陣法布置完了,在外面根本看不出來有什麼奇特的地方,但只要一有人進入,走錯了進入的方位,裡面的陣眼就會自動激活,眼前的房屋什麼的都會被密密麻麻的森林完全覆蓋,這就是混元攝心陣的妙用。

歐陽博一揚手,手中的樹榦朝著另外一個地方飛去,直接插進了深深的泥土中,這就是陣眼的所在地,做完這一切的歐陽博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這個陣法應該是可以完全阻攔人元境八階以下的武者了,心性不堅定的,任你狂轟亂炸也是不得其門而入。」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一百四十八章布置四大陣法,打算回家

做完這一切的歐陽博飛身朝著另外一處飛去,那個地方是主建築的範圍!

他要在這裡布下大陣,此陣法名為:「混元九宮八卦陣」

混元九宮八卦陣是兩個陣法融合在一起的,一個叫做九宮陣法,一個叫做八卦陣。

九宮是只不過是一種計數陣法,要破解需要超常的邏輯思維,是根據所處的格局來進行計數,左右橫豎的交叉點來進行布陣,點與線之間有一個格,稱之為一宮,交叉點在陣法大師眼中就是三宮。

整個莊園在攝心陣的覆蓋之下,已經是形成了阻敵的第一道屏障,再利用地形的便利,計數精確,歐陽博布下了九宮陣,內部莊園被他拉直了三條線,交叉在主建築的一個交叉點上,利用靈氣之便來催動九宮陣的運轉。

只要控陣之人在陣眼上催動元氣,九宮陣發將會發動,當然,單一的九宮陣法只有擾人視線的作用,不能作為殺敵用,所以他在九宮陣發之中,混入了八卦陣。

八卦陣法有八個門,坎、離、兌、震、巽、乾、坤、艮,分別被命名為休,生,傷,杜,景,死,驚,八門,每個門可以對應金,木,水,火,土,光,暗,電等攻擊,相互之間也是相生相剋。

八卦八門,只有一個生門,但不管哪一個是生門,都掌控在布陣者的手中,八卦陣可以是活陣,也可以是死陣。

活陣指的是由人把守分別的八門,成為活陣,但是在陣法當中活陣是最為危險的,因為留出來的生門隨時都可能在移動中,只要主持陣法的人移動,生門也就跟著移動,戰鬥當中的武者想要具體攻擊守門的武者是不大可能的,因為生門與死門之間都是相互配合,相互攻擊的,就是你進我退,我推你進,彼此相互依賴生存。

死門指的就是利用不能移動的物體布置出來的陣法,這樣的陣法當中可以布置無數的機關暗器,但不足之處就是留出來的生門是固定的,只要知道八卦陣法當中相生相剋的道理,東進北出,基本上是可以破陣的。


只不過在整個東龍帝國當中,懂陣法的人可能會有一些,但不超過一隻手的數字,而且懂得的也不過是皮毛,要不然宋家的陣法早就被破了。

然而現在歐陽博利用九宮陣擾亂敵人視線,再用八卦陣來殺敵,這兩種陣法混合在一起就是九宮八卦陣。

但是兩種陣法混合在一起都是使用靈氣催動的,在陣眼處,歐陽博拿出了一顆獎勵的魔獸內丹,用來推動陣法的威力,這就使得這個陣法的威力倍增。

只要敵人突破了第一個攝心陣,那麼後面的九宮八卦陣就會被啟動,這是外人不能理解的陣法,至少在整個東龍帝國是找不到人破陣的。

布置了兩道大陣之後,歐陽博走到了北方的一個院子裡面,再次布置下了三重幻陣,這是用來考核招募來的門下弟子的陣法,做完這一切的歐陽博終於放心的回到了大廳之中。

「博兒,情況如何?」白祖一看到歐陽博有些疲憊的走了進來急忙問道。其他的人也跟著立即上前問候著歐陽博。

「沒事了!現在我把三大陣法的出入方法教給大家,沒事的話你們不要隨便出入,我估計很快就有人知道我們到了這裡。」歐陽博掃視了一圈大廳中的人說道。

接著,他就把如何出入陣法的方式告訴了大廳中的所有人,直到隨便抽查了三十人的回答之後他才滿意。

「各位,我出來已經不短的日子了,我答應家裡三年之內趕回去的,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了,這裡我已經布下了陣法,相對來說比較安全的。」

「過幾天處理一點事情之後,我打算回去一段時間,這裡的事情全權交給三閣協商處理,我不在的時間大家不要忘記了自己的事情,行事必須低調,我們的宗門名字還不宜透露出去。」歐陽博說到。

「宗主,現在這個時候回去怕是不好吧!」萬宇看著歐陽博說道。

「我儘快回來,男人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既然答應了就要做到。」歐陽博說道。

「蔡茂,程鑫,杜蒙,現在賜予你們晉地丹,希望你們不要忘記你們的誓言。」歐陽博看著三人說道。

「宗主請放心,我們大半生都在黑色森林中冒險,生死已經看得很明白了,現在宗主賜予晉地丹讓我等大進一步,這樣的大恩我們無以為報,誓死效忠宗門,效忠宗主。」三人齊聲說道。

顫抖著手接過了歐陽博賜予的晉地丹,老眼之中光芒閃爍,臉上肌肉都跟著顫抖起來,他們被堵在九階巔峰已經數十年了,積累夠了,根基也很穩固,可就是無法做出突破,現在地元境的實力就擺在眼前了。

他們都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手中那閃爍著光芒的丹藥,嘴唇輕輕的開啟,似乎想要說什麼,但始終沒有說出口來,但他們都在心中下定了決心,一定要盡忠報效宗門,報效歐陽博對他們的厚賜。

晉地丹服下之後他們就是地元境的武者了,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受人無比的尊重,更重要的是年齡也跟著變化,能夠存活下去的時間也隨著延長了不少,怎麼不叫他們激動呢,以前只不過是傳說的晉地丹,此刻就安靜的躺在他們的手中。

「嗯!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的修為遠遠不會再次止步,只要你們盡心辦好事,我也不會虧待你們的。」歐陽博點了點頭。

「是,是,宗主的大恩沒齒不忘。」蔡茂三人對著歐陽博跪了下去。

「孤影,葉冰,龐如,毆初之,蕭如波!」歐陽博扶起了蔡茂等人看向了幾人叫道。

「宗主請吩咐。」五人齊聲說道。

「這是擴脈丹!相信能夠幫你們在實力上更近一大步了,我不希望回來的時候你們還是這個樣子,你們能夠做到嗎?」歐陽博看著五人問道。

「請宗主放心,我等必將儘力提升修為,絕不給宗門,給宗主拖後腿。」五人信心滿滿的回答道。

「三位太上長老,這裡有三十粒晉地丹,送給你們,算作是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們幫我鎮場的費用,等我回來之後你們回到了宗門將會使你們的宗門實力大大加強。」歐陽博看向了三人說道。

「歐陽宗主,太感謝了!我所做的事情根本不值得你付出十粒這樣珍貴的丹藥。」萬長老看著手中的晉地丹,老淚留了下來說道。

十粒晉地丹,就等於是他們王國從此多出了十名地元境的武者,這帝國之內,地元境的武者是非常稀少的,不管在哪裡都非常的受重視,可是歐陽博一出手就給出了這麼大的手筆,這哪裡是費用,這樣的恩情,他們王國永遠都報答不了的。

其他人沒有不吃驚的,特別是蔡茂等幾人,他們現在才知道什麼叫做財大氣粗,這個晉地丹可不是普通的丹藥,這是有錢也買不到的東西,而他們宗主一出手就是三十粒,者不是土豪是什麼。

其他人雖然眼紅,但是他們知道就算給他們了現在也沒有用,他們是歐陽博的隊友,也是歐陽博開山立派的第一代弟子,只要根基穩固了,實力上去了,這些東西他們的宗主是不會不給他們的。

「老哥,十粒丹藥可以助你家族強大了不少,希望不要介意。」歐陽博說道。

「不介意,老哥是非常介意的,這樣的恩情你就是要了我老命都可以啊!」楚嘯天一樣的激動起來。

當初只不過是想要歐陽博幫他都煉製一些丹藥,所以提出了三年的打雜條件,結果歐陽博一下子就給了他很多的元氣丹,他就動了拉攏歐陽博的心思,那個時候純屬是利用,但是現在他完全是佩服歐陽博了。

「老哥客氣了,如果當初老哥堅持要我做三年雜役,哪裡還有歐陽博的今天啊。」歐陽博說到。

一席話引來了無數的笑聲。

「師祖,相信這些丹藥也幫助不到你,不過以後等我煉製出了其他的丹藥,一定要孝敬你的,這些丹藥我就代為送上東平宗了。」歐陽博說道。

「好,好,好!」白祖沒有別的話,只是連說了三個好字。

但是任誰都能夠體會得出他現在激動的心情。

「萬宇,孟悔,藍舉,吳少群,區青,藍木,你等六人好生打下基礎,不要因為一時的提升忘記了自己本身的發展,等我回來,相信你們會更進一步的。」歐陽博說道。

「請宗主放心。」六人答道。


「好了,今天大家都散了吧,以後各司其職,後天我就出發,我會儘快回來的。」歐陽博說道。

「是!」眾人答道。

歐陽博也匆忙的離開了大廳,他現在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這次回家的路上一定是危險極大,他必須讓墨麒麟也跟著成長起來,他身上還有獎勵的魔獸內丹,他要讓墨麒麟服下之後,成功的進階,這樣的話,回家的路上就更加的安全了。

「小墨出來吧!」房間中,歐陽博召喚出了墨麒麟。

「大哥,我在睡覺啊!」墨麒麟一出現,就傳著意念說道。

「看看這是什麼?好吃的來了。」歐陽博拿出了幾顆魔獸的內丹放在了桌子上。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一百四十九章墨麒麟進階,聯合追殺

一聽到歐陽博說好吃的來了,墨麒麟就雙眼放光,蹭的一下跳到了大圓桌上,呼啦一下朝著那幾顆魔獸內丹咬去。

「找打!」歐陽博一巴掌拍了下去。

「大哥,你這不是故意誘惑我嗎?難道這個不是我的,只是給我看看。」墨麒麟傳音說道。

「當然是你的,只不過是要讓你慢點兒吃,怕你一下子全吃了,跟哥以前一樣差點被撐爆了。」歐陽博說道。

「大哥,你是不知道啊,我能夠吃下不少的內丹,相信這幾個吃下去我就能夠完整的進階了,快點啦!」墨麒麟急忙說道。

似乎,它很害怕歐陽博把內丹收起來一樣,急急忙忙的說著,眼睛卻是一動不動的盯著桌子上的魔獸內丹。

「貪吃的傢伙,你就是貪吃惹出來的,現在還改不了啦!都是你的了。」訓了幾句的歐陽博就不管了,任墨麒麟把魔獸內丹吞了下去。

現在的歐陽博已經不擔心什麼了,墨麒麟天生的神獸,各方面都強大無比,吞下這些內丹已經不是問題了,問題是歐陽博比較擔心能不能進階,畢竟每一次進階都需要極大的能量,他也害怕出現意外不能夠進階。

可惜他的擔心多餘了,墨麒麟吞下內丹之後,靜靜的開始煉化內丹,半個時辰之後,整個房間中充滿了各種靈氣,歐陽博大吃一驚,這吸收的能力真的是不簡單啊。

他有心打坐吸收一些靈氣,但是他擔心墨麒麟不夠用,所以只好放棄了心中的打算,默默的等待著墨麒麟的進階。

「嗯?這麼強大的靈氣波動!有人在突破!」白祖第一個出現在了歐陽博的房間外面。

跟著出現的還有萬長老和楚嘯天,他們都是地元境的武者,能夠更加清晰的感覺到靈氣的波動,但是他們想不到的是靈氣波動是從歐陽博的房間出來的。

「白兄,是不是歐陽宗主要突破了?」萬長老綠著眼睛問道。

「是啊,我這個老弟非常的妖孽,短短時間到了九階巔峰,現在居然要突破了,我們這些老人真的是汗顏啊。」楚嘯天也跟著說道。

「不像是他突破,我估計是他的護身神獸。」白祖輕輕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很多人都感受到了靈氣的波動,全部朝著歐陽博所住的地方集中過來了。

「你們回去,這裡有我們,沒有吩咐不要出來。」白祖看著湧來的人群說道。

其他人一看到三個絕世的強者在這裡,當然不會擔心歐陽博會出事了,都看了一眼歐陽博的房間,默默的回去了。

「不錯,靈氣洶湧,但有些異常,不是人類突破的跡象。」萬長老也說道。


「嗷~~~」歐陽博的房間中,墨麒麟長嘯一聲。

三人立即出手,布置了一道光幕阻攔了墨麒麟聲音的傳出。

緊跟著的是一股巨大的威壓傳了出來,在場的萬長老和楚嘯天都忍不住震顫了一下,腳下退後了一步才站穩。

「這是什麼境界啊,居然連我們都頂不住的退後了一步。」萬長老問道。

「護身神獸已經是二階中期的實力了,看來神獸真的是得天獨厚的異種啊!」白祖輕輕的說道。

「白兄,方便透露下你的實力嗎?」萬長老有些不自然的問道。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自己的實力跟白祖差不多,因為順豐王國都是墊底的存在,就算有強者也搶不到哪裡去,但是剛才墨麒麟突破的瞬間,威壓讓他跟楚嘯天都後退了一步,只有白祖沒有動一下。

「呵呵,實不相瞞,已經阻擋在三階巔峰五十年之久了,之前一直是壓制著,不想讓別人看出我的實力。」白祖說道。

這一句話讓楚嘯天跟萬長老兩人同時一愣,他們知道白祖可能比他們強了一點,可現在才知道比他們搶了不知道多少,地元境的實力一階的差距是非常大的,只有歐陽博這樣的妖孽才不能用常理來推斷。

「唉,我們跟白兄之間的差距太大了。」楚嘯天搖搖頭說道。

「老夫為了提升實力,早就把宗主傳給了我的大弟子,靜心修鍊了百年才有了這個實力。」白祖說道。

「吱!」

歐陽博打開了大門,跟在他身邊的還有一頭長達十米的魔獸,看到三人布置的光幕,瞬間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心中暗道:「我真是大意了啊。」

「謝謝三位太上長老。」歐陽博說道。

「嘖嘖,這就是你的那個小傢伙啊,真想不到他是神獸。」楚嘯天看著墨麒麟說道。

「嗷~~~」

墨麒麟對著楚嘯天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咆哮。

此刻的墨麒麟一身的線條無比的協調,四肢更加的健壯,眼睛裡面閃爍著冷冷的光芒,淡淡的威壓散了開來。

「好了,小墨,都是自己人。」歐陽博說道,直接把墨麒麟收了起來。

「你現在回去,老夫就沒有多少擔心的了。」白祖說道。

「嗯,謝謝師祖了,你們早點休息,明天我還要煉製一批丹藥交給他們去拍賣,我也休息了。」歐陽博說道。

「好,我們走!」楚嘯天當先離去,兩人也跟在後面離去了。

關上大門的歐陽博並沒有休息,直接進入了時間戒指,掏出了準備好的煉丹材料,開始了他新一輪的戰鬥,他在時間戒指中煉丹三天,相當於外面的一頓飯時間,後半夜直接摸進了袁曉芙的房間,兩人勉不了再一次顛鸞倒鳳。

第二天,歐陽博把丹藥全部交給了孟悔,金錢方面的事情由他做主處理,他跟大家道別就離開了,呼延嬌在提前一個晚上就離開了,歐陽博直接朝著飛行魔獸租借行的方向而去。

呼延嬌獨自先離開時楚嘯天的主意,要她現已不回去布置迎接歐陽博的一切相關事宜。

這一次,歐陽博租借了一隻金鵬鳥,這鳥是攻擊類型的魔獸,同時他的飛行速度也是非常之快的,比起上次的禿鷲鷹,速度上快了三倍不止。

………..

「稟長老,那小子走出了那個莊園,單獨一個人去了租借行。」就在歐陽博到了租借行的時候,在金豐王國一群人下榻的酒店,一個弟子急忙回去傳遞了歐陽博離開的消息。

「看清楚了,他是單獨的離開的。」金豐王國的長老一下子站了起來問道。

「弟子看的清清楚楚,這幾天,那個莊園裡面出來的兩個人都被我們的人跟著。」那名弟子肯定的說道。

「各位,那小子已經出發了,我們不能等了,必須跟著他,最好的下手地方是黑色森林。」金豐長老說道。

「那還等什麼,那小子我早就想他死了,黑色森林是他必經之地,也是他埋骨之地,我們也出發。」一群人也朝著租借行而去。

這一群人有三十幾個,地元境的武者有八人,其他的都是參賽的選手,實力都是人元境六階至八階巔峰,跟著去也不過是打雜的,要他們殺歐陽博是根本不可能的,只不過是為地元境的武者跑跑腿罷了。

「金豐兄,你說對付那小子一個人需要我們這麼多人出發嗎?我們來這麼多人不就是為了防止他身邊的那幾個老傢伙的嗎?」大野王國的兩位長老并行,其中的一人問道。

「如果只是對付那小子當然用不著我們這麼多人去,但是事情總會出現意外的,我不想意外發生,不管他身邊有誰,我們一定要殺了他。」金豐長老說道。

「幾位大人….」租借行的老闆看到這麼多人急忙出來迎接。

「行了,廢話少說,把速度最快的飛行魔獸給我拉出來,我們有急事。」金豐長老打斷了租借行老闆的話,直接丟給了他一個錢袋子。

「是,是!」老闆那裡還敢多說什麼,這些都是大人物,看來這一次有得賺了,喜滋滋的去安排去了。

一盞茶的功夫之後,幾十頭飛行魔獸騰空而起,目標直接追著歐陽博離去的方向。

………

赤鳳冒險者公會之內,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高坐在首座上,他就是赤鳳公會的會長呼延成,人元境八階巔峰的修為。

「各位兄弟,這段時間毒龍公會的人非常的囂張,昨天本會長接到報告說,他們在黑色森林當中又打劫了我們一批兄弟的財物,而且他們的會長還親自給我發了戰帖,我想聽聽各位的看法。」呼延成看著下面的十幾人說道。

「會長,沒什麼好說的,我們的兄弟們都是拼了命才獲得魔獸皮毛或者是一些藥材,就這樣給他們打劫了去,更何況還殺了我們的兄弟,這口氣不能咽下去。」一名老者站起來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