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平大袖一揮,難道還怕你們人多不成,怕,我就不來了。

在樓頂的逍遙皓天像是看笑話一樣看著下面的人,可不得不承認,這些傢伙,都是好樣的,如果自己能將這些人全部收在自己旗下的話,對於日後在這個聯盟的發展很是有利。

不過……逍遙皓天所看中的,只是一個人,就是那個鄭平!

呼……

逍遙皓天猛然間,聚集起一股強大的氣勢,這股氣勢沒有頃刻間散開,而是被逍遙皓天聚集為一點,直接朝界神聯盟學院的方向沖了過去。

「來吧,最好是多來幾個,讓我看看無雙城到底有多強的實力。」

界神聯盟學院,與其說這裡是一座學府,還不如說是一個花園,環境十分之好,在這裡的學生,表面看上去很是清閑,很多人,都在學院的不同地方看書,聊天,但學院的每一個地方,都有人是巡視著,還全部都是全身武裝的巡視。

「發生了什麼事?」

「是不是東城又來找麻煩了?」

「不對,這是一種什麼力量,給我的感覺好奇怪!」

「馬上通知魔導師,估計要出大事了!」

「……」

師生們的緊張氣氛,就如面臨大敵般,這種力量,這種感覺,是他們所有人從未見過的。

而在界神聯盟學院一棟最高大樓的最頂層房子內,房子的門,被人直接給推開,一個中年男人很是急忙衝進來,在房子里,一個看似只有六十歲的老者,正站在窗戶前,抬頭看向天空中的那團血霧。

「魔導師,不好了,可能要出大事!」

中年男人沒有任何禮貌的大聲說道。

老者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說道:「不要緊張。不要著急。」

「魔導師,好奇怪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屬於我們無雙城的。」

「你馬上帶領一隊學生,去一趟安保局,看看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安保局?」

「嗯!這力量,很明顯是從安保局那邊過來的,發出這力量的人應該是故意要引起我們學院的注意。既然他要挑釁我們學院,那就給他點顏色看看吧。」

中年男人說道:「那好,我馬上就帶人過去。不過,魔導師,關於這件事,我們要不要通知院長跟長老會?」

「不需要!如果一點點小事都要驚動院長,還要驚動長老會,那豈不是說我這個魔導師太過無能了。去吧,做的漂亮一點,別讓我失望。」

「是,我馬上去辦。」

與此同時,在無雙城的另外一個方向,這裡,也是一座學院,但比起界神聯盟學院,這座學院就要簡陋的多,不管是規模,還是師生,比起界神聯盟學院都要少上好幾倍。

在一棟平方內,幾個老者聚集在一起,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笑容,還是那種比較陰險的笑容。

「我倒想看看,他馬滕雲這次怎麼處理。」

「以這情勢來看,對方根本就是針對他們界神聯盟學院來的。馬滕雲那老傢伙,幹了界神聯盟學院魔導師這麼多年,也終於碰上棘手的事情了,如果他這次沒處理好,那丟的,就是整個界神聯盟學院的人,他們那位院長,以及整個長老會,都會覺得臉上無光,這也可能會影響到下個月的四院大比武的進度,對於我們學院來說,是件非常有利的事情。」

另外一個老者說道:「一火把點了,如果讓它慢慢去燃燒的話,鬼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那你的意思是……」

「火上澆油,才是我們現在該做的。」

「好注意,馬滕雲那老傢伙,一定已經派人前往安保局了,聽說安保局那邊的確是遇到了點麻煩,東城的鄭平上個月被安保局的人用各種手段擒下,今天越獄,已經找安保局算賬去了,可以說,安保局那邊,將會上演一場好戲。而我們,現在也要派人去安保局,不讓馬滕雲的人那麼容易把事情給解決掉,如果可以的話……」

這個老者話未完,又聽一個老著說道:「如果可以的話,就幫那針對界神聯盟學院的人一把,至少,別讓他落到界神聯盟學院手裡,畢竟,那種奇怪的力量,就連我們這些人,都前所未見過。」

「好了,都別廢話了,馬上通知保安隊,叫他們現在就過去一趟,相信他馬滕雲也不會派出他們學院高年紀的精英學生去的,因為他怕耽誤了下個月四院大比武的事情。」

界神聯盟學院那邊是想找出散發血霧之人,並且將其拿下,而另外三大學院,也都知道了這件事,他們四大學院,向來都是對立的存在,另外三大學院也都看不慣界神聯盟學院,今天,就乘這個機會,給界神聯盟學院點顏色看看,在下月四院大比武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讓他們界神聯盟學院也知道,這四院大比武的頭名,可不是他們界神聯盟學院專屬的。

四個老者在屋內商量,屋外,一個少女,剛好在偷聽,偷聽完后,少女立即走出大屋,來到一個草坪上,草坪的中間有一個噴泉,她對著噴泉說道:「別練了,界神聯盟學院有行動,我們現在就過去,破壞他們的行動。」

砰……

一道水柱從噴泉衝出,頓時結成了一道冰柱,只見在冰柱上,站著一個少年,這少年一身白衣很是冷酷。

「通知那幾個傢伙,不犧一切代價,破壞界神聯盟學院的行動。」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第466章無雙城四大學院

安保局內的氣氛是越來越緊張,當一個人面對實力比你強悍的角色時,不管這實力在什麼方面,你都會覺得心虛;當一個人的實力遠遠超越你的情況下,你面對這個人時,那就會感到恐慌。

藍圖他們面對鄭平這樣的角色,自然是驚慌加畏懼,可不管怎麼樣,面對敵人,都不能有絲毫的退宿,誰退,那就沒資格呆在這安保局,哪怕是藍圖他們下面的隊員,此時此刻,也沒有後退半步,看著鄭平一步步的走過來,每一個人的戰鬥意識,都是十分強烈,手中的武器,也已經拿了起來。

「來吧,你們,一起上吧,三招之內,搞定你們這些小角色。」

三招,鄭平僅僅三招,就可以把藍圖他們全部給處理掉,以如此實力來說,他不可能會被藍圖他們給抓住,這就足以說明一點,當時,藍圖他們所用的手段,有夠陰險的。

「老東西,在我們的地盤上還敢這麼囂張,老子今天弄死你。」

藍圖下面的隊員已經忍不住了,那小子,是個爆脾氣,但不等他上前,就已經被藍圖給阻止住了。

「退下。」


「老大,這傢伙太囂張了,看我怎麼弄死他。」

「弄你個頭。沒聽到別人在鄙視我們嗎。三招之內解決我們所有人,這等口氣,的確很囂張,但他卻有囂張的資本。上個月我們是因為工作的性質,不得不對他下陰招,可今天,他是正大光明上來挑戰的,如果我們再使陰招的話,那就等於砸了我們無雙城的牌子。」

鍾局長說道:「藍圖說的沒錯,工作歸工作,挑戰歸挑戰。不過,我才是這裡的領導人,既然他要挑戰我們安保局,那自然由我這個局長接招。」

「哈哈,很好,無雙城安保局的鐘局長,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能耐。」

鍾局長看了看鄭平,問道:「你用什麼法器?」

「對付你,還不需要那些東西。來吧,空手與你一戰,你只要能擋住我三招,就算你贏。」

這個鄭平不但沒將藍圖他們那些人放在眼裡,就連鍾局長,他也沒放在過眼裡。

「很好,那今天,我也要見識一下,你到底有多強大。」

話落,鍾局長也不跟鄭平客氣,她知道,鄭平的力量的確在自己之上,雙方動起手來,別說是三招,他力量一爆發,自己恐怕連兩招都接不住。

沒有任何的虛偽,也不需要特別的做作,面對鄭平這樣的角色,他空手,自己用武器,也不是件什麼丟人的事。

「量天尺,出。」

這是鍾局長的法器,一把尺,樣子像是劍,不過是一把沒有開鋒的劍,十分巨大。

巨尺看上去比鍾局長這身體都要粗壯,也比鍾局長的身高要高大,像一把如此的法器,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女人的手裡,只適合像楚飛那樣的人用。

「哈哈,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力量吧。先接第一招靈附。」

靈附,將自己的武氣附在身體上,可守可攻。

鄭平沒有任何的花巧,靈附一出直接就是一拳打了過去,但這一拳卻帶著極為強悍的力量!

轟隆……一聲,只聽藍圖他們大喊小心,鍾局長雙眼睜的比平時要大了許多,見到那一拳中,帶著灰色的元素,那是土元素,拳勁所過之處,地面上都升起了層層的塵埃,這些塵埃,統統融入進了鄭平這一拳的拳勁當中。

鍾局長將她的巨尺往身前一擋,鄭平的拳勁,不偏也不移的,直接就打在了鍾局長的巨尺之上。

轟隆……

巨大的衝擊力度,藍圖等人,全部被震倒在地,鍾局長僅僅是退了十幾步。

樓上的逍遙皓天見到這一幕,點點頭象是認可了鄭平。

鄭平有著此等力量,那逍遙皓天也就不需要有任何的多慮了,如果有這樣的強者在自己的手下,對自己日後會有很大的幫助。


「來了!有點意思,好幾種氣息都是他沒見過的!」

鄭平一拳發出后並沒有連續攻擊,不但沒進攻,反是做好了防守的準備。全身發著土黃色的光。

鍾局長這個時候也沒有發動反攻,就算是鄭平停止下攻擊,她也沒絲毫反攻的意思,因為不管是鄭平還是鍾局長,包括藍圖他們幾個小隊長在內,都已經感覺到,安保局的周圍,出現了十幾種不同的氣息,這些氣息,頓時之間,就將整個安保局給包圍了起來。

「哈哈,既然來了,那就全部現身吧。」鄭平大喊一聲。

鍾局長連連後退幾步,退到了黑執事身前,問道:「怎麼回事?」

「局長,我也不知道呀。」

「不是你喊來的?」

「我都沒通知學院那邊。而且,除了我們學院之外,很明顯,另外三大學院的人也來了。」

「你現在就去告訴他們,誰都不準進入安保局。」

黑執事點了點頭,剛想要去辦,不料,卻是晚了一步,只見從安保局的四面八方,同時出現了十幾道流光,這些流光,全部都朝鐘局長這邊射過來。

流光落地,只見四個方面的人,聚集在安保局內。

「紫陽學院,黃銅學院,無極學院,還有界神聯盟學院,四大學院的人怎麼都跑過來了?」

藍圖他們幾個小隊長可不知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按理來說,就算鄭平越獄,來安保局尋仇,也應該由安保局自己解決呀,就算安保局這邊解決不了,也應該由無雙城派人過來。

可現在,無以城的人是一個沒見到,這無四大學院的人到是全部跑過來了,他們是來做什麼的?看戲,還是幫忙?

藍圖他們都很清楚,四大學院之間的關係向來不和睦,不但如此,還可以說是敵對的存在。

現在,四大學院的人都來了,他們不可能是全部來對付鄭平的,最多也就一個界神聯盟學院是來幫安保局的,應該是從某方面得到了消息,加上安保局的鐘局長曾經是界神聯盟學院的學生,後來是老師,再後來,得到了界神聯盟學院的鎮院法器之一量天尺,這使的界神聯盟學院不能坐視不管,必須要來幫手。

鄭平看著這四批人,每一批人身上都穿著不同的制服,每一種制服,都代表著這無雙城的一方勢力,他自然能一眼就認出這些人的身份。

「哈哈,很好。沒想到,無雙城四大學院的人都到齊了。那今天,我就陪你們好好玩玩。」

界神聯盟學院帶頭的,不是學生,是一名老師,這個老師帶了四個學生過來,他也是第一個站出身來的,說道:「鄭平,你太囂張了,這裡可不是你們東城。」

「別跟我說廢話,先報上名來?」

「界神聯盟學院,洪武真。」

「沒聽說過,你還沒夠資格。滾下去。」

「你……」

鍾局長說道:「小洪,你先退下。」


「老師,這次是馬滕雲魔導師派我們前來幫你的。」

洪武真是界神聯盟學院的老師,可他卻是鍾局長當年的學生,在鍾局長面前,自然是客氣。

當然,界神聯盟學院的人剛一到,就見到鄭平,自然而然的,已經肯定,剛才那奇怪的力量,是鄭平放出來的,這是挑釁,不僅僅是挑釁安保局,還在挑釁界神聯盟學院,甚至整座無雙城。

「我對付不了的人,難道你帶幾個學生就能對付嗎。全部給我退下。」

界神聯盟學院的四個學生,也是預備精英,如果不是因為剛才那力量太過奇怪,就連馬滕雲魔導師都沒見過,也就不會派出精英了。

四個學生深知鍾局長的身份,沒任何一個人敢放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