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牛?趕緊教我。”薛玉仁催道,聽閻王這麼一說,好像還是很牛逼的樣子。

閻王點點頭,伸出右手,默練口訣,把食指放在薛玉仁的額頭上,只見一股藍色的氣流從閻王的體內朝着薛玉仁的額頭涌入。

幾分鐘後,閻王放下食指道:“老哥,我已經將手刀完全傳授於你,這門法術不需要練習,你平日裏只要把手揮出,手刀自然而然會形成氣流揮出。手刀的威力是無限的,關鍵要看使用者的速度。速度越快,威力越大。

薛玉仁點點頭,他對自己的速度還是很有自信的。閻王看他很是滿意的樣子,笑道:“那小弟我先走了。”

薛玉仁忙一把拉住他,指着身邊的趙巖道:“老弟,先別急,你也給我這兄弟傳授個一招半招吧。”

閻王看着眼前正對着他傻笑的趙巖,拍拍趙巖的身子道:“恩,身體還是蠻結實的,薛老哥,我剛纔傳給你的手刀怕是不適合他,也罷,我傳授你我們地府的上乘外功給他吧,不過這外功可不像法術,得靠自己平時不斷的練習,非一朝一夕。”

雖然說對於薛玉仁的手刀,趙岩心裏還是有點嫉妒的,幾分鐘的時間,就已經學會。

而聽閻王說自己的這個什麼外功需要不斷的練習,非一朝一夕能練成,但是想想自己之前一直沒有門,瞎練。現在已經很不錯了。

閻王道:“我教給這個小兄弟的外功名叫“開山拳”屬於我地府最上乘的外功,在地府也不是什麼人就可以學的,會這門功夫的也不過十人。練成之後,威力巨大,屬於暴力流,就像它的名字一樣,一拳下去,就是一座山,也會被擊成兩半。”

“啊!…..”趙巖聽閻王這麼一說,嚇的說不出話,心道我要真的練成那豈不是是人間第一單挑王了?

閻王對趙巖道:“你也高興的太早,這開山拳可是極其難練成的。你切記下口訣,每日練習。”

趙巖點點頭,閻王在他耳邊輕聲說着口訣,趙巖不住的點頭稱是。

“好了,小兄弟,我已經把口訣全部傳授於你,你每日苦練就是,若什麼時候,你能一拳打碎一塊石頭,那就已經略有小成了。”

趙巖詫異道:“啊?只有口訣,沒有招式嗎?”

閻王哈哈笑道:“無招勝有招,這開山拳就是怎麼開心怎麼耍,沒有固定的套路,只在乎力量。”

“這麼牛?”趙巖嘆道。

閻王打着哈欠道:“有套路那不就會被破解,就是因爲這開山拳沒有套路,才無招可破。行了,我走了。薛老哥,有事情再聯繫我。”

薛玉仁點點頭,閻王左手一揮,一股青煙冒起,消失不見。

“老大,閻王爺爺走了?”趙巖看着薛玉仁道,

“恩,已經走了。”

趙巖興奮道:“老大,你快試下你的手刀,讓我們看看眼界。”

薛玉仁舉起右手,輕輕一揮,速度並不是很快,這一刀揮下去,地面劃過一道又深又長的口子,趙巖叫道:“靠,老大,這手刀威力也太大了吧? 賭愛成婚:總裁老公請接招 。”

薛玉仁安慰道:“慢慢來,你這開山拳難練,所以我想真的練成之後,威力肯定不在這手刀之下,這開山拳能位列地府上乘外功,也不是沒有它的實力的。”

趙巖點點頭,握着拳頭,躍躍欲試,蹲在地上,一拳打在地上,疼的哇哇直叫。

薛玉仁和小瑤幾人看着都忍不住笑了起來,薛玉仁笑道:“趙巖,你也彆着急,慢慢來,可別一口就想吃出個大胖子。”

趙巖尷尬的點點頭,心道這開山拳真的好使嗎?剛纔自己默唸口訣打下去,怎麼滴感覺和平時的力量也沒什麼差別。

小瑤捂着嘴笑道:“幸虧趙巖還沒練成開山拳,要不然剛纔那一拳下去,地球估計都要被他打成重傷了。”

薛玉仁摟着蘇曉嬈道:“好了,趙巖,咱先把曉嬈送回寢室休息。”

趙巖聽老大這麼一說,一拍腦門道:“對啊,嫂子你先回去休息休息。”

蘇曉嬈笑笑道:“我沒事情,只是你以後要記住別再隨便拍自己腦門了。”

趙巖奇怪道:“爲什麼啊?”

薛玉仁搖搖頭:“你忘記李元霸是怎麼死的了?”

趙巖聽薛玉仁這麼一說,才反應過來:“是是,嫂子教訓的有道理,這練習了開山拳以後,我可得注意,別真的哪天把自己給拍死了。”

薛玉仁低頭對蘇曉嬈道:“好了,今天讓你受驚了,我現在送你回去好好休息。”

蘇曉嬈張了張嘴,本想說自己不累,想多待在薛玉仁身邊一會,可是看見趙巖一一邊,卻也沒好意思說出口,對着薛玉仁點了點頭。

“曉嬈,以後你也別去上班了。”薛玉仁疼愛的看着蘇曉嬈道。

蘇曉嬈搖頭:“我不去上班你以後養我嗎?”

薛玉仁道:“當然,我可不想讓我的女人每天那麼辛苦的賺點小錢,我看着都心疼。”說着一把抓住蘇曉嬈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

蘇曉嬈聽他用“我的女人”來稱呼自己,心裏一甜,笑着搖頭道:“不用了,我還沒那麼嬌生慣養。”

薛玉仁突然很嚴肅的看着她:“不行,我說以後不要去上班就不要去上班了,未必我還養不起你。”薛玉仁心道我八百億資產,讓自己老婆出去打工,被閻王知道,不被他笑話死。


蘇曉嬈以爲他是開玩笑,也沒當真,點頭道:“好了,我不去上班就是了。”

“對了,嫂子的宿舍在哪邊?”趙巖看着薛玉仁問道,薛玉仁被他這麼一問,才發現自己還不知道蘇曉嬈的寢室在哪裏,尷尬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對了,曉嬈你寢室在哪裏?”

蘇曉嬈皺眉哼道:“你連我寢室都不知道在哪裏,還曉嬈,曉嬈的叫那麼親熱,我和你很熟嗎?”說着就掙脫了他的手。

薛玉仁朝着趙巖瞪了一眼,趙巖低頭對他愧疚的笑笑。

“好了,我的曉嬈,別生氣了,我錯了。”薛玉仁拉住蘇曉嬈的手道,蘇曉嬈嘆了口氣,只怪自己太過在意他,生氣卻又放不下他。

“曉嬈,你寢室在哪裏?這次我一定記住。”薛玉仁舉起手像在宣誓一樣。

“你說的,你記好了,可不許忘記。”蘇曉嬈張着一雙大眼睛,看着薛玉仁。


趙巖湊過來道:“嫂子,別說大哥了,我也會記住,不敢忘記的。”

薛玉仁朝着擺擺手,心道,我和我老婆說話,你插什麼嘴。

“我住在老宿舍樓。”蘇曉嬈道。

“啊?你怎麼也住在那裏。”薛玉仁一愣道。

“還有誰住在那裏?你的小情人嗎?”蘇曉嬈揪嘴道。

趙巖馬上明白過來,之前老大“英雄救美”的女老師也是在那老宿舍樓,心道,得,老大,這有的你忙了。 薛玉仁和趙巖把蘇曉嬈送到寢室門口,趙巖識相的退後了幾步,薛玉仁看着蘇曉嬈不捨的眼神,伸出手撫摸着她的頭笑着道:“曉嬈,你今天受苦了,回去洗個澡早點休息,睡個覺,明天我再來看你。”

蘇曉嬈點點頭,摟住薛玉仁道:“張揚,你不可以拋棄我。”

薛玉仁摸着她的背道:“我的曉嬈姐姐啊,你老公我是這樣的人嗎?放心吧,你這麼好的媳婦,我腦袋被車撞了纔會不要你。你安心回去好好休息,別胡思亂想。”

寢室開門的那阿姨看着薛玉仁,認出來是前些日子送林老師回來的男生,一臉鄙視的看着他,心道現在的男生真的是越來越不成器,前些日子還在追求林老師,今天又換了一個對象,幾個對象還都是在我看的寢室裏住,也不怕撞上。

薛玉仁看那阿姨看着自己,客氣的揮揮手對她笑笑,阿姨鄙視的瞪了一眼他,轉頭離開,蘇曉嬈看到薛玉仁跟自己寢室的阿姨打着招呼,詫異道:“你來過這個寢室嗎?認識我們阿姨?”

薛玉仁點點頭道:“啊,來過,送過一個女生回來。”

蘇曉嬈聽他這麼一說,嘟起嘴道:“好啊,你還送過別的女生回家,說,是誰,你都是第一次送我回來。”

薛玉仁可不想惹怒這丫頭,忙解釋道:“那女生,說實話,我不認識,那天晚上已經很晚了,我回寢室的路上,遇到一羣“劫匪”正在打劫那女生,我出馬打跑了那羣劫匪,看那女生一個人回來危險,我就好心把她送回來過。”薛玉仁說完,自己心裏也踏實,一點也不心虛,安慰自己畢竟說的都是實話。

一邊的趙巖聽薛玉仁這麼一說,心道高,老大真的是高。撒謊都不臉紅。

蘇曉嬈看着薛玉仁的眼睛,也不像是在說謊,哼道:“這次就原諒你,你可都有了我和小瑤了,不可以再朝三暮四,見異思遷。”

薛玉仁點點頭道:“收到,我的姐姐。”


“那我上去了,你也回去好好休息。”蘇曉嬈踮起腳尖,在薛玉仁的脣上一親,對他一笑道:“明天見,小瑤再見,你要看好張揚哦。”轉身上了樓梯。

薛玉仁看着小瑤笑道:“小瑤你要看好我哦。”

小瑤搖搖頭:“我不看着你,我只要哥哥開心。”

薛玉仁摟着她道:“要是你的曉嬈姐姐聽到這個話,還不被你氣死,說你慣着我。”

“我就是要慣着你,我只要快樂。”小瑤幸福的靠在薛玉仁的肩膀上道。

薛玉仁用手在她的鼻子上一刮道:“好了,我們先去白玫瑰餐廳,跟那經理說下聲,曉嬈以後不去上班了。”

“恩。”小瑤甜甜的一笑。


趙巖看薛玉仁走過來問道:“老大,我們現在去哪裏?”

“去白玫瑰餐廳幫蘇曉嬈辭職。”薛玉仁道。

“恩,好的,老大現在是有錢人,也犯不着讓嫂子再去餐廳打工,那蘇幕早就知道了嫂子上班的地方,搞不好以後還會找人去餐廳鬧事。”

薛玉仁帶着趙巖來到白玫瑰餐廳,那經理看見薛玉仁,熱情的過來打着招呼,這個可是個店裏的老顧客了,雖然之前來上班一天沒上完就跑了,做爲服務員,很不及格,但是做爲顧客,他還是很受這個店的歡迎。

“小張,你來了,吃飯呢?”經理笑着對薛玉仁道。

“不了,經理,今天不吃了,我來告訴您蘇曉嬈不來上班了。我來代她辭職的”薛玉仁道。

經理皺眉,眼下店裏正缺人,更何況是蘇曉嬈這樣的老員工了,她哪裏肯輕易放走,經理搖搖頭道:“這個辭職要提前半個月打招呼的,要不然一分錢拿不到的。”

薛玉仁無所謂道:“我就是來通知您蘇曉嬈辭職了,不是來申請辭職的。錢拿不到就不要了。”

經理還想說什麼,卻見薛玉仁一點也不在乎錢的事情,本來大家出來上班就是爲了錢,現在錢已經無法威脅到他,嘆了口氣。

薛玉仁笑道:“那就這樣了,經理,我先走了,下次再過來光顧您生意,趙巖,我們走。”

青梅甜似火:高冷竹馬,別吻我! ,跟着薛玉仁走出餐廳。

薛玉仁和趙巖朝着學校走着,趙巖突然指着馬路對面道:“老大,那不是藍芯嗎?”

薛玉仁擡頭望去,只見藍芯正在對面走着,這丫頭今天穿着一套藍色的連衣裙,顯得很是淑女,薛玉仁心道這趙巖看美女的時候眼神可比自己還好了。


“那丫頭這是去哪裏啊?”趙巖道。

薛玉仁搖搖頭,自己又不是藍芯肚子裏的蛔蟲。

“老大,我們不去打個招呼嗎?”趙巖問道,薛玉仁搖搖頭:“不去了,現在都吃晚飯的時間了,去打個招呼,你不請人家吃個飯什麼的嗎?”

趙巖點點頭道:“也是,那算了。”

“趙巖你先回去吧,我有點事情一會再回去。”薛玉仁道。

“啊?不要我跟着你嗎?”

薛玉仁搖搖頭:“不用了,你先回去。”

“好的,老大,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我先走了。”

薛玉仁舉起自己的手笑道:“放心吧,誰能傷害的了我?我一個手刀下去把他砍成兩截。”

眼看趙巖離開,小瑤趴在薛玉仁的背上嬌笑道:“哥哥,你是想單獨去找藍芯姐姐,故意把趙巖支開吧。”

薛玉仁一把抱過她,在她的小臉上揉揉笑道:“還是我的小瑤瞭解我。”

這藍芯長的討人喜歡,只是自己平日裏也沒找到什麼機會接觸,越是這樣,他對藍芯就越覺得好奇,如果就這麼去找她,肯定無法看到她最自然的一面,薛玉仁決定變回自己的狗身,暗地裏跟蹤藍芯。

薛玉仁閉上眼睛,一陣青煙散開,薛玉仁變回了自己的狗身,四條腿站在地上。

小瑤看着薛玉仁打趣道:“哥哥,其實你變回狗身的時候還是挺可愛的,哈哈。”

薛玉仁穿過馬路,一路小跑着跟在藍芯的後面,四條腿走路真是麻煩,而且看事物的眼光也變了,

以前是站的高,看的遠,而現在趴在地上能看到的視線卻相對要小了很多。

不過這樣也不是全無好處,就拿街上的那些漂亮的小姑娘來說,薛玉仁可以毫不費力的偷看她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