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如果夏芸與別人結婚時……這個男人會做出什麼變態的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

最後狄雅芝內心暗暗地嘆息總結了一句話……如果有這樣一個男人爲我如此,我亦喜歡他……那我寧願一世跟隨於他,哪怕從此浪跡天涯亦無怨無悔。

狄雅芝最後還是沒有把話說透,點明,她知道這件事她實在不宜多插手,不然事情會變得更復雜。

弟弟那邊就算最後抓不到盜賊亦不至於有什麼大的處罰,錯本就不在他,只是協助抓賊而已……畢竟皇上丟失的是本來要御賜給他的東西,他當然要出一份力,亦只是盡力就好。

真正擔干係的是大內總管和如花宮女以及刑部等一系列官員……這件事說不定有人還在暗中高興,會順水推舟的拿下刑部那一畝三分地呢。

這就是朝廷,其中的彎彎繞與江湖上的各種蠅營狗苟並沒有太多、太大的區別和不同。

楚月來看着狄雅芝不說話,他忽然問道:“夏芸與你說了很多?你叫什麼名字?你們一定很要好吧,她一向很少跟人說起我。”

狄雅芝恢復了鎮定自若的樣子,點點頭道:“我們遠比你與方青卓要了解的多。“

“我是誰?我是狄青雲的姐姐——狄雅芝。夏芸唯一最好的朋友就是我。”

楚月來假裝一怔“狄青雲的姐姐,這個自己情敵的姐姐狄雅芝倒是很坦誠啊!

他忽然感覺自己的耳垂忽然有些癢癢了,美男計似乎有些生效了,有些心煩意亂的楚月來於是習慣性地用手搓了幾下耳垂。

他再想了想狄雅芝剛剛那欲言又止的神情,楚月來慢慢的體會出了狄雅芝準備站的立場了……她並不準備把自己就是盜竊皇宮的飛賊這件事張揚出去;起碼狄雅芝不會自己說出去……這已很難,已經對自己足夠意思。

於是楚月來有些自作多情地凝神看着狄雅芝問道:“你是爲了夏芸?還是爲了我?”

狄雅芝忽有一種被瞭解的感覺,她並沒有明白的說出自己會幫他保密的事情,可是這個可惡的臭男人好像竟然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呢。

這感覺除了夏芸和方紅蓮從未有男人給過她這種感覺,她的心跳忽然間有些紊亂,體內的血液亦有些失控的在加快奔跑。

狄雅芝粉嫩的臉上泛起了紅紅的胭脂之色,看起來就好像剛剛成熟的水蜜桃一樣,令人讒言欲滴。

楚月來一時看得呆了……秀色可餐,古人誠不欺我這句話楚月來並不知道。

可是他忽然間覺得這樣看着狄雅芝,就算三天不吃飯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狄雅芝本來想說:“當然是爲了夏芸。”

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她忽然不想這麼說了。

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說是爲了楚月來的安危才保密的。

於是狄雅芝只能紅着臉在沉默中 良久的 無言着。

楚月來又故意的傻傻的補了一句自以爲很聰明的理由:“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爲了狄青雲侯爺,因爲他是你弟弟,你不想讓他知道原來是這麼優秀的我戲耍了他,擔心他找我決鬥被我所傷,恩,一定是這樣,我說的對嗎?雅芝。”

狄雅芝本來羞紅的臉頰聽完楚月來的話忽然變得煞白,那是氣的,絕對是。

她心裏此時百感交集,又羞又氣。

“不要臉,我弟弟……對,我就是爲了我弟弟,怎麼了?我馬上就告訴他是你乾的,讓白玉京內的所有軍隊和高手來抓你、然後讓皇上殺了你,我弟弟就不用爲你煩了,這豈不是很好的辦法。”

狄雅芝說完就轉身走了,在轉身前還冷笑了幾句,狠狠地白了楚月來幾眼……要不是楚月來沒有什麼心情,他的心一定會因此白眼中的韻味而盪漾的。

楚月來看着狄雅芝離去的背影,他心裏第一次對這個極美麗的寡婦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這感覺有點像跟夏芸剛剛認識時的感覺。

楚月來覺得這兩個女人一樣的乾脆、一樣的漂亮、一樣的聰明。

只是夏芸對他很溫柔,而這個俏寡婦對他有些粗暴而已。

楚月來心想:“沒想到計劃這麼快就這麼被動的開始了。”

他一聲嘆息,真是身不由已啊,不論是是爲了復仇還是爲了感情都逼着自己去做自己不願做的事情!

這就是江湖,入了你就很難抽身,很難自由自在了。

這句話通常不好聽,可是不好聽的話卻通常都是對的,只是很多人卻聽不進去。 齊國,一間密室內!

「孤煞!是時候剿滅陳家了!」

望著屋內的這個人影,就連平日里囂張的孤煞,此刻也完全的蔫了下去。

「遵命,主上!」冷汗自孤煞的臉頰上留下,顧不得擦去。孤煞便準備離去。他可是一刻也不想在這多待,因為眼前那人實在是太可怕了!在孤煞的印象中,眼前之人從來沒有露出過真正的實力,但是死在他手中的光是超人五階以上的強者就已經不下十位,而這些強者在他手中簡直如同嬰兒一般弱小!

「且慢!」

正待孤煞想快速離去之時,響起一句不冷不熱的話語聲,令孤煞再度的停住了腳步。

「主上,還有什麼吩咐?」孤煞心裡七上八下,有些忐忑不安!

「我感覺事情好像沒有想象中的簡單,是不是你遺漏了什麼!?」

孤煞聽后,立馬滿臉驚恐道:「回稟主上,陳家確實沒有什麼能夠威脅到我們,並且陳家的世代交好,我們也都查清了底細。只是兩家下三流的家族而已!」孤煞此刻連大氣都不敢出! 次元位面大穿梭 ,而引來殺生之禍!

「那陳家的子嗣呢!?」

孤煞聽到這,隨即輕笑道:「那陳家雖然也有一子,但是如今已經殘疾。不知道讓陳星門那個狡猾的傢伙藏到哪裡去了。不過我敢肯定。此子一定還在陳府中,因為我在陳府外面安插了許多的眼線。就算是有一個蒼蠅,也逃不掉。」隨即,孤煞又彷彿察覺到了什麼,臉上也露出一絲不解之色。而此刻在他的回憶中,他在陳府中安插的眼線,這一段時間確實沒有向他彙報有關那個廢物的事情。不過他也不在意,一個殘疾之人,能翻出什麼大浪來!再說了,還是一個連強人都到達不了的廢物!


那個人影聽后,旋即點了點頭道:「如此甚好。陳家不容小窺。你要記住!這次一定要把陳家趕盡殺絕,斬草除根!」

孤煞聽此,內心是一陣心悸。隨即點了點頭道:「遵命,主上!」

「那你去準備準備吧!」

「屬下告退!」

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 ,便大步的離去。

孤煞離開后,人影不冷不熱的話語慢慢傳出:「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去一趟吧!」說完,人影便消失在密室之中。

三天後,原本安詳的北昆城內此刻不再安詳。只見成群成群的人向北昆城內涌去。而凡是有一點了解的人都會發現,這些人馬竟然全部來自於三大家族!並且這些人個個帶著武器,滿臉的殺氣!而這一發現,也證實了兩天前的傳言。

陳家要被滅了!


北昆城頓時陷入了恐慌之中!陳星門身為陳家之人,也是身為一城之主,平時陳星門把這個北昆城治理的是可以說是僅僅有條,也讓原本出於水深火熱的居民迎來了夢想中的安和!如今陳家就要被滅,他們的好日子也就快到了盡頭,所以一些居民聯合起來,準備和三大家族抗衡,但是在死去數十位平民后,原本聯合起來的平民,也開始瓦解。畢竟自己的性命最重要!三大家族突破平民的阻攔,直接向城主府的方向衝去!

城主府內。

此刻,陳星門聽著手下的報告,一臉的怒色。如今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三大家族準備隊陳家下手。陳星門快速的安排了一遍后,便大步的走進了客廳內。

「陳族長,形式如何?」

剛步入客廳,陳星門耳邊便傳來了易大當家的聲音。

陳星門聽后,臉上閃過一絲焦慮。隨即聲音冷冷的道:「形式不容樂觀,如今三大家族已經把整個北昆城包圍。我們除非會飛,不然絕對難逃一死!」說到這,陳星門的臉上露出了悲傷的神色,堂堂的陳家,竟然淪落到這種地步!轉而又想到了悟兒,陳星門的臉色才好看了一些。至少他保住了悟兒,保住了陳家的後代!只要悟兒能夠好好的活著,就算是他死,他也死的安心了!

「悟兒,你一定要開心的過完這一生!」陳星門心裡不斷的祈禱著。當時,他之所以讓斗鬼神離開,並且給了他一個重大的家族使命。而其目的就是要讓斗鬼神好好的活下去。他不想讓斗鬼神參與到這場戰鬥之中。說實話,他對悟兒一點也沒有信心!想請動高手的代價,那根本不是一個孩童所能夠辦到的。就連陳家傾家蕩產,也找不到一個敢於三大家族對抗的人。不然陳星門早就找來幫手了!

「既然他們已經包圍了咱們,那我們也不能貪生怕死。依我看,直接和他們魚死網破!能殺一個就殺一個,能殺兩個,就賺一個!」此刻,一旁的德瑪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陳星門此刻也是做好了赴死的準備。既然悟兒在外面平安無事,那麼自己和賽舞也就沒有了牽挂。是時候再現陳家的榮耀了,就算是死,也要戰死!陳星門想到這,正準備發布命令,決一死戰之際。窗外突然傳來一聲令他想念多時的鳴叫聲。

「喳喳!」

一陣叫聲傳來,隨後一隻小巧,但卻美麗的小雀停在了窗檯之上。小雀停在窗台上之後,便不再動彈。而此刻的陳星門見此,手腳竟然有些微顫,連忙向窗檯奔去。

來到小雀前,陳星門習慣的在小雀的腿上找出了一個小字條。望著這一個小小的字條,陳星門的臉上露出了歡心的笑容。

「悟兒,臨死前能得知你的情況,這也算是老天開眼了吧!」陳星門感嘆一句,便打開了字條。

沒錯,這個小雀正是陳星門和金昆用來聯繫的工具。不過,這也是小雀第一次出現,以往都沒有那邊的任何的消息。

此刻,打開字條后的陳星門,眼中閃過一絲絕望。隨即臉色更是變得蒼白。隨後,陳星門便立刻找來了紙和筆,開始書寫起來。片刻功夫,小雀便再次的展翅高飛,向天際飛去!! 女人喝醉的時候容易失身、胡言亂語,男人喝醉的時候容易失態、信口開河。

這句話往往是很好聽的,但是往往是不那麼正確的。

楚月來一直想把方青卓灌醉,他的酒量還是很靠的住的,最後他真的把方青卓灌醉了……在方青卓告訴了他大計劃之後的連續三杯之後,方青卓終於倒在了楚月來房間的臨時小酌的餐桌前。

楚月來開始了旁敲側擊、正面直擊,乃至敏感點的直接痛擊,可是面對醉酒後依然很君子的方青卓他敗了。

方青卓喝醉後只幹一件事……不管你問他什麼,說什麼他都是……明天再說、明天再談、明天……。

楚月來最後撞破了南牆亦無法在他口中知道哪怕一絲在喝酒前所不知道的事情。

終於聽到方青卓不說明天了……楚月來聽這兩個字都快聽吐了。

最後楚月來終於聽到方青卓斷斷續續的說:“今天、今天、今天我喝醉了,我先睡了。”

楚月來本來聽到“今天”二字時忽然亮起的眼睛在聽完整句話時有暗淡了下去。

他暗暗地罵自己:“傻蛋,他不喝酒時的嘴巴已經不小,你還灌什麼酒給他,結果灌出來個明日復明日的知了。

楚月來一聲長嘆,暗暗地想着方青卓說的大計劃。

六耳天堂的老大告訴他的計劃是一箭雙鵰之計……這計劃就是在方青卓爲楚月來換衣服時無意中,從裝有白玉雕龍和白玉鳳凰的錦盒的打開的縫隙中看見了兩物之後,定下的……這跟楚月來得罪了天子有直接的關係。

所以,楚月來他必須找個強有力的勢力來保護自己,而這個勢力當然要來自大內,方青卓已經暗示過楚月來六耳天堂的老大是在宮裏的……不過方青卓自己亦不知道是誰而已。

這個計劃的首要目標就是刺殺當今的三王爺。

三王爺不但本身的財力、影響力比被逍遙子刺殺的二王爺強大許多,他本身據說亦是一名高手,絕頂高手。

方青卓已經告訴楚月來九道山莊和唐門都是三王爺的勢力範圍,在這兩個勢力之後還有許多枝枝葉葉亦很強大,有朝廷的大員當朝大學士張大人等和江湖上的強大勢力如暗河殺手組織等。

這個計劃成功,宮裏的人可以保證兩件事情給楚月來。

第一,保證讓夏芸與狄青雲解除婚約……這是楚月來最在乎的事情……青龍會亦做過類似的承諾。

第二,保證幫助楚月來徹底剷除或者收服暗河殺手組織和九道山莊的首領及手下一衆勢力。

六耳天堂顯然是很清楚逍遙子是被暗河的殺手唐鍥殺死的,楚月來一定想報仇。

另外六耳天堂不知道是在哪裏知道的楚月來是出身於九道山莊的奴僕身份的。

想必跟着逍遙子的六耳天堂的眼線看到了逍遙子刺殺二王爺時帶走了楚月來時的場景。

這個計劃楚月來就算想拒絕都不知道如何開口……這本就是自己要去做的事情,只是現在要多殺一個人……三王爺。

爲什麼六耳天堂有把握剷除暗河和九道山莊卻沒把握殺死三王爺呢?

答案很明顯。

楚月來在單對單上的犀利六耳和方青卓早已見識過,刺殺三王爺是不可能大張旗鼓的一幫人去圍殺的,因此楚月來成了最好的選擇……不是說他的劍法已經天下無敵,妙的是他的身份,他現在的身份是盜竊皇上之物的大飛賊,如果再刺殺個三王爺順便拿走三王爺的幾件稀世珍寶,然後忽然發現了三王爺藏的龍袍、玉璽什麼的……在這件事上朝廷很快就會有個結論。

沒有人會再去推想這背後有什麼其他不可告人的動機。

而這個動機則是六耳天堂的雙鵰計劃的最重要的一雕。

可是六耳天堂的人打破腦袋亦想不到楚月來竟然是楚青石的兒子——楚留香的隔代後人。

楚月來在灌酒前就答應了方青卓,方青卓因此大醉。

楚月來眼睛裏一點醉意都沒有,他的眼中精光不斷,若有所思的想着些往事,他知道自己父母的大仇人離自己真的不遠了。

他的心裏已經鎖定了兩個有作案實力的人選……這個雙鵰計劃,自己在其中主導,不知道最後想要釣上的大魚會不會上鉤呢?

如果讓楚月來如願以償,那豈不是一箭三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