鍢涘槢~濮戜笖婊¤凍浣犱滑濂戒簡 一柄猩紅sè的長槍自運輸車上的一個銀棺中激shè而出,空氣中瀰漫著罌粟的氣味,這是銀棺中用來浸泡長槍以減輕其凶xìng,由罌粟特別製作的安眠藥水的味道…長槍奇異的槍頭類似於魚叉的樣子,有著尖突。鮮紅的槍身散發著妖異的血腥光芒,與露玖手背上的銘文互相低吟著,一股關於這件寶具的陌生記憶湧上露玖的心頭

「brionac(布里歐納克)!」呼出寶具的真名,妖異的長槍緩緩融入體內,腹部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治癒著,不可思議地握了握雙手,渾身又充滿了力量,而且似乎又加強了一點。

「嘖…一個人居然可以同時契約三把寶具,和組織最近研究的【六級量產化】有點相似之處呢,不過什麼樣的寶具都不是我的對手!!徒勞罷了!」西德再次欺身逼近露玖

將手上的長槍一掃,避開了想要貼身作戰的西德。

「不要再做無畏的掙扎了,乖乖束手就擒給你個痛快吧!!」一個翻身繼續貼身沖了上來,西德的雙手就像兩根鐵棍舞的虎虎生風。

就像剛獲得石中劍時一樣,露玖的身體支配了思考,自動格擋著西德的攻擊。

「能贏!」躲開西德炮彈一般的重擊「這樣的話,能贏!」

露玖的眼裡閃過一串串的數據,然後開始吟唱起一段誓詞

「我時刻渴望鮮血」

「發出饑渴的咆哮」

「發出致命的閃光」

「縱情殺戮,永不停歇」

隨著吟唱到末尾,露玖身上外露出來的魔力越來越多

「這是什麼…!!」神裂驚訝地發現,露玖的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層紅sè的透明薄膜

「團長周圍的魔力密度…已經高到一個可怕的地步了…」托莉亞的雙手滲出了不少的汗水,魔力互相摩擦產生的小旋風拍打著她的臉頰。

「應該不會錯了…」艾露莎有點愕然地看著不斷創造著奇迹的露玖

「這是…寶具真名解放的吟唱…」

「什麼!」*4

除了神裂,信女,托莉亞外,布利特也嚇了一大跳,真名解放,這預示著使用者在某一程度上和寶具達成了【同調】,並且完全掌握了六級的力量。

「怎麼能讓你得逞!!」感受到露玖散發出來的魔力量,西德感到了威脅,就像遇到天敵的野獸一樣。爆發了全身的力量,徑直衝向露玖。

然而動作彷彿全被看穿了似的,只是微微地搖晃了幾下身軀,就完全避開了西德的攻擊。

「我乃貫穿天地之光!轟擊五星!!」隨著吟唱的結束,布里歐納克的槍尖凝聚了五道深紅sè的激光,然後五道激光以不同軌跡,分別shè向西德的頭與四肢,並且完全封鎖了他的閃避路線。

沒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響,西德就在五道猩紅的激光下被湮沒成了實體化的黑sè魔法粒子

魔法顆粒凝聚成了西德未被改造前的正常樣貌的靈魂,是一個一臉憨厚的中年男子「謝謝你,把我的靈魂從那骯髒的身體中解放出來」眼角流下一絲清淚,西德的靈魂再次變成了黑sè的魔法粒子消散在空氣中

「希望你能和妻兒在那個國度快樂幸福」露出一個欣慰的笑臉,露玖隨即感到一陣疲意席捲而來,看來剛才的攻擊花費了她不少的魔力…

「嗚,好累…」

「安心睡吧」看著露玖搖搖晃晃的身體,艾露莎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她身後將露玖抱住,輕輕地撫平了露玖因為戰鬥而散亂的頭髮…

「晚安…」感受到溫暖懷抱的露玖,上下眼皮緩緩地合上,毛茸茸的狐耳也乖巧地平躺在金sè的大波浪上…

————馬車上————

「這次實在是多虧【螢火】的各位了,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助,這次肯定是要全軍覆沒了。」纏著繃帶的布利特撓著後腦,深深地看了一眼熟睡中的露玖

「還有實在是很抱歉,原本西德應該是我來應付的,卻讓你們的團長陷入這樣的危險…」低下了腦袋,握緊自己的雙手,布利特的責任心與聖騎士的驕傲無時無刻地在責備著他的輕敵與大意。

「沒事的…」一隻白嫩光滑的手貼在了布利特的手背上,露玖不知何時已經轉醒了,此時的她臉sè有點蒼白,嘴唇也沒多少血sè,但是她還是努力地做出了一個「我很健康,請不要擔心」的表情

「保護僱主本來就是傭兵的責任,而且我還契約了你要護送的寶具,真的說起來該說抱歉的是我們才對呢」

「不,那柄長槍本來就是常人難以駕御的兇器,現在能找到一個可以控制他的主人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那麼我們就算扯平好了,所以布利特先生你不用這麼自責的!」看著仍然不願意抬起頭面對自己的布利特,露玖把九根大尾巴中的一根伸到了布利特的鼻子前撓了撓

「所以請放下心來吧」

「露玖小姐……嗚!!!」感動地抬起頭看向安慰著自己的少女,布利特卻感到鼻腔一熱,一股紅sè的噴泉噴涌而出

「布利特先生,你怎麼了?」看著流出大量鼻血的布利特,露玖連忙收回自己的尾巴把他扶住

「露…露玖小姐」布利特緊張地用左手蒙住眼睛,右手胡亂地上下揮舞著「胸…胸…胸部要掉…掉出來了!!」

好吧,露玖的睡相在座的各位都是有所了解的,加上本來就是低胸的皮甲還有和西德戰鬥時被損壞的部位,綜上所述…露玖又在送福利了…(為什麼要說又呢??)

「啊!!!」護送的傭兵們的眼神全部集中在了發出女xìng尖叫的馬車上。

至於布利特君的下場,則是在托莉亞憤怒的眼神下在身上多添了幾條繃帶…

——送完福利就該到達目的地——

安吉爾城內,布利特成功地與接應的人員會和,此時他正在向傭兵工會彙報任務的完成狀況,還有支付給各個傭兵團應得的報酬。

「這是我的聯絡水晶,如果哪一天來聖城玩的話記得聯繫我哦,我還是挺自信能做好一個導遊的,我還有任務在身,必須先走了!」將一塊三角形的水晶交給露玖,布利特匆匆忙忙地和接應的另外兩名聖騎士離開了。

兩名接應的聖騎士分別是一男一女,男的有著一頭清爽的棕褐sè頭髮還有一雙銳利的雙眼。女的則綁著一頭橙sè的馬尾,明明是御姐身材卻給人一種活潑調皮的感覺,男的那位聖騎士在與布利特等人匯合后就一直悄悄地觀察著艾露莎…

「【孤狼】嗎?還真是敏銳的直覺啊…」看著三人離開的方向,艾露莎陷入了短暫的回憶。

「你在說什麼啊?艾露莎」

「不,沒什麼…」

教會專用的潔白空艇上

「真是的,響!!明明有人家了還一直盯著那位紅sè的兔女郎看」橙sè馬尾的御姐抓住名為響的聖騎士的右手,左右搖晃著…這種小女孩吃醋的行為由一個身材火爆的御姐做出來…果然滿滿的都是愛啊!

「別玩了,艾克琳娜…」有點無奈地把右手從橙發御姐的懷中拉出來「只是把她錯認成曾經的前輩了,還有那不是兔女郎,是真正的兔耳!」

「誒!!!?真正的兔耳?」

「噗嗤…難道艾克姐大大沒有發現那支名為【螢火】的傭兵團除了那名藍發的少女是人類外其他人都是半獸人嗎?」布利特看著總是欺負自己的前輩吃癟,忍不住笑了出來

橙發御姐走到布利特附近,在他身上聞了聞,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唔,是剛才那隻小狐狸的味道啊!你們應該發生了不少有趣的事情吧! 丐哥別浪來守門[足球/綜] 【營養劑】了呢」

「請務必不要這樣!!艾克姐大大!!!!」驚慌失措的布利特毫不猶豫地丟掉了節cāo

「有什麼在下可以代勞的請儘管吩咐!」

「那麼你回去以後就悄悄地把菲絲的內衣拿給我吧!自從和你訂婚後她就不許我碰她了!真是可惡,以前我們可是互相交換內衣來見證友情的呢!」

「……」

視角轉回露玖這邊

一行人在傭兵工會結算完這次任務的獎勵后,正逛著這座全大陸的交通樞紐——安潔爾城,在其他地方比較少見的空艇在這裡隨處可見

「嗚好想要一架我們自己的空艇啊!這樣就不用在傭兵工會裡擠來擠去了!」看著頭頂上駛過的一架空艇,再看了看自己的傭兵團等級證明上大大的f,露玖的臉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軟了下來

「其實就算傭兵團等級沒達到c級,只要願意自己掏腰包買空艇,然後去傭兵工會的中樞魔水晶上登記一下也是可以的」拍了拍露玖的背,艾露莎拿出這次收穫的錢袋在露玖面前晃了晃,看到露玖腦袋跟著錢袋左右搖擺的可愛動作,艾露莎強忍住把露玖拉入懷中好好『疼愛』一番的衝動

「這次布利特君給了我們額外的五倍獎金哦!五倍!!只要省吃儉用一段時間,再做兩個任務,就可以買到一架可以住下十數人的小型空艇了!」

「真的嗎?我要一座移動城堡!」露玖似乎又陷入了奇怪的幻想…

「前面怎麼了」神裂指著一條街道拐口處,四五個小男孩正圍著一個臉上長滿了青春痘的小女孩

「西斯你這個大騙子!你和你爸爸就只會吹牛!說什麼用特製的轉換裝置吸收空氣中的魔力,讓空艇永久運轉,根本就是在騙人!你和你爸爸就是兩條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可憐蟲!」男孩們一嘴一舌地奚落著眼前的女孩

「我沒有說謊!爸爸他確實做到了!」眼裡含著淚水,不讓眼淚落下,西斯不明白為什麼大家總是不相信自己和爸爸呢?就因為爸爸不是貴族也沒有學過魔法和鬥氣嗎?

「那你們為什麼不拿出來證明給大家看!臭騙子」

「因為…因為…」

「你看,說不出來了吧!西斯是騙子!老西斯是個大騙子!」男孩們做了一個鬼臉后就做鳥獸狀一鬨而散。

「我沒有騙人…」在再也看不到男孩子們的身影后,被西斯強忍著的淚水如決堤的大壩一樣涌了出來…


「哥哥相信你沒說謊哦!」一隻潔白如玉的手抹去了西斯臉上的淚水,西斯驚訝地抬起頭…

這是多麼美麗的一個人啊!金sè的大波浪卷長發,深邃的紫sè眼眸,調皮的狐耳還有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抱住的九跟大尾巴


西斯怯怯地問道「姐姐你真的願意相信我嗎?」

「姐…姐姐…?」露玖感覺心臟就像是被什麼寶具給砸了一下似的


「嗯!對啊,姐姐你可真漂亮呢!姐姐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姐姐你真的相信西斯嗎?」姐姐三連擊!露玖號戰列艦沉沒…

「你叫西斯嗎?我相信你哦,因為誠實的孩子眼睛都是特別明亮的哦!就像西斯這樣!」強忍著被名為『姐姐』的長槍貫穿的痛苦,露玖溫柔地撫摸著西斯棕sè的小腦袋。

「太好了,終於有人願意相信西斯和爸爸了!!」女孩撲到了露玖的懷裡。

「姐姐,姐姐,跟西斯回家吧,我叫爸爸拿給你們看,那個可以讓空艇擁有無限動力的裝置」

「誒?給我們看?真的可以么,這麼重要的東西」露玖蹲下身來來好奇地看著嬌小的西斯

「沒問題的!因為這條街上,只有姐姐你們願意相信我和爸爸了!」

ps:艾倫果然是自帶主角光環的男人啊!這周的三爺依舊很萌呢!白薯女被巨人嚇尿的表情也萌翻我了!!!

ps2:總感覺看的人不太多,書的成績也不太理想啊~~書友群和書評區還是依舊冷清,,跟自己理想的境界還差好遠~真是任重道遠

ps3:如果算上ps的話應該勉強算是4000字的章節吧?啊哈哈~

ps4:注意細節的都是笨蛋!![[[cp|w:339|h:378|a:c|u:file1../chapters/20136/10/2774873635064778526955000382848.jpg]]]灝辨槸榪欐牱錛[[[cp|w:270|h:382|a:c|u:file1../chapters/20136/12/2774873635066528017823787391346.jpg]]]鎮╂仼錛屽氨鏄繖鏍蜂簡[[[cp|w:274|h:368|a:c|u:file2../chapters/20136/13/2774873635067451782950837712421.jpg]]]鍡紝閫夌編鐨勮。鏈嶅ぇ姒傚氨鏄繖鏍蜂簡 「呼~呼~終於找到了」一位穿著破爛到難以辨認款式的牧師袍的少年(大霧)右手正握著一根被拿來充當拐杖的樹枝,左手拿著一張破舊的地圖,靈動的紫色眸子在地圖與前方那座破敗的大教堂之間不斷掃視著,少年的上齒咬著薄薄的下唇,一頭金色波浪卷長發如瀑布般披在腦後,上面還零零散散地嵌著幾片矮灌木的葉子,如果不是身上只有男性才能穿的牧師袍以及一馬平川的胸部的話,一定會被誤認為是一名在這片森林中探險的少女吧。

少年自記事起就在鄉下的一座小教堂內和一位老祭祀生活在一起,從小養成了淳樸的性格,據老祭祀說,少年是他一日禱告后在教堂門外發現的一名棄嬰,那時的少年還在襁褒之中,也不知道是誰留下的孩子,只留下了一張老舊的地圖。心地善良的老祭祀膝下無子,便收養了棄嬰,還將自己的本領全部傾囊相授,可惜少年除了在武道上略有天賦外,對魔法卻是一竅不通,直到老祭祀入土那天也只會治癒術一個魔法。少年將老祭祀安葬后,便過上了一邊幫助傭兵們做做任務,一邊打聽從小留在身邊的地圖上的教堂的信息,直到三個月前才打聽到有人無意間在兇險的艹日月之森的深處發現了與地圖上的教堂屋頂及為相似的建築。

「終於到了這一刻了。」少年站在教堂外,右手抵在大門上,心情複雜的看著自己右手手背上從出生開始就存在的銘文

「也許今天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呢~」不自覺地露出了治癒的笑容。

右手稍稍用力,卻被大門緊緊吸住,手背上的銘文突然迸發出深藍色的光輝!

「嗚哇!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少年用左手死死拽住右手,但是右手就像被烙在了門上,怎麼也拽不下來。就在少年焦急萬分的時候,手背上的深藍色光輝開始慢慢暗淡下去,不一會便完全褪去。門就像被人從裡面用力地推開一樣,猝不及防的少年一個踉蹌,後腦朝地地摔了過去,失去意識前隱隱約約看到一隻雪白的毛球朝自己走來。

————遠離的意識君————

「嗚,別舔了,好癢!!」少年胡亂地揮舞著雙手,「混…混蛋,都說別舔了啦~咦?舔?」少年緊閉的雙眼猛地打開,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顆雪白的狐狸腦袋!「哇啊~狐狸~」反映過來的少年下意識地做出一個抱頭蹲防的姿勢,聽說傭兵們都是用這招抵禦強大的魔獸的~

「不…不要過來,我…我可是二級戰士,可…可是很強的哦!」一邊說著一邊偷偷地看了狐狸一眼,雪白的皮毛,猩紅的瞳孔,還有身後九根肆意搖擺著的尾巴。

「現在人類的孩子都像汝這麼…天然呆?」狐狸伸出舌頭舔了舔爪子然後歪了歪腦袋

「哇~啊啊啊!狐…狐狸說話了!」少年把頭深深地埋入了膝蓋,時不時還發出「咕嗚」的聲響。

雪白的狐腦袋上蹦躂出了一個紅色的十字,狐狸軟綿綿的右爪「噗」地拍在了腦袋上,一副恨鐵不成鋼樣子,隨即好像想到了什麼好主意,眼睛也靈動地跟著一轉「我可是狐狸仙…」

「爺爺說狐狸精都愛騙人!」少年直截了當地打斷狐狸的話,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剛剛還怕得要死的少年突然瞪大了紫色的眸子直視著這隻會說人話的奇怪的白狐。

「狐,狐狸精??」

「咕嚕」意識到不對少年猛地咽下一口口水。可惜已經遲了!白光一閃!狐狸已然以69的姿勢騎在了少年的身上。對其殘破不堪的牧師袍再一次進行了清涼化改造。

「!」劇烈掙扎著的少年突然停下了所有活動,狐狸好奇地轉頭一看。

「汝…汝…汝…汝…汝為何盯著吾的那裡看?」狐狸跳下少年的身子,齜牙咧嘴地看著他「???哪裡啊」少年腦袋一歪(賣萌可恥口牙!)

「就是那裡!」

「哪?」

「那裡!」

「究竟是哪兒呀!」

原本強勢的狐狸突然轉過頭去,猶如害羞的少女一般發出了細不可聞的聲音「就…就是吾…排…排泄污物之處!」

「聽不到唉~」少年嘆了口氣,腦袋向狐狸醬的尖尖嘴巴靠去

「汝…汝這個下流的人類!」

「哈?」這是依舊不明所以的少年

「汝為何要盯著吾的屁股看!hentai!」

「我只是好奇你為什麼有九跟尾巴啦~」終於跟上節拍的少年搖了搖上面刻有銘文的右手…「這就是汝窺視淑女私密部位的借口嗎?」喂喂不要一邊說話一邊用尾巴凝聚龜波氣功一樣的技能啊!

「不就是看了你的屁股嗎!至於……等等等等等,你說淑女?難道你是母…女…女孩子?」四周突然寂靜了下來,只留下少年咽下口水的聲音和大口呼吸的聲音

「難道我的聲音聽起來很像男人嘛!」某狐狸的額頭已經完全被紅十字佔領了~~

「十…十分抱歉!狐狸小姐!請務必原諒我的失禮!」少年將頭抵在地上不敢抬頭看狐狸少女一眼,嘴裡還碎碎念著「爺爺明明叮囑過成為真正的祭祀前是不能接近女色的…」

「啊啊~真是麻煩~吾有說要怪汝嗎~?」

少年抬起頭看向狐狸,眼神充滿了不可思議,畢竟女孩子的菊(pi)花(gu)是十分隱私的部位了。

「不過聽你的口氣似乎是想去做一名祭祀吧?不過就算我原諒了你,你也做不了祭祀什麼的啦~因為~括弧笑!」狐狸露出一個的身上閃起一道白光,一個與少年長的一模一樣,卻渾身赤果果的人兒出現在白光中,胸前深深的事業線和點綴之上的車頭燈(節cāo呢混蛋!),頭上的獸耳以及臀部后的九條尾巴,都說明了她與他的不同。

「嗚~嗚~嗚~嗚~嗚~」少年瞪大了眼睛,一隻手指著眼前的狐娘版自己胡亂地揮舞著,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發出奇怪的聲音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