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出來!

出來!阿大!阿大!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阿大!

呼喚了無數聲,排列了無數次魔法陣讓火因原進入飽和的工作狀態,但始終也不能將阿大喚醒。

趙炎的心裡浮現出一陣陣失落。

還試最後一次吧!實在不行也沒辦法了……

決心已下,趙炎排列起三才螺旋波的魔法陣,這在目前來說是趙炎最厲害的魔法也是最耗費魔法能量的魔法,但趙炎心裡清楚,一旦多次使用這個魔法的話,那晚上可就一定得好好休息了。要不然,明天的比賽恐怕都會有所影響。

砰砰……

地面一陣震動,趙炎感覺到胸前受到一股撞擊,向後翻了過去。

外界的sao動打亂了趙炎靜下心來的內視,睜開眼睛,竟現艾瑪婭在跌倒在面前。。

趙炎一陣氣惱,大喝道:「艾瑪婭,你幹什麼?說了不要來吵我!」

艾瑪婭揉了揉腳,大概是剛才落下的時候扭到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可惡!」趙炎瞪了艾瑪婭一眼,雖然剛才就算沒有艾瑪婭來sao擾也未必會把阿大喚醒,但趙炎的心裡原本就很鬱悶,這樣一鬧,更加氣憤了。

拉丹奴看著火焰圈內的倆人,感覺氣氛異常的緊張。

沉默了許久,趙炎也想通了,畢竟現在離阿大的死亡時間太短,這麼短的時間要他恢復的確是難為他了。

哎!

如果沒有阿大,明天的比賽真的很難說啊!算了!老天既然這樣安排大概是想考驗我吧!我絕對不能服輸,絕對不能因為阿大不在就如此消極!

在內心反覆的堅定信心,趙炎臉上這才逐漸恢復平靜。

趙炎抬起頭,在艾瑪婭身上掃了一眼,只見她xìng感的全身全是汗水,這周圍的火焰趙炎十分適應,但作為風系屬xìng的艾瑪婭可就很難受了。

趙炎朝艾瑪婭邪邪的一笑,道:「艾瑪婭,你是不是很著急?」

艾瑪婭覺得趙炎說話的語氣怪怪的,道:「著急?我著急什麼?」

趙炎道:「著急和我在一起啊!你放心,你是我的人,我不會不要你的。」


艾瑪婭覺得趙炎是這個世界上臉皮最厚的人,知道他沒有生氣了,朝他瞪了一眼,道:「你這人……哎……我不想多說了,我估計雞蛋在牆上撞不破,在你臉上輕輕一貼就破了。。」

「喲?看不出來,你罵人的本事進步挺快的嘛!」

「哼!你別太自我感覺良好,我告訴你,等比賽結束了,我會殺了你的。」

趙炎搖搖頭,道:「我不信。」

「為什麼?」

「因為……我知道你已經愛上我了。」


艾瑪婭猛的一驚,臉上的神情瞬間凝固,但很快,又恢復過來,一副看趙炎不爽的樣子,道:「好笑……真是好笑,我會愛上你?你有什麼地方值得我去愛呢?」

嗖!

艾瑪婭說話間,趙炎縱身迅的竄到艾瑪婭的背後,伸出胳膊一把將她抱住,嘴輕輕的貼到艾瑪婭的耳邊,輕聲道:「艾瑪婭,你知道嗎……你是我的第一個女人。」

艾瑪婭愣在原地,沒有掙扎,彷彿被定住了一般,喃喃道:「第……第一個女人……」

趙炎點點頭,道:「艾瑪婭,我們之間不要再賭氣了好嗎?我知道你是愛我的,而我,也很愛你。」

都說感情是由衝動開始的,而此刻的趙炎,也不知是氛圍的影響還是內心實在憋不住,竟選擇在比賽前夕對艾瑪婭表白。

艾瑪婭沉默不語,細細的在腦海里思索趙炎的話。而趙炎也只是緊緊抱住她,感受她身上的芳香。

下一刻,無數畫面在艾瑪婭的記憶內回放。和趙炎的相識,一次又一次的誤會,一次又一次的驚心動魄的經歷。那一夜,悔宿林,小木屋,一切的一切彷彿離自己是那樣的近。

趙炎的形象在腦海里不斷的變化,拐賣矮人的惡徒、好sè的流氓、卑劣的奴隸販子、將軍的恩人、文采飛揚的才子、感xìng柔情的男人……

他的樣子,總是不斷的生變化。

艾瑪婭的心裡,雜亂萬分。

過了許久,艾瑪婭才淡淡的說道:「那愛櫻莎呢?你愛她嗎?」

「我愛。」趙炎毫不猶豫的說道。

「你怎麼能這樣!」

趙炎微微一笑,道:「艾瑪婭,我是真的愛你,所以我不想騙你。我愛愛櫻莎,也同樣愛你,我對你們都是真心的。我不會為了討好你就欺騙你,我不會去編造那樣的謊言。」

艾瑪婭的問題趙炎在心裡早盤算過,來到了艾雅大6,趙炎明白了很多,也見識了很多。憑自己現在的狀況要自己身邊只有一個女人那是不可能的了,炎城的巧兒、訂婚的艾瑪婭、跟著自己的拉丹奴,深愛的愛櫻莎,這每一個女人都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妻子。

既然已經是這樣了,那自己還去編造那些無聊的謊言不是太過於幼稚了嗎?

趙炎在內心誓,自己決不當種馬,但至少要做個活的夠味的男人。

既然這個世界不是一夫一妻,那自己還何必多此一舉去遵守地球上的規則呢?那不是自找沒趣,鬼搞嗎?

聞言,艾瑪婭的眼神漸漸滑落下來,臉上不經意的爬上一縷憂傷。

「這樣的你,要我怎麼能接受呢?」

「公……」趙炎想起拉丹奴在外面,轉口道:「艾瑪婭,相信我好嗎?不要再提生生死死的事了,給我一個機會,也給你自己一個機會。」

艾瑪婭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苦澀。

炎……就算我答應你了又怎麼樣?這次的任務,我能夠平安的活下來嗎?如果不豁出命去完成任務,我還有什麼臉去見將軍。

艾瑪婭搖搖頭,淡道:「炎,我不能……」

唔……

艾瑪婭還沒說完,香唇便被堵住,感受到的是一股強勁的男人氣息。艾瑪婭睜大眼睛,獃獃的看著親吻著自己的男人,身體掙扎般挪動了幾下,趙炎反而抱的更緊了。

下一刻,艾瑪婭緩緩的閉上眼睛,香唇微啟,全身像觸電一般麻木起來。

趙炎在艾瑪婭的臉上不停的親吻,同時道:「艾瑪婭,不要讓自己這麼強好嗎?你是個女人,多愛惜自己一點。」

艾瑪婭沒有出聲,只是仰著頭,任由趙炎在身上愛撫。

火焰內,已沒有木材堆中雜質燒碎的聲音,只隱約的聽見男女之間的喘息。

(阿大會蘇醒嗎?趙炎會戰勝梅洛嗎?這場艾雅aaa生的總決賽會生怎樣的變化?黃宮和梅國有什麼yīn謀?喬爾究竟想幹什麼?艾瑪婭到底在執行什麼任務?多重懸念,驚心動魄,請繼續關注《jīng帝》第十二集,謎底為您揭曉,拭目以待,更加jīng彩!)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趙炎覺得,每個人每段時間都是一個情緒周期,就算是男人也不例外。這就好比女人的例假,在那麼幾天,心情總是很差,老是本能的去想一些比較煩惱的事,情緒異常低落。

趙炎翻來覆去睡不著

吻到盡情處,趙炎喘息著身子,將嘴湊到了艾瑪婭脖子間。下一刻,艾瑪婭一臉chao紅,雙手緊緊的抓著趙炎的胳膊。

順著艾瑪婭的身子,趙炎向下吻去。

艾瑪婭一驚,急忙道:「不要!」

趙炎微微一停頓,道:「艾瑪婭,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

「我……我沒準備。」

不給趙炎機會,艾瑪婭放下架在趙炎腰間的腿,臉上的紅意更濃了。

火焰外的拉丹奴,臉上本能的浮現出一絲微笑。

「艾瑪婭,我……」

喀!咚!

腳下傳來的異響打斷了趙炎和艾瑪婭的交談,倆人順著聲音向下望去。靜下心感覺,竟覺地面有些顫動。

碴碴碴……

連續不斷的從腳下傳來聲響,趙炎好奇不已,猛的向下蹬了一腳,整個腳居然陷了下去。

「炎!」艾瑪婭焦急的喊道,湊過去一把將趙炎抓住。

趙炎心裡一懸,他可不願意再掉進一個火牢。

還沒等趙炎和艾瑪婭弄清楚狀況,竟從地底爬上來倆個男人。。艾瑪婭立馬擺好戰鬥姿勢,喝道:「什麼人?」

那倆人一爬起來看見周圍的火焰便感到無比的好奇,還沒反應過來艾瑪婭便怒氣騰騰的湊到了面前。

倆人嚇的急忙後退了幾步,互相拌著腳居然還跌倒了。看他倆人的樣,趙炎朝艾瑪婭使了個眼sè。這倆人,明顯沒什麼戰鬥力。

「先把火滅了吧。」

艾瑪婭點點頭,瞬間在原地旋轉數圈,以她為中心形成一股旋風向四面八方擴散,頓時將火焰全部吹滅。

沒有了火焰光線的干擾,趙炎朝從地底爬起來的倆個男人望去,這才看清楚了他們的臉。

趙炎驚道:「老謝,是你?」趙炎沒有認錯,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趙炎從他嘴裡知道了很多關於愛櫻城讓他想不到的東西。

謝爾瑪見趙炎認識自己,探出頭在趙炎臉上打量,過了許久,臉上頓時浮現出喜sè,急忙拍著身邊同伴的手,道:「就是他,就是他,我給你說的人就是他啊!」不知為何,謝爾瑪看見趙炎后非常激動。


趙炎指著地洞,狐疑道:「老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

趙炎這一說,謝爾瑪臉上的欣喜頓時全無,拍腿坐在了地面上,嘆息道:「哎!你是不知道啊!自從上次你走了之後,我按照你的辦法和老格合在一起。。的確,你這辦法是好,把我救了回來。但……」

「怎麼了?快說。」趙炎可不希望自己出的主意把人家給害到了。

「結果生意沒做幾天,老格的店也保不住了。」

「又是貴族?」

謝爾瑪點點頭,眼神里充滿了哀怨,道:「除了他們還會有誰,不只老格,老格旁邊的好幾家全部被強佔了。」

這樣一說,謝爾瑪的遭遇便不是趙炎造成的了,但趙炎還是不明白這地洞是怎麼回事。

「那你們挖地洞幹嘛呢?」

「哎!藏東西啊!你不知道,那些貴族真是貪心的財狼啊。他們比以前更加的兇狠了,不只霸佔店鋪,就連店裡的貨物他們也想據為己有,而且……一分銅錢都不給啊!」

混蛋!

趙炎緊緊的捏著拳頭。

謝爾瑪搖了搖頭,嘆道:「以前他們也只是強買,還會給我們出價格,儘管價格很低。但現在的貴族們跟瘋了似的,完全是強佔啊!我有很多做生意的朋友都吃了虧,那些貴族就像是土匪似的,就連人都要搶啊!」

謝爾瑪身邊的人插話道:「昨天我旁邊的那家店鋪老闆的女兒就被貴族們給搶去了。」

趙炎道:「我明白了,你們是打算把貨物藏在這地洞里?」

「除了貨物,還有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