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殺氣比起劍光更快的移動,過了一座大山之後,那殺氣竟然就化成了一道光芒向後激射而來,目標直接秦寧。

如流星,似電光,那瞬間生成的一點點光芒在這巨大的彩虹光線之下完全被人忽視了,就算是有人看到,也只會是認為是那彩虹光芒的一部份。

靠!

秦寧算是明白了,這海魂西陰得很,明著表現出他的絕招是虹殺術,其實,他真正的殺招就是這根本就不引人注意的一點殺機。

秦寧並不清楚這一點殺機是怎麼樣煉製出來的,但是,非常的明顯,這殺機是一種有著強大殺傷力的陰人手段。

其實,也並不是沒有看到,那魯查得和遲軍雄的目光就是一凝,但是,並沒有人出手。 神識早就鎖定了那過來的殺機,秦寧的心中還是有些震動,可以看得出來,這海魂西陰人的手段的確厲害。

不過,強大的神識早已把海魂西的那種氣機運用的方式學會,秦寧並沒有驚慌之情,以他學到的知識知道,這不外就是一種運行的軌跡加上加速度而已,那亮光其實就是一道包裹著的殺機而已。


「表演得好!」

秦寧一拍桌子,大聲就贊了起來。

聽到他的贊聲,人們的嘴角嘲諷一笑,這小子果然紈絝,只看到表面,根本就不知道這虹殺術的厲害。

太多的人都陷入到了那感悟中,並沒有人云在意秦寧的事情。

「啊!」

「不好!」

正在暗笑的魯查得突然間大吼一聲,就見他快速的展開拳勢,朝著前方連續就擊出了無數的拳影。

奔騰如雷,拳如霹靂,雷霆轟鳴……

連續的出拳之後,魯查得那殺人似的目光就投到了海魂西的身上。

哼!

這時,那遲軍雄也看出了情況,忙大聲道:「魯城主息怒!」

「遲城主,好重的心機,你們是想今天把我埋在這裡?」

「發生了什麼事情?」

本龍才不是咸魚 ,這時卻是抹著嘴角。

沒有人去在意秦寧的想法,這時那兩方的人都已是站起身來。

就在這時,那遠處表演中的海魂西方向又是一道微不可見的亮光傳了過來。

這次卻是朝著極地城的一個副城主就射了過去。

「找死!」

那副城主這時大怒之下,揮動著拳頭,也是連續不斷的朝著那亮光轟擊而去。

「暗殺!」

秦寧的一聲大叫傳了出來,他的聲音把本來就顯得很是緊張的氣氛搞得更是緊張。

雙方的人都瞪著對方,大家完全弄不明白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好啊,明著表演虹殺術,暗中卻是借那虹殺術來暗算我方高層,拉丁族難道想我滅我極地城?」

秦寧的話再次火上澆油了。

「呼拉海,你敢亂說!」

那遲軍雄大怒了,這呼拉海為恐天下不亂,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很明顯,那深淵族的人都已怒火萬丈。

「遲軍雄,雖然我修為沒你高,但是,你們狼子野心,竟然想借這次的機會把我族高手殺掉,以便你們攻取極地城,奴役我極地城!」

秦寧的話再次傳了出去。

就在這時,一個讓所有人都吃驚的事情再次發生了。

只見那本來方向並不是向著這邊的彩虹突然間調整過來的了一個方向,那彩虹一下子就接到了這裡。

強大的殺機瞬瀰漫在了這方向。

「拉丁族要殺我們,大家給我殺啊!」

感受到了這強大的殺機,再看到那虹光是真的朝著這個方向而來時,大家都信了秦寧的話,再聽到秦寧喊殺之聲,本來就已是緊張的氣氛瞬間引燒。

「殺拉丁族!」

「殺啊!」

那些拉丁族的人完全不明白情況,看到自己的殿下竟然已是把攻擊的目標暴露了出來,以為真的是要對深淵族展開攻擊了,也都大吼著朝著深淵族攻擊而去。

一時之間,整個的論道大會變成了一場兩族間的激戰。


把自己的護罩加強了,秦寧正想躲避時,那激怒了的遲軍雄怒目圓瞪,朝著秦寧就是連續不斷的轟出了無數拳。

對於引起了這場大戰的秦寧,遲軍雄有著一種深深的無奈,同時又有著極度的憤怒。

可是,無論他的拳頭打得多有氣勢,打在了秦寧的那防禦罩上時,也僅只是轟掉了一層保護罩。

很快,那魯查得已是與遲軍雄戰在了一起。

躲在護罩之中,雖然不停的有人攻擊,秦寧卻也安全得很。

看到打得那麼激烈,秦寧的嘴角有了笑意。

其實,無論是什麼樣的氣息運用,不外就是一種陣法的運用和本源能量的操作而已,在觀察了那海魂西的情況之後,秦寧基本上就已掌握了這種手段,再看到海魂西在表演那虹殺術的時候的情況,秦寧才明白過來,不外就是把本源的能量調動起來,形成一個通道,然後在那通道中刻寫一些增幅的陣法,如同開槍一樣,把子彈打出來,只是這種子彈比一般的子彈威力大得太多。

弄明白了情況后,這所謂的氣之運用對於秦寧來說就根本不是一個大的問題。

可能一般的人要調動本源能量,也就是混沌能量存在著很大的困難,秦寧卻是根本沒有這方面的難度。

雖然還無法把攻擊的力量變成自己的力量,但是,製造一些小手段卻是足夠了。

開始時那海魂西朝著他算算的那道殺機是真實的,那海魂西想借這事讓秦寧吃點虧。


不過,看到了海魂西的這手段之後,秦寧就有了自己的想法,暗中擬出了幾個通道,然後把這通道似是而非的與海魂西的彩虹接在了一起,這樣一來,整個的變化就發生了。

看到兩族的高手全都戰在了一起,一眼向著那海魂西看去時,看到的是海魂西仍然完全不明白情況的樣子站在那裡。

諸天頂峰 殺海魂西!」

秦寧一指那海魂西,大吼了一聲。

隨著秦寧的大吼,早就看海魂西不爽的深淵年輕高手們一擁而上,圍住了海魂西就攻擊起來。

殺!

殺!

喊殺聲震得整座極地城都在震蕩,全城的高手本來都在這裡,現在有了這樣的變化,誰也不再去多想,朝著那拉丁族已是攻了過去。

拉丁族這次到來的高手雖然有一些,但是,更多的是年輕一輩的人,面對著一擁而上的深淵人,只能是邊戰邊退,想的是儘快的退到他們大河城去。

一個個的拉丁族高手倒在了地上,那遲軍雄怒目圓瞪,吼聲震天。

圍著遲軍雄追殺的金丹高手就是幾個。

再看戰場的四處時,只見那本來一派媚意的陰秀花也被一些高手圍在那裡瘋狂的攻擊。

看得出來, 邪醫仙師:妖孽別過來 ,大家的想法很明確,一定要把這女人收入房中。

那海魂西就完全不行了,任他號稱是金丹之下最強者,面對著人們的不停攻擊,頭髮早已散亂,衣服不再是那麼的潔白,臉色早已灰敗。

「趁著大河城的高手都在這裡,我們攻入大河城啊!」

秦寧這時再次大聲喊了起來。

「攻入大河城,任意搶劫啊!」

秦寧又是一陣大吼。

聽到秦寧這樣一吼叫,人們再也無法淡定了,一想秦寧所說的情況,現在的大河城果然沒有了高手座鎮,如果攻入進去,那巨大的好處真的是難以言說。

「大家向大河城進攻!」

一個將領率先表態。

「跟我殺向大河城!」

另外一個將領這時直接就表態了,並且,一個招呼軍隊的號令也發了出去。

魯查得現在也打得真火激蕩,根本就不再多想,想到大河城現在的確是一座空城似的地方時,對著手下大吼道:「殺向大河城!」

一個個的飛行器祭到了空中,大量的高手朝著大河城而去。

那軍隊也調動了起來,漫天都是身著軍裝的戰士,在將領們的指揮下,一隊隊的士兵殺向了大河城。

「我要殺了你這臭小子!」

拼著挨了一次重擊,那遲軍雄朝著秦寧就沖了過來,他算是看明白了,今天的這場混亂全都是這小子搞出來的,如果沒有這小子,就不會亂成了這樣。

再想到大河城因為這小子可能就將陷入戰火時,他真的是恨極了。

他到是想衝過去殺了秦寧,卻是根本就不知道秦寧那煉體術的變態。


連續不停的把他的全身真氣激射出來轟擊在秦寧的身上。

就見那每一次的轟擊中都是弄得大地搖動,真氣與氣流摩擦中發出滋滋之聲。

可以,一眼看去時,僅只是見到秦寧的那護身的防禦罩散發出光芒,根本就破不開他的防禦。

好變態的法寶!

看到秦寧這情況的人把一切的原因都看成是那呼家的防禦法寶變態。

其實,這時秦寧根本就沒有依仗那法寶了,他知道那個法寶根本就擋不住,所以,他暗中把自己的煉體氣息在法寶的外面又布上了一層防禦,那遲軍雄打在的其實就是秦寧的身上。

一次次的重擊打得秦寧內臟不停的氈動,但是,最終他還是頂住了對方的攻擊。

沒能殺了這臭小子!

連續的轟擊之後,遲軍雄發獃地看著秦寧時,那緊追而至的金丹高手們已是把所有的攻擊力量都轟擊在了他的身上。

「我不甘啊!」

在這發獃的時候,那些攻擊對他來說完全就是毀滅性的攻擊了。

無數的轟擊之後,遲軍雄已是被轟成了一片殘肢。

一個個拉丁族的高手倒在了這裡,魯查得已經殺瘋了,大吼一聲,率領著軍隊朝著拉丁城已是殺了過去。

看著那一片渾亂的場面,再看看那同樣已是被殺得倒在了地上的海魂西,秦寧摸了一下鼻子,他同樣也沒有想到這結果會來得那麼的激烈。

這下子好了,兩族間的一場戰鬥已經展開,下一步就看會向什麼樣的方向發展了! 「啊!」

秦寧突然大叫了一聲,然後就噴出了一口血水。.

看著秦寧倒了下去,大家卻是並沒有人來關心他的死活,全都殺了上去。

那魯查得這時也僅只是看了一眼秦寧就率人殺向了大河城。

大家都認為秦寧肯定是被剛才那遲軍雄打傷了。

這小子欠揍啊!

沒人同情倒下的秦寧。

現在魯查得也有些後悔,知道一切都是呼拉海這臭小子搞出來的,但是,事情都發展到了這程度了,再想到大河城已空了,失去了高手的大河城完全就是脫光了衣服的女人,不去搶掠一場,就算是對自己的手下也無法交待。

都是這臭小子逼的啊!

裝著吐血,秦寧向著四處看看時,竟然地看到那陰秀花突然祭出了一個能夠遁走的法寶,整個人已是瞬間消失了。

這女人好厲害!

看到突然消失的陰秀花,秦寧發現有手段的人並非沒有,自己下一步還是要小心一些才行。

「各位,幫我多殺幾個拉丁人啊!」

秦寧掙扎著爬起來朝著人群大喊了一聲,然後又倒了下去。

到處是一片混亂,知道了這裡的戰鬥之後,那些守在外面的奴僕之類的人都沖了進來找自己的主子。

「公子,公子,你怎麼了?」呼財這時也已是趕了過來。


兩個女奴也同樣快速馭空而至。

「扶我回去吧!」

秦寧對著呼財說了一句。

只見那星冰女奴已是祭出了一個飛行器,星花把秦寧往那飛行器上一放,幾個人護著秦寧已是離開了這混亂的地方。

挑起了點事,秦寧現在當然不會去攪和那事情了,至於兩城的人打成了什麼樣子,他根本就不會再去關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