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的氛圍緩解了大家的緊張,但是該來的還是回來的。

月黑風高殺人夜。

大殿之上,只有一人,他靜靜的坐著,眉頭緊鎖。

「什麼事情讓咱們魔獸之王如此憂愁呢?」一陣腳步聲,一個儒雅中年站在了下面,充滿了陰冷的味道。

「蜥櫛,你終於忍不住了?」艾德華緊盯著蜥櫛。

「哈哈,」蜥櫛竟然拍拍手,「這不正是你想要的。說實話,咱們魔獸一族真的不會玩弄陰謀詭計。你的意圖我在就看出來了。放縱我,讓我野心膨脹,然後你站在道德制高點,理所應當的滅掉魑蜥一族。我救過你,你只能用這種方法來滅掉我。」

蜥櫛走了兩步,繼續說道,「你很成功,我確實對你這位置垂涎已久,如果上次不是怕回來被幾位長輩責罰,你以為我會救你?既然你放縱我,我就順著你的意圖做。」

「我知道你的底牌在那裡,別看好多家族都投靠了我,但我也知道,到了對決的時候,他們根本不會參與,你的實力就是你最大的底牌。但是我今天想告訴你,你錯了,我一開始就沒打算他們能幫上忙,這次就讓他們好好看看,這魔獸之王,到底誰做!」

艾德華心裡很迷惑,自己是與各個家主都溝通過,讓他們不參與到兩家爭鬥,所以雖然看似大家都站在了蜥櫛那一邊,但是他們不會出手,這蜥櫛哪裡來的自信呢?

「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你還敢來挑釁?」

「哈哈,不靠他們,我就拿你沒辦法了?」蜥櫛笑道。

此時艾德華感覺一股黑暗之氣。大殿上,蜥櫛旁邊也慢慢的顯出一個身影,渾身都籠罩在黑氣當中。

「廢話不用多說了,蜥櫛族長,速度解決吧。」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黑影中傳出。

「黑暗神殿!你們手可真長,連我魔獸一族的事情也敢管?!」艾德華渾身泛起金色的光芒,他怒了,「那就讓你們見識一下,魔獸之王的實力吧!」

一股鷹嘯衝破天際。艾德華化為一道金光,瞬間到達了蜥櫛的身邊,「我不發威,你真當我好欺負嗎?」

王城之內,魔獸王族們都望向王宮,他們心裡也是很無奈,蜥櫛已經成長到了一個地步,他們爭取的最高只能是這樣,不參與此次的爭鬥。

另一邊,張蕭摸了摸身上的內甲,那是土龜老爺子送的,能抵擋七階的傷害。

這老爺子真夠意思。

突然拼殺聲響起,看來敵人終究還是來了。外面領兵的是熊老二和他的哥哥熊老大,九階魔獸,還有一位九階魔獸,是火焰巨獅,兩個種族都是艾德華的忠實擁戴者。

「不好了。」熊老二沖了進來,渾身可見的都是傷痕。「外面來了很多強者,不但有魑蜥一族和他們附屬家族的,還有一些黑衣人。」

「黑衣人?」土龜的神色變得很凝重。

突然一股笛聲傳來。婉轉悠長,如天籟般美妙動聽。張蕭和艾娜兒頓時沉浸在了裡面。熊老二雖然是八階魔獸,但是也抵擋不住笛聲,陷入了幻境。

「魔笛幻音!」看著他們都沉浸在裡面了,土龜臉色十分的凝重,魔笛幻音,是人沉浸在幻境之中不能自拔,達到一定的時間,靈魂就會被泯滅。

「老頭,先管好自己吧。」一個聲音從屋裡響起,土龜沒什麼動作,一個土牆就在面前豎起。這是砰的一聲,土牆被擊碎,但是一道人影卻不得不後退。

「你這老頭,還真不簡單。」這是一個十分瘦弱的人,長的十分之丑,佝著身子,舔了舔自己手中的匕首,眼睛盯著土龜,陰笑道。

「鬼面,我說了小心了吧,這個死土龜可不是簡單就能對付的。」一個大嗓門也進來了,是一個大蜥蜴。

土龜現在的臉色很不好看,剛才的魔笛幻音,還有這蜥刺,蜥刺所說的鬼面都是九階強者。這次真的糟了。

「老頭,我叫鬼面,下了地府要記得報我的名字。」鬼面陰笑道。雙手緊握著手中的匕首,然後化為一道殘影,向土龜襲去。

土龜很是淡定,身邊不時出現一面土牆,瞬間被擊碎。

突然另一個方向傳巨力,土龜來不及防守,直接被擊中,後退了好幾步。

「哈哈,土龜,讓你投靠我們魑蜥一族,你這個老傢伙還不領情,這次知道本大爺的厲害了吧?」蜥刺狂傲的笑著。

土龜呼了口氣,看來要先把這兩個人解決點才行啊。土龜的拐杖一點地面,地面竟然盪起層層波紋,一個巨大的半弧形土牆出現,把蜥刺和鬼面都罩了進來。

「你是在找死嗎?」一個聲音從土龜背後響起,一個匕首刺中了土龜的後背。

鬼面心一喜。但是他很快笑容變成了驚容。他的匕首,九階的絕品武器啊,竟然沒有刺透老頭,而是斷了?

「我就跟你們這倆狂妄的小子玩玩吧。」土龜慢慢站直了身體,一道精光從他的眼中閃過。

… 張蕭從來沒這麼幸福過。他現在穿著泳衣在泳池邊曬著太陽,泳池裡都是美女在打鬧,春光無限。身邊還有四個美女,一個給自己扇著扇子,一個喂著葡萄,一個揉著大腿,一個捶著肩膀。

爽啊!張蕭呵呵的樂著,細細的打量著這些美女,才發現這些美女原來都是老師,什麼蒼老師啊,小澤老師啊,波多老師啊。靠,自己是不是前世那啥看多了?這是從泳池裡上來一個比基尼。張蕭嚇了一跳,竟然是小蘿莉艾娜兒。什麼情況?

這時,張蕭面前的虛空突然浮現了一個畫面,一個身穿公主服的美少女靜靜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一個白衣的王子來到了她的身旁,低下頭輕輕一吻,公主慢慢就醒來了。那公主竟然是小蘿莉,王子是他!張蕭呵呵一笑,這小蘿莉看來喜歡自己啊,不過這小蘿莉太純情了,竟然夢到了自己給他講的童話故事。

張蕭一愣,不對啊?這是?他的神智恢復了一些。我們貌似陷入了一種幻境裡面。我跟小蘿莉的連接關係是我能看到她的幻境。幻境,靠,要遭。張蕭看著周圍的老師們,此刻一點邪念都沒有,他現在十分的焦急,怎麼辦,怎麼才能從幻境中出去?

冷靜,冷靜。張蕭長呼幾口氣。他腦中閃過幾個畫面,然後突然有了主意。他用力的閉上了眼,心中不斷再念,求兩位姐姐助我一臂之力。然後他猛然睜眼,眼前的各位老師的容貌竟然都變了,變成了鳳姐和如花的摸樣,正在對著張蕭賣弄風姿,不停的挑逗張蕭。

嘔,張蕭吐了出來,整個人也從幻境中逃了出來。張蕭按了按胸口,不行,還想吐。

笛聲停了一下,顯然是沒想到一個這麼低階的人從自己的笛聲中逃出來。

「有意思,靈魂之力看來很強呢。」笛聲再次響起。

張蕭一聽,意識慢慢又開始模糊了。

「不行,這樣下去自己真的完蛋了。」張蕭還在暗示自己。可是笛聲的入侵他還是不能抵擋。張蕭靈光又是一閃。然後大吼一聲,「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似魔鬼的步伐。」沒想到真的從笛聲中擺脫了出來。

「呼。」張蕭鬆了口氣。繼續唱到,「有些事我都已忘記,但我現在還記得,在一個晚上我的母親問我,今天怎麼不開心,我說在我的想象中有一雙滑板鞋,與眾不同最時尚跳舞肯定棒,整個城市……摩擦摩擦,在這光滑的地上摩擦,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有時很遠有時很近……」

「一步兩步,一步兩步,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張蕭腦海里都是這個旋律,自己大聲的唱了出來。不得不說神曲的威力太大了,不但張蕭完全擺脫了幻境,艾娜兒和熊老二臉上有了一絲痛苦,看來對幻境有了很多抵觸。

笛聲戛然而止。一個身影一閃而過,還在摩擦的張蕭就被掐住了脖子。「小子,你怎麼也會音波功?」


一股香氣撲面而來,張蕭完全愣住了,都沒有在意自己是被人掐住了。

好妖媚!張蕭面前竟然是一個女人,美女,紅艷的嘴唇,動情的眼睛,還有那火辣的身材。

張蕭只想說一句,就是這個味!張蕭感覺一股暖流從自己的鼻子釋放了出去。

美女一看張蕭的樣子,舔了下嘴唇,「小弟弟,姐姐的樣子好看嗎?」

張蕭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然後突然反應了過來,「我不小。」事關男人尊嚴,張蕭還是不能讓步的。

美女一愣,輕笑一聲,「你這小鬼,還挺有意思,說的我都不想殺你了。」

「那就別殺了唄,姐姐。」張蕭討好道。

美女一笑,湊近張蕭,「你剛才唱的,我不喜歡,所以,你還是死吧。」

話音剛落,一股勁風襲來,美女趕緊躲開。

竟然是熊老二。

「剛才那是什麼啊,唱得我渾身雞皮疙瘩。」艾娜兒十分不滿張蕭的嗓音。

熊老二點了點頭,十分贊同艾娜兒的話。

「不過你們得謝謝我啊。」張蕭揉了揉被掐紅的脖子。


美女一舔嘴唇,「我對你興趣更大了,沒想到你的音波功這樣厲害,把他們的幻境都解開了。」

「音波功?什麼玩意?歌唱的這是神曲!神曲你懂嗎?!比你那笛聲厲害多了。」張蕭心裡感謝了無數遍龐大大。

「呵呵,小鬼,你很有天賦,跟我學音波功吧。」美女笑道。

學音波功,我還學做菜呢。「雖然我對你也有很大的興趣,但是你哪涼快哪裡待著去吧。」

美女一怒。將笛子放到了嘴邊。清脆歡跳的聲音傳了出來,在空氣中竟然凝成了一個個風刃,然後飛速沖向艾娜兒和張蕭。

「吼!」熊老二一聲怒吼,對著空中就是一拳,空間都有些扭曲,所有的風刃都被阻擋了下來。熊老二剛想得意一下,肚子上就傳來了巨力,身體直接飛了起來。熊老二直接摔在了地上,起不來了。

靠,你這麼大個,這麼虛?你丫對得起你的長相嗎?不過,剛才是大腿?張蕭都想罵自己,現在什麼情況了,自己竟然還注意這個?

「好看嗎?」美女對著張蕭拋了個媚眼。

美女的身子一閃,笛子就出現在了艾娜兒眼前。艾娜兒瞳孔一縮,躲不開!

笛子一點,卻點到一個男人的後背上。男人和艾娜兒都飛了出去。

「呦,還挺有男子氣概的。」美女調笑道。

「咳咳。」張蕭咳嗽了兩聲,嘴角滲出了鮮血。丫的,太疼了,自己身上有內甲,再加上改造的體質,居然抵不住人家隨便一笛子。

在張蕭身下的艾娜兒此刻驚呆了,她沒想到張蕭會奮不顧身的替自己擋住這一擊。看著張蕭受傷的樣子,她內心的弦被撥動了一下。她的眼睛慢慢變成了金色,渾身都泛起了金光。張蕭張大了嘴巴。小蘿莉這是怎麼了?

張蕭被推開,艾娜兒慢慢站了起來。然後一步一步向美女走去。

「小丫頭這是暴怒了?心疼你的小情人了?不過這樣正好,快讓我解決了你吧。來吧來吧,呵呵。」

「不要。」張蕭喊道。但是沒有用,小蘿莉還是一步一步向著美女走過去。突然小蘿莉的腳步停了,一步一步的又退了回來。

張蕭很無奈,只能自己控制小蘿莉了。小蘿莉根本不是這美女的對手。張蕭想起艾德華的話,這裡有個密道的。張蕭趕忙一摁開關,打開密道讓小蘿莉鑽了進去。

美女不可能放過他們的,一閃,笛子再次點向了他們。危險,張蕭看著小蘿莉,此刻心裡竟然異常的平靜,他親吻了一下小蘿莉的額頭,然後,控制著小蘿莉一步步向里跑去。

「不要。」小蘿莉哭了,他知道張蕭是要幹什麼,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不要啊。」

張蕭深深的看了小蘿莉一眼,記在了腦海深處。

笛子襲到,點到了張蕭的後背上,一股巨力傳來,「啊!」張蕭大吼一聲,穩住了身子。緊緊的堵住了密道口。

美女的眉頭一皺,「你一個人類為什麼要這麼做,她一個魔獸公主,值得你這麼做嗎?」

張蕭吐出一口血,「有些事,男人就該做,跟種族有個屁的關係。唉,你不懂。」他想如果現在有煙就行了,把煙放到嘴裡,拿起打火機,點著,抽一口,那畫面該有多帥氣?

你不懂三個字似乎觸動了美女心中的秘密。「我不懂?那你又懂什麼?!」美女怒了,快速的攻擊起來。

笛子一下一下點在了張蕭身上,張蕭就守在那裡,不管美女的攻擊多麼的凌厲,他都沒有動一絲。

自己這是要死了?張蕭苦笑一聲,自己還真是丟了各位穿越大哥們的臉啊。不過,心裡好平靜啊,就像上次救那個孩子。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穿越了,我只知道這個世界還會有人記得我,足夠了。

「長路漫漫任我闖,帶一身膽色和熱腸,找回自我的真情,停步別視作家鄉,投身命運熊熊火,不管得失怎麼量……」最後一次,張蕭最後一次唱了出來,算也是在這凱瑟大陸闖了一闖。然後他的意識陷入了沉寂。

熊老二在哪裡還沒有站起來,但是已經清醒了,此刻他的眼淚不要錢的流了出來。

美女有些失神,她嘆了口氣,伸手想拉開張蕭,沒動,張蕭的手竟然還死死的抓住密室入口。

美女突然發現一滴淚從自己臉上掉了下來。

… 大殿,此刻已經被摧毀了一半,傳出的戰鬥波動也越來越強。

「暗黑之手!」一股黑煙纏繞住了金色的身影。

「毒尾重擊!」一個巨大的尾巴也隨後撞擊到金色身影上。

看見擊中對方,蜥櫛心裡卻並沒有高興起來。

「哈哈,蜥櫛,你就這點能耐嗎?」金色身影狂笑道,只見他手一揮便驅散了黑氣的控制,另一隻手抓住了蜥櫛的尾巴。

「蜥櫛,你不是說他最多只是聖階三級嗎?現在看來他是聖階四級!你這是要害死我嗎?」黑影氣喘吁吁,渾身的黑氣也變得淡了很多。

「看來你的底牌還真大,艾德華!」蜥櫛的狀態十分的不好,巨大的蜥蜴之身此刻傷痕纍纍。

「蜥櫛,是你太小看我了。」金色身影,艾德華說道。

艾德華此刻也是受了一些傷,畢竟面對的是一個聖階一級和一個聖階二級。不過此時他完全佔據了上風。

「艾德華,不過,是,我錯估了你的實力,但是,現在,你的女兒的情況可是不妙啊。哈哈。」蜥櫛狂笑。

艾德華心一沉,他知道黑暗神殿的出現,艾娜兒那邊的形勢肯定很是險峻。他很擔心,但是現在的他也無能為力。

「暗黑,大爆破!」一個黑色的球團從天而降,直接砸到了艾德華身上。恐怖的爆炸聲充滿了整個王城。

「對戰的時候如此分心,太看不起我們了吧?」黑影陰笑道。

「有些事,男人就該做。」穆嫣然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語。

一股勁風襲來,穆嫣然才緩過神來,連忙退開。


一個龐大的身影擋住了張蕭。

「你在外面已經受了那麼重的傷,再加上我剛才的一腳,你已經撐不住了。為什麼還要站起來呢?」

熊老二極速喘了幾口氣。

「我恨我自己,竟然在這個時候保護不了任何的人,那麼,就讓我一起死吧。」熊老二大吼道。

友情?是什麼東西?穆嫣然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怒氣。「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

熊老二閉上了眼。他不喜歡張蕭,張蕭總是開他的玩笑。但是,他知道,張蕭是他的朋友,共患難的朋友。一起去吧,路上不會讓張蕭孤單。

「去死吧!」笛子為劍,一股劍氣衝出,瘋狂的向熊老二襲去。

熊老二沒有任何防備。不過在熊老二驚訝的目光中,一個牆壁在自己面前粉碎。

「果然不服老不行啊。收拾這麼兩條雜魚用了這麼長的時間。」拐杖輕點,土龜老爺子咳嗽了兩聲。

「什麼?」穆嫣然看了一眼,發現蜥刺和鬼面竟然都倒在了地上,渾身是血,生死不知。

剛才在那個半球的土牆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穆嫣然一咬牙,這情況很不妙啊,雖然她相信面前這個老爺子肯定不是毫髮無傷,但是蜥刺和鬼面兩個九階的強者都不是這個老頭的對手,自己的處境很危險啊。

「呦呵,看來今天的任務失敗了呢。呵呵,您這麼大年紀了,還這麼拼啊?」穆嫣然格格一笑,身影一閃,繞過熊老二,竟然直接到了張蕭身邊,磅礴的鬥氣迸發出來,直接爆炸開來。煙塵瀰漫,土龜的手一緊。煙塵散去,穆嫣然和張蕭竟然都消失了。

大殿中,一個大坑是那樣的觸目驚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