是神王,自然明白這種擔心。說吧,讓我們去哪裡?」克羅諾斯在這裡已有千年,早就呆膩了,換個地方也不錯。

「不凡,讓他們呆在你的異空間如何?」堤豐對身邊的卓越低聲道。

「老大,他可都是和你一個水平線上的超一流大神,你覺得我這點實力看得住嗎?」卓越搖頭苦笑,克羅諾斯當了那麼久的神王,而且知識豐富,幫自己建設新世界的確不錯。可這傢伙實力太過恐怖,搞不好自己會為他所制,那樣的話就成了為他人做嫁衣的傻蛋了,卓越可不願冒這個險。

「傻小子,我若真那麼強大,又豈能生不如死地被那個孽子困住這裡千年。」克羅諾斯也不避諱,苦笑著扯開外面的衣服,一指胸前的一個淡金色封印符文道:「這是那孽子當初給我下的一道封印,有它在我連百分之一的神力都使不出來。你實力雖然一般,可對付現在的我綽綽有餘了。」

堤豐見卓越還在猶疑,來到克羅諾斯身邊施神力控住他的身形,然後雙手一展又在他胸前加了一道封印,笑道:「我這封印目前還無人能解。現在他兩道封印加身,使出來的神力連你那小徒弟齊格弗里德都不如,這次你總可以放心了吧?」

「那我就請老爺子前去指點。」

卓越一看大喜,知道再沒什麼可擔心的,立即打開異空間入口把克羅諾斯招了進去。瑞亞在這個孤島上千年都呆了,自然還要陪著自己的丈夫。卓越知道她雖然資格很老,實力也就普通神靈的水準,連自己都不如,也沒太放在心上,抬手把她也招了進去。

一切做完,卓越看了看在外面等待的厄庇米修斯和潘多拉二人,笑道:「老大,他們倆和那些人類你打算怎麼處置?」

「哈哈,你小子不會對潘多拉有什麼想法吧?小心我告訴忒提絲他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堤豐道。

「扯淡,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呢,逮著個母的就想上。」

卓越嘲諷了幾句,見赫拉沒聽見一般在堤豐身邊毫無反應,突然感覺一陣無聊。於是也不扯淡了,沉聲道:「你不是要把這白銀島毀滅嗎,我們總要給那些人類尋個安身立命之所吧?」

「他們可是整治宙斯的好材料,就不勞你費心了。」堤豐笑道。

卓越知道他什麼意思,有潘多拉夫婦和這裡的人類出去作證,宙斯的污點和謊言再也掩藏不住,這麼一來他堤豐奪得的這個神王之位就更加具有合法性。於是搖頭道:「你想的雖然不錯,卻有一個棘手的問題:地母她老人家見到這些人類肯定會問你在哪兒找到的,克羅諾斯在不在,你怎麼回答?」

「這個…!」堤豐當即就卡住了,這個問題他根本沒想過,自然也沒好的解決辦法。

「神王,其實我覺得還是不毀滅這個白銀島為好。」赫拉在旁邊道。

「說說理由。」堤豐正被這個難題所困,一聽立即雙眼放光。

「你就說是從這裡面搜出來的人類,可沒有發現克羅諾斯在哪兒,老太太若是不信讓她自己來找就是。」赫拉笑道。

「可她若是問起潘多拉夫婦和那些人類怎麼辦,他們可都知道克羅諾斯的下落?」堤豐搖頭道。

「這個簡單。我記得夜之女神倪克斯有一個強大的魔法,施展開后能大範圍消除人類的記憶。咱們把夜之女神請來施一下法就行了。」赫拉出主意道。

「哈!不愧是我的好天後,我這就派人去請倪克斯過來。」堤豐說著立即縱身離開,直向出口處飛去。

卓越見堤豐離開,對旁邊的頗有些尷尬的赫拉笑道:「我的天後,能給我個準話,告訴我阿喀琉斯的靈魂在不在這裡嗎?」

「卓越兄弟說笑了,我怎麼會知道這種事。」赫拉臉色一紅,趕緊把頭扭到一邊。上次她被綠毛孔雀差點拐跑是卓越救的,和堤豐在萬神殿當著宙斯面做的事又被卓越看個正著,赫拉雖然為了復仇早已經拋下羞恥之心,還是有些不願面對卓越。

「是嗎?」卓越冷冷一笑,「雅典娜既然告訴蓋亞你老爹、老娘都在白銀島,不可能不是潘多拉夫婦也在吧?一旦他們返回人間,蓋亞又豈能不知的堤豐搗的鬼,他們之間的矛盾將會更加激化吧?」

赫拉沒想到卓越竟然猜到這麼多,瞬間愣在那裡。想了想滿臉堆笑道:「卓越兄弟果然厲害,以前都怪姐姐有眼無珠,和兄弟你結下大怨。既然你都猜到了我也不瞞你,阿喀琉斯的靈魂不在這裡,等到合適的時間我們會還給你的。」

卓越見她如此大方承認,反倒有些佩服了,搖了搖頭道:「可我實在不明白你們的希望在哪裡?先不說你們能不能救出宙斯,就是救出去也是個沒皮沒筋的廢物,你們又有誰能和堤豐對敵?」

「這就不用兄弟你考慮了,只要你別阻攔我們的計劃就成。」赫拉嫵媚一笑道。

卓越搖了搖頭,這事讓他左右為難:堤豐對他不錯,視他為友,另一邊又有阿爾忒彌斯、雅典娜這樣和他有很深糾葛的人。於是沉聲道:「我沒那個興趣,不過你們也別再試圖拉我下水,咱們還是做個互不相干的人吧。」

「你會幫我們的,只是時候還沒到而已。」赫拉冰雪聰明,只是以前作為天後頤指氣使慣了不願動腦而已,這幾個月的生活使她又變成了一個敏銳的人,立即就發現了卓越心中的掙扎。

「我勸你們最好別用阿喀琉斯要挾我,不然我拼著魚死網破也會把你們的計劃拆穿。」卓越冷然道。

「我們還沒有那麼蠢,這點你就放心吧!」赫拉頗有信心地道。 「哎!天後,問你一個問題。」

「說!」

「那金蘋果到底有什麼用,你們一個二個為了這東西爭得頭破血流?」卓越逮到正主,終於問出了那個遺留在他心裡數十年的問題。

赫拉和卓越談妥條件,反而再沒有以前相見時的那種憤恨或者尷尬了,看著卓越平靜地道:「回答你這個問題之前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見了金蘋果什麼感受?」


「看著很美,心底不自然地就升起一股強烈的佔有慾。」卓越說著故意晲了赫拉一眼,還故意帶出一股色色的味道,那模樣哪裡是回答什麼問題,分明是在**。

赫拉知道他是故意拿自己逗樂,不禁捂嘴笑道:「你說的沒錯,同時也回答了你自己的提問。」

「不是吧,金蘋果這麼大的名頭就這點作用?」卓越一直以為這東西應該吃了能白日飛升、增加數百年的功力什麼的,沒想到就是這種屁用沒有的效果,心裡好不失望,臉也立即拉得老長。

「這東西的確是擺設,可有時卻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赫拉想起當日的事,不禁搖頭苦笑,「比如當初忒提絲和珀琉斯大婚時,不和女神厄里斯曾經當眾拿出這東西說送給天下最美的人。我作為天後,在這種場合自然不願被別人搶了風頭;而阿佛洛狄忒又是美神,若她不是天下最美的人,名號就名不副實,所以最後就起了紛爭。」


「那是你們的虛榮心作怪,和金蘋果有什麼關係。」卓越聽忒提絲說起過這事,對兩個女人大庭廣眾之下為了這種小事鬧得不可開交一直嗤之以鼻。

「你說的沒錯,可若不是這東西引起了我們的佔有慾,我們又怎會鬧得不可開交。」赫拉苦笑道。

卓越想想也是,根本原因的確是她們的虛榮心作怪,可導火索卻是那個金蘋果,厄里斯若是拿出一個爛蘋果說送給天下最美的人,保證沒一個人搭理她。想著道:「哎!天後,百首巨龍拉冬和阿特拉斯的三個女兒都到神界了,你的聖園怎麼辦?」

「這個有神王做主,就不用你操心了。」赫拉說完突然明白過來,促狹一笑道:「你問這麼多,不會是對金蘋果感興趣了吧?」

「我之前的確有些興趣,不過聽你一說就這點作用,我反倒不想浪費那個時間去了。」卓越搖頭道。

「這你就錯了,我那聖園裡還真有你感興趣的東西。」赫拉說完見勾起了卓越的興趣,嘆了口氣道:「我之前對你所做了許多不該做的事,就用那東西補償一下吧。」

「神神秘秘的,到底什麼東西?」卓越這次真的被勾起興趣,能被赫拉做禮物送出去的東西,必然不是凡俗之物。

「去了你就知道了。」赫拉說著把一個進入聖園的口訣教給卓越。

卓越記下進入的方式和口訣之後,突然想到這個白銀島存在了那麼多年,應該有不少好東西,不去尋找一些可惜了。於是和赫拉打了個招呼,讓她再次等待堤豐,自己則來到潘多拉夫婦身邊,向兩人詢問起島上的仙果靈草來。

厄庇米修斯雖然外號叫後知後覺,其實並不傻,只是反應慢些而已。之前聽卓越承諾要帶他們回人間早就興奮不已了,現在聽卓越要尋找這些東西,立即和潘多拉帶著他們向自己所知的地方趕去。

卓越看著眼前的潘多拉,心說讓這反應慢半拍的哥們厄庇米修斯帶著這麼個絕世美人去人間未必是什麼好事,那幫好色成性的提坦神見了潘多拉,還不是見了腥味的貓一樣圍在她身邊,搞不好會再次上演赫菲斯托斯和阿佛洛狄忒的故事。

卓焱見老爸一雙眼睛眨都不眨地看著潘多拉,立即為自己老媽和夜月她們鳴起了不平:「哎呀!某些人整天罵宙斯好色成性,我看他也比人家好不了多少。你看那一雙眼睛,恨不能剜到肉里。」

「你胡說什麼。」卓越雖然沒往**方面想,可當著人家老公的面說這種話,怎麼都感覺很尷尬。

「小狗才胡說。老爹你敢發誓你剛才沒往人家身上看?」卓焱見卓越還敢耍賴,當即就杠上了。

「我的姑奶奶,我怕了你了,你就少說兩句吧!」卓越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這丫頭哪是自己的幫手啊,純粹就是忒提絲、斯露德兩人安插在身邊的眼線,那直爽的性子有時候能把人給噎死。

「愛美之心乃是人的天性,卓越先生又何必掩飾。」潘多拉回眸一笑,那笑容中天然帶有一種魅惑的氣息,別說卓越,搞得定力極強的維德尼爾眼睛都有些直了。

「狐狸精!不是好東西。」美女之間天生就是敵人,更別說還是這種天生尤物,卓越使勁擰了維德尼爾一把,立即又把矛頭指向了潘多拉。

潘多拉沒想到這小卓焱這麼好玩,不由得捂嘴咯咯笑個不停,那綽約的姿態又把卓越兩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潘多拉笑了好一陣才道:「小妹妹,聽你這意思長得美還有罪了?」

「哼!長得美沒罪,可長得美再故意勾引人就有問題了,這種女人都不是好東西。」卓焱立即想到了芙蕾雅和迦南見過的莉莉絲,對潘多拉產生的敵意更盛。

「呵呵!小妹妹,我如果說我一直就厄庇米修斯一個男人,你信不信?」潘多拉笑道。

「騙誰呀,你在這裡能逃過宙斯那個色鬼的魔掌?」別說卓焱,這次就是卓越和維德尼爾也不信。

「這事告訴你們也無所謂,因為當初愛神對我施過魔法,讓我永遠只喜歡厄庇米修斯一個人;而天上的男神呢,都向冥河神女發過誓言,誰敢對我起不軌之心立即變得半月不舉。不然你們以為赫拉那麼善妒的人,敢把我放在這裡,還任由宙斯隨便進出?」潘多拉促狹地笑道。

卓越和維德尼爾聽得都是后脊背發涼,再不敢多看潘多拉一眼。潘多拉一看更是咯咯笑個不停,指著兩人道:「你們又沒對斯提克斯發過誓言,那麼害怕幹嘛!」

「對呀,真是嚇傻了!」兩人這才想起這事和自己沒什麼關係,卓越摒吸靜下躁動的心情,沉聲道:「潘多拉,現在神界人間是堤豐和眾提坦神說了算,我看你還是多加小心為妙。」

「多謝忠告,也多謝你沒對我動什麼慾念,我就以我常吃的一種水果作為報答吧!」潘多拉說完加速向一座山頭趕去。卓越雖然挺奇怪她怎麼知道自己沒動慾念,不過這種事太過難以啟齒,也就沒再多問,帶著眾人飛速跟了過去。

離好遠就感覺有一股撲鼻的淡雅異香傳來,小卓焱最喜歡果物之類的東西,興奮的差點沒變回原形,立即加速向異香飄來的方向飛了過去。

過去一看只見一株數十米高的大樹挺立在山間的一片懸崖峭壁之上,上面結有一種紫金色心形、拳頭大小的果實,香氣就是從那果實上傳過來的。

「小丫頭,你有點禮貌成不成?」卓越見卓焱伸手就要去摘,想到她剛才把自己搞得下不了台,故意眼一瞪教訓起來。

「哼!我要你管,姐姐都沒反對呢!」這時卓焱對潘多拉再沒成見,一口一個姐姐地叫,那諂媚的模樣卓越都不好意思看了。

潘多拉幫卓焱摘下一個紫金色的成熟果實,詳細地告訴她如何食用,然後對卓越兩人笑道:「我就不請你們二位吃了,這東西是專為女士享用的。」

「且,不想給我們吃也不必用這個借口嘛!」卓越見卓焱吃的津津有味,早就想一嘗其鮮了,沒成想人家根本就沒打算給自己吃,心裡那個鬱悶加尷尬啊!

「這東西叫美人果,咱們男人吃了會長痘痘的,你們還是別吃為妙。」厄庇米修斯在旁邊解釋道。

「你吃過,什麼滋味?」卓焱一邊吃一邊還故意向卓越兩人做鬼臉,把個卓越欠得直流口水,聽厄庇米修斯一說立即追問起來。

「我們當初一起吃的,吃的時候感覺味道很獨特,沒想到她吃下去沒事,我吃下去沒多久卻長了一臉的燎泡。」厄庇米修斯想起這事就直打冷顫,當時那模樣太恐怖了。

「嘿嘿!我還沒聽過有這種事,怎麼也得試試才能相信。」卓越立即飛到枝頭尋到一個成熟的果子摘下,剝開一看,紫金色的表皮下面卻是鮮紅色的果肉,輕輕咬了一口,果然如厄庇米修斯說的那般脆嫩多汁,味道也是酸爽獨特。

卓越一口一口地慢慢吃完,發現並沒任何改變,剛想說話,猛然感覺體內一股熱力蒸騰。那熱力是如此的磅礴,讓他再不及多話就坐在那裡開始運功化解。

小半個時辰過去才完全化解掉,卓越睜眼一看,發現眾人都在一臉詭異地看著自己,趕緊施法凝出一面冰鏡,對著鏡子一看差點沒氣暈過去。原來他臉上雖然沒長出燎泡,卻也變得古怪至極,一張玉面變得和白裡透紅,兩腮紅艷艷的像塗了腮紅一樣。


卓越氣悶了一陣又好不驚奇,看卓焱的情形完全沒事人一般,不禁道:「焱兒,你吃過果子什麼感受?」

卓焱被他問得直發愣,一臉的莫名其妙:「感受?沒什麼感受啊,就感覺很好吃。」說完又撇了撇嘴,一臉不爽地道:「姐姐真小氣,這麼多果子才給我三個。」

「小妹妹,這東西雖然美容養顏,咱們一次也不能多吃,不然也會吃壞身體的。」潘多拉憐愛地撫著卓焱的脊背笑道。 「潘多拉,這見鬼的果子到底有什麼用?」卓越越想越生氣,他吃那果子之後感覺渾身熱力蒸騰,本來還以為是果子內含的熱力能量起的作用,後來才發現完全不是那回事,消耗的根本就是自己體內的火力熱量,只是被果子里的某種東西調動了起來而已。

「美人果,當然是美容養顏的,不然還能有什麼用。」潘多拉看著卓越吃過美人果后那白裡透紅的肌膚,水波一般的眼睛,忍不住捂嘴咯咯笑了起來。

「那這該死的果子怎麼能調動我體內的熱力能量,而卓焱火屬性的體質反而一點事都沒有?」卓越哪裡會相信她的鬼話,心說這裡面沒鬼才怪了。

「這我就不知道了。」潘多拉搖頭笑道,「反正我就知道我們女人吃了面容嬌美、心情舒暢,你們男人吃過後都是一身火熱,體內熱力旺盛的人更是一身燎泡。」

「真是古怪的東西。」卓越好不驚奇,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古怪的果子。

「笨蛋,這用你們東方的陰陽五行很輕鬆就能解釋了嘛!」武什卡特看不下去了,在意識海里大聲鄙夷起來。

「喔!那說說你的高見。」卓越立即大感興趣。

「男屬陽女屬陰,這美人果裡面含有的某種物質肯定能驅動消除體內的陽性物質。卓焱雖然是火屬性體質,卻是陰性體質,所以不會造成什麼危害;而你是男性陽剛之體,那美人果就調動你體內的陽性物質,把這些東西驅除到體外,所以你看起來才和人妖一樣。」

武什卡特說著還不忘損人,把個卓越氣得差點沒暴走。不過平時他身體雖然陰陽平衡,純陽之力卻是稍大於玄陰之力,聽武什卡特說完又專門測試了一下,體內的玄陰之力果然大於純陽之力,看來這種解釋還真有些靠譜。於是道:「也就是說這東西能清除掉女人體內的陽性物質,使她們越來越水靈?」

「哈哈,孺子可教也!」武什卡特大笑。

卓焱這時來到潘多拉身邊撒嬌道:「姐姐,這裡還有其他的美人果樹嗎?」

「沒有,怎麼了?」潘多拉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