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被濃霧籠罩,越光北來到這裏臉色驟然就是一變。

“爲什麼……”

白霧裂開了一道縫,一道濃霧組成的小男孩緩緩走來。

從那條白霧狹縫中,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白衣少年正在仙山上徘徊着。

他們的樣貌都被白霧籠罩,看不清真容。

這些白衣少年無論身形和外貌都是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他們和越光北不同,他們沒有受到任何的限制。

“本體,你找我有事嗎?”

越光北心裏很慌,他莫不是給本體抹黑了,要被除掉了。

“那個門必須帶離源界。”雲霧小男孩盯着越光北看了很久後才冷冷下了命令。

越光北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就這?

本體大老遠的把他叫回來就是爲了讓他把門帶離源界?

本體這麼無聊的嗎?

雲霧小男孩微微冷哼了一聲,越光北眼前便再次被白霧籠罩,他的意識迴歸了。

越光北面色有些嚴肅,他看向水流花的目光都變得有些冷漠。

本體莫名的召見,似乎是想要跟他說些什麼,但是最終似乎沒有開口。

難道他的這個行爲連累的本體,如果這樣,他便不能再和水流花有來往。

“我知道了,我不會再連累你了。”水流花站起來就要走,越光北站了起來,想要邁出一步,但是身體卻宛如千斤重,無法寸進絲毫。

他的身體,不受控制了。

眼睜睜看着少女離開,越光北重新感覺自己的心被空落所填滿。

等少女的氣息在精神領域中消失,等他再也感受不到時,身體終於可以再次移動。

其實他都明白,源是不能有缺陷的,它必須保持完美。

找回全部的遺蛻,他才能以一個與本體對立的身份出現,到時候他纔有愛恨的權利。

忽然,越光北眼前浮現了一個畫面。

那是一道白衣少年,他被一個黑衣少年帶着逃跑。

黑衣少年正是許久不見的福澤,而白衣少年的模樣竟然是他的樣子。

在福澤身後,有一道劍芒追來。

終於,在每一時刻,劍芒追上了白衣少年,直接抹去了‘他’。

而與此同時,這時候的越光北意識出現在了雲霧仙山中。

原來,一切都是本體的安排嗎?

這來之不易的相遇,竟然是本體的分身用命換來的! 身體迴歸掌控,越光北卻依然沒有動。

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忘記水流花身上有雜草劍印的。

魔黎河進來時越光北都沒察覺,他滿頭大汗的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他竟然爲了自己,害死了一個同類。

那個應該是將福澤當做祭品的分身。

可是他卻爲了自己而死了。

這一切也都是剛剛他才知道的。

每三千年,原來都只有一個可以承載着所有分身的希望再次踏足源界,去尋覓那飄渺的自由。

“哥,姐她……”

越光北看了魔黎河一眼,然後有些無力道:“等我重新歸來時,必然會與她結爲道侶,魔黎河你派人保護好她,我們明天就走。”

本體都做到這一步了,他越光北還能如何?

只能馬不停蹄的離開。

“哥,我這就去辦,美食都在這裏了,小混沌去抓妖獸了,估計明早就能回來。”

魔黎河沒有把指環交出去,他其實很怕哥拋下他自己跑了。

黑衣少年離去,整個房間只剩下了越光北一個人。

忽然門被敲響,之前魔黎河離開的時候似乎還關上了門。

“進來。”越光北知道了來人,正如來人也知道房間內是他。

紅楓走了進來,他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它給你解禁了?”

越光北一點都不意外紅楓的變化。

正如越光北若是被控制,只要與本體建立聯繫,那麼之前遮蔽狀態下的所有操作都將失去效果。

“我是真沒想到你會如此惡毒。”紅楓有點被玩壞的感覺,誰能想象他會在那種烏煙瘴氣的地方醒來,醒來後耳邊全是官人公子的稱謂。

紅楓現在想起來都還有些噁心。

“不是我乾的。”越光北之前把事情交給了小混沌,至於之後發生了什麼,他並不清楚。

若非現在控制的是本體,紅楓分身估計已經和越光北打起來了。

他纔不管什麼源在窺伺,他只知道他收到了莫大的侵犯與委屈,急需要發泄口。

紅楓深吸了口氣,然後緩慢道:“我要見它,讓它和我對話。”

越光北立刻明瞭,同一時間一股熟悉的本源之力涌入,一時間越光北無法在掌控這個身體了。

“你說。”

很難想象,兩個死對頭會以這樣的方式見面。

“他們來了新的消息,說發現了一些和你有關係的東西。”紅楓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這次來,他特意換了一身比較正式的衣服。

‘越光北’面色平靜,只是反問道:“然後呢?”

紅楓面色上扭曲了一下,然後恢復平靜道:“源,我在跟你說正事,現在不是你我相爭的時候,事態緊急……”

源眼皮子都沒擡一下,他淡淡道:“然後呢?”

紅楓捏碎了茶杯,盯着‘越光北’氣狠狠道:“源,看來你是不想知道接下來的事情了,既然如此,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越光北有些楞,原來本體這麼高冷的嗎?

而且怎麼看本體都像是高紅楓本體一籌,自己把紅楓當成畢生大敵是不是有些掉面子了。

正當他這樣想着,紅楓站起來就要走,可走到了門口又氣呼呼的走了過來,一拍桌子大怒道:“源,你不要太欺人太甚,別以爲我會求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我這輩子都不會求你的。”

紅楓跑走了,源撓了撓頭,他似乎有些不理解,但既然對方走了,那自己也該走了。



然後越光北就莫名其妙的重新掌握了身體。

“就這樣?”越光北還想借此機會多觀察一下自家本體呢,怎麼這才幾句話,本體就把話給聊死了。

這聊天的能力,真是夠強的啊。

正巧這時候,小混沌偷偷溜進來了。

它似乎有些怕怕的,進來時還用大爪子扒拉着門邊瞪着大眼睛偷偷看了幾分鐘,然後纔敢進來。

“主人,紅楓那小…子呢。”小混沌是本體模樣,看起來可愛無比。

只可惜他渾身不長毛,若是長了毛,一定很討水流花欣喜。

“走了。”小混沌鬆了口氣,但是越光北的下一句話直接嚇得小混沌如同樹袋熊抱住他的腿不撒開了。

“不過我估計他很快就會回來。”

小混沌還沒嗚咽呢,門再次被敲響。



“進來。”

果不其然,紅楓再次歸來,只不過這次回來的紅楓似乎又恢復了原本的那個模樣。

“主上,你幹什麼這麼看着我呀。”紅楓一句話便露餡了。

不過紅楓想裝,就讓他裝好了。


反正他離開源界的路誰都想不到,除了本體。

可是下一刻,紅楓卻是不裝了,他挺遺憾道:“沒能弄死你,真是我的一大失誤,不過我可能沒法在害你了。”

紅楓的話讓越光北有些意外,不過隨即他便明白了。

“你要去無源之森?”

紅楓苦笑道:“無源之森,無名之城,曾經的輝煌,今日的頹唐,越光北,希望此次我還能活下來,你給我記住了,這次是你佔了天時地利人和才贏得,若是在千水月,我必然要讓你承受我今日之恥辱。”

紅楓離開時回首看了一眼瑟瑟發抖的小混沌,只把小混沌看的背脊發燙。

門重重關上,一切恢復了安靜。

除了還在顫抖的小混沌。

“你怎麼也算是遠古妖獸,怎麼膽子這般小。”要不還是吃了吧。

越光北把小混沌抱起,撫摸着對方的脖子陷入到某種出神中,這要是生吃肯定味道不怎樣,要不烤着吃。

不行,烤着吃那得要烈焰之火才行。

煮了吧?會不會肉味都散到水裏去。

真是令人苦惱呀,該如何吃呢?

小混沌被摸着脖子,本來還有些舒服,可當它睜眼看到越光北流出來的口水和那雙眼飄忽不定的眸子後,立刻便慫了。

“主…主人,我有用,我帶來了好多妖獸,拖家帶口的,絕對夠量。”小混沌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那裏的遠古混沌印記開始旋轉,一頭頭懵逼的遠古大妖直接充斥滿整個房間,不過有小混沌的遠古印記存在,這些遠古大妖都變成了巴掌大,看上去很袖珍。

越光北頗爲遺憾的移開目光,有這麼大的貢獻,他似乎吃不成了。

真是惱火。

一腳踹飛了小混沌,一直隱藏着的小毛球滾了過來,又開始蹭起他的靴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