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病源,姜君明肯定后開始有些犯難。對於病情來說,這是一種深度的感染,到底要怎麼醫治才好呢?姜君明主要是怕毒素侵入到病人的臟腑之中,就算是用提神藥劑輸液,有些改變也無法逆轉,屬於不可逆的改變。

姜君明說道:「提瑞達,來幫我一下。」

提瑞達點頭應了一聲,走上前,姜君明已經開始進行局部的消毒,然後開始輸液。條件簡陋,只能讓提瑞達充當點滴架,舉著提神藥劑的藥劑瓶了。

小普萊斯訕訕的站在後面,見姜君明也沒招呼自己,似乎當自己根本不存在,心裡有些懊悔。原本自己和提瑞達相比,關係要更近一些。可是昨天他出城的時候,自己的父親生怕有危險,沒讓自己跟著出去。那時候自己也猶豫了一下,雖然姜君明沒有說什麼,但看現在的情況,小普萊斯心裡格外的不是滋味。

姜君明哪有時間去理會小普萊斯在想什麼,讓提瑞達充當點滴架,高舉著提神藥劑的藥劑瓶后,便開始對傷口進行消毒。那處「傷口」看上去更像是蚊蟲叮咬造成的,而不是刀劍或是猛獸撕咬的傷。姜君明也沒有更多的辦法,羽蛇到現在還沒有出現,不知道去了哪裡,姜君明只好試著看,用提森達爾大煉金師給自己製作的手術刀切開獵人手臂上傷口附近的皮膚。

一股腥臭撲鼻而來,姜君明卻根本沒有在意,繼續處理著傷口。切開引流,把綠色的濃汁引出。病人的手臂腫脹明顯,下面都是綠色的濃汁,幾乎已經形成了骨筋膜式綜合征。筋膜和肌肉被濃汁浸染的幾乎一樣的顏色,厚重的膿苔附著,惡臭的味道濃郁至極。

姜君明耐心的一邊把膿苔擦拭掉,一邊調動身體里的「優質能量」,施放出細微的治療神術,遏制病菌繼續蔓延。

整個過程姜君明做的很細緻,很慢。不斷的延長切口,一直見到新鮮的血肉組織為止。還好,姜君明覺得真的很幸運,病人的傷口的感染並沒有侵犯內臟,膿毒血症倒是有,但是有提神藥劑的治療,想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只要病菌感染的範圍在可以控制的程度之內,姜君明就已經覺得很好了。

月光城低矮的城牆上少量的城衛軍士兵和被武裝起來的信徒們看著姜君明切開獵人的手臂,正在做著什麼,他們都在竊竊私語著。

從斗破開始當咸魚 那是誰?」

「聽說是關懷教會從暮色城回來的少年神官,昨天就是他活著回來的。」

「他在做什麼?我看著怎麼像是亡靈魔法師在拿亡靈做實驗?」

「開玩笑,說的像是你見過似得。」

「沒見過還不能想?」

「別亂說,那是關懷教會的神官,雖然還是見習神官,但是號稱有關懷女神眷顧,連晨光教會的普萊斯主教大人都不敢得罪。你沒看到普萊斯主教大人的兒子在一邊跟著呢嗎?」

「另外一個年輕人是誰?」

「我聽說他是銀月城費萊昂洛斯家族的子弟,據說有很大希望當上族長哦。所以,我跟你說,你別亂說,真要是得罪了關懷教會的神官大人,你就慘了。」(未完待續。。) 第四百四十六章暴走的悟空

「嘿嘿!」

孫悟空聽入了神,繼續催促楚蕭道,

「繼續講,繼續講,我倒要看看這裡面有什麼陰謀詭計?」


楚蕭頓了頓,組織好自己的語言,繼續講道,

「那齊天大聖大鬧天宮,打的整個天庭大亂,沒有神仙能夠招架得住,於是乎,玉皇大帝喚來了西邊的和尚。」

「西邊的和尚?!」孫悟空撓著自己的後腦勺,猴急地追問道,「哪個和尚?!」

「莫急,你慢慢聽我講,

玉帝這邊告急,便是求來西邊援助,

於是打西邊來了一個和尚,

這個和尚的輩份很高,」

「很高?!有多高?!」孫悟空心底隱隱能夠猜到這個和尚的身份,

畢竟,以當時的情況來說,也只有那位能夠穩住場面了。


「三四層樓那麼高吧!」楚蕭用虛影展現出一副巨大的佛身,

孫悟空定睛一看,便是瞭然於胸,自己果然沒有猜錯,

被玉帝請來的幫手,果然是他。


西方佛界的扛把子,號稱通曉三界的如來佛祖。

「以猴子這脾氣得吃虧啊!」孫悟空揣摩一番,拖著自己的下巴,判斷道。

「確實,猴子吃了虧,他本以為自己的筋斗雲能夠跳出如來佛祖的手掌心,但是奈何他高估了自己,反被如來佛祖壓在五行山下整整五百年。」

「·····」

孫悟空猴臉一紅,他想起了自己剛剛試探楚蕭時的情景,自己正是以筋斗雲跟楚蕭比速度,卻不知道楚蕭手中有一法寶,能在一息間往來無阻。

經歷過一次打擊的孫悟空,要是再遇上如來佛祖可就再也不會自信的拿自己的筋斗雲去得瑟了!

畢竟,前車之鑒歷歷在目,孫悟空也不會在一個蘿蔔坑裡掉兩回。

「五百年!可憐啊!」

孫悟空長嘆一聲,似乎感同身受,對楚蕭故事裡的猴王遭遇很是不憤,

等到孫悟空平復好自己的情緒,再細細一琢磨,立刻改口道,

「這如來佛祖只是鎮壓了猴王?!」

「是的!」

「這裡面有貓膩!」

「確實有貓膩!」

「什麼貓膩?」

「西遊!」

「西遊?!」

「沒錯!他需要有人替他西遊。」

「西遊的目的是為何?!」孫悟空眯著眼睛,定定地問道。

「佛入中土!」

「嘶!」

孫悟空倒吸一口涼氣,簡簡單單四個字,他便聽出裡面的大計劃,大陰謀。

如果真有西遊之事,而西遊的目的又是佛入中土,

那麼其中牽扯地因果那可就大了去了!

不誇張地說,整個東方天庭乃至西方佛國都會受到牽連,

或者說這就是天庭與佛國一起架起的戲台,尋的演員,安排的捧角兒,唱的一出大戲。

目的便是下界的芸芸眾生,針對的依舊是無知的凡人。

「嘿嘿!演的一出好戲!」

孫悟空不由的讚歎一聲,問道,「這場戲太大,僅憑一隻猴王撐不起檯面吧!」

「確實,我發現你聽了這個故事變的越來越聰明了呢!」楚蕭微笑著看著老道的悟空,

「嘿嘿!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吧!再說,道兄您講解地如此簡單透徹,俺老孫要是再聽不出所以然來,那可就真該讓那閻王勾了魂去了!」

「正如你所說,這場戲太大,一隻猴王根本難以撐起場面,況且,他還是一隻想要與天齊的猴王,桀驁不馴,冥頑不靈·····」

孫悟空正襟危坐,下意識地收了收自己的野性,表現地儘可能成熟穩重一些。

「如來佛祖不僅尋了猴王,還將自己的二弟子金蟬子打入輪迴,化為唐三藏,命觀音點化,代表唐王,前往西方求取真經。」

「金蟬子?!」孫悟空眼珠子一轉,剛剛的矜持立刻沒有了,

畢竟是多年的猴兒,哪裡裝的出深沉。

「這小老弟我聽說過啊!」

「噢?!」楚蕭疑惑道,「你聽說過金蟬子?!」

「聽我師傅提起過,聽聞金蟬子生性懶散,在如來講課的時候打瞌睡,被貶下凡,師傅曾以其為戒,教訓過我。」

「額?!還是個反面教材?」楚蕭知道孫悟空口中的師傅並不是唐三藏,而是教授孫悟空本領的師傅菩提老祖。

這麼看來,孫悟空西遊這事兒,多半菩提老祖也是有參與的。

但楚蕭可不能明說,兩人相視一眼,便是將這個問題接過,繼續講下去。

「且說那唐三藏受了命,便是前往西天拜佛求取真經,剛出家門便是尋見一座五指山。」

「呵!呸!」孫悟空淬了一口口水,「好你個如來,壓猴王的是你,救猴王的也是你,你這是演的雙簧啊!」

「咳咳,淡定!先聽我說我,」楚蕭安撫下孫悟空道,「直白的說,唐三藏便是西方代表,而那猴王便是護其周全的好幫手,」

「嘿!幫手?!以那猴王的性格,多半會殺了那和尚吧!」孫悟空輕蔑地一笑,好似這事要是放在自己手上,那和尚必死無疑一般。

「一個猴王自然是會出問題的,所以,這支隊伍不僅和尚與猴王兩人,」

「還有誰?!」孫悟空來了興緻,想瞧一瞧還有誰燙了渾水。

「天蓬元帥!」

「玉帝的人?!」孫悟空追問道。

「應該不是,我估摸著是觀音的人。」楚蕭解答道。

「觀音?!那天蓬元帥不是掌管八萬水軍的將軍么?按理應該歸玉帝管轄吧?!怎麼會扯上觀音呢?」

「他調戲嫦娥被貶下凡!」楚蕭道出原因。

「嘿!這裡應該多講一講。」孫悟空嘿嘿一笑,漏出一副大人的表情。

「講多了不好,自己想想便行了!」楚蕭不願多講玉帝與嫦娥之間的門門道道,只是針對天蓬元帥說道。

「天蓬雖明面上是天庭的將軍,統領八萬水軍,一波水噴下來,不論是誰,不死也得掉層皮,但是你再想想,這四海龍王本就是水族之主,要不是天庭約束,哪裡有他天蓬什麼事,他這個天蓬元帥,跟齊天大聖的一個道理。」

「原來如此!」孫悟空明白了過來,感情天蓬元帥也是一個光桿司令啊,名頭聽上去賊大,也是一個有名無權的小角色。

看來天庭里這種類神仙還不少啊!

「呸!下作!」孫悟空不由的淬了一口口水,也不再追問天蓬的問題。

畢竟,

一個沒有實權可有可無的人物,身在天庭自然是要給自己找份保險的,

天蓬有的是機會和辦法搭上觀音這條線,

這其中的貓膩,不足為人道來。

「那除了這天蓬,應該還有人吧!」孫悟空嘴上不確定地問著,心底卻是肯定了,

你瞧瞧,唐三藏西方的,猴王也是受西方要挾的,天蓬也是西方的,

這麼算來,天庭這邊可不會支持這場西遊計劃的吧!

「自然還是有人的,」楚蕭手臂一揮,面前的虛影再次變化,出現一片寬無邊際的大河,泥沙與河水交織在一起,滾滾而來又滾滾而去。

「這是流沙河!其長萬里,其寬八百里,河的主人便是第三位取經人。」

「河裡?!龍族的人?」孫悟空想起了被自己打劫地東海龍王,四海龍王在人界的勢力確實有能力安排一個人加入這支小隊。

「不是,是天庭的人!」

楚蕭將面前畫面一點兒,虛影一變,便是展現出一輪明月高懸,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一道黑影悄無聲息地莫入屋內,

時過五味之後,自天邊傳來一聲爆喝以及琉璃盞打碎的聲音,驚地屋內兩人騰然而起,那道人影便是從屋子後門溜之妖妖。

第二天,王母娘娘下令,

捲簾大將失手打碎琉璃盞,觸犯天條,被貶下凡。

「嘿!這裡應該也多講一些吧!」孫悟空伸著脖子叫嚷著,

「你這潑猴,是要聽故事還是要聽別的?」

「自然是聽故事了!」

「那就做下來好好聽著,八卦地事兒,等沒人了再講與你聽。」

「嘿嘿!道兄道行不淺啊!」

「且說那捲簾大將落入凡間,便是入了流沙河,每日遭受王母娘娘降下的飛刀穿心之苦,苦不堪言,

捲簾大將是盡職而受的難,其頭兒自然不能忘了他的衷心,於是便將這個位置交給了他。」

「嘿!我知道那道黑影是誰了!」

「噓!且聽下一個人。」

「還有么?!這不已經師徒四人了么?唐三藏,猴王,天蓬元帥,捲簾大將。」

「還有一條龍,他是西海龍王的三太子。」

「噢?!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應該的,應該的。」

孫悟空漏出一副老謀深算地模樣,像極了看破世事地老油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