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好起身說道:「如今天下妖物橫行,你們怎麼肯定這些人是我殺的?」

皇后怒道:「我和妹妹親眼所見,我們甚至被你迷惑的互相殘殺,妖女,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白鈺寒說道:「你若飛去不可就讓冰鸞陪著你吧,你現在身體還沒恢復,沒人保護不行。」

錢好說道:「嗯,你知道我這人急性子,再說去東海也不一定一下就找到龍。」

白鈺寒嘆道:「去吧,我知道我攔不住你!」

錢好點點頭,說道:「嗯!」

白鈺寒用力抱了錢好一下,他知道錢好身負復活凰后的重任,他也知道凰后復活的重要性,於是並不攔著,而他自己也有很多事情要辦。

可二人都忽略了一個人,這個人就是紫霞……

紫霞並沒有走遠,而是來到白水國皇宮,他深知皇后的權利有多大,於是潛入了棲鳳宮。

皇后這些日子戰戰兢兢,生怕錢好會找她算賬。那日的血腥她是見識過了,她也怕死。

「美人兒……你在怕什麼?」紫霞出現在皇後面前,皇后頓時神情恍惚,好俊美的男人……

「美人別怕,我乃昆崙山主紫霞聖人!」他的俊美已經是厲害的武器,再加上聖人的名頭,皇后頓時陷了進去。

「聖人?聖人救命!」皇后立即給他跪了下去,紫霞聖人,降妖除魔第一人啊!

紫霞說道:「快快請起,本尊看見宮裡有妖氣,不知皇後娘娘可否給與指點?」

皇后受寵若驚的說道:「聖人,那賢淑宮裡的妖女錢好剛生下一個妖怪!」

紫霞說道:「原來如此,但本尊雖然是聖人,可後宮之地畢竟不能讓男子隨便進入……」

皇后說道:「皇上根本就不管後宮,那錢好的身邊就有不少男人,聖人無需介懷!」

紫霞說道:「這樣吧,本尊給皇後娘娘法力,皇後娘娘親自出面即可!」

皇后臉上露出狂喜,如果自己有了法力那還怕什麼錢好?紫霞聖人乃是神仙一樣的人物,自己只要有他一根小手指的能力就足夠捏死錢好了。

「請聖人指點!」皇后欣喜的說道。

紫霞臉上浮現曖昧的笑,伸手攬住她的腰肢:「美人可知雙修?」

皇后被他的笑弄的意亂情迷:「什麼是雙修?」

紫霞附在她耳邊說道:「就是做夫妻之事,二人雙修一起成仙!」

皇后臉上一紅,扭捏的說道:「可是聖人乃是神仙,奴家不過是凡女!」

紫霞說道:「只要我們進行雙修,你就會有我的法力,對付一個錢好不在話下!」

皇后的心早已撩動,欲拒還迎。

紫霞豈會看不出她的心思,將她打橫抱起來走向內室,室內里旖旎一片,紫霞精湛的技術令皇后欲罷不能,什麼皇帝、什麼廉恥統統不重要了……

事畢,皇后趴在紫霞的身上嬌羞的說道:「紫霞聖人的功夫好厲害!」

紫霞說道:「是你太美了,令本尊情不自禁。」

皇后聞言感覺她的世界都是粉色的,很美,要是能與紫霞聖人一直雙修下去該有多好!

紫霞說道:「方才我在你身體里注入了法力,你試試看!」

皇后驚訝的說道:「我怎麼沒有感覺?」

紫霞曖昧的說道:「是不是只顧著享受了?」

皇后的臉騰的就紅了,嬌嗔的說道:「還不是你太厲害了。」

紫霞笑了笑:「你看那個花瓶,你默念破碎!」

皇后看著花瓶,心裡默念破碎二字,結果那花瓶呯的一聲碎了一地。

「哇,好厲害!」皇后驚訝的說道。

紫霞笑道:「這不算什麼,只要我們雙休你會越來越厲害!」

皇后眼中閃著興奮,說道:「是不是可以對付錢好了?」

紫霞說道:「你不是說她剛生產完嗎?無論是仙還是妖,生產都會大失元氣,你對付她綽綽有餘了。」

皇后的興奮一下子又冷卻了,她說道:「可是錢好身邊還有幾個厲害的人,我怕他們。」

紫霞說道:「不怕,我幫你引開。」

皇后立即起身:「那我們現在就去。」

紫霞拉住她,說道:「別急,我們計劃一下……」

皇后順勢倒在他懷裡,二人開始了預謀!

錢好並不知道皇后與紫霞勾搭在一起,甚至忘記了紫霞這個人,更加不會想到他們在商量如何對付自己。她心裡想的是儘快向東海出發,找到龍骨可以把紫楓體內的鳳骨替換出來,這樣就可以將凰后復活。


夜晚,皇後身著盛裝來到樹屋,她輕鬆的跳到上面走進去。

錢好驚愕的看著她,她難道沒有被嚇破膽?

皇后冷笑道:「把孩子給我!」

錢好抱緊孩子,冷冷的看著她:「你要做什麼?」

皇后說道:「後宮的規矩,皇子必須由皇后撫養。」

錢好鄙夷的說道:「後宮里我就是規矩,我不給你還能搶不成?」

皇后說道:「不給就試試!」

錢好被她盯著,就覺頭痛欲裂,這個女人的眼神很邪氣,她一定是遇到什麼事,不然絕不會前來挑釁。

「給我!」皇后猙獰的笑著。

錢好扶著額頭,說道:「休想!」

皇后伸手去搶奪孩子,卻不想手臂被孩子一口咬中,她本身就細皮嫩肉的,被咬掉了好大一塊肉。

「怎麼可能?他才幾天就長牙了?」皇后捂著手臂驚叫道。

錢好一怔,看見白遂嘴裡滿口小白牙,剛才吃奶的時候還沒有呢。難道這孩子為了保護自己,一下子就長出了牙齒?

「兒子好厲害!」錢好吧唧一口親了白遂的臉蛋。

皇后看著滿嘴鮮血的白遂,心裡一寒,說道:「小畜生留不得!」

她拿出一把匕首直刺白遂。

錢好沒有法力,但武功還在,她擋開皇后的手臂,冷笑道:「你這是找死嗎?」

皇后根本不想多說,心裡著急殺死錢好這對母子。

錢好察覺到皇后的不對,說道:「你就不怕皇上怪罪嗎?」

皇后冷笑道:「他能怪我什麼?我這是替天行道,受死吧!」

錢好的武功雖高,但比不上一個擁有法力的人,幾招后她的身上掛了彩,此刻她才發覺紫楓等人都不在,難道皇后還有幫手,把他們拖住了?

就在她分神之際皇后的匕首直刺前心,她根本躲避不及! 「住手!」白鈺寒及時出現,一把抓住皇后的手腕將她扔出樹屋。

皇后慌亂的爬起來,說道:「皇上,他們是妖怪!」

白鈺寒看見錢好受傷,心裡大怒,跳下樹屋在樹上折斷一根樹枝,緩步過去。

「妖怪?那你看看朕是什麼人?」白鈺寒冷冷的說道。

皇后看著他,發現他的眼中浮現詭異的光芒,這個人再也不是她熟悉的皇上了,那麼陌生,那麼陰冷!

「皇上……你是妖怪,你把皇上弄哪去了?」皇後站起來,身體忍不住顫抖,嘴上卻不饒人。

白鈺寒猙獰一笑:「皇上不就在你面前?」他揮動樹枝毫不留情的打在皇后的身體上,皇帝肌膚綻開成為一個血葫蘆。

「皇上……我是皇后……」

白鈺寒手上的動作根本不停歇,他怒了,非常的憤怒,這個女人居然敢傷了錢好!

錢好聽見皇后的慘叫,覺得若是此刻殺了她就查不出那幕後主使人,便開口求請:「皇上,別打死了,不然大臣那裡不好交代!」

白鈺寒頓住手,說道:「滾!」


皇后立即連滾帶爬跑回了棲鳳宮!

紫霞聖人見到狼狽的皇后立即將她抱在懷裡:「這是怎麼了?」

皇后咬牙說道:「皇上已經不是人了。」

紫霞一怔,說道:「他不是人了?難道被魔魂上身?」

皇后說道:「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紫霞安慰道:「不怕,我會為你報仇,來,我幫你療傷……」

皇后看著紫霞,他好美,能令她忘記一切只為他一個人活。

而白鈺寒余怒未消,對錢好吼道:「你為什麼不讓我殺了那女人?」

錢好說道:「你不覺得她很怪嗎?怎麼突然就有了法力,又不像是魔魂附身!」

白鈺寒稍稍冷靜了下來,說道:「難道你說宮裡有魔魂附身的人操縱了她?」

錢好說道:「也許是,紫楓和莫泰去哪了?為什麼皇後會知道他們不在我身邊?」

白鈺寒眼神一冷,說道:「你即刻啟程去東海,宮裡的事情交給我。」

錢好點點頭說道:「嗯,人類的弱點無非是權利富貴,你只需威逼利誘同時下手,他們肯定會對你忠心。至於被魔魂附身的人,若是沒有過分的事情發生也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剩餘的等我從東海回來再說。」

白鈺寒點點頭,抱著她說道:「我真希望你能儘快復活凰后。」

錢好不解的問道:「為什麼?」

白鈺寒說道:「因為天下有鳳凰管理,那麼我們就可以做一對兒普通的夫婦了。」

錢好嘆道:「是啊,以前總想著過不平凡的生活,而這樣的生活一旦來了,這才知道平凡有多麼可貴!」

白鈺寒抱緊她,認真的說道:「答應我,好好保護自己,我不知道沒有你我該如何生存。」

錢好拍了拍他的後背,說道:「我知道,為了你我也會保護好我自己。」

白鈺寒嘆了口氣:「我以為我強大了就可以保護你,實則你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人。」

錢好說道:「別亂想了,待世界回歸平淡,我們白頭到老可好?」

白鈺寒用力點頭:「好,我等著你回來。」

錢好點點頭。

二人無聲的交流著,心裡已被對方佔滿,原來兩個人在一起就是一個世界,不管外面有多大有多繁華都無法影響這個世界里的兩個人。

紫楓趕回來就看見擁抱的二人,他心裡被刺痛著,如同在火上焚燒。錢好為什麼要愛上這個男人,為什麼不能愛他?論容貌、論能力他都不比白鈺寒差,難道就因為自己是妖嗎?

錢好看見紫楓,與白鈺寒分開,說道:「紫楓,你去哪裡了?」

紫楓壓下心裡的不甘,說道:「我看見一個妖就去追了,沒有追上。」

錢好點點頭,說道:「怕是皇後派人故意將你引走的。」

「你受傷了?」紫楓看見錢好身上的傷口,他的瞳孔一縮,浮現殺氣。

錢好說道:「沒事,一點小傷。」

白鈺寒說道:「你不要離開她身邊,明日我備好馬車,你們趕往東海!」

紫楓說道:「她剛剛生產完你就讓她上路?你太狠心了。」

白鈺寒說道:「復活凰后的事情刻不容緩,路上有你照應我放心!」

紫楓卻將他的信任扭曲,他覺得白鈺寒一點都不愛錢好,若是愛她怎麼會不顧及她的身體讓她去做事,難道復活凰后比錢好的身體還重要嗎?

「哼!不用你說!」紫楓怒道。

白鈺寒拍拍錢好的肩膀,說道:「不如讓冰鸞送你們去吧,它飛的快一些。」

錢好搖頭道:「還是讓冰鸞留下吧,畢竟白水國很大,不是你一個人能掌控得了的。我外公那邊你多照應些,讓他們小心行事。」

白鈺寒點頭道:「你放心吧,我明白怎麼做!」

二人又聊了一陣,白鈺寒離開樹屋。

錢好見紫楓的臉色不好,便問道:「你怎麼了?」

紫楓瞥了錢好一眼,說道:「沒什麼。」他鑽入戒指里不出來了。

錢好挑眉自我療傷,可惜沒了法力她連療傷的力氣都沒有隻能用金瘡葯!


她看見白遂獃獃的看著她,立即將白遂抱起來幫他擦乾淨血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