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領導打圓場:“算了,長久也不是故意地,年輕人血氣方剛,一時想不開也是有的。任誰處在那個時候遇到這種事情都有想法,誰沒有想法,沒有想法那就不是人了。”

長久點點頭,張怡說話了:“幾位領導,我說句公道話。長久的事情我也是全部經歷的,事情的發生恐怕不是長久罪過吧。”

侯部長也長嘆一聲:“不錯,很難說是誰的錯,長久走了也好,要是能做的比國內好那也是幸事。就像在座的幾位同志,那個不是這麼過來的,前十年都是空有一身本事卻無從施展,唉。”

那個領導也是感慨:“我們幾個就不用說了,也沒多大出息,老侯算是人才,可前十年不也是被打進冷宮,正當精力旺盛出成果的時候,可惜啊。”

這個話題一經提起,滿桌過來人都開始唏噓,你一言我一語的倒起苦水來。

說了半晌,張怡插了一句:“侯部,你們來**不會是專程來找長久回去的吧?”

侯部一拍腦袋:“差點忘了,是這樣的。”

原來國家簽了福建和富士通的合同之後,一方面準備引進交換機設備以供需求,另一方面也準備引進生產線,像以前化肥生產線一樣,來個大生產,畢竟光買交換機是遠遠不能滿足國內建設的需要,還必須能夠自己造血才行。

在這個前提下,應瑞典電信部門的邀請,郵電部組團參觀國外的電信系統。

瑞典人早就表示,華夏如果需要合營生產通信設備,願意提供合營建議書。侯部長去了之後,很快提出希望能引進年產規模爲30萬線的交換機生產線,還希望包含這一設備所用的大規模集成電路的生產線。

瑞典人實誠,當時就提出了建議書,只是侯部長他們這一次是秉承上面的意思進行的試探性引進,打算再看幾家,比較其性能與價格做到貨比三家,再行決定。

後來世界通信設備展覽會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行,侯部他們也帶團參加,只是各國正由模擬交換機向數字程控轉換,爲怕泄漏技術祕密,各國都未提出產品。

很奇怪,各國展臺前都有華人,對侯部他們態度熱情的不得了,各國大公司爭相邀請侯部他們參觀公司,下了大本錢。

侯部他們自然受寵若驚,不過誰都知道他們是衝着華夏這個大市場而來,因此特別謹慎。

有一個產品引起了侯部的注意,那就是ITT的一個產品,叫S1240的數字程控交換機,還沒有研發成功,只是讓比利時試製。

S1240程控交換機特點就是採用多塊微處理機分別控制一部份設備形成一套大系統,能夠避免計算機故障時,使整個系統不能通話的大故障。

這讓侯部忽然想起了長久的項目,當時國內幾乎所有人都不相信長久這個草臺班子能夠研發出程控交換機,因此對長久的項目不屑一顧。

現在看到比利時的產品居然和長久的結構驚人的相似,侯部不得不重新審視了長久的設計。

這只是一個想法,當時侯部還滿心歡喜的準備回國之後再找長久商議這件事情。誰知道國家臨時又讓侯部帶幾個人去加拿大北方電器公司,考察他們的交換機設備,因此和長久他們失之交臂。

北方電器公司也生產DMS式的交換機,侯部和他們的談判很順利,對方也同意了,只是集成電路方面有困難,不過他們答應介紹一家美國公司。

等侯部他們心滿意足的到**準備轉機的時候,卻接到了加拿大方面的來電:“因物價上漲,DMS的報價要提高1/3。”

侯部他們都認爲這是勒索,轉而尋求其它方面的技術。正好在**的時候,看到了張怡召開的記者發佈會,方纔知道長久到了**,這才和長久接上了頭。

長久和張怡靜靜的聽完了侯部長的敘述,只覺得又生出了一點希望。 “這是敲詐,華夏人民是不會接受這種無理的要求的。”侯部長拍了桌子,“要不是國內沒有生產能力,咱們哪裏還用求他們。”

張怡小心的說道:“侯部長,我們有生產能力,最近正在組裝生產線,如果你們有需要,我們願意提供合作意向書。”

侯部長笑道:“張小姐打的好算盤,我們小長久的交換機也是在國內開發的,要說合作也要他點頭。要不是我這些天不在國內,長久的交換機哪輪得到那些傢伙去鑑定!白白擠走了長久,我們卻捨近求遠,跑去國外引進。”

那個領導對長久說:“長久你開發的交換機,我們光聽說性能有多優越,到底是沒見過實物啊。”

長久道:“這沒問題,咱們過會就去看看,張小姐這裏有一套成品,現在正在接受港府的人蔘觀。”

“這就好!”侯部長笑道,“正好讓我們見識見識咱們華夏人自己的程控交換機。”

~~~~~~

一行人吃過了飯,長久堅持自己結帳,侯部長他們推辭不過,也就只好作罷,由張怡開車帶他們去參觀交換機系統。

到底是國家委派去國外考察的專家組,侯部長他們看了機器也是大爲驚奇,提了幾個很有深度的問題,長久一一回答。

雖然沒有經過實測,但是侯部長他們一致認爲這部機器同國外同規模交換機的技術水平相當,而實現結構卻很簡單,應該十分適合華夏國內的需要。

“長久,這一套系統造價得多少?”侯部長很滿意,臉上露出笑容。

“嗯,現在最便宜的大概算是福建買的那一套富士通F150了,也就七八百萬人民幣吧,可是據我所知那是一套實驗機型,也就是說根本就是第一次用。”長久盤算道,“我這部交換機完全可以實現零部件國產化,成本自然可以大大降低,國外價格大概摺合每線600美元上下,我這個成本足可以降到每線400美元,如果大規模生產每線300美元也有可能。”


侯部長和同行的三人互相交流了一下眼色,然後說;“這套生產線怕不得上千萬吧,茲事體大,雖然我們看好這東西,但是容我們回去向上面報告一下。”

長久道:“這個沒問題,我這裏還有一份介紹資料,您也一併拿回去吧。”

侯部長一行四人當晚就乘坐班機回北京,四人商量了一下,侯部長說:“幾位,你看長久做的系統怎麼樣,我覺得不比比利時的s1240差,至少二者的技術結構差不多,最關鍵的是生產線引進沒那麼多的困難,完全是按照咱們國家的標準設計的,可以無縫連接。老錢,你看呢?”

被侯部長稱作老錢的人點點頭:“完全超出我的想象,要是早點見到這部機器,我想這次出國考察完全可以放棄,沒想到咱們自己人也能做出這麼先進的程控機。真是不出去不知道行情,老外的技術也不過如此。”

侯部長笑道:“不是老外的技術不行,是咱們的技術也不差,哈哈。徐老,你可是管錢的,怎麼樣,我推薦的不錯吧,足夠便宜。”

徐老卻苦笑一下:“就算小曹的交換機再便宜又有什麼用,國內要想投資這種生產線,光靠國家貸款是不行的,要借老外的錢更是不敢想。現在國家財政吃緊,無論建設哪裏都要錢,咱們郵電部本來就是清水衙門,從哪拆啊。”

侯部長點點頭:“不錯,咱們國家通信基礎落後,電話普及率才0.35,排隊列世界第139位,比非洲平均數1%還不如,比現在世界平均普及率10%相去更遠。現在發展需要大量的資金,如果中央貸款那肯定是耗時費力,我考慮個法子,那就是取之於民,用之於民。”

其他三人齊聲問道:“什麼意思?怎麼做?”

侯部長道:“電話基礎安裝是利國利民的大事,沒有發達的通信誰會來投資,這已經嚴重阻礙了改革。我想的就是誰想裝電話,必須先交個電話初裝費1000元,學校和其它無營業收入的單位可以酌情減免。”

其他人大驚:“這個太貴了吧,會不會引起不良影響。”

侯部長說:“出國之前我已經把計劃遞給上面了,只是這事情有點大,所以上面讓我保密。不過由於這件事情太大了,上面不太敢全國實行,建議先在京滬兩局試點。我特地算了一下,以現在的速度,用戶數量每年可擴容15%~20%,大概也就是2萬門的數量,每戶收一千初裝費,設備的投入資金就回來了。”

衆人默然不語,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侯部長也知道這個是個餿主意,不過又能怎樣,至少現在找到了曹長久,能夠將這筆費用減少一點。

回到了北京,侯部長整理了一下這次考察的資料,向上面彙報,有意誇大了點國外引進的難度,特別把加拿大北方電器就地漲價的事情渲染了一下。

等吊足了大領導的胃口,只感覺引進無門的時候,侯部長才拋出了長久這個棋子,把DJ01程控機狠狠的誇了一番。

大領導看了資料,驚異的問:“這機器使我們自己研製的?我怎麼不知道,什麼時候通過鑑定的?怎麼會到了**?”

大領導一連串的問話,侯部長故意哀嘆一聲,原原本本的將長久的事情說了一遍,其渲染程度當真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大領導聽罷,也是合卷長嘆:“華夏久弊,都是這幫人搞得。卻整天嚷着國內沒技術要買外國貨,自己人卻千方百計的打壓,**裏自大慣了,現在又是自卑的可以。”

侯部長乘機向大領導進言,是不是能讓曹長久回國創業,一展身手。

大領導慨然應允:“長久這小子我知道,只是沒想到他還真做出了點大事來,英雄不問出處,哪怕就算犯點錯誤也是可以理解的,年輕人嘛,只要對國家有貢獻,那就要歡迎。”

侯部長大喜,大領導說了這句話,這事就算是有着落了,又問起電信系統基礎建設資金的事情來。

大領導說:“你的建議很有用,算是個可以試行的方法,國家沒有錢,人民有需要。電話費用應當誰使用誰負擔,怎麼能都由國家補貼?我看這個滾雪球的辦法好。沒有電話,誰肯來辦廠,怎麼對外開放呢?”

侯部長興奮的連連點頭,不停的記錄着領導的話。

大領導又說:“只是這件事情要慎重,一定要多論證,有十足的把握再去做,這筆資金是從人民手裏拿的,一定要用到人民的身上,除了擴建市話外,要是用在其它地方,即做違法處理,要重重懲處!”

侯部長站起來表態:“一定按照領導的指示辦,不辜負黨和人民的期待。”

大領導點點頭:“就按你的意思辦吧,從京滬兩局試點吧,好好幹。至於曹長久那個交換機……生產線一定要引進,第一筆資金由中央出。”

侯部長:“曹長久的交換機我想這樣,先搞個試點,畢竟這是大事,等運行數據出來我們驗證之後,再引進生產線不遲。”

大領導一揮手:“很好,你是專家,你拿主意吧。”

“是。” 侯部長立刻安排有關事宜,他可不想浪費一分一秒的時間,人生可沒有幾個十年供揮霍。電話初裝費的事情自有下面的人忙活,他只要發個內部文件就行了。

只是長久這交換機去哪裏試點就有點麻煩,想到這裏侯部長拿起了電話:“請接石家莊!……哪位?吳團啊,你好,我是老侯啊。最近怎麼樣啊。……嗯,有個事情給你說一下,你不是一直想把你那套通信系統更新換代嘛,有個機會。……對,我出國回來了,程控的,我這可是給你爭取的機會啊,上面要搞個試點,我不就想起你了,咱們誰跟誰啊。什麼時候有時間,到我這裏看看。……好的,再見。”

石家莊炮兵某部,團長吳建功放下了電話,心中一陣高興,他們團是軍委批下的第一個高技術團,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通訊設備。


吳團幾次三番的向上面彙報,終於還是搞到了一筆資金承諾,開始到處找項目。正好侯部長當任,被其騷擾,答應爲他解決設備問題。

地方上不能作爲實驗局,那就從軍網入手吧,這是侯部長的想法,軍隊建設現在被提到了一個相當的高度,國家相當重視,從這方面入手,向上面也好交代。

不說侯部長在國內的運作,曹長久也在張怡的勸說下開始有點想法。

這次侯部長到訪之後,張怡就找了個空特地和長久說起企業的問題。

“你這樣不行,看起來風光,其實什麼都沒有。”張怡慢慢講道,“以前你一無所有,可以這麼做,看的淡一點無妨。但是現在以技術入股就不一樣了,40%看起來很多,但是一增資擴股,馬上稀釋,到時候就算你的眼光再精準,在董事會裏說不上話也不行。”

長久茫茫然,渾然不知其說得什麼,不過從善如流:“張姐,我對這方面實在一竅不通,你是專家,給我講講該怎麼做。”

張怡繼續說道:“我最近研究了一下大陸的政策,有點想法,那就是不能完全在大陸設立產權機構。”

長久:“此話怎麼講?”

張怡:“大陸說到底還是計劃經濟,一個政策就可以翻天轉地,行政干預的因素太多了,實在算不得一個好的投資環境。政策有好處,那就是可以短期內扶持一個行業,要說壞處就是易變,讓人看不清長期的方向。所以我建議你,在**辦一個自己的公司,大陸只作爲生產基地,或授權,或和官方合作,反正要保證脫身從容。”

長久思考了一下,覺得這是很熟悉的套路,好像當年聯想金蟬脫殼的戰術啊。


張怡:“至於現在你在阿標公司的股份,可以拿來作爲自己投資的資本,無論什麼兄弟在巨大的利益面前都有可能變質,爲了你們兩人着想,還是分開爲好。”

長久心想,這倒不失爲一個好辦法,要按自己的想法,那肯定是求助於**,成立的又是一個國字當頭的企業,到時候各種亂七八糟的制約估計自己肯定吃不消。

如果核心業務在**,那就不一樣了,**可能沒有人才,可能沒有技術,可能沒有資金,但是**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相對國內遠爲成熟的適合企業生長的制度環境和機制,這是長久最希望的,雖然他不懂。

這方面的東西虞博士也給他點過,只是他一直沒當回事,現在想來確實有道理。


到了什麼環境就得說什麼話,要按規則玩。在國內要尋找關係,在境外就得遵循市場規律了,不能想象資本家都是慈善家。


想到這裏,長久對張怡說:“張姐你爲什麼幫我?”

張怡攏攏散落的長髮:“我可沒這個閒心,是虞叔要我給你說說,省得你得意忘形,都不知道自己吃幾碗乾飯。”

長久汗顏,原來是虞博士,自己和他好像還有共同創業的承諾,現在卻自己一個人亂闖。

“但是我只會技術,你要讓我搞這些資本拉、公司那啥的我就只有跳樓了。”長久笑道。

“沒人想讓你幹這個。”張怡白了長久一眼,“**這方面水很深,你最好不要踏進去,還是自己獨立的好。只要你點頭,虞博士和我就幫你幹了,寧爲雞頭不爲牛後。”

長久爽快的答應道:“好的,這就拜託你們了,我得去謝謝虞叔。”

“你有這份心就好,我們也不想看到自己開的公司前途灰暗啊。”張怡笑笑。

三天之後,長久和虞博士也談了一下,就下一步該怎麼做初步達成了一致。那就是由張怡運作成立獨立公司的事情,這方面長久只管簽字就行了,交涉方面由虞博士去和老爺子說。

成立的新公司由長久擔任董事長兼總工,張怡做爲總經理負責打理公司一切事務,虞博士也作爲董事參與了股份。

阿標對長久成立新公司倒是舉雙手歡迎,畢竟這也是人之常情,因此也沒做什麼阻攔,只是要求長久和其合作開發,並簽訂了一系列合同。

新公司還沒到開張的時候,國內侯部長就帶着一幫人過來學習採購,準備買一部DJ01交換機回去。

這讓長久他們欣喜萬分,爲了這部交換機他們可是做了大量的工作,錢投了不少,可是現在一臺也沒賣出去,甚至連港府的入網許可都沒拿到。

哪像侯部長來一趟就看上了,再來一趟又準備拉一臺回去。

長久和侯部長順利的簽訂了合同,出口一套萬門局用程控交換機,作價500萬元人民幣整。

至於培訓及維修的事宜,長久和侯部長達成了協議,由他們原來在國內的開發人員擔任培訓人員,務必讓這部機器儘早調試入網工作。

~~~~~~

徵集新公司名稱,今天也就這麼多了。

另,看了大家的書評,一百章的收費過程是正史,但是切勿對號入座。 第一筆訂單籤成了,長久只得到了50萬的預付款,剩下的70%要到貨才能交付,留下20%作爲質保金,這筆錢還得等待回款週期。

不過長久不怕這個,和國家做生意是所有商人最喜歡的事情,更何況還是和軍方。

這次引進是郵電部牽頭,總參付錢,侯部長他們來**驗收鑑定,完了直接運到石家莊某部實驗局。

這個實驗局是總參建設現代化軍隊的樣板工程,所有的基礎設施及裝備完全從優選型,既要考慮到技術先進,又要採購容易,維護方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