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說來話可就長了!”神王分身,徐徐道來。

永恆之門那邊的存在,把魔幻大陸,叫做永恆監獄,既然是監獄,就應該有管理者,於是一個十分強的家族出現了,號稱是神之後裔,並且編造謊言,讓大陸居民相信他們,這樣容易監事和管理,但不能讓永恆監獄的人知曉還有一個永恆之門意外的世界。

任何一個知道真相的人,或者超越了聖靈四級的存在,都將要遭到抹殺,這個家族,直接受命與永恆之門,世世代代生活在他們稱之爲永恆監獄的大陸。

直到阿歷克斯隨自己的父親,去抹殺一個知道真相的家族,當然阿歷克斯就是最後一代神王。

在這一次行動中,任務失敗了,也改變了阿歷克斯的命運····(後文慢慢揭曉故事內弄)

蘭德斯吃驚的聽完,神王阿歷克斯的故事,既震驚,有感動,沒想到神王阿歷克斯有如此一段悽美的愛情故事。

更沒有想到神之後裔,竟然是魔幻大陸的看守,直到神王阿歷克斯上任纔有所改變。

“你沒有想到把,現在知道我的本尊,爲什麼要和強大的永恆之門後面的世界對抗了吧。”神王分身接着說道“你也一定有自己的故事,我也就不多問,本尊讓你救出的人你也明白了吧!有怎麼的苦難等着你,你也都有數了把,要不要反悔!”

蘭德斯沒有猶豫,“不反悔,沒有救出這人的任務,我也要變強,變得自己能主宰一切!”

“因爲我要力量,我不要別人主宰我。”蘭德斯高傲的仰着頭,“我的命運,由我不由天!”

在雙樹港的朋友和夥伴,慘死的樣子,午夜夢迴之時還在眼前出現,這一切都是因爲暗族和他們背後的主子,自己怎麼能不報此仇呢!

蘭德斯無比鄭重,“老師請問,留下的是什麼重要的傳承或東西嗎?”

蘭德斯的確有一絲小興奮,在他看來萬人敬仰的神王,會留下昔日不世的功法。 蘭德斯幻想着,自己的老師神王,會給自己留下什麼呢?天下第一的功法?神級武器?還是什麼絕世珍品?無窮無極的財富也是有可能的!

“徒兒!”神王分身一句話讓蘭德斯分外緊張,“你站在屋子中間,按我說的語句,重複一遍,你就會得到本尊給你的唯一傳承祕寶。”

神王接下來說了一段,晦澀難懂的語句,但不算很長,蘭德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可以,全部記了下來,神情緊張的看看四周,之後開始念起了剛纔記下的咒文。


隨着不長的咒文朗讀出來,不大的書房整體都發出五顏六色的光芒,蘭德斯好像身處在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分不清東南西北,找不到原來的一切。

也許是永久,也許只是一剎那,蘭德斯的感覺已經混亂不堪,色彩一下子全部退去,書房不見了,自己身處在一個不知名的花園裏。

奇花異草,美麗的鳥兒,涼亭水榭環繞之中,蘭德斯站在一個美麗的花園,甚至說有幾分妖嬈,一條幽深的小徑,從腳下向遠方通去,看不見盡頭。

“好美麗麗的地方,就那件寶物,不至於如此把?”蘭德斯對這一切顯得不太熱衷,二是想立刻看見自己應得的那件祕寶,順着鵝卵石的小徑,一直向下走去。

百花盛開,猶如在春天,但走過大概千米之後,景色一個變幻,炎炎的烈日烘烤這地面,高大的樹木和灌木佔據了重要地位,顯然着一些揭示了先天的到來,之後又是秋天豐收的喜悅,最後是冬天的另外一番美麗景色。

“這裏真稀奇。一個花園,裏面竟然包含了四季,”蘭德斯迎着風雪看着,冬日的太陽,“不知道過了冬天會是怎麼樣的場景。”

在期待中前行,終於在冬日的盡頭看到了一座高几十丈的四層木臺,從遠處望去,每層臺子中間都有一個白玉石盒在閃着寶光,可是並沒有見到任何樓梯可以上去。

正在蘭德斯疑惑之時,一道聲音從空中傳來,“蘭德斯這座木臺,你能得到什麼,還要看你自己的汽運,別人都無能爲力。”

“老師,這話怎麼講?”蘭德斯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話音剛落,之間四層的木質平臺,忽然之間,四色光芒照耀大地,霎時間好像比那高天的太陽還要璀璨,蘭德斯不敢直視,只能扭頭避開。

不多時,光芒內斂,一切都歸於平靜,這時蘭德斯纔敢扭過頭去。

原來四層的木質平臺還在,不過更換了材質,一層是由翠綠色的玉石雕刻而成,通體充滿着活力和生命的氣息,二層是由土黃色的材質組成,看似應該是一種岩石,但表面光滑,土黃色的光芒帶着厚重的感覺,三層是被青色搜包裹,一陣陣微風在臺子上拂過,四層是雪白色,而且材質晶瑩剔透美不勝收,但放出的銀光帶有不可抵禦的寒氣。

“這是木、土、風、冰四中和屬性?”蘭德斯驚異不定的問道。

“沒錯,你倒是有點眼光。”神王哈哈大笑,好像很是高興,“你需要做的就是,發揮你的鬥氣,如果能和其中一種元素,想吻合,那層所擁有的寶物就是你的了。”

“如果我沒有裏面的元素呢?”蘭德斯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幸虧自己修煉的是功法特殊,擁有土系和冰系,都能和平臺相對應,一回一定讓老師把《獸王》給我補全。

“哈哈那你只能拿到最基本的獎勵,那可可是很不幸的一件事。”神王有點幸災樂禍味道,“不要多說了,你有什麼能力都用出來吧。”

蘭德斯也不廢話,通體爆發出一股寒冷的意志,白色的鬥氣在身體周圍爆發,蘭德斯所用的是冰系鬥氣,這種鬥氣也是他最擅長的一種。

隨着鬥氣的爆發地面接了厚厚的冰層,一直蔓延到五米之外才停止,隨着鬥氣還帶有一股殺戮和死亡的劍意。

“哦不錯,你把殺戮的劍意和冰系鬥氣和在了一起。”神王很是滿意,“看看你能不能和四層平臺鬥氣相吻合。”

接下來蘭德斯觀想出了自己的法相,金身法相腦後旋轉這一串圓球,這些圓球組成圓形在腦後旋轉,突然之間腦後飛出一個白色圓球,冒着絲絲寒氣。

白色圓球被法相左手抓住,在一張開,一座冰雪做成的小山,帶着徹骨的寒意和大量的白色霧氣,在金身法相四周旋轉。

隨着法相的形成,蘭德斯身體周圍的鬥氣濃度增多了一半有餘,並溫度一降再降,十米內都成冰雪的世界,地面也結了厚厚的冰層。

這時四層平臺白光爆發,猶如白色的太陽一般,不過所散發的是寒氣,並非是熱量,蘭德斯的鬥氣高漲一分,四層平臺的白光就高漲一分。

時間很快的過去了一個小時,蘭德斯的鬥氣也達到了最高峯,四層平臺的光芒和蘭德斯的鬥氣,看上去似乎好像有那麼點一樣了。

“啊···”蘭德斯沖天怒吼,法相金身高舉冰山,白色的寒氣大盛,相對的蘭德斯鬥氣好像有高漲了好大一截。

突然空間在晃動,大地在顫抖,四層平臺的寒光,充斥這整片大陸,同樣把蘭德斯包裹在其中,一陣頭暈目眩,蘭德斯眼前一黑,有種失重的感覺。

“怎麼了?”蘭德斯剛剛想到這就見眼前的白色寒光散去,擡眼觀看,自己身在一個巨大的由白色水晶組成的平臺之上,正中間擺放這一個兩米大小的水晶玉盒,盒內裏面白霧繚繞看不清是什麼東西。

“我來到四層平臺了?”蘭德斯十分疑惑,但幾乎可以肯定這就是四層。

“恭喜你,你的冰系鬥氣還算有點前途,去打開中間的玉盒吧,用冰系鬥氣就可以打開。”神王的聲音在空中投回蕩。

蘭德斯二話不說,大步衝到白色玉盒跟前,冰系鬥氣通體爆發,把玉盒包裹在其中,一聲清脆響聲之後,玉盒的蓋不翼而飛。

裏面大量的寒氣飛騰而出,蘭德斯讓身退步,靜靜看着盒中的變化。

白色寒霧散盡,兩米大的玉盒內只有一個不大巴掌大的,冰鑄成的冰雪巨龍,樣子威武異常,於要展翅騰飛,面目清晰異常,給人一種神聖的感覺。

整體看上去很小,可要看一部分,就給人一種磅礴大氣之感,好像真龍一般,冰雪巨龍兩隻寒光四射的眼睛一下盯住了蘭德斯。

“啊··”蘭德斯頭一暈,騰騰的退後十幾步,並且嘴角溢出鮮血。

“哈哈!忘了提醒你,不可直視龍王的眼睛。”神王慢悠悠的說出,接着又道,“你的運氣還是詳單不錯的,這是一頭用昔日冰雪龍王的龍心做成的冰龍,並經過九九八十一年的煉器,騎乘它,可瞬息萬里。”

“這個··”蘭德斯倒吸一口冷氣,冰龍王的龍心,那可是真神級的存在,怎麼會無緣無故把死亡,並龍心都煉製成了這個。

“老師,冰龍王怎麼死的?爲什麼龍心會煉製成小小的冰龍?”蘭德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還有,小小的一座冰雕,如何能瞬息萬里?”


“冰龍是本尊的好朋友,也參加了十幾萬年前的大戰,死在黑暗軍團的手上,只有龍心被搶了回來。”說到這神王分身一聲嘆氣,“煉製這座小小的冰雕,可是費了本尊八十一年的時間,你先用自己的精血噴到冰雕之上。”

蘭德斯又走到玉盒跟前,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到冰雕身上,可這次沒有直視龍眼。

冰龍好像一塊海綿相似,瞬間就把血跡吸收的一乾二淨,一聲龍吟響徹大地,接着迷你的冰龍,展翅高飛,一道白光撲向蘭德斯。


“啊!”蘭德斯沒有來得及任何野躲閃,就被白光射中。

一股冰冷刺骨的感覺,傳遍全身,蘭德斯好像冰雕一般,冷冷的站在原地,過來大概一刻鐘,蘭德斯覺得這股冰冷的感覺,好像退潮一般不見了蹤影。

“這是怎麼回事?”蘭德斯感覺了一下,自己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老師冰龍在那?滴血是激活它嗎?”

“哈哈!是激活,也是認主,從此之後,只有你能支配它。”神王悠悠的說道,“你感覺一下自己體內,應該封印在自己丹田之內。”

蘭德斯閉目內視,丹田部分還是原來的老樣子,有藍、白、土黃、三種鬥氣在自行旋轉,三顆水晶體在各自的鬥氣中懸浮。

看到冰系水晶體的時候,精神一振,發現水晶裏面冰雪飄忽,在冰雪中有一個龍的影子包裹在其中,不時還飛騰而起。

蘭德斯推出內視,把情況和神王說了一遍。

“看來你修理《獸王》起了異變啊,原本《獸王》不應該有六面晶體的,現在晶體到成了鬥氣的核心存在。”神王饒有興致的說道,“先說冰龍把,他寄生在你的冰系晶體裏,你不到聖靈三級,也就是魂劍士以上的時候,不要動用此物,否則會反噬而死的。”

蘭德斯也只能把自己深深的好奇,埋在心中,玩意動用冰龍導致反噬,死的可就太冤枉了一點。

“老師你有沒有《獸王》的全部啊?”蘭德斯想要知道獸王的全部功法,可等待他的只有吃驚和遺憾。

“不是我不給,而是這部《獸王》是後來之人創作而來,並不是永恆之門的人削弱之後的功法,所以沒有後半部和靈魂修煉之道。”神王的聲音裏葉是無盡的遺憾,“況且你修煉途中,已經偏離了功法,出現了異變,你自己覺得又了功法,就對你的修煉有用嗎?”

蘭德斯也知道原本《獸王》不應該有六面晶體的,現在晶體到成了鬥氣的核心存在,這個異變是和原本功法不相符的。

可這時神王的一句話,吸引了蘭德斯的注意。 神王的聲音在平臺上響起,“你走前人的路,總歸會達到盡頭,你爲什麼不能開拓創新,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這樣你才能比別人走得快,站得高。”

蘭德斯一驚之下,也是覺得,別人的雖強,未必就全部適合自己,只有最適合自己的,才能讓自己變得更加的強大。

“老師的意思是說,我利用現在的基礎,開創出屬於自己的功法,打出自己的一片天空?”蘭德斯問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的,這樣的路,無疑是艱難的,但成就也是非常大的!”神王的聲音充滿了神聖,“聽說你有一個不完全的世界,可以讓我看看嗎?”

蘭德斯雙眼圓睜,背後頭頂出現一道銀色的光之門,門裏出現了蘭德斯自己還未成熟的神界,神界當中只有幾片大陸和無盡的海水。

蘭德斯等待着他的老師神王點評。

不大一會,神王悠悠的聲音傳來出來,“你這樣的據需下去,會成爲一個小世界,但成不了萬千大世界中的一員,你知道爲什麼嗎?”

蘭德斯很吃驚和差異,須彌小世界他知道,可萬千大世界還是第一次聽說,難道自己的神界智慧成爲有很多限制的須彌小世界不成?

神王好像看透了蘭德斯的意思,接着說道,“你認爲魔幻大陸是個什麼存在?”

蘭德斯毫不猶豫的說道,“大世界其中一員。”

神王好像聽到最好聽的笑話,“你認爲你會把自己的罪犯,放到一個即舒服又安逸的地方嗎?答案我相信是否定的,永恆之門那幫人也一樣,他們把人類和他的盟友關在了一個大點的須彌空間內,你所體會到的一切只是小空間的東西。”

蘭德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魔幻大陸之大,沒有人走完過,人口幾十億之多,還會是一個小世界,但這也能夠解釋一些東西。

“要是我放逐罪犯,也會找個安全的地方,可魔幻大陸這麼大的空間,是怎麼煉製成的,還有永恆之牆又是什麼?”蘭德斯大聲的提問。

“魔幻大陸這個空間,不是誰煉製的,沒有人有那麼大的能力,而是用永恆之強圍城,把裏面的法則和力量,抽取了百分之九十,這裏的強者也只能感受到百分之十的法則。”神王解釋完一切,蘭德斯沉默了下去。

蘭德斯好像是自言自語,“世界的法則,被抽取了九成之多,怪不得達到聖靈四級,就可以擁有瞬移等等的大神通,原來是法則不全,漏洞百出的結果。”蘭德斯停頓了下,接着道,“ 娘娘又偷襲陛下了 。”

“我如果在魔幻大陸形成自己的神界,擁有的也會是很少的法則,根本成不了萬千大世界的。”蘭德斯接着道,“如果想形成大世界,只有去永恆之牆的另一邊,去體會和學習真正的大世界。”

“你很聰明,不過你這個小世界也有可取之處,可以用它來城防東西,或者自己的修煉之所。”在被囚禁的魔幻大陸想要形成大世界,神王也沒有什麼辦法。

“好的我會自己想辦法的,還有神王老師,我還有個疑惑。”蘭德斯把自己光想出法相,還有自己想法統統的說了出來毫無保留。

“真是不能低估人類的創造力,這種觀想法真的很奇妙。”神王感到很吃驚和意外,“你所想的是把自己所練的功法和法相合二爲一,並且把法相具體化。”

神王好像是在思考,過了好一陣,“法相具體化,主要是靠自己的靈魂和精神力,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因爲我的本尊也沒有這方面嘗試。不過我可以給你這方面的一點東西,其它就要靠自己了。”

神王話音一落,從虛空中射來一股五彩光線,蘭德斯不躲不閃,讓這道光線只好射進了自己腦子裏,腦袋中好像多出了一篇功法。


蘭德斯盤坐於地面,平心靜氣,感受着新的來的這篇功法。

“《凝神決》簡單來說,就是利用自己強大精神力,簡單的凝結成物體,這過程需要自己強大的神魂在爲依靠。”蘭德斯簡單的看了一遍自己新的來的這篇功法。

但這種《凝神決》有一個致命缺點,就是所凝結的物體,不能長時間所保留,最多保留一天一夜。

“謝謝老師賞賜,我會自己找到自己的路。”蘭德斯面對虛空深深的施了一揖。

忽然空間波動,有一陣頭重腳輕,在擡眼,自己已經回到了之前的那個書房之內。

火光中的神王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在燈下多出了一個青澀的石盒,不知道里面是何物。


“你先打開這個石盒”神王吩咐道。

蘭德斯小心的走到近前,用雙手打開石盒,裏面沒有任何光芒放出,蘭德斯疑惑的伸頭想內看去,裏面放這個玉盤,靜靜的躺在石盒之內。

蘭德斯把玉盤取了了出來,放在眼前觀賞,第一眼很是普通,可看到後來,蘭德斯驚出一身冷汗,“我好想從裏面能看到,世界上所有的顏色,但仔細一看又是潔白如玉。入手溫涼舒服,但這種溫涼好像可以影響人的心智。”

蘭德斯有疑問的眼神看着神王。

“其實這纔是留給你最重要的寶物,這叫做開天十二玉蝶,總共十二個,這不過是其中一個,你要把他們設法找全,讓後去地心聖殿,那裏你去了就有可能,逃出魔幻大陸,進入永恆之門的另一邊。”神王說完等待着蘭德斯的反應。

“是啊,只有進入敵人的腹地,感受大世界的一切,才能完善自己,打敗敵人。”蘭德斯也清楚知道進入永恆之門的重要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