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頭魔暴猿大聲吼叫一聲,聲音若九天炸雷般轟鳴不斷,就連頭頂的璀璨星辰都忍不住的顫抖不停,很難想象其究竟具有多麼可怕的神力,能夠摘星捉月也說不定!

「白日做夢,它是我的!」

那頭鸞鳥仰天嘶鳴,渾身神力鼓盪之間,那飛舞的翎羽輕而易舉將天宇都撕裂了,發出震耳欲聾的金石交鳴聲音,極其可怕。

「你們,都沒有資格爭搶。天地孕生而出的神物,自然當由我們生靈一族掌控。」

那輛古樸的青銅戰車內,一陣神輝閃爍,傳出一個道恐怖的精神波動,如同遮天浪潮一般瀰漫,轟隆隆振動寰宇。

仔細望去,一尊紫色小人從戰車中邁了出來,一步踏出,來到蒼穹之中。這是一尊特別的存在,只有三尺大小,渾身紫氣縱橫,散發出強大至極的氣機,席捲天地。

他彷彿在造勢,渾身紫霧起伏,瀰漫而出一股股如同滔天海嘯般的神魂靈識,簡直如同一尊復甦的神明一般,一下子錯亂了時光歲月,連皎月星辰都不敢閃爍了。

「這是,天地孕育而出的聖靈!?」

李昊嚇了一跳,不由大吃一驚。要知道,這種聖靈,秉承天地大氣運而成,受盡了精純神力和大道神則的滋養洗禮,加加油不可估量的戰力。其若是大成,可是堪比大帝至尊的無上存在,舉手投足之間都能夠毀天滅地,可怕到了極致。

「唔,同我在星空古路上見到那尊一樣,不是完整的存在,過早的來到了世間!」

仔細觀察,他不由輕聲唏噓,吐了一口氣。


聖靈一族,雖然極其強大,足以橫掃一切。但,那只是在他們真正的出世之後才能夠具有那種偉力。若是被滋生韻養的時間不夠,也只不過是一種開了靈智的神物而已,雖然依舊強大,但是卻少了無敵的資本。

不過,即使如此,那聖靈也已經很強大了,邁入仙神境之中,舉手投足暗合天道。除非能夠高出他幾個境界,否則的話,無人可以阻擋他。

「哼!」

一聲嘹亮龍吟,響徹蒼穹。那頭巨大的蛟龍跨天而過,一雙眸子閃爍著耀眼的神輝,冷冷盯了一眼那三尊吵鬧的生靈。

龍,乃萬獸之祖,為開天闢地之初誕生的首批生靈,強大的不可思議。這頭蛟龍,雖然尚且未能化作那無上的存在,但是其體內一定凝練有純凈的龍血,已經具有了一絲無敵天下的威嚴,強大的不可想象。

這批生靈之中,只有他與那頭聖靈最為強大,輕易間能夠毀天滅地,蘊含有無法想象的偉力。

「看來,這些傢伙真的是在這裡等待神物出世!」

「能夠讓如此強者都動心的存在,一定極為難得!」

李昊低聲自語,默默思量到底是什麼樣的至寶將要出世。

「吼!」

「既然如此,我們便各憑本事奪取!」

那頭魔暴猿仰天長嘯一聲,憤恨道。他雖然實力比不上那頭蛟龍和聖靈,但是苦苦等待了數千年,讓他心中不甘,不想要如此輕易的放手。


幾頭生靈各自點頭,眼眸中有璀璨神輝繚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短暫的,這裡又恢復了平靜,幾頭異獸各自佔據了一方領土,靜靜的等待著,異寶出世。

時間,緩緩流逝而去,如掌指之間的輕紗般,根本無法掌控。

正值午夜,群星閃爍,皎月騰空,不停的綻放出耀目的仙華,照亮了整片天地。

「吼!」

突然,一聲嘹亮的龍吟聲響徹寰宇,一下子打破了這種平靜。

原本空曠的平原上,剎那間龍氣沸騰而起,恍若有一條無上的真龍復甦了一般,在不斷的吞吐十方精氣。這是一種奇妙的景象,空曠的平原上,瑞彩紛呈而起,祥光四溢流轉,牽引了星輝月華,勾動了八荒寰宇,有無窮量的精氣在瀰漫著,化作了一條條威武天龍,橫空而舞。

「我去,這裡,存在有一條上古時代的龍脈?」

「歷經無數歲月的滋養,難道生出了絕世龍髓嗎?」

李昊瞪大了雙眼望著前方,終於知曉到底是什麼吸引了這些可怕的生靈。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那幾頭生靈果斷的出手了,朝著那龍氣瀰漫之地,瘋狂的砸了過去。

「轟隆隆!」

如同天宇倒轉,整片平原都被硬生生砸的撕裂,露出一條條深邃無底的漆黑深淵,不知道延伸向什麼地方。這是一幅可怕的景象,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動輒開山裂地,充斥著可怕的大破滅氣息。這還是那幾尊恐怖的存在控制了力度,否則的話,他們全力一擊,足以將這整片天地都給徹底毀了。

在那裂開的巨大縫隙中,有無窮量的龍氣沸騰而起,傳來陣陣芬芳之味,更有大道神則肆意繚繞,充斥著飄渺神秘的本源之息,無比誘人。

「嘭!」

「嘭!」

「嘭!」

四尊恐怖的存在再次大打出手,全力朝著那龍氣沖了過去。沿途,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他們的步伐,整片大地,如同紙糊的一般,被他們硬生生削平了數千米,形成了一座無底的深坑。

什麼參天大樹,什麼粗壯古藤,就連那連綿起伏的群山都不存在了,根本難以承受那瘋狂涌動的偉力,一切歸於虛無。

眼前,一片璀璨,到處都是望不穿的神輝在繚繞,到處都是閃爍不停的仙華在瀰漫。在他們的大打出手之下,無窮無盡的地火水風肆虐,硬生生演化出了一片混沌空間,湮滅一切。

李昊躲藏在虛空中,眉心星辰神眼張開,小心翼翼的盯著他們的動作。

那幾尊生靈不斷的出手,一邊相互爭鬥,一邊湮滅大地,快速朝著地底深處探去。

終於,他們尋到了一處自然生成的空洞,就位於地底數萬米之下。那裡,一片瑞彩繚繞,有至高的神則在閃爍著,一片瑰麗。

那頭聖靈手起掌落,一股紫霧頓時連綿數千米,幻化成為一隻上蒼之手,硬生生將那龍洞握在了手心中,猛力一抓。

「轟隆隆!」

整片大地,徹底崩碎了,有一口方圓三米的五彩龍池出現,閃爍著璀璨神輝,在那紫霧之中不斷的搖擺。

那是一口自然成就的龍池,內蘊無窮量的神力精氣,更是有幾滴五彩的龍型神液,散發出氤氳香味。這是絕世龍髓,為天地孕育而成,不知道吞納了多少精氣才成型,每一顆,都有龍眼那般大小,晶瑩剔透的如同水晶,沒有一絲雜質。

它們在龍脈精氣孕育的龍池之中不斷的遊走著,且發出一聲聲如同龍吟一般的吼叫聲,如同活著的天龍一般,很是神異。

「絕品龍髓,比我上次得到的那九滴要高出數個檔次!」

「這可是神物,比那些生長萬年的妖王還要珍貴無數倍,絲毫不屬於上古神葯!」

李昊眼眸閃爍,心中不由大動。

「轟!」

幽深地底之中,傳出一聲冷喝,隨之那頭蛟龍身形閃動,蒼勁有力的龍尾呼嘯而過,一下子將那升騰紫霧砸的粉碎。

緊接著,魔暴猿揮舞著一雙鐵拳,奮力將那頭鸞鳥給掀飛了出去,呼嘯著朝著那龍池抓了過去。這幾尊生靈,一個個傲然獨立,誰也不服誰,如今寶物出世,更是開始了廝殺,都不願意放棄著難得的龍髓。

「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

「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李昊不再遲疑,徑自取出了招妖幡,運轉玄法,化作了一片漆黑幕布,在虛空之中快速穿梭著。

招妖幡不愧是無上道器,雖然並不完整,但是依舊具有著不可思議的偉力。此刻,在李昊的全力支撐下, 驚喜小萌妻 ,快到了極致。

屏氣凝神,全力以赴。

李昊掌控招妖幡,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無盡地底之中,在四方生靈的神力浪潮之中起伏,快速迎向那口龍池。


「吼!」

「轟!」

龍吟猿嘯,鸞鳴聖嚎。

四頭恐怖的生靈大力出手,全力出擊,想要將對方給徹底打垮。那沸騰而起的恐怖神力,簡直如同翻天浪潮一般洶湧澎湃,將大地給撕裂的一片空洞,險些打到九幽之底。

突然,一道黑光一閃,龍池之中,五彩仙芒剎那間消失了蹤影。

幾乎同時,虛空炸裂,那道黑芒再次閃爍,一下子鑽了進去,消失不見!

「吼!」


四大巨頭猛然一愣,隨之勃然大怒。他們乃是這片小世界最為強大的存在,從來沒有想過,竟然有人膽敢如此妄為,竟敢虎口奪食。

「嘭!」

一道紫霧縱橫,一下子綿延出去不知道多遠,硬生生將虛空全部給炸碎了,要阻止那膽大的賊子穿梭而去。緊接著,那頭魔暴猿也懂了起來,一雙鐵拳橫空,簡直如同推土機一般,強橫的掃滅周遭的一切。

幾乎是同一時間,那頭鸞鳥嘶鳴,渾身翎羽濺落,如同刺天利刃一般,將眼前的一切都劃得支離破碎。那頭蛟龍更是仰天長嘯,沸騰而出的神力波動,瞬間湮滅方圓數百米內的一切。

這是一幅世界末日般的景象,四頭生靈眼睜睜看著到手的絕世神物被盜走,憤怒無比,瘋狂的出手,簡直要將一切都給焚毀掉!

足足發泄了數個時辰,整片大地都被摧毀了,險些真的打到九幽之底。然而,這幾尊極為恐怖的存在並沒有尋到那賊子的蹤影,一身怒氣難消,果斷的飛向高空中,繼續朝著四面八方飛去,誓要尋到那盜取了神物的小賊! 自這一日起,整片小天地都陷入了血雨腥風之中。那幾頭恐怖的生靈發瘋,險些將整片凈土給翻過來。要知道,他們可都是仙神境界的絕世高手,一身修為深不可測,足以摘星捉月,無所不能。而且,在這片與世隔絕的小世界內,他們顯然是無敵的霸主,沒有任何存在能夠與他們相媲美。

這些傢伙,憤怒之下,就如同是一輪輪滅世磨盤一般,摧枯拉朽,毀滅前進路上的一切,誓要尋出那膽敢虎口奪食的小賊。然而,幾乎尋遍了所有的山頭,愣是沒有找到那偷竊神物的小賊,甚至連個影子都沒有找到。

就彷彿,一切,都是幻覺一般,根本沒有什麼神物出世,更沒有發生過什麼偷盜事件…

無邊凈土之中,一片平原內。

一座巨大的無底洞點綴在荒蕪之地上,方圓萬里,一片凄涼,別說什麼生靈存在了,就連一棵小樹,一朵小花,一根青草都沒有,堪稱一片絕地。

這裡,便是那絕世龍髓誕生的地方。當日,那四尊生靈惱怒發狠,強勢湮滅了周遭的一切,甚至將無盡生機都給碾斷了,導致周遭的生靈盡數滅絕。

「嘩!」

地下不知道多麼遙遠的地方,突兀的亮起了一點祥光。在這暗無天日的昏暗中,那光芒是如此的璀璨,如同星辰般閃亮,霎時間驅散了那無邊的黑暗。

「嗡!」

緩緩的,光芒越發耀眼,隱隱約約之間,有一面巴掌大小的黑色大幡在其中搖擺著,隨風獵獵作響。

「呼!」

陡然,那黑色大幡一陣搖晃,從中鑽出一枚晶瑩剔透的銀色圓球,搖搖晃晃之間,瀰漫而出濃郁的精氣。

「過去了很久了,應該,沒事了吧!」

一聲輕微的呢喃聲音從那圓球中傳了出來,隨之,一個小人從中鑽出,迎風漲大,赫然是李昊!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話果然沒有錯!」

「我就躲在原地,連動都沒有動一下,這幾個傢伙,還真是笨的出奇!」

轉頭四顧,確定沒有任何生靈的氣息存在,李昊不由展顏輕笑,低聲呢喃道。

原來,那一日,他利用招妖幡的無上偉力收斂氣機,趁著四尊恐怖存在大戰的時候,偷偷盜走了那絕世龍髓。隨之,他運轉體內神力,幻化而出一尊分身揚長而去,真身卻徑直鑽入了昊天界中,徑直隱匿在了原地。

那些存在猝不及防之下,惱怒到瘋狂,果斷的出手追殺,卻萬萬沒有想到,那小賊竟然就大搖大擺的躲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如同看戲一般,任由他們發瘋…

李昊嘴角掛著笑,輕輕揮手,收了招妖幡和昊天界,徑直朝著無盡地底而去。這裡,被那幾尊存在強勢毀滅,深不見底,彷彿直接連通向九幽之底一般,無盡黑暗。

不知道前進了多遠,李昊確定不會暴露身影,才堪堪停下腳步。他抬起手臂,五指握拳,硬生生砸出了一座小型的山洞,一頭扎了進去。

「絕世龍髓,無上神物!」

盤坐在簡陋的石洞中,李昊忍不住心中激動。在他的手心中,共有五滴龍髓在肆意的搖擺著,每一顆都有龍眼那般大小,閃爍著五彩神輝,流淌出氤氳芬芳。

隨著它們的擺動,更是陣陣龍吟之聲響徹天際,瀰漫而出無窮量的神力精氣,將整座古洞都渲染的璀璨之極。

這是龍髓,生長在祖脈之上,歷經了不知道多少歲月,才堪堪孕生而出。其中,蘊含著無比精純的神力,更是烙印有飄渺的天地神則,別說能夠用來提升修為了,甚至能夠生死人肉白骨,堪稱無量至寶。

「那幾尊可怕的存在,一定壽元快要到了盡頭,才會不顧一切的相爭,想要以此續命!」

「那蛟龍魔猿也就罷了,但是那尊聖靈可是難得的仙珍,若是等他壽元耗盡,又是一場仙緣!」

李昊望著手心中不斷遊走的龍髓,輕聲嘀咕道。

那頭聖靈,本體乃是一塊玄天紫玉,是世間難得的絕世仙寶,為上古至尊大帝打造不朽至寶的關鍵材料,甚至比龍髓的價值還要高。這種東西,可遇而不可求,若是能夠得到,即使拿出去拍賣,也足以震動整個大荒,乃是不可估量的神藏。

然則,這種存在強大的不可想象,根本沒有任何人敢於對他生出這種念頭。不過,若是等到他壽元耗盡,神念盡數消散,將會再次化作一枚神玉,重新成為無主之物。

「真希望過個一兩年你就掛掉,那就便宜我了!」

搖頭失笑了一聲,李昊盤腿而坐,捏起一枚龍髓,果斷的丟入了口中。

晶瑩剔透的水晶神液入喉,頓時化作了一股清涼熱流,瞬間流遍全身。只是一剎那間而已,他整個身體都被五彩的神輝所籠罩了,簡直如同一輪冉冉升起的太陽一般,璀璨奪目。

那絢爛的光輝,那瑰麗的煙霞,不斷的交織纏繞,化作了一尊神力爐鼎,將他倒扣在了裡面,不斷的滋養著他的每一寸血肉。

「九轉化神決…」

李昊緊咬著牙關,開始運轉法決,控制著那磅礴涌動的神力大河,一次又一次壓縮煉化。原本,這一滴龍髓,足以將一名尋常修者提升來一兩個小境界還綽綽有餘。但是,被李昊強行壓縮了九次之後,才堪堪灌滿了他體內的三分之二多一點。可想而知,這種法決的消耗之大,也可想而知,他的身體,到底有多麼恐怖。

「嗡!」

隨著那龍髓的無上偉力被吸引,李昊的眉心一陣顫抖。那裡,一片晶瑩剔透,清晰可見一尊銀色的小人雙手舞動,不斷從牽引而出絲絲縷縷的大道紋路。這些,乃是那龍髓之中烙印的天地法則碎片,蘊含有天地之間最為本源的氣機,是大道的演化規則,無比珍貴。

無憂無慮,無思無念。

李昊靜坐石洞之中,不間斷的吞食煉化龍髓,吸收其中所蘊含的精氣神力,補充自我。無疑,這種絕世神物含有不可思議的偉力,經歷無窮量神力的洗禮,他的體魄變得更加強大,修為與戰力都有了顯著的提升。就連那緩慢的如同龜爬的大道感悟,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加了不少。

時間,快速的劃去,不知不覺之間,已經消逝了一年的歲月。

在這期間,李昊全心全意的修行,將五枚龍髓盡數煉化了個乾淨,修為也一路躥升,成功邁入了洞察境五重天巔峰,只差一步,便能夠進入更高的境界。

「嗡!」

緩緩起身,輕輕一震,李昊從那璀璨的神輝之中走出。如今的他,顯然更加強大了,舉手投足之間,身畔都有大道紋路起伏,更有可怕的力量瀰漫。

揮一揮手,虛空都忍不住顫抖,跺一跺腳,大地都為之戰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