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花這一說,眾人立即就聽到了似乎有「嘭嘭嘭」的沉悶有規律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郭奇沉著臉,揚手打出來了一支袖箭,頓時便是見到這袖箭扶搖直上,直衝天際,所過之處,更是拽出來了一道長長的白色光芒,將附近的區域都照耀得若白天似的。

然後四大弟子的臉色都一齊變了,變得可以說是難看至極!

這是怎麼回事?

原來在這白光的照耀下,他們見到了周圍的槐樹林上,升騰起來了大片大片的黑色霧氣,仔細看去,這黑色霧氣,竟是由成千上萬的鬼眼飛蛾組成的!!

這鬼眼飛蛾身上飄散下來的毒粉,乃是屬於它天然的武器,與什麼妖術,神通之類的都掛不上鉤,就像林封謹之前說的那樣,只要你的護身法術不能豁免蚊子的叮咬,那麼就對這玩意兒沒有任何的效果——甚至包括王猛也一樣,龍氣也是有無能為力之處啊!哪怕是帝王,也一樣的有被蜜蜂蟄,被蚊子咬的時候…….

非但如此,槐樹林當中甚至開始有不少龐大的黑影開始移動,挪移向了王猛等人,這些龐大的黑影身上散發出來了腐爛的氣息,赫然是一頭一頭龐大的木魈,身上的枝條揮舞起來甚至有攻城車一般的怪力,便是野豬也是要被活活抽飛!!

這時候,站在了遠處眺望這邊的林封謹才嘆了口氣道:

「好厲害的連環陷阱,先用那血湖裡面的眼珠子瘋狂攻擊,令人失去平常心,很自然的就會退入到了旁邊的樹林當中躲避…….槐樹這東西乃是木中之鬼,會大量的吸收周圍的陰氣生長。很難成林,估計這槐樹林都是人工種植的,等到進入了槐樹林深處以後,他們只以為可以豁免掉那腐爛眼珠子的襲擊了,但是,估計就是那些腐爛眼珠子破碎后的臭味,便成功的激活了這些鬼眼蛾和腐木魈…….我甚至有些懷疑,那些腐爛的眼珠子搞不好沒有什麼殺傷力呢,只是用來嚇人的。」

這時候,早就逃走開去的他波和野豬也是聚了過來。他波聽了林封謹的話以後道:

「主人,這腐爛的眼珠子叫做肉腐瞳石,乃是從活人身上剜下來的,含有大量的怨氣,在這血湖的底部,還有一隻被人工調製出來的巨瞳,對這裡面的所有的肉腐瞳石進行控制,能不沾染到的話,盡量還是不要碰到。一旦中招,那味道可以說怎麼洗也是洗不掉的,還會吸引所有的蠱蟲,降頭。」

「非但如此。上面的陰腐之氣更是會無時不刻的都侵蝕入人體內。中招的部位會迅速的變得僵硬,失去知覺,**,潰爛。最後形成恐怖的毒瘡。」

此時林封謹看了他波一眼道:

「大給給調配的這玩意兒能持續多久?」

就像是王猛那幫人不會對林封謹推心置腹一樣,林封謹同樣對他們也是留了一手,此時林封謹三人的身上都塗抹上了林黎走之前留下來的液體。這液體便可以掩飾他們的體味,最大限度的阻隔他們身上的氣息外泄,讓那些兇惡無比的蠱蟲和降頭無法發現他們。

當然,這液體也不是萬能的,就像是隱身轟炸機那樣,不是絕對意義上的「隱身」,而只是起到了一定的防護作用,所以想要依靠這東西直接就潛入進去暗殺胡瓦圖兄弟,那是天方夜譚了,只能說是降低被發現的幾率而已。

當然,此時有著國師大人勇敢的挺身而出,吸引了對方的目光,有著這種雷鋒一般的行為,所以林封謹等人的安全性暫時還是比較靠譜的。所以此時林封謹主僕三人也就很無良的袖手旁邊,並且還是在四裡外的山坡上找了岩石叢生的隱蔽角落,藏在那裡津津有味的看戲了起來。

天色雖然昏暗,但是因為國師那邊的戰場上不時有火光閃耀起來,有著光源的照射,所以大致能看清楚。

國師與四大弟子聯手大戰東海聯軍的妖孽,這種大場面可是千年難逢的。拿林封謹心中的想法來說,那簡直就是投資九位數外加什麼藍光高清數字杜比某某音效外帶上什麼3dimax的大片,和什麼阿凡達,速度與基情8之類的可以並駕齊驅的製作了,一定要睜大眼睛仔細欣賞一番。

不過,這也只是表面託詞,林封謹在這裡按兵不動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還是國師大人此時拉仇恨的力度不夠的原因,當年呂布為什麼會出來戰三英?還不是因為什麼華雄之類的小弟都被做掉了,才會驚動他老人家?

王猛不幹掉胡瓦圖兄弟幾個牛b得力的弟子,又怎麼能吸引來胡瓦圖兄弟的目光,不吸引走胡瓦圖兄弟的目光,那麼林封謹肯定就不會繼續深入——林黎雖然重要,收他的心也是當務之急,那也是要建立在自己安全的前提上,假如自己都出了事情,那還救什麼人?便是林黎願意效忠到死又有什麼用呢?

最重要的是,現在一線天的那險峻隘口被封掉,下面的援軍短時間內上不來,那麼胡瓦圖兄弟在天門凹當中的力量就是有限的:

——–畢竟他們的主要的布置是用來污穢龍脈,而大概是想要一口吃個胖子的緣故,胡瓦圖兄弟選擇的這條龍脈何止比之前傣猛選擇的龍脈強大十倍?

有道是,有壓迫的地方就有反抗,兔子逼急了也會咬人!何況是堂堂龍脈,難道就會任人污穢而不反擊?

所以胡瓦圖兄弟的實力在這裡雖然佔據主場,並且相當強大,相當一部分的力量卻也是要用在壓制消耗龍脈反噬上,那麼剩餘下來的防護力量也是有限,王猛身為國師,本來就是超級猛人,此時在這裡更是能呼應龍脈,絕對不是什麼軟柿子。

所以,只要胡瓦圖兄弟這剩餘下來的力量對上了王猛,那麼幾乎就無暇顧及別的了,那麼,自然就對此時大概是處於水深火熱當中已經暴露了的林黎有巨大的幫助了,這種曲線救國的戰術,林封謹玩得可是格外的順溜。

這時候再看那榆樹林當中,若烏雲一般的鬼眼巨蛾瘋狂的飛撲了下去,只有親手對付過這玩意兒的人,才知道其難纏之處,用力扑打的話,就彷彿是打石灰包那樣,雖然將其弄死,卻也使其將渾身上下的毒粉到處散播,這毒粉就不要說了,連王猛都是格外的忌憚。

非但如此,還有大量的高大腐爛木魈從地下拔出來了根系,聚集了過來,一旦靠近,便是揮舞枝條,劈頭蓋臉的狠打亂抽,並且腐木魈裡面也是有大量的寄生蟲,什麼毒蜂,白蟻,蜚蠊…….當然,這些玩意兒就是單純的寄生蟲,估計撲到人身上也就撲一下而已。

但是在別的地方也罷了,在這以蠱蟲,降頭為特點橫行的地方,便是一隻螞蟻也可能搖身一變,成為殺人兇手啊!四大弟子此時帶來的人手雖然都是精英,來到這裡卻是已經折損了好幾個,正常死掉的人一個都沒有:

一個是被人噴了一口血,那口血裡面就有蠱蟲,結果慘死當場。

另外一個似乎是被蜜蜂叮了一口,然後就腫了。呃,被蜜蜂叮一口,不腫才是不正常的,但是這人腫得未免也是太過離譜了些,竟是從頭到腳都一齊浮腫了起來,本來是十分精悍的一個漢子,在短短的十來分鐘內腫得彷彿是兩三百斤一樣…….

至於還有一個倒霉蛋,則是吸了一口蛾子落下來的粉末……然後就一直撓臉,直到把自己的臉骨都生生的撓出來。

在這些血淋淋的教訓下,還有人敢讓這些貌似無害的昆蟲近身嗎?因此就更加增添了他們防守的難度!好在四大弟子的隨從當中有一個人是玩火的高手,火焰便是最能剋制蠱蟲,降頭的方法,所以一時間還算是撐得住。

偏偏有道是屋漏又遇連陰雨,船破偏逢頂頭風,四象陣法外面的護體金鐘此時更是遇到了幾株比腐木魈更強大的血木魈的強勢攻擊,粗大無比的樹叉狠狠揮舞打擊,彷彿是攻城重鎚一般,威力格外驚人,正是消耗護體金鐘最快的攻擊方式。

而護體金鐘一破,至少要等待盞茶功夫才能夠重新施展出來,在這重重詭異無比的包圍當中,一干人不要說是撐盞茶功夫,就是一分鐘都難。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站在了遠處眺望觀戰的林封謹卻是忽然做了一件事,一件連他自己當時都不明白的事情。

他一下子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挽起來了上面的衣袖。

當然,林封謹做出了這樣的動作,其餘的人肯定覺得有些突兀,便很自然的看了過去,頓時就看到了一樁異事。(未完待續。。)

… 林封謹手臂,手背上的寒毛,居然不約而同的一下子倒豎了起來,一根根的挺立若針!有一句話說得好,叫做寒毛倒豎,用來形容林封謹目前的狀況那是再貼切不過的了。

在正常的情況下,一個人會出現寒毛倒豎的情況最常見就是驟然遇冷。不過很少人知道,在即將遇到了巨大威脅的時候,也是會突兀的出現這樣的情況,生死一發,寒毛倒豎。

不僅僅人如此,在很多動物身上都會出現這種異狀,比如平時你看起來很溫柔可愛的貓兒遇到了蛇,就算是它之前從未見到過蛇,一下子也會本能的「寒毛倒豎」,其實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炸了毛」,弓著背露出來了爪子。

一干人正在疑惑林封謹為什麼會忽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便見到那槐樹林當中,忽然傳來了一聲憤怒的長嘯,緊接著有一顆熾烈的白色光球升了起來,然後遽然炸開,那白色的光芒卻是逸而不散,「刷拉」一聲就形成了一隻龐大的光芒巨掌,瞬間轉為了赤紅色,首先就是一巴掌橫掃!

在這龐大的赤紅色光芒巨掌面前,那些鬼眼巨蛾已經是變得格外的渺小,在一瞬間就灰飛煙滅,就算是那些龐大的腐木魈,也是在這光芒巨掌的轟擊當中發出了咯吱咯吱的響聲,哪怕是根系深深的扎入到了泥土當中,依然是完全無法支持,時間一久便自行燃燒了起來。

木魈天生就怕火,像是這種腐木魈就更不要說了,渾身上下都有一種油液從身上的腐爛蛀洞當中流淌出來,凝結以後可以說是堅硬若甲胄,具有很強的防護效果,唯一的缺點就是這油液就彷彿是松脂那樣,有助燃的作用,因此見到了火以後。燒得不要太快。

見到了這一幕,林封謹此時才反應了過來,原來自己七沖門破掉了以後,身體的反應可以說是完全已經走在了意識的前面,先前為什麼會做出寒毛倒豎的舉動?便是因為身體的直覺已經感到了國師大人已經是徹底的怒了,要放大招,所以就主動的做出了應激反應!

此時他波和野豬兩人卻是顧不上林封謹這邊,而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對面,眼前的這一幕,已經是完全超出了他們的估計當中!

野豬還好。跟隨林封謹東奔西跑的也是見了不少世面,頂多也是震撼而已,尤其對於他波來說,他本來以為中原的強者雖然厲害,頂天也就和大給給在伯仲之間,哪裡會知道這一出手就是這樣的威勢??

在東海諸國當中,能弄出來如此驚人聲勢的,可以說是已經完全超出了人類的界限,只有步入神靈的領域。才能夠打出如此強橫的攻擊。

此時那龐大的火焰巨掌一記簡簡單單的橫掃之後,便可以說是徹底清場,什麼降頭蠱蟲,都是灰飛煙滅。不過這時候。國師大人的這一招給林封謹的壓迫力反而遠不如先前,因為林封謹此時已經是感應得到,那火焰巨掌其實只是虛有其表,相當於是一個中等的火系神通法術而已。真正厲害之處,還是在於這光芒巨掌的表面,居然被國師大人附帶上了一層稀薄的龍氣!

也就是說。這一招的威力看起來十分牛b,實際上針對性卻是非常強的,倘若攻擊的目標並不是腐木魈和蠱蟲,而是林封謹或者野豬,那麼頂多都只能令兩人灰頭土臉罷了。

真正令林封謹覺得威脅最大的時候,便是這一招還沒有成型,還是冉冉升起來的那顆白色光球的時候!可以令遠在四五裡外的林封謹都寒毛倒豎,這樣壓迫力之強,端的是令人瞠目結舌!

實際上,國師大人的這一招的名字,很奇特,叫做「萬物生」,出處乃是道德經當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乃是他研究了很久的殺招,蘊藏了多種變化在裡頭,同時也是將他包羅萬象,無所不精的特點發揮到了極致!

那個令林封謹感覺到了巨大威脅的光球,就是萬物生的起手式,接下來卻是有足足的五種延伸的變化!化成赤紅色光芒的大手丙丁拂,則是以火系傷害為主,化成青色光芒大手甲乙握,則是以木系傷害為主,白色光芒大手庚辛斬,則是金系傷害為主……可以針對敵人的弱點進行針對性的殺傷。

這就是「萬物生」這一招在起手式的時候給林封謹的威脅最大的原因,因為此時它可以化成主肅殺,銳利的金系大手庚辛斬,此招一出之後,可以說是對血肉之軀格外的犀利,後面卻是轉為了火系傷害的丙丁拂,對林封謹的威脅就小許多了。

王猛施展出來了這一招丙丁拂之後,可以說是有橫掃天下之勢,一拂之下,可以說是強敵灰飛煙滅,只是他依然意猶未盡,猛然一聲長嘯!

有道是虎嘯山林動,王猛乃是堂堂國師,此次前來既然擺明了偷襲不成,那麼就要拿出堂堂正正之勢,正面討伐敵人,這一聲長嘯,便彷彿是下的戰書一般,緊接著就見到了天空上面的那隻赤紅色光芒巨掌再次一變,握成了一隻燃燒著的巨拳,然後以雷霆萬鈞之勢對準了不遠處的那個詭異血湖猛的轟了下去!!!!

這一轟之下,林封謹立即再次生出來了劇烈的威脅感覺,因為他感覺到了那一隻火焰巨拳的內部,已經是蘊藏著一股極不穩定的恐怖力量,隨時都可能被引爆了開來,凡是靠近的人都要粉身碎骨似的。

不過,那個詭異的血湖看起來也絕對不是什麼等閑的所在,在王猛出手的同時,血湖的湖水中,立即就出現了一個龐大的漩渦,在短時間內就將裡面的腥臭無比的血水給濾了下去,而在血湖的湖底,則是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眼睛!!

這隻眼睛至少也是有三四丈的長度,絕對不是人類的,而是呈現出來了奇特的三角形。

而這隻眼睛一出現了之後。立即就有成千上萬,數不勝數的眼球漂浮到了半空當中,這些被活活從人身上剜下來的眼球,散發著無法形容的臭氣,同時還在潰爛著,然後不約而同的轉往了一個方向!!

那便是王猛等人所在的方向!

然後他們這一干人的身影,便是同時出現在了這成千上萬,數不勝數的詭異眼球的瞳孔當中!!

平時在生活中,倘若有一個你格外討厭的人坐在了你的背後,死死的盯著你。那麼也都會覺得相當的不舒服,何況是被這樣不計其數的恐怖詭異眼球盯住?並且每一隻眼球當中都是充滿著怨毒,詛咒,憤怒的情緒,這種感覺說實話,絕對不會太爽!

血湖底部的那一隻巨眼按理說只能看到浩瀚的星空,可是就在這時候,其瞳孔裡面便是徐徐浮現出來了一個人的形象。

這個人,便是王猛四大弟子當中的鐵花。


她畢竟是個女人。而女人在遇到這樣的恐怖事件的時候,天生就會膽小一些。

心中的恐懼越盛,自身能發揮出來的抵抗力就越低。

那漂浮到了半空當中,不計其數。成千上萬眼球的瞳孔當中,本來是浮現出來的王猛與四大弟子的影像,而就在鐵花的身影浮現在了血湖底部巨眼中的一瞬間,那些眼球當中的鐵花影像就消失了。

然後血湖底部的那一隻巨眼就眨動了一下。

眨眼本來就是一個相當迅速的動作。人家形容時間短,往往就會說「眨眼功夫」,比如什麼眨眼功夫我家的小孩就跑得不見啦…….而也就是在這眨眼功夫后。血湖底部巨眼當中的鐵花的影像就消失了。

與此同時,站在了王猛旁邊的鐵花則是一下子就徐徐軟倒,根本毫無徵兆,更可怕的是,她這一軟倒,那完全就是呼吸,心跳,甚至是肌肉,胃部的蠕動等等不受到人主觀意識控制的運動,都在瞬間停止了!


要知道,哪怕是一隻雞你把它剁掉了腦袋,也是可以在地上撲騰幾下的吧,人哪怕是斷氣一兩個小時,一些基本的生理特徵還會保持,甚至頭髮和指甲會繼續生長持續數月甚至數年的都有。

而鐵花的這種情況,那就完全像是整個人的生命力都被一下子抽空了似的,尤其是王猛和其餘的三大弟子,各種感覺都完全是超乎常人,他們能更加直觀的體會到鐵花中招的那種感覺,前一秒師妹還是個活生生的人,下一秒就變成了冰冷的石頭之類的東西,這樣的變化,這樣殺人於無形的手段,當真是超出了他們的想象,端的是可畏,可怖!!

這時候,那冷冰冰盯住了他們的成千上萬的眼球忽然動了一下,然後,這些眼球瞳孔當中桃朴的形象,則是開始迅速的變淡,而血湖底部那巨眼的瞳孔當中,桃朴的形象徐徐浮現,假如此時有人在中陰界的話,就能發覺王猛師徒所處的地方,赫然已經出現了異變,有一雙瘦骨嶙峋若柴枝也似的巨手狠狠的按了下來!

不過,這一次王猛卻已經是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斷喝了一聲道:

「咄!」

隨著他的這一聲斷喝,丙丁拂化成的巨拳便是轟然爆開,本來這一擊是要狠狠的砸到了湖底的詭異巨眼上,這才全面爆發,可是王猛發覺自己的七弟子已經是生命危在旦夕,實在是不能再等,所以便提前引發了這一擊。

連林封謹都能察覺到這一拳當中的恐怖殺機,那湖底巨眼自然是洞若觀火,於是立即就見到,懸浮在了空中的那密密麻麻,不計其數的詭異眼球,立即就紛紛自爆,化成了大片大片的腥風血雨,一下子就覆蓋在了湖面上。

同時,湖底本來流淌進入的血水也是反涌而出,配合那腥風血雨,形成了一個詭異的符號,恰好便與王猛的這一擊正面相抗,蒸發出來了大量的氣霧!雙方看起來是拼了個平手。

不過,桃朴此時卻是一下子臉色變得慘白,站立不穩,整個人都一下子劇烈哆嗦了起來,全靠旁邊的侍從扶住才能不至於癱軟在地,從他的鼻孔。耳朵裡面都流淌出來了鮮血,卻是呈現出詭異的紫黑色,居然還帶著一股難聞的腐臭。

很顯然,儘管王猛及時打斷了那詭異巨眼的施術,但是桃朴的身影已經有一小半落入到了那巨眼當中,因此雖然保住了一條性命,卻依然被重創!

當然,就長遠的目標看來,這是一件好事,王猛至少保住了自己的七弟子。可是就短期來說,桃樸重傷顯然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癒合了,那就是說,他不僅不能戰鬥,反而還要分出人手來照顧保護他。

這樣一來的話,相當於王猛的這個小團隊不僅僅損失了桃朴這個戰力,甚至還要搭上保護他的那些人的戰力,所以說就短期目標來說,桃朴還不如真的死了乾脆。因此在很多戰爭當中。都發生過私下屠戮重傷員的悲慘事情。

這時候,王猛忍不住都有些後悔了,眼見得人手捉襟見肘,自己似乎和那個林封謹圖窮匕見得太早。早知道這鬼地方這麼邪門,先前就應該與之虛與委蛇,這時候讓他們三個人去前面探路也好啊,總能發揮出一點作用來。

相反。對於林封謹來說,則是覺得和國師大人的分開時機那個端的是恰到好處,不多不少。早一點的話,一路上很多關卡還要自己殺進去,晚一點的話,搞不好就被自己連累了……

不過這時候,林封謹卻是見到,他波的臉色看起來很是有些不好,甚至渾身上下都在發抖,林封謹還以為他中邪了或者是被蠱蟲咬了,急忙過去探視,結果才聽到他波有些失魂落魄,嘴巴裡面喃喃的念叨著三個字:

「大年神!大年神!!」

林封謹看著他波的樣子,還以為他犯失心瘋了,立即就是一個巴掌抽了過去,他波這時候才回過了神來,恍然大悟的顫聲道:

「主人,原來,原來胡瓦圖兄弟竟然,竟然在玩火啊,他們竟然是在召喚大年神!」

林封謹愣了愣道:

「大年神?」

他波哆嗦道:

「沒錯,傳聞赤潮就是大年神掀起的!」

聽到了這說法,林封謹皺起來了眉頭道:

「我倒是聽說過,在上古時期有一種惡獸叫做年,十分兇殘,會在年底出沒,卻是有三大弱點,怕紅色、怕巨響、怕火光的三大弱點,所以人們用燒竹節發出巨響,貼紅色的春聯,點火堆的方法來驅趕他,因此衍生到了現在,反而有了點爆竹,貼春聯,圍著火堆守歲的習俗…….這個大年神和之前的惡獸年有什麼關係嗎?」

他波愕然搖頭道:

「這就不知道了。」

林封謹卻是猜得沒錯,年獸本來是妖怪當中相當兇殘的一族,不過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腦子裡面缺一根筋,所以往往做炮灰的事情就讓它們先去,因此人類主宰了氣運之後,便被捕殺得日漸式微,甚至在上古的時候有大能針對其腦子簡單的弱點,將之捕獵成了坐騎。

此時的這大年神的原形,便是一頭上古洪荒遺種的年獸,在上古時期流放罪犯的時候,它是被當成一名政治鬥爭失敗了的修真者的坐騎流放到了東海諸島上,死掉了以後被拋入到了大漩渦當中,與裡面的極陰之氣,魔邪之氣結合形成的,格外兇殘暴戾。

林封謹這時候也來不及想這麼多的事情,見到了王猛全力一擊,與那血湖底部的巨眼打成了平手以後,便知道國師大人這一下就彷彿是施展出來了群嘲技能一樣,把所有的仇恨都杠杠的拉到了他的身上去了。

鎮守此地的除非是個死人,否則的話,一定會對國師大人全面照顧的。那麼,這就是自己的絕好機會了。

而這個時候,王猛當然也不可能還在原地停留,對他來說,那血湖底部的巨眼也是詭異難測,能不與之正面交鋒,那就最好避開,好在那血湖總不可能長了腿還來追擊他們,所以徑直帶著弟子往西面去了。

林封謹在山坡上的這僻靜處藏匿了一會兒,便見到四面八方似乎都有萬萬千千的磷火聚集而來,朝著王猛一干人的去路追了上去,這時候才帶著兩人悄然鑽了出來,手握那一根林黎留下來的竹管,悄然朝著目的地進發著。

此時本來應該是下午三四點的時候,但是在這天門凹當中,血霧鋪天蓋地的蔓延著,光線更是扭曲,直似半夜時分,格外的黑暗。這種情況對別人來說格外難纏,因為山路本來就崎嶇難行,這裡還是胡瓦圖兄弟的核心經營之處,到處都是暗藏的機關,散養的蠱蟲,降頭。

但是,林封謹此時夜視能力更是加倍被強化,黑暗對他來說完全起不了任何作用,他們身上還有大給給林黎調配出來的秘葯能掩蓋身上的氣息,同時還有國師在旁邊義務拉仇恨,三管齊下,同時還要加上他波也算是個內鬼,因此這一路上雖然是迭逢兇險,卻也是有驚無險。

大概在山間艱難的跋涉了兩三里路之後,一干人都是有些喘息,汗流浹背,他們走這兩三里路所耗費的精力,那是全神貫注,拿野豬的話說,入他娘的寧願奔跑個兩三百里,也不願意走得這麼縮卵。

這時候一干人也只能停下來歇息,因為很多蠱蟲降頭的嗅覺都是格外靈敏,人一旦出汗之後,體味就會加倍的散發了出來,一旦秘葯的氣息被蓋住,被發現的可能性就極大了。

就在他們歇息得差不多了準備再次上路的時候,卻忽然聽到了遠處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林封謹仔細一看,便見到山間的灌木草叢若波浪一般的劇烈起伏著,感情是正有什麼未知的東西正在迅速地朝著這邊移動過來。

林封謹立即一扯身邊的兩人,他們在這裡歇息的時候,也早就看好了退路,便迅速的撤離到了旁邊的十來丈外的一處亂石崗上,剛剛立足妥當,就見到那灌木草叢當中「嘩啦」的一響,探出來了一個簸籮大小的扁扁頭顱出來!

仔細看去,這頭顱呈現出來了紫黑色,緊接著其後的身軀也是迅速現身,竟是一條長達三四米長的多足馬陸!看著其身體兩側尺余長的節肢密密麻麻的,何止成千上萬,劇烈的蠕動著,更是加倍的令人覺得瘮人。

此時他波卻是碰了碰林封謹,林封謹轉頭一看,立即就發覺他波的臉色十分難看,便見到他在地上寫划道:

「這是胡瓦圖兄弟的奴蟲,必須要殺掉,否則的話,我們的行蹤很容易被泄露。」

林封謹心中一凜,果然見到這多足馬陸居然迅速的遊走到了他們三人之前停留的地方,口器不停的張合,舔舐岩石,顯然是已經發覺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見到了這一幕,林封謹也是當機立斷,將手指一點,已經是藉助了水娥的力量,見到了一條寒芒若線一般,筆直的激射而出,目標正是這奴蟲的頭部。

同時,已經是從須彌芥子戒裡面放出來了金甲武士天狼,他乃是機關人,天生對毒素詛咒之類的免疫,應付這些怪物有天生的優勢。


驟遭突襲,這奴蟲居然猛的似眼鏡蛇那樣的人立而起,避開了頭部要害,卻還是被寒冰射線擊中,體表都浮現出來了一層淡藍色的薄冰,行動明顯的遲緩了不少。此時天狼已經在空中一個翻滾,對準其射出了驪山奴短矛,那鐵鏈在空中叮噹作響,短矛鋒尖上隱約有一點黑氣氤氳若珠。(未完待續。。)

… 大衛旌元七年

欽天監在祭天之時忽然起火,火勢極其兇猛,上至武親王錢震,欽天監監正徐起,下至戍衛官卒共一千三百零七人,無一倖免。(.一秒記住本站跟著我一起來讀money=錢ren=人moneyren=有錢人,記住本站,你就是有錢人。)

火滅之後,在祭天的司天台上發現了六字:乃是用利器深刺入石所書,痕迹極深,經辨認為武親王錢震筆跡,可謂是字字泣血,錐心刺骨:

妖星現,天下亂!

次年,妖星現於仲秋,二十餘ri夕出西方,犯歷五車、東井、軒轅、后妃、太微,鋒炎指帝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