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叔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看來,你今晚的真實目標,其實就是老朽?”

葉辰很乾脆地點了點頭:“你非要這認爲,也沒錯。”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陳叔沉聲問道。

問名字,代表着對對手實力的認可,看來在陳叔心中,他已經把葉辰擺到了一個相當高的位置。

葉辰雙手環抱胸前,懶懶地說道:“老人家,雖然你年紀比我大,但你也不能這樣倚老賣老啊!在問我名字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報上自己的名字?”

“老朽叫陳默!你呢?”

“葉辰!”

“葉辰?”陳默緩緩重複一遍,然後眼眸中閃過一道精光:“莫非,你就是二少爺今晚宴請的葉辰?”

“正是!”葉辰淡淡說道。

“看來!二少爺把我調到沿河市來,還真沒有錯!以你的實力,他手下兩個保鏢,根本不是你的對手!”

陳默緩緩擺出架式:“再問一句,你沒把二少爺,怎麼樣吧?”

葉辰笑笑說道:“我說過,你死了,他都不會死!”

陳默臉上顯過一抹怒紅,他強行把這股怒氣,壓再心間,再次沉聲問:“他現在在哪裏?”

“這是第二個問題了!想知道答案?”葉辰笑笑道:“打贏我就告訴你!”

說罷,他身影一晃,聲音還在空中盤旋,人已如閃電般,朝陳默飈了過去,直到他拳頭快壓到對方腦門上時,前腳掌蹬起的草皮,泥沙,纔剛剛揚起。

現在已經不在酒樓裏了,葉辰動起手來,自然沒有那麼多顧忌。

好快!

陳默瞳孔微縮。只覺勁風呼嘯,勁意撲臉,葉辰的直拳,在瞳孔中越變越大。

他一手向上託,一手向下扶,夾住擊到眼前的拳手,使勁往身側一帶,整個動作如行雲流水般,有股四兩撥千斤的味道。

葉辰一時沒防備,竟然被陳默帶得拳頭一歪,整個人往一旁衝了過去。

在擦肩而過的一瞬間,陳默赫然伸手,抓向他的腳後根。

葉辰心中一驚,這一抓,要是被陳默抓實了,肯定得摔吃個狗吃屎。

他雙腳猛然後蹬,身體速度憑空快了幾分,險之又險地躲過了對方一抓。

第一回合,試探結束。

兩人遙遙而立,在防備的同時,又互相打量對方。

葉辰神情無比認真,對面老者的實力,強得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

攻擊方面,兇猛無比!一拳轟倒酒樓的牆壁,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防守方面,挺有一手的,防得嚴嚴實實不說,而且,有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之意,在拳腳之間流轉,但仔細一瞧,又瞧不出什麼名堂。

這是葉辰晉升潛能四層以來,遇到的最強對手!沒有之一!

面對這種壓迫感,一股他無法理解的興奮感,從血液中傳來,戰慄着,渴望着,似乎,有什麼東西被驚醒了一樣,他心頭驀然涌起一種奇妙的情緒,既雀躍又恐懼。

這種異樣的情緒,葉辰還是第一次遇到,他自己也分不出倒底是好是壞,不過,他可以肯定的是,體內停止進化的基因,又有了新的動靜……

陳默遠遠打量着葉辰,他心中無比驚訝。

對面這小子看上去,年齡頂多20來歲,而且還是個大學生,那麼,問題來了,他這身強悍的實力是如何來的?

哪怕他從孃胎裏開始練起,哪怕他一天學都不上,他也應該練不到這麼厲害纔對啊!

行動如風,攻擊速度異常迅捷,力量如排山倒海一般,剛猛絕倫。

而且,這還只是他的試探性攻擊,也就說,他的真實實力,在這個基礎上,起碼要再翻上一番。

這傢伙,倒底是何方神聖!

陳默甩了甩,微微發麻的手臂,再度擺出防守姿勢。

一股凝重的氣勢,在兩者之間迸發出來。

葉辰雙瞳瞬間變得深邃無比,彷彿其間包含着一片星辰大海。深邃之瞳,開啓!

下一秒,他身體一動,在原地拉出一道長長的殘影,拳頭,瞬間來到陳默跟前。

第二回合,開始了!

……


南區,碧水別院。

顏軻與樑珊珊洗完澡,穿着性~感的睡衣,坐在二樓沙發上,翻閱着資料。


這段時間裏,她們姐妹倆齊心協力,終於拿下了一塊優質地盤,規劃、開發方案,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着。

只是,當計劃進行到一小半的時候,出問題了。

她們收購的那塊地皮裏,有將近三十多戶原住居民。經過公司業務組的談判,已及足夠優惠條件的誘~惑下,已經有將近三十戶居民,簽下了拆遷協議,並開始陸陸續續遷移。


但有三戶,卻堅決不肯籤協議。

其中一戶,是一位五保戶老奶奶,晚年喪偶,膝下無兒無女。無論業務組給她開多高的優待,老奶奶始終都不肯搬遷。她表示,在該地方住了三十多年了,她一生絕大多數回憶都在那裏,她要與那棟房子共存亡。

而另外兩戶,則是漫天要價的。開出的價格,是樑珊珊底線的幾十倍。

樑珊珊仔細調查過後面兩戶人家的資料。

一戶是當地一位小有名氣的地痞,平時橫行霸道慣了,手下有幾十號馬仔。門口光着膀子一坐,龍蛇虎豹,各種動物都有,嚇得業務組連門都不敢進,最後,還是一位膽子比較大的男員工,上去問了兩句,纔得到一個模糊而又嚇人的價格。

另一戶則是當地一位官員的親戚,不知道是有恃無恐還是怎麼回事,態度非常強便,並且叫囂着,現在不按他的要求籤拆遷合同,價格便一天漲一倍,要是再過半個月不跟他籤,那麼樑珊珊的公司,這一輩子都別想讓他挪窩。

“珊珊,這可怎麼辦?老奶奶那邊,我們多作作思想工作,說不定還能打動她。但後面這兩戶,簡直太不講道理了。”顏軻揮了揮粉拳,氣惱地說道。

樑珊珊秀眉也緊皺成了一團,這是她脫離梁氏地產後,獨立開發的第一個項目,其中傾注了她很多心血。

“我反倒不擔心後面這兩戶,我們有足夠的手段可以對付他們!倒是五保戶奶奶這裏,讓人有點頭痛,她既不要錢,而且身份也很特殊,如果被有心人捅到輿論上,那我們就非常被動了。地方**在處理這一類事件中,大多都會傾向輿論和弱勢的一方……說不定,這會嚴重延遲我們的開發計劃!”

“那該怎麼辦呢?”顏軻在這方面,確實幫不上忙。

“據以前梁氏地產的經驗,就是在輿論反應過來之前,採用感情攻勢,快刀斬亂麻,將她搞定……但問題是,我們現在還沒找到突破口!”樑珊珊揉了揉眉心:“無兒無女無老伴,連親戚都找不到一個,麻煩啊!”

“那我們就把老奶奶先放到一邊,先解決其他兩戶再說!”顏軻提議。

“只好如此了!”樑珊珊嘆了口氣。

兩人沉默一會,把資料放回桌子上,然後,心思又轉到了葉辰身上。

“不知道葉辰現在在幹嘛,都這麼久了,也不回來,跟那小白臉有什麼好談的?”顏軻撇了撇嘴說道。


“只怕葉辰遇着麻煩了。”樑珊珊想了想道:“以我對李雲天的瞭解,他做事周到,點水不漏,他既然主動招惹葉辰,肯定做了萬全的準備。”

“那怎麼辦呀?我們要不要報警?”顏軻自己都沒發現,這一刻,她心慌亂了。

“那倒不必!葉辰的實力,深到連我們都看不清,更何況李雲天呢?”樑珊珊看了顏軻一眼:“相信他!肯定沒問題的!” 東區,郊外,河畔。

一聲巨大的爆響中,葉辰與陳默,分別向兩個方向倒滑而退,地上犁出四道深深地滑痕。

“小子!你很不錯!”陳默微微喘息着。

“老頭,你也不差!”葉辰擦了擦額角的汗水,淡淡說道。

兩人經過最開始的試探性攻擊後,對拼的力量一次比一次大,拼到最後,雙方都拼出了真火。

葉辰從最開始的深邃之瞳,到後來的初步覺醒,到現在的第二重覺醒,力量經過數次大幅度提升,帶給陳默無與倫的驚訝的同時,卻依然拿他不下。

陳默的實力之強,遠遠超乎葉辰的想象。據葉辰判斷,他起碼超過潛能四層中階,與潛能四層巔峯,恐怕也只有一層紙的距離。

而且,陳默的異能領域非常奇怪,他腳下是一個黃色的古武圖騰,凡是進入他圖騰範圍內,視覺與聽覺,都會被大幅度削弱。


剛開始,葉辰就差點吃了這方面的虧,不過,當他手握“天罰”,進入第二重覺醒後,這種削弱就不足爲俱了。

因爲進入第二重覺醒後,他的視覺與聽覺的作用性,大幅度降低,他基本依靠直覺在作戰。

如同野獸一般的直覺,最冷靜的頭腦,最直接有效的攻擊,只爲殺死敵人。

同時,葉辰今晚帶給陳默心中的震撼,比他近幾年的總和還要多。

對面這小子,似乎擁有無窮無盡的潛力,攻擊快如閃電,對空間規則的理解,非常深刻,而且一招一式,直取要害,沒有任何多餘動作……

葉辰手握“天罰”,一股奇異冰冷的力量,從刀刃上傳來,宛如活物一般,順着經脈進入體內,緩緩遊走,與體內的興奮感,結合在一起,瘋狂地跳動着。

葉辰的頭腦冷靜無比,但他的心情卻異常興奮,心臟怦怦直跳,血液沸騰得好似火燒,這是兩種極端矛盾的感覺,完美地融合在他身上。

這是一種葉辰無法理解的狀態,他不知道自己身體,倒底發現了什麼變化,總覺得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想破體而出。

“老傢伙,我無法對我的力量,進行完美控制!如果……一不小心要了你的性命,只能算你自己倒黴!”葉辰手中“天罰”緊握,眼眸緩緩由黑轉紅,在夜色中射出兩道淡淡的紅光。

“小子,不得不承認,你實力很不錯!不過,僅憑這兩招就想要老朽的命,你還差得遠。另外,奉勸你一句,你身上那部份不屬於你的力量,你最好少用,對你沒好處!”

陳默的眼神無比認真,擺開架式,將古武圖騰,展開到極致。

wωw •тt kān •c o

葉辰身子一晃,憑空從原地消失,下一秒,已出現在陳默的領域裏,手中灰白色的天罰,朝對方脖子上,直抹而去。

好快!

陳默瞳孔猛然一縮,葉辰的動作,比先前竟然還要快上一絲,幾乎已到達肉眼的極限。如果,不是自己的領域在時刻提醒自己,恐怕這一刀下來,自己吃飯的傢伙,就要衝天而起了。

陳默腳下一劃,身子赫然一偏,險險躲過葉辰的刀刃,但緊接着,更加危險的感覺從心臟處傳來。陳默一眼望去,幾乎寒毛炸起,葉辰左手中的短刀,竟然不知什麼時候,離自己心臟不到半寸。

“劈空掌!”

陳默爆喝一聲,狠狠一掌,拍開葉辰的刀刃,身影再次暴退。

葉辰沒有半絲停頓,如游魚般緊貼而上,手中天罰,再次直取陳默的脖子……

……

某棵大樹上,一道俏影悄然而立,默默地關注着河畔的事態發展。

她全身穿着特製的黑色皮裝,有一頭颯爽的短髮,整個顯得英姿勃勃,正是許久現身的“魅影”,葉辰的上級。

她默默地看了一會,然後撥通院裏的專線。

“魅影,我是流砂!”專線那頭,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流砂,請幫我轉副院長大人,有重要情況彙報。”魅影淡淡說道。

“魅影,我是副院長,你那邊情況如何?”不一會,專線裏傳來一個慈祥而溫和的聲音。

魅影臉上閃過一絲恭敬:“副院長大人,果然如你所料,基因進化覺醒,正式開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