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焱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緒開口問道:「你是從亦楓那裡逃出來的么?」

雖然心中有了答案,但金焱還是要確認一下。

「不錯,亦楓是玄靈境一階的修士,再加上他的左膀右臂皆是塑靈境七階的高手,楓幫大概有六百餘人,其整體水平要高於血狼盜賊團。」

鄭曉樊一邊說著一邊為沈月擦拭著臉上花掉的妝容繼續道:「紀凱將我賣給了亦楓那個色老頭,在靈能被莫名其妙封印后我根本不是亦楓等人的對手,如若我沒有在危機時刻突破到玄靈境一階解除了封印,恐怕早就自爆免受羞辱了。」

「靈能被封印?」一旁的沈月眉頭皺起看向金焱,開口道:「當時紀凱要取你性命時我也沒法催動靈能,要不然也不會選擇擋在你面前硬撼紀凱的三尖兩刃刀。」

鄭曉樊提供的情報很詳細,可最讓金焱注意的還是二女的靈能皆被封印的異象。

稍加思索,金焱看向沈月道:「你現在試一試能不能催動靈能,我懷疑紀凱有能夠封印你們靈能的寶物,或者他身邊有封印他人靈能的人。」

沈月皺著眉頭催動起迅豹靈能,感受到自己身體輕盈了許多,沈月回應道:「我現在可以使用靈能。」

「應該可以排除紀凱用寶物封印我們靈能的情況,一來那種寶物可謂是價值連城,憑他一個塑靈境八階的修士還沒那個能耐搞到如此強力的寶物。二來這種催動這種寶物是會有靈力波動的,我不可能注意不到。」

聽到鄭曉樊的分析,金焱雙眼眯起道:「也就是說紀凱身邊有可以封印靈能的人..看來事情愈發棘手了啊…」

「確實很麻煩,尤其是在我們都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又是怎麼封印我們靈能的情況下,變數實在是太大了。」鄭曉樊一對柳眉緊皺,現在她才感覺到紀凱真的是瞞著她暗地裡搞出了不少事情。

「但封印他人靈能絕對是有弊端的,或是封印時間的長短,或是境界差距會導致無法封印,亦或者使用封印靈能的靈能有代價。這點暫且不提,反正就算是我們想破了腦袋也不會得出個結論。」

金焱冷靜地繼續問道:「戴俊楚等人又是什麼情況?我在華城看到了他帶著兩男一女。」

「蔣勁、榮澤武、嚴藍靈么?」鄭曉樊撇了撇嘴道:「那四個傢伙與陳天華和雲青一起追擊紀凱直至驚龍山脈,當他們看到亦楓的時候便跑了。」

得知戴俊楚等人不再是個未知的變數,就算情況有變也會成為自己暫時的夥伴,金焱心底已然有了更加詳細的計劃。

並不需要考慮現在突破至玄靈境一階的鄭曉樊狀態恢復的如何,就算她狀態恢復至巔峰面對一個同樣是玄靈境一階的亦楓再加上不少塑靈境的高手也很難討到便宜。

更何況還有一個封印靈能的傢伙在,金焱整理了一下思緒道:「我建議繞開在烏爾國地界內的驚龍山脈,進入宗香國的地界,直至徹底離開驚龍山脈后我們再折返回言靈院。」

「理由呢?」鄭曉樊輕聲問道。

「紀凱定會聯絡亦楓再度聯手,因為二人的利益關係是一致的,紀凱想要抓住我和沈月,亦楓想要抓住你。」

瞥了一眼鄭曉樊,金焱繼續說道:「兩個盜賊團能算上戰力的都有千人,如果我是紀凱少說會派出一半的人手將面向烏爾國的驚龍山脈區域封鎖起來,而後搜山。」

鄭曉樊眉尾一挑問道:「他不會傾巢而出么?」

「紀凱此人心思縝密,他一定清楚從血狼盜賊團的駐地走無論是去奧雷國還是去宗香國都是一條近路,如果血狼和楓幫真的傾巢而出,血狼盜賊團的駐地反倒是最兇險的一條路。」

金焱的話音剛落,洞口處便傳來了一陣清脆的拍手聲。

這一情況讓三人瞬間繃緊了神經,目光齊刷刷地挪向洞口。

鄭曉樊眼中神色急速變幻,她早已將靈識遍及直徑七百米的範圍內,只要有人進入這個範圍,那她第一時間就能感應到。

可對方竟然還是能悄無聲息的摸到這裡,這代表著洞口之人在境界上遠超她。

亦或者…是擅長隱匿的純木系靈能。

「方正志?」鄭曉樊開口冷聲道,這個時候能來到這裡的恐怕也只有血狼盜賊團的大腦。

「正是在下。」

話罷,身穿著一襲白袍坐著輪椅的方正志便徐徐出現在三人眼中,在他後面推著輪椅的則是傷勢未好的柯順。

鄭曉樊和沈月目光鎖定在方正志身上,淡藍色的絲絲靈力在二女身體周圍若隱若現。

金焱的眼睛則是眯了起來,在這個節骨眼上方正志只帶著一個就會溜須拍馬的柯順來到他們面前,想要做什麼?

動手?金焱認為不現實,方正志的境界他是知道的,不過是塑靈境二階的實力。

別說鄭曉樊,就是沈月都能瞬殺了這二人。

既然不是來動手的,那對方難不成是想和他們成為「朋友」?

沒給金焱三人發問的機會,方正志率先開口道:「原諒在下從始至終都在偷聽的行為,因為我要確保你們的贏面究竟有多大。」

「什麼意思?」鄭曉樊向前一步冷笑道:「難不成方軍師現在想說自己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鄭姑娘此言差矣,我不是站在你這邊的,而是站在沈姑娘這邊的。」方正志微笑著說出令三人一頭霧水的話。

但他也沒有任何想要解釋的想法,略有深意地瞥了金焱一眼繼續道:

「石虎小友的判斷還是差了那麼一點,紀凱和楓幫已經徹底封鎖了烏爾國境內的驚龍山脈,是傾巢出動且駐地此時只留下了一些可以忽略的小角色,他就是要利用他在你們心中謹慎的印象來走一步沒有其他選擇的險棋,只為能快速抓到你們。」

金焱笑了,只不過他的眼睛里卻沒有多少笑意:「我走進青樓,一個姿色還算不錯的女子走到我面前,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可她卻說一直深愛著我。」

方正志對金焱舉得這個例子倒也不惱,反而問道:「我似乎和小友有些仇怨?」

「如果說紀凱在血狼盜賊團里最信任誰,我想也就只有你了吧?你又為什麼要背叛紀凱?」

金焱雖然只在血狼盜賊團待過一個月的時間,但他以前總能從孫元口中聽到方正志的頭腦有多麼強,可以說血狼在驚龍山脈有如今的地位,這個雙腿殘廢的青年功不可沒。

「我說了,我是站在沈姑娘這一邊的,石虎小友還請細細斟酌我的每句話。」

方正志平靜地說道,但金焱瞳孔卻是一縮,連自己都說了紀凱非常相信方正志,那方正志也應該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可他為什麼卻沒有直接當著鄭曉樊的面拆穿自己的真實身份?

那瞥向自己時略有深意的眼神,以及剛進入洞窟時方正志說的那句:「從始至終都在偷聽」,這兩點讓金焱更加確定方正志是知道自己真正身份的。

而之所以沒有直接稱呼他真名的理由也不難猜,金焱很輕鬆的就能聯想到應該與鄭曉樊之前和沈月說的那些悄悄話有關係。

「需要打這麼多啞謎么?」鄭曉樊來到方正志面前語氣仍舊冰冷道:「都說純木系靈能雖然可以隱匿自己的身形,但要是使用什麼可以通訊的物品其靈力波動還是無法隱匿的。」

「是的,所以我也根本沒有辦法在鄭姑娘你的感知範圍內使用通訊器聯繫紀凱,同時我也沒法七百餘米外就能聽到你們三人的談話。」

方正志聳了聳肩平靜地說道:「如此,你們可以相信我沒法及時聯繫紀凱做出應對方法了吧?」

鄭曉樊雙眼微眯,半晌抬起右手搭在方正志的肩膀上,同時一縷靈力注入進他的體內。

方正志知道鄭曉樊想要做什麼,如果他和紀凱串通一氣在駐地設下大量伏兵,那鄭曉樊也會引爆在他體內的一縷靈力。

以他塑靈境二階的實力想要將這縷靈力驅除出體外無異於是天方夜譚,同時他也頂不住這縷靈力爆炸產生的威力,定會落得個被炸成肉沫的結局。

但方正志還是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笑容道:「看來鄭姑娘已經有了決斷。」

「你別搞錯了,我們還不是朋友。」鄭曉樊雖然已經決定從血狼盜賊團的駐地穿過再進入宗香國,但這不代表她相信方正志所說的話。

「如果我們能逃出去,還希望石虎小友能和我談一談。」

說著方正志眼睛不經意地瞥了沈月一下,眼中那一閃而逝的憂傷沒有逃過金焱的眼睛,當下他也明白方正志為什麼要背叛紀凱了。

「好,我答應你。」金焱點了點頭目光看向臉上還有幾處明顯淤青的柯順,而注意到金焱的目光,方正志輕笑道:「各位,我做事向來都會留一手,柯順便是一張王牌。」

「他就是那個封印了鄭曉樊和沈月靈能的人吧?」金焱盯著柯順那張面無表情的臉說道。 第1079章

三號礦區。

孤狼他們剛趕過來,就一眼發現了被扯斷的警戒線。

出於職業的敏感,他們立刻把倉庫管理員給叫了過來。

一盤問,才知道周融他們幾個今天領了下礦的裝備。

「糟了!」

這哥兒幾個真下去了!

孤狼他們臉色大變,根本不敢耽擱,立刻就給林壞去了電話。

而林壞接到電話的那一瞬間,差點沒嚇癱,掛了電話就立刻朝礦區趕來。

孤狼他們也不敢私自下礦,只能守在警戒線的外圍。

畢竟下礦靠的可不光是勇氣,還要有專業技術,這是個技術活。

萬一周融他們應付得過來,而他們又貿貿然下去,到時候引起礦洞坍塌,那所有人都得死裏邊。

而此時,林壞正在趕來的路上。

他整個人緊張到了極點,好幾次差點把車都給開翻了。

萬一周融這幾個人出了事,他怎麼向周融他們的家人交代?

到時候好幾個人的葬禮,他敢出現嗎?

哪怕沒人怪他,他這輩子都得在愧疚當中度過。

他現在只希望周融他們能平安出來,千萬不能出事!

「轟轟——」

車子衝進礦區,林壞甚至沒停車,直接就撞了進去。

可下一秒……又是『轟』地一聲巨響!

這聲巨響,還伴隨着整個三號礦都震動了起來,彷彿地震了一般。

巨大的響聲,震得林壞本能地踩下剎車。

他在車上愣了幾秒,僵硬地打開車門,從車上走了下來。

沒走幾步,他整個人都跪了下去,似乎精神都有些恍惚起來。

塌方了!

是那個礦洞,塌方了!

那周融他們……

林壞顫抖地站起來,朝着那片區域走去,他現在連走路都是晃的,整個人都是懵的,根本不敢回過神來面對現實。

可當他快走到警戒線附近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兩群人。

一群人是孤狼他們,而另一群人……灰頭土臉,幾乎看不清面貌,但林壞認出來了其中一個,是周融!

此時孤狼他們,就站在一旁,渾身都在發抖。

剛剛周融他們剛出來,前後不過半分鐘,就塌方了!

一群人差點當場嚇尿!

林壞拔腿就沖了過來,看着周融他們,聲音顫抖起來:「一共下去了幾個人?」

沒人回應。

周融他們似乎也有些后怕,畢竟再晚出來半分鐘,就得被埋在裏面了。

「我說下去了幾個人!下去了幾個人!」

林壞暴跳如雷,虎吼一聲,額頭上的青筋都冒了出來。

「六個人!六個人!」

一群人連忙答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