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航有些傻了,怎麼什麼都不清楚?甘迪爾專註的看著自己手中的空間原石,他有信心這一次能夠完全激活裡面的空間之力,他在附魔上也算前進了很大一步。

「額……那個,她……會不會再多一個學生?」遠航問的很不好意思,話語說的也很小,最後直接將頭低了下去,甘迪爾愣住,沒有任何猶豫直截了當的開口,「不可能!」

「為什麼!」遠航被直接拒絕,心裡有些不是滋味,甘迪爾看著他,「我不知道你和老師什麼關係,但老師絕對不可能再收第二個學生,老師說過她的學生只有一個,你沒機會了。」

遠航很失望,非常失望,一股濃濃的失落湧上心頭,站起身,「是這樣……那你先在這裡吧,我還有些事情,先回去了。」遠航帶著一腔失落離開,甘迪爾看著他的背影挑起嘴角,小子,想和我搶老師,門都沒有!

「砰!」一塊水晶狠狠被摔在地上,成為碎片,遠景大公子很為暴躁的想要將屋子裡的所有東西全部摔碎,為什麼!為什麼父親對他和遠航相差就這麼多!他就這麼不招父親喜歡嗎!他同樣也是父親的孩子,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

「大公子,你就別摔了,這都是你自己喜歡的東西啊。」一旁的隨從有些著急,領主大人對兩個公子的態度相差這麼明顯,大公子的確不好過,但這一切也沒有任何辦法,領主之位應該是被小公子繼承,也不怪大公子會是這樣的態度。

「我不服!憑什麼遠航可以,我卻不可以!」

「大公子,你先前做的一起不都是為了這樣的時刻,小公子既然和你已經成為對手,下手就不能放鬆!」

遠景的雙眼一亮,沒錯,只有他死了,自己才能得到領主之位,自己才能被父親重新重視!沒錯!「他最近都在哪裡?」遠景問了一句,是時候了,如果是從前的話,他還能暗中動手腳也不怕被發現,但現在,已經同過去不一樣了,他已經聲明是自己的敵人,那他這邊的動作就不會手軟!

「小公子最近都往返在元氣場,如果大公子要動手的話……元氣場是最好的地方。大公子可要知道,現在元氣場之內還有另外一個,有什麼都可以推到她身上。」

遠景陰險一笑,沒錯,好不容易來了一個替罪羊,他如果不做點什麼出來,真是太可惜了!

甘迪爾有些鬱悶,這小子在知道憐附魔師的身份之後,似乎有些想法,看著他很渴望的眼神甘迪爾就知道遠航也想要加入進來,只不過……「你的附魔天資不夠,想都別想了。」甘迪爾用盡一切辦法來阻擋遠航的求學之路,遠航也比較鬱悶,他的確在附魔上沒有天分,但……也不想錯過。

甘迪爾早已經能夠激活三級空間院士,他的實力躍升不是一級兩級,激活三級原石讓甘迪爾欣喜不已,很想和憐分享這個好消息,但又不不能隨便打擾。倒是遠航給予了他很多的讚揚和鼓勵,甘迪爾對遠航的戒心也慢慢打消,但從心底里不希望憐再收第二個學生。

「你的老師能夠將那麼寶貴的元氣丹交出來,很大原因是為了你。」遠航開口,甘迪爾有些受寵若驚,在他的印象里憐對他應該非常反感。「真的?」


「我認為是真的,不然她完全可以不用管你自己獨自離開。」

甘迪爾聽后呵呵一笑,「恩恩,你說的倒是也不錯呢。」這麼說來,其實老師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討厭自己?想到這裡甘迪爾心裡可好受多了,遠航看著他,「那個……我真的不能學習附魔嗎?」

這不是遠航第一次問,甘迪爾從最初的不屑到如今的為難,只是笑笑,「不是我打擊你,真的不行,附魔這種職業……也是要靠緣分的,不管是天才還是普通人,通過努力都會收穫很多,但這一切都必須要建立在你有附魔的基礎。」甘迪爾拍拍遠航的肩膀,「你有個虎視眈眈的哥哥,如果他知道你有附魔天分,會毫不猶豫的現在就對你動手。」

遠航狠狠皺眉,正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走了過來,甘迪爾見到立刻知道是誰,默默的調動好身體之內的元氣,遠景在走過來之後,對著遠航呵呵一笑,「怎麼不進去了?」

遠航冷冷看他,「你來做什麼!你應該知道這裡被封禁,還不出去?」遠航說的也不客氣,一旁的甘迪爾則是一言未發,靜觀其變。

當見到這裡竟然還有甘迪爾的時候,遠寧差一點就要崩潰了,「他是誰!父親什麼時候允許這麼多陌生的傢伙進入我們的元氣場!」

「他出現在這裡,自然是父親的應允。」遠航立刻開口,甘迪爾看著一臉不善的遠景,如果猜想不錯的話,這傢伙……

「可以,誰都可以出現在這裡,唯獨我不行!」遠景一聲低吼,手腕猛然一個旋轉,藍色的短刃出現,遠航冷冷一笑,以目前的水準,他不是自己的對手。

見到遠航無所謂的笑容,遠景再次一個旋轉,一瓶藥劑突然出現,遠航一愣!遠景揚起頭顱猛然吞下,甘迪爾暗叫一聲糟糕,拉著遠航狠狠退後,一陣空氣流動的敏感增強,遠景的整個氣勢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你竟然服用禁藥!」遠航壓低聲音開口,遠景哈哈一笑,甘迪爾忍不住低吼一聲,「我拜託你!現在是說這樣話的時候么!他是真的想殺了你!」

「哈哈哈哈哈!」一聲狂笑,接著便是一記猛攻!

遠景的雙眼閃爍殺意,「沒錯!我要殺了你!」 至尊無賴 ,甘迪爾一愣,這小子是傻子么!遠航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那雙眼睛看著服用了禁藥氣勢大增的遠景,目光深沉,「如果這就是你的決心,我怎麼樣都不會逃避的。」


「哈哈哈哈!怎麼,你以為現在的你還能贏過我?!」遠景大聲呵斥,渾身本不明顯的肌肉在這一刻突然奮起,上面的一條條青筋猶如生命的紋路,在彰顯著這個身體得到了本不屬於他的力量,甘迪爾狠狠拉了一下遠航,「你還不快點離開這裡!」

「我不會離開!」遠航說的那般堅定,甘迪爾低聲咒罵了一句,猛然間拉著遠航開始跑了起來,遠航一驚,「你做什麼!放開我!」

甘迪爾忍不住吼了出來,「誰想去管你!你們離老師遠一點!」

遠航愣住,這才想起來身後不遠處憐正在修習之中,甘迪爾仰起頭,「你們怎麼打在哪裡打我才不管,但無論如何別妨礙到我的老師!」

「我知道了。」遠航的腦袋上幾乎要冒出豎線,主動往元氣場的別處跑去,力圖能夠離憐遠一點,她是救了自己兩次命的恩人,如果說因為這一次戰鬥的波及影響到她的修習,甚至出現什麼意外,他也過意不去。

看著遠航轉身就跑,遠景發出了狂笑,也立刻追了上去,「遠航!你這就怕了么!你這個膽小鬼!」

遠航一臉黑的繼續往別處跑,回頭一看有些納悶,「你為什麼要跟著過來?你不是應該陪在憐身邊的嗎!」

甘迪爾僵硬的扯扯嘴角,「我怎麼知道!現在已經過來了!你那個瘋子哥哥在後面,我要怎麼回得去!」

遠航狠狠皺眉,看了看周圍,猛然抓住甘迪爾衣服領子的後面將他整個身子提了起來,甘迪爾本來就長的矮小,被這個提起來讓他有些抓狂,「喂!你要做什麼!」

「我不想你捲入這場戰爭。」遠航迅速開口,一邊跑一變觀察周圍的地勢,元氣場之內並非全部平坦,有著很多巨石散落在各處,形成一個個較為私密的空間,遠航看準方向伸手就將甘迪爾直接給扔了出去!

「嗖!碰!」甘迪爾狼狽的摔在石頭後面,遠航則是調轉方向往其他地方跑去,甘迪爾狼狽的自地上做起來,揉著自己的屁股,小子,我記住你了!

在元氣場的邊緣地帶,遠航終於停了下來,狂追在身後的遠景哈哈一笑,「膽小鬼不跑了么?你也沒有地方可以躲藏了!」

「你真的以為我會怕?」遠航站定,看著五官因為強大力量都有些扭曲的遠寧,遠寧挑眉,「你為什麼不怕?要知道你現在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是不是你的對手,要打過才知道!」遠航一聲低吼,一雙眼的瞳孔變化,屬於海中異族的野性全都激發了出來!紫色元氣自他身體內部湧出,遠景見到也只是哈哈一笑,「很好!等你死了之後,你的元氣丹我會好好吞下去的!」

「吼——!」雙方都爆發出一聲嘶吼,這場兄弟之戰是以彼此的性命做賭注!

「搞什麼!還是這麼大的動靜!」自巨石後面好不容易出來的甘迪爾聽著十分響亮的嘶吼和打鬥聲音不禁皺眉,他在這裡都能聽的很清楚,估計老師那裡更是如此了,想到這裡甘迪爾皺著眉頭快速前行,當看到兩道身影激戰的時候小心的停留在附近的巨石後面,「呼!」一塊碎石猛然飛了過來,甘迪爾立刻趴下,這才躲過一劫。

「打的還真是激烈。」甘迪爾在一旁觀戰,元氣場的這部分幾乎已經被毀的差不多了,兩兄弟都拿出了必死的決心要打到對方,但很明顯服用禁藥之後的遠景大公子明顯高過遠航,遠航雖然已經晉陞到神之領域,但他畢竟才剛剛跨入,實力的根基並不穩固,對戰之後明顯發覺對方的實力壓迫著自己。

「嘩啦!」又是一塊巨石粉碎,遠景的劍鋒狠狠劃過遠航的脖頸,遠航一個迅速後退躲過,但一道傷口就此停留在臉頰之上,殷紅的血液就此留下。遠景呵呵一笑,「怎麼,你還要掙扎么?」

「呼、呼、呼……」遠航的呼吸急促,才剛剛踏入神之領域的他不是遠景對手,服用了禁藥的遠景子在各個方面的能力都被強行提升爆發,甚至感覺不到疼痛和疲憊!但是他不行,元氣的消耗已經讓他有些不堪重負,如果再這麼下去,他必輸無疑!

「嘖嘖,看樣子他要輸了。」甘迪爾在一旁低語,對遠景投過去一個十分鄙視的眼神,服用禁藥……真是極度不要臉的做法!

遠航直起身子,將自己的氣息重新捋順,禁藥的持續時間比他想象的要長,繼續拖延的話將對他十分不利,他的哥哥已經有了殺意,他在這個時候退縮只能被殺!遠航握緊雙拳,一擊,拼盡全力的一擊,如果不行的話……他也無話可說!

藍色元氣滾滾而出,全部凝聚在遠航的手掌,接著充斥在他的身體表面!遠景見到這一幕不由得眼露興奮,「遠航,你也是窮途末路了吧!」「刷!」濃郁的藍色元氣也充斥在遠景全身,服用禁藥之後遠景的力量被強行提高了不止一個層次!他現在覺得自己無所不能!

看著如此場面,甘迪爾暗叫一聲不好,神之領域的對決嗎……如果真的讓這力量爆發出來,老師那裡一定會受到影響!甘迪爾不知道憐的實力究竟為何,就是因為不知道才會擔心。甘迪爾狠狠咬牙,不行,他好不容易才找到這樣一個附魔師,怎麼可能輕易的讓她受到影響,萬一一個不測的話……甘迪爾眼中眼神暗了下來,抱歉了兩位,這場戰鬥你們還是再選別的地方解決去吧!

甘迪爾手腕一個旋轉,一枚閃閃發光的東西出現,甘迪爾看著眼前一觸即發的戰鬥形勢,發狠一般,將手中的東西捏個稀爛!

「吼——!」兩兄弟的怒吼伴隨著元氣的碰撞,相互交接!

元氣閃耀,雙方眼中的仇恨也在瘋狂閃耀!然而——!

「嗡——!」陡然一陣空氣震動傳來,接著便是巨大的元氣波動自一旁襲來,遠航和遠景都錯愕不已,空間之力如一隻大手,狠狠的將他們的元氣攻勢扣住,「咔嚓!」一道空間裂縫突然出現,所有的元氣力量都被強行吸入,無影無蹤!

憐一直沉醉在修習狀態,周圍的元氣氛圍十分良好,憐很快便再次陷入了一種奇妙狀態,憐猛然意識到很可能是神諭的再一次來臨,不由得心底興奮異常,要知道神諭可遇不可求,如此短時間之內她竟然再一次領悟到神諭,已經是十分幸運的事情了!憐立刻全身心的投入進去,感受著神諭的奇妙,和自身元氣空間的改變!

這是一種美妙的感受,全身心如沐陽光,憐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元氣空間之內的元氣以一定的規律和頻率轉動,似乎也在享受這個過程,然而就在這美妙的無法形容的時候,一道空氣震動如驚濤駭浪猛然涌了過來!

「嘩!」這股空間力量如一盆涼水直接扣在憐的頭上,在幾秒之後,憐的黑眸猛然睜開,很好、很好!來之不易的第二次神諭再一次被毀了!

「這是……什麼!」這邊,突然出現的空間裂縫讓兩兄弟吃驚不已,裂縫如一道裂開大嘴,不穩定的空間之力瘋狂的將周圍的東西吸入,遠景似乎預感到什麼危險,當下頭也不回的開始往外面狂奔,「嗖!」瘋狂的吸力湧來,遠航的身體猛然間被強行吸了過去!

「啪!」一隻手臂將他狠狠拉住,甘迪爾跑了過來,狠命的將遠航拽了回來,遠航愣住,「你怎麼在這裡!」

「你先別問這個!我們快走!離這東西遠一點!」甘迪爾死命的抓著遠航往回走,遠航也拚命抗拒著吸引力,然而不穩定的空間之力如暴躁的野獸,根本不會輕易放過他們兩人,「啊!」在甘迪爾的一聲尖叫聲中兩人的身體集體騰空而起,朝著裂縫而去!

「你們搞什麼!」一聲怒吼,緊接著兩人的身體被另一道力量強行拖拽了回來,憐一臉黑的跑了過來,在見到這條空間裂縫之後,目光狠狠落在甘迪爾身上,甘迪爾尷尬笑笑,「老師,有什麼話我們出去說吧……」

「出去說?這條空間裂縫如果一直存在,會不斷將周圍的一切吞噬,你以為出去就安全了?」憐聲音冰冷,甘迪爾不由得顫了一下,遠航開口道,「這裡太危險!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憐看著根本就站不穩的兩個人,心中狠狠探口氣,一陣光芒突然自兩人腳下起,甘迪爾雙眼放光,是空間傳送陣!遠航吃驚壓抑,光芒包裹之下兩人瞬間自原地消失,看著面前這道扭曲的空間裂痕,憐狠狠咬牙,內心的怒火全部發泄了出來!她的第二次神諭,可惡!

光芒閃現而過,兩人出現在元氣場的出口附近,憐並沒有將兩人直接傳送出去,畢竟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自己附魔師的身份。

「不愧是老師!傳送陣竟然可以容納多人,而且空間之力這麼穩定!」甘迪爾滔滔不絕,內心十分激動,他真的是找對人了!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直接的感受老師的附魔能力!

遠航則是有些擔心的看著裡面,「不行,我要回去看看。」遠航直接就想往裡面走,甘迪爾一下子拉住他,「你去做什麼?給老師拖後腿么?不用擔心啊,有老師在那條空間裂縫絕對不成問題。」甘迪爾嘿嘿一笑,早知道老師這麼厲害,他當初不出手就對了。

「你難道就不怕那倒裂縫將她吸進去嗎!」遠航很驚訝的看著甘迪爾,甘迪爾哈哈一笑,「這你就不懂了,那條裂縫根本不是老師的對手,你就放心吧……你看!」一道光芒自兩人的面前出現,甘迪爾雙眼放光,很快,在光芒之中少女的身形出現,沒等甘迪爾反應過來,他整個人的身體被一下子提起!

黑色雙眸散發著陣陣寒冷,甘迪爾的表情全都僵硬在臉上,「那個……額,聽我解釋……」

憐一臉陰沉,「小子,你到底還要給我惹多少的麻煩,恩?」憐現在十分後悔,是非常的後悔!

甘迪爾呵呵一笑,「早知道老師這麼厲害,我就不、不出手了……」

「等等!你剛才說什麼?難道剛才的那道裂縫是你弄出來的!」遠航吃驚開口,憐和甘迪爾十分有默契的看他,齊聲道,「當然不是!」遠航愣住,甘迪爾對著憐嘿嘿一笑,憐微微眯起眼睛,壓低聲音說道,「你要是再敢給我惹麻煩,我會讓你後悔跟著我。」

甘迪爾呵呵一笑,連忙點頭表示自己會很聽話,憐將他往地上一丟,看向遠航,「那條空間裂縫是由很大的空間之力引起,你以為他會有這樣的本事?」甘迪爾嘿嘿一笑,遠航狠狠皺眉,「元氣場之內的空間之力一直都很穩定……」

「會不會是你們打架的時候爆發的力量太強,所以導致空間之力發生了改變,要知道你那個哥哥可是服用了禁藥。」甘迪爾說完自己都不信,遠航狐疑的看著他,真的是這樣?

憐瞪了甘迪爾一眼,隨後開口道,「可能是這樣, 重生之權門婚寵 。」

遠航半信半疑,憐看了看裡面,「雖然那道空間裂縫已經被撫平,但如今整個元氣場之內的空間之力都已經不穩定,這裡……已經不能再用了。」

遠航點點頭,憐看他身上有不少傷痕,臉色也蒼白不少,看來他和大公子有一番惡戰,禁藥……應該是強行提升實力的藥劑吧。憐拿出一瓶治癒藥劑,遠航見到連忙搖頭,憐直接將藥劑丟給他,「拿著,算是我還你的人情。」憐惡狠狠瞪了甘迪爾一眼,甘迪爾嘿嘿一笑,遠航不明就裡,憐直接走了出去,甘迪爾看看他,「老師還真大方。」

遠航看著手中的這瓶治癒藥劑,知道它的價值貴重,他幾乎被毀掉的身體就是靠這個才恢復過來,估計遠景服用的所謂禁藥也沒有這個藥劑品質高。遠航的眼神閃爍幾下,「她真的……太奇妙了。」

甘迪爾瞪大眼睛,遠航的眼神有些莫名意思,甘迪爾猛然打了一個冷戰,「你不要多想! 重生六零有空間 !」

遠航的臉莫名的紅了一下,忍不住低吼道,「你胡說什麼!」遠航有些羞惱加快步伐走了出去,甘迪爾也趕快跟了出去,看著遠航微微發紅的側臉,甘迪爾忍不住低聲開口,「我的天……這也太快了。」

大型元氣場被毀,遠寧領主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明顯愣了一下,遠航並不想說裡面到達發生了什麼,大型元氣場被廢棄,這讓遠寧領主有些頭疼,開闢大型元氣場並不容易,一般小領主的領地之內有一個就十分不錯了,現在這唯一一個也廢棄沒有了,遠寧領主十分頭疼。

服用禁藥的遠景大公子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再出現,服用禁藥是要付出代價的,至於遠航在治癒藥劑的幫助下很快就恢復到最佳水準,沒有了大型元氣場的幫助,遠航也沒有怠慢修習,每天都很勤奮。至於憐,則是抽出一段時間來教導小尾巴。

「老師,我成功了!」門被猛然推開,甘迪爾手裡拿著一個外形十分粗獷的空間容器跑進來,獻寶一樣的捧到憐面前,「三級空間容器!老師,你快看!」

憐拿過來,不得不說,這小子在附魔方面的天資的確很棒,稍微教導一下就能心領神會,憐檢查了一下,看了看外形,忍不住笑了出來,恩,不錯,還真是她教的。

「老師,怎麼樣?」甘迪爾興奮的期待著憐的點評,憐將空間容器還給他,「空間之力還算穩定,面積也很不錯,除了外形,你幾乎可以得到滿分。」憐雖然說這話的面無表情,但言語中卻透著讚賞,甘迪爾忍不住原地歡呼,「太好了!」

「不要驕傲,三級空間容器還算不了什麼,附魔的路還很長。」憐忍不住叮囑,甘迪爾忙點頭,拿著自己的空間容器愛不釋手,突然,門再一次被推開,遠航神色不佳甚至有些焦急,憐挑眉,「出事了?」

遠航看了看憐,點點頭,「沒錯,這件事……有關於你。」遠航停頓了幾秒,「現在,立刻離開這裡!」

憐站起身,遠航看著憐,開口道,「阿烈夫領主來了。」 「阿烈夫領主?不也是個小領主么?」甘迪爾無所謂的哼了一聲,遠航卻並沒有這麼輕鬆,仍舊是很嚴肅的看著憐,憐的眼神慢慢沉下真是想不到阿烈夫竟然能夠找到這個地方,更關鍵的是,為什麼他會知道自己在這裡?

甘迪爾見憐的神情有些不對,「老師,那個小領主來這裡是為了找你?」

憐看向遠航,「他都說了什麼?」

遠航狠狠皺眉,「我是偷聽到的,你要知道小領主之間其實沒有多少互動往來,阿烈夫領主來到這裡讓我很驚訝,不知道他要和父親談什麼,在一開始我就聽到他來找金髮黑眸的異族,父親沒有表示你就在這裡,但阿烈夫領主似乎就認定你一定在這裡,並且還向父親表示如果父親願意將你交出去,會將他領地之內的大型元氣場讓給我們!」

「這一招,真是下血本了。」甘迪爾點點頭,隨後意識到不對,「老師,你做了什麼事情嗎!為什麼那個阿烈夫領主對你這麼執著,甚至都追到了這裡!」

憐沉默,甘迪爾呵呵一笑,有些尷尬,「肯定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老師你是不是拿了他什麼寶貝的東西,或者搞了一點小破壞?小領主么,脾氣都很大胸懷都很小呢……」遠航看了甘迪爾一眼,甘迪爾尷尬的呵呵一聲,「也不都是這個樣子的……老師到底做了什麼……」

「我殺了他兒子。」憐淡淡開口,遠航噤聲,甘迪爾也愣住了,憐掃了一眼這一大一小,繼續開口道,「他惹惱了我,一再的找我麻煩,甚至對我窮追不捨。」

甘迪爾只覺得一陣冷風從自己的脖子那裡劃過,他是不是很幸運沒有被殺?

「你殺了他的兒子,怪不得他追你追到這裡,阿烈夫領主的兒子我多少也有耳聞。」遠航開口,「我不知道父親的意思,但元氣場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是很大的誘惑,為了安全起見……你還是離開這裡吧。」

憐沉思了一會兒,這個時候門外聲音響起,「小公子,領主大人要你同你的朋友一同去一下。」

「糟了。」遠航低咒一聲,「我不管父親的決定是什麼,都不能威脅到你,你快走吧趁現在!」

憐呵呵一笑,「沒關心,以阿烈夫的個性是要誓死追我到底了,既然如此那就讓他來追吧,我並不是懼怕。」憐走向門口,「遠航,謝謝你這麼關心我,只是可惜,我不想再收第二個學生。」

遠航的臉一紅,有些懊惱的看向甘迪爾,這小子的嘴未免太快了!「我不是這個意思,啊對了!你附魔師的身份足以讓父親拒絕阿烈夫領主!對啊!我怎麼忘記了!」遠航顯得很開心,憐呵呵一笑,「那就走吧。」

再一次見到遠寧領主,和上一次的氣氛完全不一樣,遠寧領主皺著眉頭坐在那裡,似乎很為難的看著遠航,遠航馬上開口,「父親!阿烈夫領主的好意雖然不錯,但是元氣場畢竟在他的領地之內,我們過去也不安全。」

遠寧領主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看著憐,擺了一下手勢讓遠航安靜,「是你殺了阿烈夫的兒子阿德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