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風道:「原來如此。」

大塊的肉被收入輪藏空間,皮毛也收了起來,至於獵物的頭顱和骨頭還有內臟都被拋棄,雷星峰只收純肉。

架起烤架,雷星峰開始燒烤,他燒烤的手藝極好,雖然已經很少做烤肉了,但是手藝還在,烤出來的肉,美味異常。

邢風大快朵頤,他嘀咕道:「好吃,不錯,又有一個不殺你的理由。」聲音雖然極低,但是雷星峰聽得明明白白,冷汗都要下來了,這人簡直豈有此理。

恐怖的傢伙,以後有機會絕對要逃,跟著他總有朝夕不保的感覺。

這一頓吃的兩人滿嘴油,邢風淡淡道:「這次吃飽,最少可以幾天不吃了,唔,以後每天有時間的話,就給我烤一次肉吃!」

雷星峰無法,其實到了他們這個程度,基本上十來天不吃,一點問題也沒有,如果要吃的話,那就是為了美味,為了口舌享受了。

邢風看著雷星峰鬱悶的臉,不由得大笑起來。

雷星峰嘀咕道:「免費午餐,不吃白不吃啊……」心道:「早知道就燒烤的難吃點好了!」

在這個大陸休息了幾天,雷星峰不停的狩獵,並且燒烤各種肉,發現了一種肉非常的好吃,所以後期的狩獵,都是針對這種動物,那是一種肥大的動物,有著長長的獠牙,棕黑色的皮毛,算是一種食肉野獸,被雷星峰最少獵殺了幾十頭,等他們準備走的時候,這種野獸已經看不到了。

又是一次無休無止的遷移。

終於,雷星峰忍不住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邢風陰沉著臉說道:「哪裡去?我現在是亂跑,順著一個方向跑!總是能夠碰到一個有傳送陣的地方!」

雷星峰頓時心涼一半,原來這傢伙是漫無目的的亂跑,這要跑到什麼時候?

「必須是大型傳送陣?」

雷星峰有點絕望的問道。

邢風呸了一聲,說道:「別做夢了,我只要找到區域性的傳送陣就可以了,其實,就連區域性的傳送陣都不用,只要找到局部的傳送陣,我就可以利用了,現在……媽的,我連在哪裡都不知道!沒有其他傳送陣的引導,大型傳送陣,那就是一堆小山高的沙子,你要找到其中的一顆,你找得到?」

雷星峰被說的啞口無言,心道:「我哪裡知道這裡會那麼大?」

邢風又道:「如果我恢復修為,那麼還有一點點把握,如果我修為再高一層,我就可以直接進入星空中尋找,現在……還是慢慢找吧!」

雷星峰只能點頭,什麼也做不了。

經過差不多大半年的時間,按照雷星峰的記憶,最少跑了三百個大陸,經常是一天跑幾個大陸,也有時候,幾天才能找到一個大陸落腳,這其中的辛苦,也就兩人心裡明白,不是身體勞累,而是一種前途無亮,心的累。


一路奔波,終於兩人來到一個大陸,這大陸上有人形異族,邢風的眼睛頓時亮了。

這裡的異族,擁有四條手臂,除此之外,和人一樣,至於有什麼厲害的技能,雷星峰完全不知道,因為在邢風抓住幾個后,稍稍詢問,才發現語言不通,為此,邢風直接下手,將幾個抓住的異族人殺掉,他有點惱怒道:「長得像人,卻不會說人話,還是殺了算了。」

雷星峰問道:「這裡會有傳送陣?」 邢風淡淡道:「誰知道有沒有,就算有,也是人建造的,這些異族應該不會什麼傳送陣,找找看吧。-」

殺了幾個異族人的後果,就是整個異族都集合起來,殺向兩人。

邢風道:「咦,竟然還敢來送死,你等著我!」

這傢伙大概怒氣值滿了,打算拿異族出氣,當他開始屠殺的時候,雷星峰在一邊觀看,這種殺戮就很恐怖了,湧上來的異族人,被邢風瘋狂屠戮,那種殺戮的效率,簡直讓雷星峰大開眼界。

血腥殺戮持續了幾天,然後周圍就再也見不到一個異族人,雷星峰沒有動手,只是冷眼旁觀,當然,他也不會勸阻,這裡的異族人對待人類同樣喊打喊殺,若是實力不夠壓制他們,一樣會被他們殺。

這幾天的殺戮也讓異族人嚇壞了,當真有多遠就躲多遠,再也不敢在兩人面前露面。

邢風帶著雷星峰向著遠處飛行,雷星峰很想問一句,這是要到哪裡去?只是他看著滿臉嚴肅的邢風,還是覺得算了,這老傢伙有點不正常,還是少撩撥他為妙。

這是雷星峰最鬱悶的一次旅途,過程乏味,面目可憎,大部分時間,他都是在學習禁制,在輪藏空間中,他藏有大量的禁制方面的星蟒錄,足夠他消磨時間了。

有時候,看到邢風的情緒比較好,雷星峰也會請教一些修鍊上的事情,往往邢風的片言隻語對於雷星峰而言,那就是如獲至寶,很多修鍊上的問題,簡單一句話,就直指本心。


邢風有一句話,讓雷星峰深思了很久,任何屬性的修鍊者,都要依照屬性的特色修鍊,等到完全理解和掌握了本屬性,那麼任何屬性都不再話下。

就這句話給了雷星峰很大的啟發,除了學習禁制外,雷星峰就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雷電的理解上,不僅僅是用這一世的知識,還努力用到了上一世學到的知識。

和電有關的,都是雷星峰想要學習的,可惜上一世的記憶有點模糊不清了,畢竟經過了那麼多年,很多東西都記不住了,只剩下一些基本的概念,就算這些,也對雷星峰的幫助極大,比如電磁的概念,比如電壓的概念,和這一世的雷電知識結合,他得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結論。

加上雷星峰還在學習禁制,難免就將禁制和雷電結合起來思考,逐漸找出一條奇怪的路,那就是結合了禁制,結合了前世的雷電知識,加上這一世的雷電知識,形成了一些概念,而這些概念需要他一點點試驗,然後運用到自身的武力中來。

可惜邢風在身邊,雷星峰不敢大規模的試驗,而且每個地方停留的時間都相對短,他也抽不出時間來,只能積累自己的知識,其中關鍵的猜想,都被他記錄在星蟒錄中。

隨著時間推移,記錄的內容逐漸增加,讓雷星峰高興的是,一頁星蟒錄竟然不夠記錄的,要知道,星蟒錄的承載信息量是極為龐大的,也就是說,雷星峰的收穫極大,當然記錄的內容並不一定就是正確的,需要他試驗過才有結論。

偶爾在休息的時候,雷星峰會做一些驗證的小實驗。

比如電磁試驗,將金屬小球,從手中發射出去,一開始總是失敗,後來雷星峰發現,需要製作一根空心管子,經過很多次驗證,終於得到成功,當然,他不會用一根管子,射一顆金屬球去戰鬥,這只是一種驗證,最終可能沒有什麼用處,但是他卻理解了一個原理,一個可以利用的原理,以後也許就可以煉製在劍印中。

類似這種小驗證,雷星峰搞了不少,都是利用很短的休息時間進行的,邢風只是好奇的看看,久了也就無視了。

隨著對雷電屬性的認知越來越深,雷星峰對於修鍊,對於禁制,對於雷印和劍印,觀念也完全變了,他現在發現,以前修鍊實在太膚淺了,完全靠著材料的堆砌,靠著一知半解,就開始強行晉級,其中的隱患極大,一旦到了修為深厚的時候,就難以為繼,再也無法進步了。

就像是建房一樣,地基就不正,如何才能建成高樓?

這就是理解的好處,等於讓雷星峰打好了紮實的基礎,這樣再建造高樓就有堅實的地基,就算高樓建造的奇奇怪怪,可是這高樓不會倒塌。

邢風也看出一點頭緒來,他倒是沒有說什麼,心裡卻不由誇讚雷星峰聰明,他可比雷星峰清楚,修鍊就是從基礎開始,基礎不好的人,也許可以達到一定高度,但是絕對成不了真正的超級高手,到了最後,一切就會顯露無疑。

按照邢風的眼光,雷星峰的修為正好處在關鍵的位置,這時候還有補救,若是修為再高一些,想要改正可就千難萬難了。

雷星峰也沒有辦法,他的出身決定了,不可能得到什麼好的修鍊手段,全靠他一路過來,拳打腳踢,懵懵懂懂的一路修鍊,唯一的優勢,就是他有著極其明智的思路,還有就是那雙特殊的眼睛,這才走到現在。

隨著見識的增加,雷星峰也終於明白自己欠缺什麼,想明白了,他也嚇出一身冷汗,如果不是這次出來,估計他就一條路走到黑了,再也不可能去自己摸索,等到修為高了以後,想要後悔也就難了。

又過去了上百個大陸,時間也過了很久,以至於雷星峰也搞不清,自己離開明澤盟有多少時間,也不知道鏡之界的家怎麼樣,他心裡雖然著急,可也沒有什麼辦法,這裡始終和鏡之界無法聯絡。


到了這一步,雷星峰暫時也死心了,反正跟著邢風跑,總有一天可以和鏡之界聯絡,要知道,鏡之界可是一件罕見的寶貝,其跨越的空間極其廣闊,只要稍微接近點,他就可以進入其中了。

這期間,雷星峰還見到邢風殺了一隻星蟒獸,而且是一隻成年的星蟒獸,讓他更加畏懼邢風的實力,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打算強行逃離,這傢伙的實力高深莫測,這還是他的實力沒有完全恢復的情況下展現的,對於他,雷星峰根本就沒有任何僥倖的心理。

一天,邢風和雷星峰在一個大陸休息,雷星峰見他心情似乎不錯,問道:「前輩,你知道這世界有多大?」

域外星空這片世界,雷星峰還沒有什麼具體的概念,所以他希望能夠從邢風那裡得到答案,哪怕是一個概念也好。

邢風想了想,拿出一個星蟒錄道:「雖然不全,但是有一個大概的輪廓,你自己看吧。」

雷星峰大喜過望,他也沒有想到邢風會給一頁星蟒錄,急忙接過來,仔細觀看。


整體看來,域外星空的形狀,讓雷星峰很是驚訝,那是一個十字形,龐大的十字形,有無數的細碎大陸構成,只是這個之字形並不完全,很多地方都是空白,但是大致的形狀,雷星峰不會看錯。

「十字形啊,我們在什麼位置?」

一邊說,一邊拿出自己的星蟒錄,迅速複製下來,這種東西,要是錯過了,雷星峰會後悔死。

邢風淡淡道:「你問我,我問誰去!我也不知道在哪裡!」

雷星峰也知道他不清楚,要不然也不會長時間亂跑了,他說道:「從一開始傳送,總是有一個方向吧,對了,我們一開始是在哪裡啊?」

邢風倒是沒有不耐煩,他指著星蟒錄道:「這裡……原本打算到這裡……但是現在在哪裡,我也不知道了!」

雷星峰發現他們原來的位置在左側,也就是十字形的左側邊緣,當真是遙遠之極,而邢風要去的地方,是十字形上面,在星蟒錄上,看上去似乎不遠,但是前世對於地圖的概念,讓他心裡明白,這中間的距離,估計遠的嚇人,只是星蟒錄雖然記錄整體的大概形狀,但是沒有比例,這就讓他無法判斷到底有多遠。

對於傳送錯誤,雷星峰在第一次走出家鄉,就面對過一次,所以他心裡並不慌張。

仔細辨認了一下,雷星峰當然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過,他相信,既然是從左邊的角落,穿越到上面的角落,那麼他們一定在這條線附近,說道:「前輩,你覺得我們會在哪裡?」

邢風道:「不是我覺得在哪裡就在哪裡!是我們在的地方,根本就無法定位!」

雷星峰道:「我知道,現在應該要找的是星蟒錄有記錄的地方。」

邢風沒好氣道:「廢話,我當然知道!」說著一把搶過星蟒錄收起,看得出,他有點煩躁了。

幸好雷星峰已經複製了星蟒錄,不管怎麼說,他最少理解了自己大概的位置,也就是在十字形的上端,從左側到上端,也許還不到上端,也許只是到了中央位置,也就是最大的一片星空,在這裡亂竄,很可能竄到別的位置去。

根據邢風的指點,雷星峰死死盯著出發的點,那是十字形左側邊緣,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小點,可惜他無法確認明澤盟的位置,如果能夠確認,那麼他就可以大概預估比例關係。 按照之前邢風簡單的指點,原本要抵達的位置,在十字形上端,但是並不在

如果雷星峰自己行動,在沒有鏡之界的情況下,估計他跑到十年八年,也未必有邢風這段時間跑的遠,想想就頭皮發麻。

邢風道:「走了,這裡什麼也沒有。」他再次打開秘門,帶著雷星峰離開。

……………………

看著田野中耕種的人,邢風臉上露出狂喜的神情,雷星峰也獃獃的看著不遠處大片的農田,這裡是人類居住的地帶。

邢風迅速掏出星蟒錄來,他開始仔細查看,很快他就找到確切的地點,不由得大罵道:「他媽的……竟然偏移到這一帶來了。」


雷星峰偷偷瞄了一眼,地點被邢風放大,那已經偏到十字形下方地帶了,難怪邢風會大罵起來,這也偏差的太遠了。

算計了一下,邢風立即開啟秘門,帶著雷星峰再次離開,這地方只是一個修鍊者的種植大陸,不值得停留,也沒有大型傳送陣利用,普通的跨大陸的傳送門,對於他們兩人,根本就沒用。

再一次進入瘋狂趕路的模式。

每次到了一個新的大陸,雷星峰就會在星蟒錄上標誌出來,很快一條細細的線,在星蟒錄上形成,這就是他們走過的路線,真正一年時間,在星蟒錄上就是一條短短的線路,雷星峰很是有點絕望的看著這條線。

要知道邢風可是有能力,一次跨越幾個甚至十幾個大陸,可就算這樣,在星蟒錄的地圖上,卻只是走了一小段,現在他算是真正明白了,若是沒有鏡之界,在域外星空這裡趕路,是一件讓人崩潰的事情。

路上,雷星峰有時會想到德馬和青木,不知道這兩個明澤盟的高手,最終能不能逃出去,不過,這種念頭也就是浮現一下,他就想到自己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逃脫,也就放在一邊,不再考慮。

這一段趕路的時間,雷星峰一直在刻苦修鍊,由於對雷電的理解大幅度的上升,他開始調整自己的雷印和劍印,對於真身,他也有了新的認識,真身和雷印有關,一旦雷印修改,真身也隨之有所改變。

由於時間緊迫,雷星峰都是小修小改,思路的改變,雷印就需要改變,好在雷星峰得到了一整套成年雷星獸的骨骼,靠著這套骨骼,他逐漸改變雷印,這種稀有雷系材料,讓他有了改變雷印的資本。

雷印是吃材料的最大的戶,別看雷印不大,但可以吞吃大量的材料,雷星峰收藏的材料,大部分都是被雷印吃掉的。

邢風有時候興趣上來了,也會指點幾句,每次雷星峰得到指點,都要思索很久,小心翼翼的驗證,然後運用到修給雷印上,這種程度的高手指點,非常難得,雷星峰可不敢忽視。

經過一年時間的修改,雷星峰終於將基礎打好,修為為此突飛猛進,當整個雷印修改完畢的瞬間,他已經晉級到了巔峰級道君老祖,這種晉級讓雷星峰驚喜萬分,這就是水到渠成的成功,根本就不用雷星峰刻意追求,自然而然就晉級成功了。

雷星峰偶然放出自己的真身,讓他氣餒的是,真身竟然還是雷星獸的模樣,除了頭部依舊是自己的,其他全是雷星獸的外形。

邢風倒是大為驚訝,不過他沒有說什麼,只是淡然的看了一眼,就轉身離開了,雷星峰很是羞愧的收起真身,簡直沒法見人了。

其實邢風表面無所謂,但是心裡卻無比驚訝,這是一種真身變異,一旦真身變異,其真身就具備了極大的威力,這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對於修鍊者而言,是好事,而不是一件羞愧的事情,當然,他也不知道雷星峰會覺得羞愧。

由於確定的方位,這一年的時間,除了休息外,都是在趕路,不過,因為秘門開啟,也是需要耗費邢風的力量,所以休息的時間足夠雷星峰修鍊用了。

這一路,雷星峰見識無數的大陸,百分之九十幾的大陸全都是無用的大陸,所謂無用的大陸,就是沒有什麼資源,或者說是沒有什麼他能夠使用的材料,極少數大陸有人,或者有異族人,或者是擁有植物和動物,其中非常罕見的就是星獸居住的大陸。

不過,雷星峰總算搞明白了,邢風要去的點,也就是要去大陸在哪裡,按照他的計算,就在雷印重新修鍊成功后,大約再有幾天時間,就應該抵達了。

雷星峰心裡好奇,不知道這個大陸有什麼特別的。

三天後,雷星峰跟著邢風來到了這個大陸,剛進入,雷星峰就看到很多的禁制節點,不由得嚇一跳,說道:「哇,那麼多禁制?」

隨即,雷星峰就發現不對,這裡的禁制節點散亂,看上去毫無規律,一下就將他鎮住了,他可沒有見過這樣的禁制,仔細觀察了片刻,他驚訝道:「呃,天然禁制?怎麼可能!」

邢風冷笑一聲道:「怎麼不可能,這世上就沒有什麼不可能的,這裡是禁制的起源地!」

雷星峰一呆,接著大喜,這對於他理解禁制有著極大的好處,他期期艾艾道:「我們,我們能不能在這裡多停留一點時間?」

邢風道:「多留點時間?時間多得是,從這裡……你要帶著我過去,我可不想遇上禁制大暴、動!」

雷星峰奇道:「什麼是禁制大暴、動?」

邢風道:「這裡的禁制雖然不厲害,但是觸動多了,引起連鎖反應,就會引起恐怖的禁制大暴、動,而在這裡,秘門都受到干擾,如果禁制大暴、動,你就會面臨著無窮無盡的禁制攻擊,就算是我也不敢面對,所以,你的任務是帶著我去一個地方。」

雷星峰道:「好吧,我盡量避免不觸髮禁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