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將領看清楚葉辰的相貌后渾身一顫,驚呼出聲,帶著激動便要跪拜下去,只是他的眼神突然一冷,手持長槍往前一指,道:「不對,王主在天關血路歷練,你是何人,竟敢變成王主的樣貌闖入炎龍城,」

「放肆,你們王主在此,還不跪拜,」

八臂惡龍從葉辰的身邊走出來,一聲冷喝,氣勢微微散發,讓那有著上位聖者修為的將領渾身一抖,承受不住這種威壓,直接就要跪下去,

「八臂,他敬職敬責,你不該呵斥他,」

葉辰止住八臂惡龍,然後揮手將八臂惡龍散發出的氣勢抹去,道:「去稟報你們的王妃,就說我回來了,真與假她自會辨認,」

那將領驚疑不定,看了葉辰等人一眼,而後快速離去,

很快,王宮中有數百身影齊齊飛來,當中一小半都是聖王,其餘的都是聖者,孔翎兒帶著文武百官而來,遠遠就看了葉辰,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氣息,看著那刻在靈魂深處的臉,眸子頓時就濕潤了,眼淚嘩啦啦滾落了下來,

葉辰從紫金龍麟的背上下來,一步一步走向孔翎兒,一百多年過去了,她芳華如初,依舊是那般高貴,多了一種成熟的韻味,此時正流著眼淚走來,那眸光一直凝視著葉辰,眨都未眨一下,

「翎兒,這些年幸苦你了,」

葉辰來到她的身邊,撫摸著她柔順的青絲,眼神很溫柔,充滿了疼惜,

「葉辰,真的是你嗎,」孔翎兒流著眼淚,伸出如玉的縴手去觸碰葉辰的臉,感受著他的溫度,嗅著他的氣息,喃喃道:「翎兒是不是在做夢,無數個夜裡都有這樣的場景,我真怕一醒來你又不見了,」

葉辰心疼,緊緊將她摟入懷中,一遍又一遍輕撫著她的髮絲,道:「這不是夢,我回來了,從此以後再也不離開,」

眼淚浸濕了葉辰的衣衫,孔翎兒無聲淚流,嬌軀在顫抖,她揚起臉蛋,雖然有淚水滾落,可是眸子中儘是幸福與激動,

「王主,」

所有人文武百官全都跪了下來,

「王主,末將有罪,請王主責罰,」


剛才那位將領跪在那裡,心中悔恨得要死,竟然將真的王主當成了假的呵斥,

「大家都起來吧,你也起來,」葉辰看著剛才的那個將領,道:「你敬職敬責,何罪之有,理應獎賞才是,」話落,葉辰直接拿出一件聖王器賞賜給他,讓那個將領激動得無以復加,

「謝王主隆恩,屬下必當為王朝鞠躬盡瘁,」

那將領叩拜,顫抖著手接過聖王器,然後躬身退到了一邊,

「王主,您終於回來了,」

葉笑走了出來,他身穿金色的戰甲,乃是一種聖金打造,有很強的防禦力,如今他的修為都達到了下位聖王境界,

「回來了,百多年了,想不到如今的炎龍王朝發展到了如此鼎盛的地步,」葉辰感嘆,而後看向孔翎兒道:「這些年幸苦你了,」


他們一起走向王宮大殿中,孔翎兒命人擺下酒宴,並昭告王朝上下,王主從血路回來,舉朝上下歡慶三日,

這消息一傳出,整個王朝都沸騰,特別是那些將士們全都激動,葉辰以往的事迹這些年來一直都在王朝中流轉,他是將士們的精神支柱,也是將士們崇敬的對象,

很快,消息就傳到了外界,傳遍了東州,不過一日時間整個東方修鍊界都知道了,連西方大陸都得到了這個消息,

當年葉辰連聖者都不是,卻在東方大陸掀起巨大的風浪,聲名熾盛,如今百多年過去了,他從血路回歸,強大到什麼地步了,

有人在歡呼,有人在期待,也有人在擔憂,特別是以往與葉辰接下仇怨的洞天學院以及古帝世家,此刻全都人心惶惶,深恐葉辰什麼時候上門來尋仇,

洞天學院與古帝世家派人來打探葉辰的消息,最重要的是打探他的底細,想要知道他現在到底修鍊到什麼境界了,可是,炎龍城戒備森嚴,且四周有大陣守護,那些前來打探的人根本就進不來,才靠近炎龍城就被發現了,直接被抓了起來,

葉辰他們在王宮大殿中飲酒,接到稟報,直接下令將那些人就地格殺,

大殿中不時傳來粗獷而爽朗的大笑,獅王、熊王、狼王、金雕王、大鵬王等等妖族王者與葉辰痛飲,詢問起葉辰這些年在血路的經歷,

葉辰簡略說起,雖然並不詳細,但是其中的驚心動魄,眾人也能想到,

「血路真是機緣無盡,同時殺機四伏,多少的天驕人傑倒在那條路上啊,」

大鵬王感嘆,隨後大笑,道:「王主從血路回來,想必已經敗盡血路無敵手了,我們炎龍王朝必會如日中天,雄視天下,」

葉辰並未否則大鵬王的話,道:「血路的確沒有了敵手,也不再適合我修鍊,待在那裡也是浪費時間罷了,大鵬兄日後我們依舊以兄弟相稱,不必拘泥於禮節,」

「好,這樣更痛快,葉兄弟永遠都是葉兄弟,」

大鵬王笑道,雖然妖族已經成為炎龍王朝的一部分,與葉辰之間有君臣關係,但是大鵬王還是喜歡與葉辰稱兄道弟,這樣顯得親近些,沒有生疏感,

葉嘯天含笑看著葉辰他們,心中感概,葉家一門嫡系血脈不少,但是其餘人與葉辰相比那簡直就是天壤雲泥,而葉顏雖然也姓葉,可畢竟不是親生的,她不算是葉家的嫡系,

葉辰他們在把酒言歡,炎龍城熱鬧非凡,人聲喧沸,同時在炎龍王朝屬下的其它城池內,同樣是熱鬧無比,所有將士臣民共慶,

有人歡喜有人憂,就在葉辰他們飲酒談笑的時候,那些洞天學院與古帝世家卻是憂心忡忡,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遲遲不歸,讓他們生起了不好的預感,

數日後,東方修鍊界的天主、院主、門主、宮主、教主十餘位向著炎龍城而來,他來帶上了珍貴的丹藥聖石與聖材等等前來求見葉辰,

如今葉辰回來了,先不說他的修為達到什麼樣的境界,單單是炎龍城的實力也不是洞天學院之流能相比的,他們真擔心葉辰會攜大軍殺來,將他們的宗門殺個乾淨,

可惜,葉辰沒有給他們機會,直接拒絕拜訪,一些人嘆息,憂心忡忡地離去,有幾個頂尖勢力之主在炎龍城外不走,一連站了數日,最後也不得不離去,

「葉辰,你真的打算將曾經參與過那一戰的勢力全都連根拔起嗎,」

寢宮中,孔翎兒一邊為葉辰寬衣一邊說道,

「放過他們是絕對不可能,這血仇一定要報,當初他們欺我,讓青蓮與雨兒慘死在我面前,那時候我就發誓終有一日要他們血債血償,不過我也不會濫殺無辜,那些勢力之主是必須要死的,宗門根基必毀,從此在這片天地中除名,」

葉辰說道,聲音很冷冽,讓孔翎兒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045】 老子很囂張(2)

“小鈺,這傢伙瘋了,我送他走好不好?”凌浩東看着王鈺,溫柔地說道。

凌浩東笑眯眯地對王鈺說,說的時候還不忘用右手去摟住王鈺的香肩。此刻若是不知道的人看到,他們兩個的確很像情侶,而且還很般配。

王鈺也有着莫名的奇怪,她感覺凌浩東攬她入懷的那一刻,心裏是無比的踏實。不得不說,凌浩東的胸膛能夠給她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難道這就是人們說的安全感?

“好啊!”王鈺微笑看着凌浩東說道。

“你們說什麼?”郭傑看着竊竊私語的兩人問道。

“我和她說,送你這瘋子…滾。”

凌浩東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還故意將音調拉長,話還沒有說完,郭傑就像凌浩東的前方甩出了一個很漂亮的拋物線。郭傑就這樣被凌浩東一腳給踹飛了出去,毫無疑問,凌浩東這一腳的力量不輕。

凌浩東彷彿一下子將心中的怨恨全部釋放了出來,這就報仇的快.感嗎?凌浩東好像很享受這樣的感覺,這樣的感覺對於凌浩東來說真的很不錯。

凌浩東剛剛那一腳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到是不大,但這一腳彷彿將凌浩東心中的怨恨給爆發了出來。

也許是怨氣積壓太深了,將郭傑一腳送飛出去,凌浩東感覺自己好像很舒服,這樣的感覺很不錯。

凌浩東這一腳讓周圍認識他的同學很驚訝,這傢伙這的不想讀書呢?上次就被記了一大過,現在又打架?看來凌浩東真的是不想在這個學校待了。

周圍的同學爲凌浩東感到驚訝,然而更驚訝的是郭傑。他沒有想到凌浩東敢一腳踹他,而且這一腳要比開學那天重多了。

其實這樣的事件和開學那天有些相似,只不過身份對調了一下,本質上沒有太大的區別。

郭傑趴在地上,沒有爬起來,不是他不想起來,而是凌浩東這一腳的確是有些太重了。他一時間疼的難以起來,周圍的同學也對他指指點點。這讓郭傑感到很不開心,長這麼大,他已經是第二次當衆出醜了。

最讓郭傑感到鬱悶的是,這兩次竟然都栽在凌浩東一個人手裏。

郭傑和凌浩東的仇怨越來越深,看來想要讓兩人冰釋前嫌是不可能了。

王鈺到現在爲止還被凌浩東摟在懷裏,剛剛凌浩東踹郭傑那一腳,王鈺感覺到的不是別的,是身邊這男孩子的陽剛之氣。

他那嫉惡如仇的眼神,那平靜的心跳,這一切都讓王鈺着迷。不知道什麼時候,王鈺的心竟然多了點什麼,她對凌浩東多了一絲好感。


不過這好感很快就煙消雲散,因爲之前那尷尬事件還沒有完。

“阿杰?你這是怎麼了?”在衆人沉默的時候,人羣中衝進來一個漂亮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身材很棒,前凸後翹,那雙腿修長,她不是別人,她是白嶺縣縣長的千金顧倩倩。

郭傑被打,顧倩倩感到很驚訝,難道這個學校有很多像凌浩東那樣的傻.逼?連縣委書記的公子都敢打?

顧倩倩沒有想過今天的事情是凌浩東做的,因爲她根本就不敢想象一個被記了大過的人還會如此囂張。

可惜,顧倩倩今天失算了,今天的事情的確是凌浩東做的,很難以想象的事情不代表不會發生,有些事情往往會讓人意想不到。

更何況是凌浩東做的事,他做事一項都不按常理出牌。郭傑再次被打,沒有一個人能想到是凌浩東所爲。

“該死的,你眼睛瞎了?看不出來我這是被人打的嗎?難道地上有金子,我趴在地上找啊?”郭傑生氣地說道。

是啊,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地上根本就沒有金子,郭傑這傢伙就是被人打的。這個顧倩倩當然也能看出來,只是她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是真的。有句話怎麼說來着?關心則亂,這句話說的就是顧倩倩。

“誰…誰幹的?”

顧倩倩關心地說道,她沒有想到,郭傑在這裏還能被別人打。

“凌浩東。”郭傑咬牙切齒地說道。

郭傑說話的時候看上去生氣到了極點,他的表情告訴凌浩東,他還在計劃要報復凌浩東。


看來郭傑是恨死凌浩東了,他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凌浩東打他到也不至於讓他如此生氣,關鍵是被打的時候都在大庭廣衆之下。這讓他郭大少爺丟盡了顏面,你讓他情何以堪。

凌浩東到是感到有些好笑,這傢伙還真是不死心,還在計劃如何對付自己?

看來郭傑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他難道不知道見好就收嗎?

不過事情發展到如今這個地步,你讓他收手,貌似有些不太可能。

“好你個凌浩東,你幹嘛又打阿杰,難道你真的不想在這裏讀書了?”

顧倩倩走到凌浩東身邊,睜大眼睛看着凌浩東。

對顧倩倩的話,凌浩東只是一笑置之,她在威脅自己嗎?


凌浩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兒,你越是對他蠻橫,他越不甩你。

“你在威脅我?實話告訴你,我還真不害怕你威脅,有什麼本事就拿出來吧!”

凌浩東微微一笑,有的時候他在想,自己難道就僅僅爲了報復郭傑嗎?難道這事情和顧倩倩一點關係都沒有?

所謂愛的真,恨的深,他凌浩東的確有一絲感情牽涉在這事件當中。當然了,凌浩東最主要的還是想報復郭傑,誰讓他當衆羞辱自己的?還找人修理自己?好啊,你不是很牛嘛,老子就讓你牛,有錢很了不起啊?

“凌浩東,你知道嗎,你真的很囂張。”顧倩倩惡狠狠地說道。

沒錯,能敢打縣委書記公子的,貌似只有他凌浩東一人。其他人都在阿諛奉承,但凌浩東卻反其道而行之。囂張跋扈,這個詞好像形容現在的他比較合適。

凌浩東的張狂在顧倩倩眼裏,簡直就是跳樑小醜。她堅信一個道理,胳膊再強,也拗不過大腿。也許凌浩東現在很囂張,等哪天被人追的滿校園跑的時候,那他恐怕連哭的機會都沒有。

“哈哈,老子很囂張,你能奈我何?”

PS:求收藏,鮮花支持,衝榜期間,大家多多支持,謝謝!祝各位閱讀愉快!! 一個道痕閃爍的光球從天而降,炎龍城的人大驚,當他們感受到了葉辰的氣息時方才放下心來,

「轟隆隆,」

巨響聲中,光球表面的道痕散開,其中有山川大岳顯化出來,越來越大,最後還原了靈泉福地的全貌,穩穩落在炎龍城內的一方

憑空移來靈泉福地,讓炎龍城的人都吃驚,這種手段實在是太驚人了,

孔翎兒出了王宮,看到靈泉福地從天而降落在城池內,趕緊飛了過去,

「翎兒妹妹,」

花菱月從冷月峰上飛出來,身上還抱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有葉辰的影子,那對純真無暇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很可愛,

「菱月姐姐,」

孔翎兒迎了上去,向花菱月行禮,

「我們都是姐妹,翎兒妹妹不用這般客氣,」

花菱月淡淡一笑,她擁有一種難言的高貴與成熟氣質,可以說是魅力十足,

「翎兒阿姨,」

小念雪揮舞著小手,

「來阿姨抱抱,」

孔翎兒一臉溺愛之色,將念雪抱在懷中,逗得他咯咯直笑,

「姐姐,從此後我們就要朝夕相處了,」

孔翎兒笑道,這些年中也經常去靈泉福地看望花菱月與小念雪,

花菱月含笑點頭,道:「我們***理王朝為他分憂,」

「翎兒阿姨,念雪要下來,這裡好好玩,好多新奇的東西呢,」

小念雪在孔翎兒的懷裡掙扎,看到了炎龍城中的繁華景象,撲閃的大眼睛頓時放光,手舞足蹈,

在靈泉福地的原來的地域,葉辰立身在上空,目光看向後土森林,心情沉重而激動,

此時,他的心情是矛盾的,既期待又擔憂,

「雨兒,我來找你了,我知道你還在,從未離我而去,我堅信你還活著,」

葉辰自語,神色從迷茫轉為堅定,滿懷期待邁向後土森林,

終於來到了藍雨城上空,他隱匿了自己,並未讓藍雨城的人們看到,而後直接來到了女媧神殿前,

古老的石門刻滿了歲月的斑駁,它依然緊閉著,散發出滄桑的氣息,

葉辰站在門外靜靜地看著,而後氣勢毫不保留地釋放,讓這裡的一切都紊亂,大道之痕瘋狂閃爍,

「轟隆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