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頓時額頭冒黑線:「怎麼這祖孫倆都是無賴!」

喬尼又說:「郝先生,那我們就照剛才說的,從今天開始,黑手黨就是你的了,阿爾比奧爾也是你的一條狗,你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只要他敢有一句怨言,我親手殺了他!」

郝仁冷笑對阿爾比奧爾說道:「黑手黨在世人眼裡,或許還很高端,但是在我的眼裡,就是一窩螞蟻。如果你們今後好好經營,少做壞事,我或許還能罩著你們。但是,如果你們今後還是象這次一樣囂張,我不介意親手滅了你們!」

阿爾比奧爾唯唯連聲。他這回是真的服了郝仁,能把自己爺爺都搞定,那肯定是有大本事的人。這種人不光不能惹,還要緊抱大腿才行。

「好了,老喬,你也別嚇他了。我這次還不準備殺他,要看他以後的表現。你們都回去吧!我也要回酒店了!」郝仁說道。


喬尼立即對阿爾比奧爾說道:「臭小子,你還不快點把這幫亂七八糟的女人給我趕走!以後要潔身自好,凡事要以郝仁先生馬首是瞻!」

郝仁心中暗笑:「要跟我學嗎,我可沒有潔身自好,光老婆都有八個了,比韋小寶還多一個!」

喬尼對郝仁說道:「郝先生,走,上車,我親自送你回酒店,以謝你今天晚上不殺之恩!」

郝仁一邊上車一邊笑道:「老喬,說這話多見外!我願意交你這個朋友,日後互相關照一下吧!」 蘇飛手中,托著一塊磚的碎塊。


秦逸一眼,就看出來這塊碎磚的來歷。

九曲十孔,冬暖夏涼,經過七七四十九道燒制,更重要的是,製作這種磚塊的粘土,只有玉華城附近,才有出產。

秦家議事廳的地磚,就是由這種粘土燒制的磚塊鋪成。

「秦雨薇。」秦逸口中,吐出來三個字。


「快跟我們走。」蘇飛冷眼看著秦逸,「我們時間很緊,別浪費時間。」

「她在哪裡等我。」秦逸問道。

「你跟我們去,自然就知道了。」蘇飛身後一個弟子,滿臉不耐煩道。

其餘兩個弟子,滿臉桀驁,不懷好意地上下打量著秦逸。

「給我折了他兩條腿,然後帶過去。」蘇飛冷哼了一聲,淡淡道。

一開口就要打折秦逸的腿,並且還是在低階弟子聚居的地方,將學院的規矩法律,視為無物!

剛剛講話的那個弟子,拳頭一握,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炸響,獰笑道:「給我乖乖躺下吧!」

一道氣流,在他掌心,凝聚成一把長刀。

刀鋒撕裂空氣,嗚嗚作響,破空而來,直斬秦逸雙膝。

他的目標,就是把秦逸的雙腿,從中間砍斷!

「一群垃圾,也好意思在我門前囂張。」秦逸的聲音,不悲不喜,語氣平淡。

但越是如此,越是激發起蘇飛等人的怒火。

真氣長刀,嘩一聲,滾滾氣浪,翻騰攪動,眨眼功夫,就到秦逸腿前。

「斷吧!」這個弟子,一聲怒喝,眼中滿是嗜血。

蘇飛等人,看著秦逸,等著他雙腿橫飛,慘叫倒下。

秦逸猛然抬頭,眼中厲芒,如刀鋒般凝聚。

被秦逸視線掃中,這個弟子全身一震,靈魂像是遭到碾壓一樣,全身忍不住一抖,手中真氣長刀,紊亂一下。

秦逸看也不看,一拳轟出。

秦逸的拳頭,比對方真氣長刀,強悍萬倍。

砰!

真氣長刀,從刀尖開始,寸寸炸碎,四周空氣,都塌陷下去,強勁吸力,把這個弟子,一把扯到了秦逸面前。

秦逸一把扯住對方脖子,真氣在掌心沸騰,一下子就把對方衣衫,扯成碎片。

手臂一抬,秦逸大喝一聲,將這個弟子,狠狠擲在地上。

轟!

方圓數十步的地面,劇烈一顫,地面像是豆腐渣一樣,破碎開來。

這個弟子的半個身子,都被埋進碎石,皮開肉綻,鮮血嗤嗤飛濺,雙手更是血肉模糊,持有真氣長刀的那根手指,更是五指炸裂,齊根而斷,慘不忍睹。

「垃圾。」秦逸哼了一聲,「想斷我的腿,做夢!」

一步跨到這個弟子面前,秦逸抬腳,就朝對方膝蓋踩下去。

真氣凝聚,震動四野。

秦逸一腳踏下,風火雷電,猶如南蠻巨象,震踏地面。


空氣壓力,增大數十倍,這個弟子的身體,整個被壓進了碎石之中。

「放下他!」另外兩個弟子,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大喝一聲,左右兩邊,齊齊攻向秦逸。

他們兩人,實力都是祭體境界六七層,身形一動,快若奔雷。

轟轟轟轟!

兩人手中武器,齊齊在半空凝聚,一柄大斧,一把長鉤,朝著秦逸當頭砸來。

「給我破!」秦逸一聲怒喝,全身真氣,滾盪澎湃,驚濤怒浪,奔向四周。

周圍數百丈內的房屋建築,都一陣搖晃,屋中大陣被激發而起,光華四射,引起陣陣騷動。

這兩名弟子,還有蘇飛,臉上都露出震驚神色。

完全無視這兩人攻擊,秦逸一腳,重重踏下。

咔嚓!

腳下弟子的膝蓋,被直接踩扁,骨頭碎成千萬片,和肉糜鮮血,混合在一起,血流如注,而他本人,直接痛得暈死過去。

「該死!」

兩名弟子,怒火中燒,見過囂張的弟子,但從沒見過秦逸這麼囂張的。

巨斧一提,斬天裂地,長鉤一刺,撥海推浪!

兩柄真氣凝聚而成的武器,左右夾擊,十多丈長,將秦逸退路,完全封死。

真氣浩浩蕩蕩,幾乎要容納天地,將秦逸,絞死在其中。

鐺鐺鐺鐺!

巨斧和長鉤,在秦逸釋放的真氣里,穿行而過,爆閃出絢爛火星,轉來金戈交擊的巨響。

秦逸真氣,剛猛無比,比這兩個弟子的真氣,要雄渾不知道多少倍。

僅僅破開秦逸真氣的表層,巨斧和長鉤,就沒法再深入哪怕一點!

巨斧上,更是出現無數裂紋,隨時都會炸裂,長鉤的鉤尖,都斷開,任憑兩個弟子怎麼用力,都沒法將武器,從秦逸的真氣里抽回來,掌心更是被震得,血肉模糊。

秦逸的真氣中,彷彿有一個黑洞,將闖入其中的任何物體,都拉扯進去,全部吞噬。

這兩名弟子臉上,再沒有之前的囂張神色,轉而是無邊恐懼。

他們在應對其他先天境界弟子的時候,還從沒有過如此恐怖的經歷。

「開山斧!」

「拘魂鉤!」

二人齊齊爆喝,體內真氣,從每一個毛孔里,魚貫而出,轟入兩柄真氣武器。

巨斧頓時,再大一倍;長鉤一閃,割裂空氣,發出刺耳轟鳴。

「秦逸!去死吧!」

「裝神弄鬼!給我死!」

巨斧和長鉤,硬生生將秦逸真氣,又撐開來一點。

「土雞瓦狗,也敢造次!」

剛剛釋放出來的真氣,只有秦逸體內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秦逸此刻看都不看,兩手一翻,一抓。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氣息,震撼四周,彷彿一頭上古怪獸,帶給人的強大壓力。

不僅是巨斧和長鉤,兩名弟子,都滿臉驚恐,被定在半空。

他們身邊空氣,如水銀,如鎖鏈,讓他們拼了命掙扎,也不能移動分毫。

秦逸的真氣,瞬間濃厚千百倍!

浩浩蕩蕩,滔滔不絕,如鋼鐵金石,禁錮萬物,無法破開!

勢如破竹,撼動巨斧長鉤!

砰砰砰砰!

巨斧和長鉤,一下子就被攪成碎片。

兩名弟子口鼻里,鮮血飆射,如遭電擊,全身顫抖,噼里啪啦的脆響,從雙腿傳來。

汩汩鮮血,噴涌而出,二人雙腿,在半空,被扭曲成詭異形狀,絞成麻花一般。

聞風而出的一些弟子,此刻正好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一個個睜大眼睛,眸中滿是震驚。

他們看到,秦逸竟然一個人,毫不費力,就把三名乾坤宮的弟子,打得殘廢!

出手狠辣,毫不拖泥帶水。

乾坤宮是天聖學院中,第一大的學生黨派,高手林立,並且每一個成員,都至少是祭體境界。

而秦逸現在,輕輕鬆鬆,就擊倒三名祭體境界的弟子。

「他幾個月前不還是祭體境界嘛,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強!」眾人議論紛紛,看向秦逸的目光,又是驚恐,又是迷茫,就像是看著一個怪物。 在回酒店的路上,郝仁問喬尼道:「老喬,如果聖城的教主入侵天獄森林,你覺得他有幾成的勝算?」


喬尼沉吟一會,說道:「教主在打通聖城與天獄森林通道的時候,已經在第一時間摸清了天獄城的底細。據他說,天獄城中沒有高手,雖然有『銀鉤賭坊』、『獵人公會』和『曲香坊』三大勢力,但是這三大勢力的頭目修為並不高,都是仗著他們身後的靠山。

教主當時說,如果雷公、端木正和『獅王』三人聯手,教主大概有六成的勝算。不過嘛,現在多了個你,他最多只有四成勝算!」

郝仁笑道:「你的意思是,我還遠遠不是布里斯托的對手?」

喬尼笑道:「我知道,我這樣說你可能會不高興,但是我還是要說。我真心不希望教主能成功,因為他要是成功了,將來總有一天還會來稱霸地球,我們這些人都不會有好日子過!」

郝仁問道:「你不是說,因為地球的環境不好,他都已經準備放棄地球了嗎?」

喬尼點了點頭:「我是這麼說過。但是,如果布里斯托把別的能征服的空間都征服之後,他就會要求地球為別的空間提供各種物資。到時候,地球就會成為所有外部空間的基地,所有的好東西都被掠奪一空,更有可能的是,他會把外部空間的廢物都拋到地球上來。」

郝仁驚道:「如果真象你說的那樣,地球就成了所有外部空間的總垃圾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