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太太這是在逼她,溫家二太太是她堂姐,她要是一定要這條船,船夫不敢得罪她,到時候,下船的就是凌家了!

凌太太只能忍氣吞聲了,吩咐碧春道,「讓蕭姑娘住我的屋。」

碧春點點頭,抱著包袱又回去了。

邵二太太瞥了安容兩眼,眸底還是鄙視,連凌太太一併鄙夷了,至於嗎,一個大夫的侄女而已,用得著這樣巴結嗎?

「欺人太甚!」凌雲氣的直喘氣,「花了銀子,租了船,還這麼的窩囊,氣死我了。」

確實夠窩囊的。

誰叫船是人家溫家的,人家有後門呢。

安容拍著凌雲的肩膀道,「你可以努力讓凌家的船來往懷州和隨州,就不必看人臉色了。」

凌雲望著安容,凌大少爺則道,「凌家努力過,可是懷州知府是溫家的人,凌家的船一條也擠不進來。」

他雖然身子虛弱,可卻是凌家大少爺,該知道的他都知道。

安容眉頭一挑,凌太太不是說溫家做生意還算實誠嗎,怎麼會這樣?

凌大少爺笑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溫家也不例外。」

安容一瞬間就明白了。

溫家二太太和懷州知府夫人是堂姐妹,大太太不是啊。

幾人就在船頭閑聊。

凌大少爺身子雖然還虛,不過好多了,來的時候,他可是一直在船內待著,憋壞了。

左等右等。邵大少爺還沒有來。

等的沒耐性的凌雲直罵他,「再等下去,該吃午飯了!虧得我們起了一大早!」

又等了兩刻鐘,邵大少爺才姍姍來遲。

一身的酒氣熏人不說,還讓下人拎了午飯來,說是來遲了,特地備下美酒美食給他娘和妹妹賠禮道歉。

邵太太隨口責怪了邵大少爺兩句,可是眸底一點責怪的意思都沒有。還請凌太太一起用飯。

只請凌太太一人。

凌太太婉拒了,去吩咐船夫趕緊開船。

等船走遠了,安容一顆心才徹底放下。

凌太太派碧春寸步不離的伺候安容,有時候,凌雲無聊,也會來找安容說話。

他年紀不小,卻也不大。安容也沒什麼好避諱的。

兩天就這麼過去了。

這一天。風和日麗。

安容想在船甲上吹吹風,就出了屋子。

可是走了沒幾步,就聽到有動靜傳來,還是男子調戲人的聲音,「來,讓爺摸摸軟不軟和……。」

丫鬟輕聲道,「爺,這不是在府里。會被人聽到的。」

「聽到怕什麼,也只敢在心底說,誰敢說什麼?兩天了,都快憋壞了,你摸摸。」

安容的眉頭當即皺緊,在心裡狠罵了幾聲無恥,然後快步走了。

她一走,屋子裡就跑出來一個丫鬟。

邵大少爺追出來,可是一瞥頭就見到了安容。

安容身姿窈窕。 空降萌寶︰總裁老公住隔壁

邵大少爺看了就心痒痒了,「別看模樣一般。這身材還真是不錯。」

心中邪念一動,邵大少爺就站不住了。

邁步朝船甲走了去。

感覺到身後有人。安容回頭,就見到邵大少爺淫邪的目光。

安容如鯁在喉。

尤其是他說出口的話,嘔心的安容就跟咽了蒼蠅似的。

「還投奔哪門子的親去,伺候好爺,爺納你為妾,一輩子吃香的喝辣的。」

說完,他就走了過來。

碧春擋在安容跟前,道,「邵大少爺,你別胡來,她是我們凌家的貴客!」

邵大少爺譏笑一聲,「爺要納她為妾,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你凌家還能為了她得罪我邵家?」

碧春什麼話也沒說,直接叫了救命。

然後,凌太太和凌大少爺他們都上了船甲。

看到邵大少爺在,凌太太的臉色就不大好看,問碧春,「出什麼事了?」

碧春不敢說。

倒是安容很平靜道,「承蒙邵大少爺看的起,要納我為妾。」

凌太太的臉當即就冷了下去,瞥了邵太太道,「邵太太,管好你兒子,別給邵家惹禍。」

邵太太本來還想呵斥邵大少爺兩句,就安容這樣的姿色,他也看的上眼,可是凌太太這話,她就不高興了,「一個大夫的侄女,我兒願意納她為妾,是她上輩子積了陰德。」

凌太太知道邵太太寵溺邵大少爺,什麼話都聽不進去,只道,「她不是你們能得罪的起的,別說是你們邵家,就是知府大人也一樣!」

安容賞風景的心情全毀了,就回了自己的屋。

這一回,凌太太把春桃也派去伺候安容了。

邵太太在船上,把邵大少爺狠狠的罵了一頓。

邵二姑娘就不服氣了,「娘,你別聽凌家恐嚇,她能是什麼身份,是我邵家得罪不起的?」

丑成那樣,頭上的頭飾還比她的漂亮,簡直浪費!

安容回了船內,喝了一盞茶,平復心情。

凌太太來道,「我已經警告過邵家了,邵家應該不敢再胡來了。」

這要是在京都,就憑邵大少爺這言語輕薄,他幾條命都沒了。

凌太太勸安容別去應城,直接回京,她一個孤弱女子,出門實在不安全。

安容搖頭道,「我沒你想的那麼弱。」

要是邵大少爺真敢胡來,安容不會心慈手軟的。

安容以為她沒機會證明自己,誰想還偏偏就有。

邵大少爺在懷州紈絝慣了,只要他想得到的,就沒有得不到的。

再加上身邊一群奉承巴結的小廝在,居然給他弄到了迷藥。

船里,也是有不軌之徒的,不過人家弄迷藥,只是想趁機發點小財。

邵大少爺拿了,可是使壞的。

拿了迷藥后,邵大少爺就摁耐不住了。

天才麻麻黑,他就忍不住下手了。

迷藥迷暈了春桃和碧春,安容可是一點事沒有。

春桃和碧春一倒下,安容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這不,拿了棍子守在門口。


邵大少爺一進來,安容就狠狠的給了他一悶棍。

不過安容力氣不大,就是吃奶的力氣全使出來,也沒能把邵大少爺給敲暈。

反倒激怒了邵大少爺。

王爺太妖孽︰絕寵世子妃 ,驚動了凌雲他們。

等他們趕來的時候,進門就見到邵大少爺倒在地上,疼的蜷縮成一團。

安容站在那裡,臉色冰冷。

邵太太心疼的去看聽兒子,問道,「鋌兒,你這是怎麼了,別嚇唬娘啊。」

邵大少爺指著安容,嘴裡根本說不出來話。

邵太太就氣看著安容,「你把我兒怎麼了?!我兒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就跟你拼了!」

說完,又對凌太太道,「你們凌家也別想好過!」


那邊邵二姑娘已經去叫人了。


他們知道邵大少爺是中毒,逼安容交出解藥。

安容不給。

可是叫了人來,她就會給嗎?

別忘了,凌家也有不少人在船上呢,要真來硬的,誰也討不了好處。

安容指著包袱道,「解藥就在包袱里,除了解藥,還有多種毒藥,要是挑錯了,就等著給邵大少爺收屍吧。」

「你!」邵二姑娘氣咽了,「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不想怎麼樣,什麼時候船到岸,我什麼時候給他解藥。」

安容的說話聲毋庸置疑。

邵太太拿安容沒輒,又不敢來硬的,要安容的命容易,可是安容死了,她兒子怎麼辦?

邵太太叫人把邵大少爺抬了回去,叫船夫趕緊開船,務必以最快的速度回懷州。

原本還要坐三天的船,硬是兩天半就到了。

然而,船還沒到岸邊,安容就看了一場熱鬧。

一船上,正在打架。

刀光劍影,殺氣凌人。

打的甚是慘烈。

怕敵人打到船上來,誤傷到他們。

邵太太趕緊叫船夫把船有挪遠了些。

凌太太請安容回船。

安容正要轉身呢,就聽到一聲哭喊,「放開我!我要回家!」

聽到那聲音,安容身子一怔。

這不是蕭雪兒的聲音嗎?

安容忙轉了身子,只捕捉到幾個身影,如風般從船上跳下去,追著遠處凌空騰飛的身影而去。

眨眼間,消失不見。

若不是那殘破的商船,真叫人覺得方才那場廝殺,只是一場錯覺。(未完待續~^~) 安容覺得她沒有聽錯,世上也沒有這麼多巧合的事。

那就是蕭雪兒的聲音!

謝明騙了她,東延暗衛不只是借蕭雪兒轉移蕭國公府暗衛的視線,他們就是綁架了蕭雪兒!

站在船頭,安容翹首以盼。

可是易容過後的她,蕭國公府的暗衛哪裡認得出來?

更何況人家已經走了。

不知不覺,船已經到了岸邊。

碧春輕聲催安容道,「少奶奶,我們該下船了。」

下了船,邵太太就催安容要解藥了。

之前有言在先,加上安容不願意再多生事端,就把解藥丟給了邵太太。

邵太太朝安容哼了一聲,又冷冷的瞥了凌太太一眼,轉身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