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紫燕和鄭天麗以外,還有幾個女生。

幸運的是,那幾個女生穿著衣服。

一女生好奇地問紫燕道:「喂,紫燕,你怎麼不把你胸遮住啊?你是暴露狂?」

「沒,我的胸都被他摸過,我遮擋幹啥?還有,我母親中毒病重,可是周恆親自煉製了去毒丹,把我母親的病治好了。」

望著周恆消失的方向,紫燕回答。

幾個女生一聽,紛紛吃驚起來。

沒想到周恆還是奇術師?

呼呼!

黑夜中,微風不停地刮著。

街道上面,燈火已經漸漸地熄滅,冷冷清清。

周恆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朝著東來國皇室專用接待賓館閃去。

皇室的接待賓館,遠處看起來猶如是一座小型宮殿。

巍峨的宮殿,坐落在皇宮的一側,整體呈藍色,樓頂是一個猶如犀牛的尖角。

周恆剛剛走上一樓的時候,周天野正在一樓那裡。

「恆兒,你總算來了。」


周天野臉色有些焦急,手中還拿著一張信紙。

周恆朝著裡面看了看,問道:「爹,怎麼了?你手上拿的是?」


「恆兒,這是楊詩琦給你的。她剛才已經稟明了皇上,她連夜趕去了胡國。」周天野將手中書信遞給了周恆。

胡國。


點了點頭,周恆倒是異常的平靜。

他知道,去胡國的路很多,如果追肯定是追不上的,還不如看看信中說了什麼。

這女人啊,真是捉摸不透,剛剛還好好的,這又立即要回國了。

打開信,開頭寫著恆哥兩個大字。

信的內容,便是說楊詩琦本來就沒有多久要回到胡國了。

楊詩琦,本是和東來國相鄰的胡國公主,來到這東來國來,有著一絲人質的意思。

正因如此,兩國倒是合作甚多,很少發生戰爭。

另外,楊詩琦從小其實並不是在胡國長大,而是在東來國的江龍城!

江龍城?

周恆一愣,這倒是好奇起來。

繼續看信,原來楊詩琦小時候被遺失在了江龍城,變成了孤兒,以前還在街頭乞討過。

楊詩琦天生是胡國人,所以長得非常漂亮,猶如是清水芙蓉,好似雪中蓮花。

在一處小巷子裡面,小楊詩琦被很多流氓圍堵,恰巧周恆路過,周恆便是朝著那些人沖了過去。

儘管周恆被那些人狂揍,受了重傷,但也要保護楊詩琦不受傷害。

楊詩琦幼小的心靈,深深地觸動,她死死地記住了這個男人的臉,還有他身上的氣息。

她要立誓,長大后一定要嫁給周恆。

後來,楊詩琦自然是幸運的被胡國的人找到,帶回了胡國,做了胡國的公主,也因兩國的建交,又被送回東來國修鍊。

靜靜地看著信的周恆,臉上雖然看似平靜,心中卻是猶如波濤。

這楊詩琦的經歷,也是頗為曲折啊。

周恆決定,等到自己強大一些之後,一定要將楊詩琦接回來。

淡淡一笑,周恆就將信遞給了周天野。

看完這信,周天野搖了搖頭,道:「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恆兒啊。那小妞長得還不錯,收了唄。」

「卧槽,老爹,你比我還淫還盪啊。你怎麼見到妹紙就要我收?」

周恆撇著嘴,有些鄙視著周天野道。

周天野狠狠地一拍周恆腦袋:「怎麼不行啊?還不快點找個媳婦,給我生一個孫子,我在你這個時候,就已經把你的哥哥周持給生了出來。」

「你哥哥叫周持,你叫周恆,為的就是讓你們兩兄弟持之以恆。」

周天野轉頭一看,發現周恆這小子都不見了!

第二天。

上午,太陽從東方跳動而出,照耀天地。

奇術師公會,納蘭冰妮的房間中。

「喂,你怎麼又來了?前兩天不是找我煉了很多丹藥么?」

納蘭冰妮撇了撇嘴,有些不滿道。

周恆喝著納蘭冰妮煉製的茶,道:「你還不樂意了?我每一次來,你都看著我煉丹,你不知道,別人看我煉丹都要收費?」

「切,你不就是煉製一品丹藥么。手法高明一些,技術純熟一些,我也會啊。」

納蘭冰妮有些不樂意了。

「少廢話!我要衝擊煉體境九星,達到煉體境巔峰。就找你要一下材料,又不是不給你錢。」

周恆有些不耐煩了。

這小妮子真是一個斤斤計較的傢伙,找她借丹爐,她不樂意,用一下藥材,她要錢。

沒見過這麼自私的女人。

「嘻嘻,我逗你玩呢。藥草你隨便用,但是丹爐,我要準備溫養一段時間,我要衝擊三品奇術師!」

納蘭冰妮先是臉上慵懶,後面是一本正經。

溫養丹爐,是因為丹爐不能連續煉製不同屬性的丹藥,必須要一定時間的冷卻和適應。

比如上一次煉製了一品丹藥,馬上要煉製三品丹藥的話,便會讓丹藥的品質變低。

「丹爐?正好,我自己有,不用你的行了吧。」

周恆不屑地一笑,單手一揮。

手腕之處的金色手鐲閃動之後,一大一小,一黑一白,兩個葯鼎便是突兀的出現在了房子之中。

子母墟鼎!

兩個爐鼎,釋放出不同的氣息,古老,洪荒,玄黃……

大鼎是母鼎,小鼎是子鼎。

整個氣息,深深蓋住了整個奇術師公會,讓很多正在工作的奇術師,紛紛都是驚訝的停下了手中的活。

「周恆,你,你,你這不是子母墟鼎嗎?那可是傳說中的存在!」

納蘭冰妮作為星辰武會,煉丹造詣極高的教員,她很驚訝。

擁有高級葯鼎,丹藥效果要好很多。

「別扯淡了,再扯淡就不乖了哦。」周恆揮了揮手,便是將黑色的大鼎打開,幾種藥材放入,「今天我要煉製固體丹,煉體丹,造體丹,擴經丹,聚氣丹。」

這幾種丹藥,都是一品丹藥。

嗖嗖嗖。


隨後,數十種藥材,便是放入到了大鼎之中。

「咦,你這裡怎麼沒了紫藤樹根?還有蟄涕水?黑蟬翼?」

周恆皺了皺眉眉頭。

「啊?是啊。我忘了向奇術師公會要了。這些材料現在不怎麼用了。那我去找他們要一點?」納蘭冰妮有些不好意思。

看了不遠處有一些浮石根,還有幾條活的蚯蚓,以及夜蜻蜓,周恆搖了搖頭。

紫藤樹根是煉製固體丹的材料,可以用浮石根代替。

蟄涕水,用來煉製擴經丹,乃是一種特殊蟲子的體液,可以用蚯蚓的體液代替。

黑蟬翼,裡面含有豐富的吸附元氣的物質,用來煉製聚氣丹,用夜蜻蜓的翅膀也可以代替。

很多種藥材,好像是丟垃圾一樣,被周恆丟盡了母鼎中。

在大鼎中煉製了一會兒后,被周恆猶如是倒水一樣,倒進了子鼎中。

納蘭冰妮,作為奇術師公會的一名天賦卓絕的煉丹師,她今日終於吃驚的愣在原地。

周恆的速度太快了。

她根本沒有看清周恆到底是加了哪些藥材,還有加藥材的順序。

「喂喂,周恆,不是我說你,你這樣胡亂加進去,真的能行嗎?最後煉製出來不是一大塊鍋巴?」

納蘭冰妮問道。

「切,你看著就好了。廢話真多。」

懶得回答納蘭冰妮的問題,周恆又是來來回回,將一百多種藥材弄了無數道程序。

眼睛中不停地閃著星星,納蘭冰妮已經看花眼了。

她可是星辰武會中,出類拔萃的煉丹師!

朴朴朴朴!

幾聲好像爆米花的聲音響起。

經過母鼎處理后,又是加進了子鼎,最後又加回了母鼎。

一陣陣葯香立即是從母鼎中傳出。

固體丹,煉體丹,造體丹,擴經丹,四種丹藥,成了!

在子鼎中,還有一顆丹藥未成,那就是聚氣丹。

聚氣丹,別看這名字庸俗,其實它乃是聚集體內元氣,最終彙集在氣海的關鍵丹藥。

沒了它的幫助,就算是大羅神仙,也無法聚集氣海,開啟丹田!

所以,聚氣丹成了很關鍵的東西。

「周恆,你那個聚氣丹,還沒好?正好,我這裡煉製出來了一顆,直接給你吧。那一顆你煉製好了,你把那一顆還給我。」

納蘭冰妮道。

周恆瞥了一眼納蘭冰妮手中的聚氣丹,呸了一口,道:「不是我打擊你,你這一顆聚氣丹,送給我,我都不要。這煉製得太垃圾了。效果還不如我煉製的半顆好。」

聞言,納蘭冰妮的臉色一黑。 慕嫿的手機放在客廳里,林煙先聽到震動聲,看了看,是醫院的電話。

林煙看著屏幕上閃動的電話號碼,心裡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像是暴雨來臨之前,烏壓壓的黑雲聚集在天空,沉悶潮濕,堵得人喘不過氣。

她也顧不上薄祁燼還在外面,直接推開門出去。

「慕嫿,」林煙,把手機遞到慕嫿面前,抿了下唇,低聲說,「醫院打來的。」

此時的慕嫿對於薄祁燼醉酒後的糾纏很是反感,甚至連多看一眼都覺得煩,從林煙手裡接過手機,推開薄祁燼轉身就走。

薄祁燼是真醉還是假醉,大概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夏淼淼覺得自己眼拙看錯了人,恨不得破口大罵,但又心疼慕嫿,最後就只能狠狠瞪著薄祁燼泄憤。

渣男!

氣死她了!

慕嫿原本是要下樓散步的,卻停在電梯口,整個人僵住了似的。

直到薄祁燼走近,慕嫿才恍然驚醒,慌亂、急促的按著電梯按鈕,手都在發抖。

人越是害怕什麼,恐懼就越會在你最脆弱的時候襲來。

慕嫿心裡只想著她要去醫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