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琴看著卓曄堅定的眼神,沉默了片刻,點頭道:「好,我信你」

「對了,這個送你。」卓曄從懷裡掏出一個用帕子包裹著的東西遞給連琴:「留著做個紀念吧。」這是宮宴那日卓曄就想送給連琴的東西,因為那毒酒事件一鬧,一時就忘了這東西了,還好今日連琴進宮,她還真怕在連琴走之前沒有見面機會了呢。

「這是什麼」連琴疑惑的問。

「你打開看看。」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連琴依言打開帕子,一看裡面的東西,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驚喜的道:「這個,給我了你捨得」

「有什麼捨不得的,你喜歡就好。」卓曄微笑。

「這玩意不是你祖傳的么」連琴用手把玩著,笑嘻嘻的說:「你可別後悔啊,給了我可就比想要回去了。」

那物件,正是在荒島之時,卓曄拿出來用於殺魚的「多功能摺疊刀」,她還記得當時連琴拿在手裡愛不釋手的摸樣

「瞧你說的,給你了就是給你了,我祖傳的東西又不止這一樣。」

其實卓曄開始還想送連簫點東西的,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何必給他留個念想,睹物思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母后,兒臣有腦子」鳳臨睿自嘲的勾一下唇角:「幾個皇子中,父皇最為中意臨歌,父皇病重的那一年裡,種種象也都表明,父皇十有八九的可能會把皇位傳給臨歌,可是父皇駕崩后,遺詔上卻寫的是讓兒臣繼位」說道此處,鳳臨睿頓住,嘆息了一聲,又繼續道:「後來,我查過遺詔的筆跡,雖然模仿的很像,但還是有細微的不同」

太后的面色時陰時怒,不斷變換

鳳臨睿早已知遺詔之事,卻選在這個時候講出來,他是在用皇位迫她放棄對鳳臨歌的加害好很好,她的兩個兒子,居然都來威脅她這個當娘的

太后沉默了片刻后,聲音陰冷的道:「你們父皇當初是昏了頭了,明明你才是最適合那張龍椅的人,他為了那個女人,卻想把她的兒子送上皇位哀家當初並不認為我所做的一切有錯,可是今日睿兒的這番話,真是讓哀家失望之極」

「母后,帝王也是人,是人又怎會無情難道母后一定要兒臣做一個冷血之人么」

他佔了鳳臨歌的位置,害他被劇毒殘害多年,險些喪命,而他的母親,始終在想方設法的置臨歌於死地

鳳臨睿的心裡,一直對鳳臨歌充滿了無盡的愧疚,並且,這種愧疚感已經成了一種他心頭的負擔,壓得他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鳳臨睿目光寥落,輕輕嘆息一聲,不待太后說話,又接著道:「母后若真是為了兒臣著想,就收手吧」之後轉向鳳臨策,說:「那些人,就隨三弟處置吧」

「臣弟遵旨。」鳳臨策領命。

「時候不早了,母后就早些安歇吧。」該說的話已言盡,鳳臨睿不打算再說什麼了,便邁步往門外走去。

「兒臣也告退了,母后珍重。」鳳臨策跟在鳳臨睿身後,出了慈華宮。

太后跌坐在矮榻上,一言不發,久久不動

第二日用過午膳后,卓曄坐在房內托腮沉思,巧靈端著茶水敲門進來。

「怎麼樣」卓曄轉頭,低聲問巧靈。

巧靈放下托盤,一邊給卓曄斟茶,一邊也壓低了聲音道:「聽說玉大人從昨兒晚上起,就在皇城外跪著了,一直到今兒早朝後,皇上才見他,為保玉琳琅,那位玉大人寧願辭官,告老還鄉呢。」巧靈的嘴裡嘖嘖有聲:「有這麼個要命的女兒,那位玉大人也真夠可憐的」

「哦玉蒼峰辭官了」卓曄挑眉。

「皇上沒準,又換了其他條件,玉家人都受了牽連,為官的皆官降三級,還為國庫充了一大筆銀子」巧靈搖搖頭:「玉家啊,這回算是完了,玉家人可要恨死玉蒼峰、玉琳琅父女了」

卓曄心裡暗暗嘆息,借玉琳琅的手下毒,幫鳳臨睿削弱玉家的勢力,如果毒害鳳臨歌成功,可就是一石二鳥之計啊

主僕二人正說這話,忽聽有敲門之聲傳來。

「什麼事」巧靈開門問。

「回夏的二公主來拜會姑娘,正等著姑娘呢。」門外的小宮女道。

卓曄聞言,連忙起身,想要去廳里,剛走到房門口,就看見連琴明麗的一張臉蛋已經出現在了那小宮女的身後。

&nbs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p;「別出來了,還是我進去吧。」連琴沖卓曄擠眉弄眼的道:「咱倆也好好說會兒話。」

卓曄被連琴的怪樣逗笑了:「快進來吧。」

巧靈給連琴倒上茶水后,便知趣的出了卧房,帶上了門。

連琴坐下后,快人快語的道:「知道你下午還要上那個什麼破禮儀課,休息時間有限,我就長話短說吧,我過來,主要跟你說兩件事,第一件事,我和連簫去回夏的日子已經定下來了,兩日後,就要離開盛京了,別太想我,我們還是會見面的。」

卓曄聽見連琴、連簫要走了,心裡本來挺傷感的,聽見連琴最後那句話,愣是把傷感給沖走了五成

卓曄搖頭笑道:「可能我無法去送你們了。」

「切,誰用你送啊暫別而已,一送反倒像是要多久不見似的」連琴擺擺手:「現在說第二件事,昨兒那事兒,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她還記得,玉琳琅敬酒時,卓曄的臉色都變了,失控得驚叫阻止,當時不好當著眾人的面問,現在四下無人,她便忍不住問了出來。

卓曄已經猜到連琴會問這件事了,可是她不能告訴她,嘆息一聲道:「對不起連琴,這件事,我真的不能說,你還是不要問了。」

聞言,連琴的表情也嚴肅起來:「很嚴重」她就知道事情不簡單

「嗯,是的。」卓曄點頭。

連琴面色一凜,見卓曄這般態度,也算是證實了她想了一夜的猜測,心裡頓時焦急起來,若真如她想的那樣的話

卓曄見連琴的臉色已變,便知她心裡在為鳳臨歌擔心,連忙道:「你放心,臨歌不會有事的,我保證」

鳳臨策、鳳臨睿會盡全力保護鳳臨歌,鳳臨歌自身也不是個沒有自保能力的人,她也絕不許有人傷害臨歌分毫

卓曄心裡已經暗暗下了決心,必要的時候,她的特殊身份,還是有一定作用的

連琴看著卓曄堅定的眼神,沉默了片刻,點頭道:「好,我信你」

「對了,這個送你。」卓曄從懷裡掏出一個用帕子包裹著的東西遞給連琴:「留著做個紀念吧。」這是宮宴那日卓曄就想送給連琴的東西,因為那毒酒事件一鬧,一時就忘了這東西了,還好今日連琴進宮,她還真怕在連琴走之前沒有見面機會了呢。

「這是什麼」連琴疑惑的問。

「你打開看看。」

連琴依言打開帕子,一看裡面的東西,眼睛頓時亮了起來,驚喜的道:「這個,給我了你捨得」

「有什麼捨不得的,你喜歡就好。」卓曄微笑。

「這玩意不是你祖傳的么」連琴用手把玩著,笑嘻嘻的說:「你可別後悔啊,給了我可就比想要回去了。」

那物件,正是在荒島之時,卓曄拿出來用於殺魚的「多功能摺疊刀」,她還記得當時連琴拿在手裡愛不釋手的摸樣

「瞧你說的,給你了就是給你了,我祖傳的東西又不止這一樣。」

其實卓曄開始還想送連簫點東西的,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何必給他留個念想,睹物思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看著連琴歡喜不已地不停的擺弄著手裡的「多功能摺疊刀」,卓曄抿嘴笑了一下,問:「你來找我,還有其他事兒么

「啊,沒了。」連琴頭也不抬地說。

「確定都說完了」

「嗯,完了。」連琴點頭,沒有注意到卓曄語氣里的一絲戲謔。

「不過我現在倒是有事要問你呢」卓曄笑眯眯地說。

「嗯」連琴終於抬眼,看見卓曄晶亮的眸子,她忽然感覺有點心虛

卓曄湊近連琴的俏臉,賊賊地問:「你什麼時候開始對臨歌上心了」

「呃這個」連琴抓抓頭,有些結巴的道:「哪哪有啊你聽誰亂嚼舌根的」

連琴有些鬱悶,卓曄在這深宮之中,怎麼消息還這麼靈通啊她雖硬撐著嘴硬,但眼神飄忽,臉蛋也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這摸樣真是太沒說服力了

「少來」卓曄白了連琴一眼:「是鳳林策告訴我的,你覺得他是會胡說的人嗎」

「靠」連琴咬牙道:「你家那位什麼時候也學會八卦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別轉移話題連琴,我們是朋友對不對」

「唉」連琴嘆了口氣,神色有些黯然的道:「不是我不願意同你講,現在我不是還在一廂情願呢么長這麼大,我還第一次豁出去臉皮這麼沒面子,還倒追男人我現在,連見他都覺得不自在,估計我倆沒戲」

聞言,卓曄不由失笑,白都表了,現在又覺得沒面子

「誰說女人倒追男人就沒面子了我們那裡有這麼一句俗語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沙你呀,當初與臨歌表白的勇氣哪去了現在說這種喪氣的話」

「是嗎有這句話我在夏晨的書里倒是沒見過」連琴的表情有些迷茫:「真的么女追男容易可是那個玉琳琅不是喜歡了瑾王那麼多年都沒戲還顛吧顛吧的跑去給他送什麼親手做的點心」最後一句話,酸味十足

卓曄又好氣又好笑,恨鐵不成鋼的說:「你幹什麼拿自己和她比啊難道你自認為連她都不如」

「切你別激我那女人是什麼貨她還不夠分量和我爭」連琴拽拽地說。

「這就對了。」卓曄見連琴已經恢復了自信,不僅笑了起來,連琴身上的這種爽朗的性格和自信的氣質,正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

頓了一下,卓曄忍不住又笑問:「你是在西部戰地,和臨歌地相處的那段時間,對他產生革命感情的」

「呃」連琴的臉蛋更紅了,不過也沒有再矯情,大方的承認道:「是啊就是那時候覺得他還不錯,挺適合我的」

至於鳳臨歌酒醉,把她當卓曄,差點把她那什麼的事兒,連琴決定堅決不講給任何人聽而且最不能講的人就是卓曄

連琴忽然想起一件事,看著卓曄,小心的問:「那個我將來若真和瑾王在一起了你不會覺得彆扭吧」

「怎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么會我倒是有些擔心你心裡會不舒服」她對鳳臨歌沒有特殊的感情,可是鳳臨歌心裡的那個人,現在還是她啊

「目前心裡是有點不舒服啦,倒不是因為他喜歡過你,而是因為現在他心裡還沒我的位置」連琴說到此處,忽然自信的笑了起來:「不過我相信,有一天,他的目光一定會放在我身上的,不再追逐你的身影」

卓曄看著連琴那張忽然泛起光彩的小臉,也不由笑了,衷心的道:「我希望你能帶臨歌走出來希望你們能幸福真的,連琴。」

「嗯放心我們一定會的」連琴重重的點頭。

瑾王府,書房內。

「唉」這是今晚青竹的第三十八聲嘆氣

他很鬱悶,替他們家王爺鬱悶,王爺和那個「掃把女」估計已經沒戲了,他還沒等鬆口氣呢,這又來了個男人婆

他們家王爺也太可憐了如此完美的人,應該娶這世間最最美好的女子才配嘛可王爺接觸的女人,怎麼就沒一個是正常女人呢

還有那個什麼玉琳琅,居然在大庭廣眾下給他們家王爺敬毒酒一想到此時,青竹額頭上的青筋就突突的跳,牙齒咬的咯咯響恨不得將那女人捉來,砍死再砍死,鞭屍一百遍啊一百遍

鳳臨歌被青竹這又是嘆氣又是咬牙的,弄的有點心煩,也或者是,他心裡本來就有點亂七八糟的

鳳臨歌放下手中的書,揉了揉太陽穴,看向一旁的青竹:「你有什麼話想說么」

「呃王爺,奴才沒話要說啊」

「當真無話要說那就不要發出聲音,影響我看書」

「」青竹抿了抿嘴,最後豁出去了似的說:「王爺您您跟那個那個回夏的公主」接觸到鳳臨歌忽然變得冷颼颼的目光,青竹有點說不下去了,連忙住了口。

「青竹,你跟在本王身邊年頭已經不短了吧」

「青青竹從七歲就跟著王爺您了」青竹暗暗擦汗

「什麼時候主子的私事,奴才也能過問了看來本王平時是太縱容你了,竟越來越沒規矩了」

「」青竹不敢說話了,心裡那個委屈啊平時王爺的性子好著呢,今兒這是怎麼了

「什麼人出來吧」鳳臨歌神色忽然一凜,沖窗外喊道。

有人誰青竹聽鳳臨歌這麼一喝,臉色也變了,他沒有發現來人,暗衛也沒發出警示,看來來人的武功極高啊他手按在了腰間匕首,一臉警惕地盯著窗口。

「是我。」隨著一道清潤的女音響起,窗戶也被打開了,連琴那張清麗的小臉從窗戶處探了進來,沖鳳臨歌訕訕的笑著

之後,連琴直接就從窗戶跳進了書房

「」青竹回過神來,看著已經飄然進屋的連琴,嘴角忍不住一抽,話說,她當她是賊嗎就不會走房門嗎

ps:先去飯了,晚上還有兩更,努力還債中

另:再次跟「光照碧秋」童鞋說聲抱歉。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看著連琴歡喜不已地不停的擺弄著手裡的「多功能摺疊刀」,卓曄抿嘴笑了一下,問:「你來找我,還有其他事兒么

「啊,沒了。」連琴頭也不抬地說。

「確定都說完了」

「嗯,完了。」連琴點頭,沒有注意到卓曄語氣里的一絲戲謔。

「不過我現在倒是有事要問你呢」卓曄笑眯眯地說。

「嗯」連琴終於抬眼,看見卓曄晶亮的眸子,她忽然感覺有點心虛

卓曄湊近連琴的俏臉,賊賊地問:「你什麼時候開始對臨歌上心了」

「呃這個」連琴抓抓頭,有些結巴的道:「哪哪有啊你聽誰亂嚼舌根的」

連琴有些鬱悶,卓曄在這深宮之中,怎麼消息還這麼靈通啊她雖硬撐著嘴硬,但眼神飄忽,臉蛋也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這摸樣真是太沒說服力了

「少來」卓曄白了連琴一眼:「是鳳林策告訴我的,你覺得他是會胡說的人嗎」

「靠」連琴咬牙道:「你家那位什麼時候也學會八卦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