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嘯天聽的豎著耳朵瞪大了眼睛,「有這麼厲害?我要學,快教我,快教我。」

「我這裡有修羅大帝留下來的修鍊感悟印記,現在傳給你,每天按照這個修鍊,修羅魔瞳必然會開啟。」說著魔靈把一道道印記畫面打入陳嘯天的心海里,讓他記下來。

片刻之後,陳嘯天睜開了眼睛,他已經囫圇吞棗的把感悟印記記住,但只是死記硬背那種,後面要做的就是修鍊消化,慢慢去體悟,直到修羅魔瞳這個寶藏開啟。

「我會好好修鍊,一定要練成修羅魔瞳。」

「嗯,我相信你的潛力和天資,只要你努力,說不定能夠達到大帝的實力……現在你去把那堵牆壁里鑲嵌的刀尖挖出來,那是我的一部分,融接到你的兵器上。突破封印的事,我後面教你。」魔靈吩咐道。

陳嘯天回到剛剛倒下來的書架旁,施展透視之眼,向前探去終於看到了那團紫光,然後用隨身的匕首把那發光的東西摳了下來。

東西入手,正如魔靈大人所說,是一柄刀的刀尖,不過太小了,還能看到尖面通紅,一團紫光籠罩著最鋒利的刀尖上。這是魔靈的自我保護罩,如果刀尖直接暴露在陳嘯天手裡的話,以他現在的實力,絕對會被刀尖廢掉。

「陳嘯天你在幹什麼?毀壞藏經閣的書嗎?」突然冰冷的聲音在陳嘯天後面響起。

陳嘯天迅速把手裡面的刀尖藏了起來,然後扭過身一看,是高天峰,他身後跟著兩個狗腿子師弟。他蹲下來開始撿書往書架上放,回答道:「書不是我弄倒的。」

陳嘯天只是說一個事實,沒有去解釋,因為解釋不清楚,剛剛魔靈大人掀翻的,這怎麼解釋,更何況也沒有必要跟高天峰解釋什麼。

「哼,這裡就你一個人,不是你弄倒的是誰弄倒的?」狗腿子師弟冷喝的質問道,他知道高師兄一直想找陳嘯天的麻煩,所以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在高師兄面前表現表現。

陳嘯天懶得解釋就沒有說什麼,蹲在那裡撿書沒有理他了。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狗腿子師弟很不爽,眼前的陳嘯天竟然敢無視他,想著他一腳踹了過來,陳嘯天感覺到左邊的動靜,立刻閃躲開來,腿踢在空氣里。

陳嘯天站起身來看著他說道:「你想幹什麼?你該不會忘記了,藏經閣禁止動武,否則可以按觸犯門規問罪。」

就在這時過來找陳嘯天的葉火琪出現了,她看到這裡一片狼藉,書散落一地,高天峰這邊三個人把陳嘯天堵在裡面,她趕緊護在陳嘯天身前,她以為高天峰在對陳嘯天出手。

葉火琪這一舉動,讓陳嘯天心裡一暖,但讓高天峰怒火中燒,「高師兄,你在幹嗎?你要再敢動手,我就去告訴刑罰長老。」

「葉師妹,你怎麼那麼確定是我動的手,我要說是陳嘯天先動的手呢?」高天峰裝出一副笑容說到。

「怎麼回事?」葉火琪詫異的望著陳嘯天。

「師姐,沒什麼,誤會。」陳嘯天笑著繼續撿書。

「呵呵……!」高天峰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嘯天師弟,什麼時候咱們切磋切磋,前幾天你差點就贏了李光耀,很不錯嘛,你以前天才的實力貌似又回來了,怎樣敢不敢?」

「高師兄,他現在連聖地內門弟子都算不上,根本沒有資格跟高師兄你比試?」另一個狗腿子師弟挑釁道……「就是,馬上就是聖地大比了,他連資格都沒有。」

高天峰看著陳嘯天笑道:「雖然你以前是聖主的閉關弟子,但好像真的沒有參加過聖地內門弟子的選拔吧,就直接拜了師門,還真是讓我們這些辛辛苦苦修鍊的同門嫉妒你的狗屎運啊!」

葉火琪聽不下去了,「高師兄,大家都是同門,你有畢要說這麼刻薄的話嘛?」

高天峰喜歡葉火琪,所以很是反感她一直替陳嘯天說話,他的怒火和吃醋,全部算在陳嘯天頭上。

「師妹,我只是在說一個事實而已。」

陳嘯天淡淡一笑,道:「多謝高師兄提醒,這一次的聖地內門選拔我會參加的,而且非常期待向高師兄討教幾招。」

言不見兵刃,但是挑釁味十足!

高天峰要的就是這個結果,如果能夠在葉火琪面前完虐陳嘯天的話,說不定她也就會對陳嘯天死心,然後像其他師妹一樣崇拜實力強絕的他。但是他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葉火琪實力一樣是氣海九重天,不比高天峰弱多少,何來崇拜?


「好,我等你!」高天峰笑著帶狗腿子師弟離開了。

葉火琪轉過身來看著陳嘯天問道:「你沒事吧?」

「呵呵,沒事!」

葉火琪繼續說道:「你剛才說的要跟高天峰比試,是真的嗎?你有把握嗎?」

「葉師姐說實話我現在沒有把握,但是我有信心。修鍊之途,如果只敢做有把握的事情,那還怎麼突破和超越自我?在我看來,只有不斷地挑戰沒有把握的事情,才能一步一步踏上巔峰,你說對吧?」

葉火琪被陳嘯天的一番話說愣住了,年齡比她小一點的陳嘯天,竟然能說出這麼天命理令的話,聽起來很有道理。

陳嘯天的這一番言論,也是因為「無敵之心」的萌發,如果這個無敵之心真的能夠養成,在同境界情況下可以做對無敵,即使是越級挑戰也不是不可能。

陳嘯天見葉火琪愣在那裡,他打破沉默繼續說道:「怎麼樣,葉師姐你找到你想要的功法了嗎?」

「沒有,現在是突破的緊要階段,等跨入秘血境再挑選功法,我剛才看了一些前輩們突破秘血境時候的手札,都是一些關於感悟和心境的筆記。」

陳嘯天笑道:「嗯,葉師姐你這個階段千萬不要心急,一步一步來,這樣才能為以後的修鍊打下基礎,要是急於求成,會留下隱患的。」

「明白!」

撿完書後,陳嘯天想著要去劍宗的煉兵殿,把魔靈的刀尖魔身融接到自己的玄鐵重劍上,所以對葉火琪說道:「葉師姐,那你繼續看前輩們的手札吧,我去練兵殿把我的劍修補一下,上次比試被李光耀砸彎了一點。」

「好,我等會去找你。」

片刻之後陳嘯天就帶著他那丑而大的玄鐵重劍來到劍宗的煉兵殿,「楚師兄,煉兵熔爐現在能不能用?」

「嘯天啊,怎麼你又要加鑄你那大劍了?」楚師兄是陳天昊的師弟,自然對陳嘯天照顧有加。

「嗯,今天跟極陽宗的李光耀筆試了一場,我的大劍又被他的寶器給砸彎了。」

楚師兄笑道:「聽說了,不錯,不愧是大師兄的弟弟,又給咱們劍宗長臉了,哈哈!」以前陳嘯天也算是劍宗的弟子,在這裡他跟著哥哥修練過一段時間,「走,我帶你進去,趙長老在裡面煉東西,據說是從『禁地』那邊帶回來的金屬,很是詭異,師父說那金屬帶著一點魔性。」

劍冢是劍宗的藏劍之地,這裡葬有聖地逝去前賢用過的劍,也有斬殺敵人所用的刀尖,擺了一個「萬劍歸宗」大陣,在劍陣眼上可藉助修鍊,也可啟動大陣,鎮守聖地。

此時劍宗長老趙清風就在劍冢里盯著眼前的煉兵熔爐,周圍幾個弟子守在那裡,那塊魔鐵丟進去后,熔爐發出爆裂的聲響。

煉兵熔爐通體藏青色,有幾道裂紋從爐頂延伸下來,而且在正中央有一個非常明顯的手印凹陷下去,給人的感覺那隻手一巴掌就要把熔爐拍裂一般。

裂紋被通紅的流炎覆蓋,但卻不會流下來,好像這流炎有粘性似的,把熔爐緊緊的粘在一起。

聖地最強火焰自然是炎陽聖炎,但就算是炎陽聖火也不能把熔爐化開。這鼎煉兵熔爐據記載是第一代炎陽聖主從北荒搶回來的,因為上面有一個模模糊糊的「兵」字,被起名為煉兵熔爐,鎮於劍冢內。

此刻煉兵熔爐里像是沸騰了一般,鼎足都撲騰撲騰的跳了起來,就在陳嘯天進來的那一刻,熔爐通的一下被掀開,冒出耀眼的紅光,並且一層層深奧的符文成漣漪波紋,由內而外的擴散開來。

在趙清風身後守護的一眾弟子,直接被一道急速膨脹的符文震飛出去,有的砸在牆上,有的落在石墩上。

趙清風反應很快,立刻懸浮半空,把劍直指熔爐,靈力灌注的劍嗡嗡作響顫抖著,一道青光覆蓋熔爐而去,想要把它穩定下來,但是熔爐擴散來的符文相互對抗,有種要掀翻趙清風的跡象。

趙清風握著清風劍的手臂,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叮叮……」,僅僅是紅光卻有著金屬般打擊強度。

但就在這時,熔爐符文發現了陳嘯天,立刻放棄跟趙清風糾纏,劃出一道弧形火焰,向陳嘯天奔騰撲來。

陳嘯天猛喝道:「小心!」

一掌推開了師兄,玄鐵重劍橫在身前,火光撞上了劍身,爆發出巨大的轟鳴聲,煉兵熔爐也有了動靜,裡面好像有一隻凶獸在怒吼。

「孽障,還想吞了我?真是痴心妄想。」陳嘯天心海深處傳來魔靈的聲音,他很氣憤也很激動,這才剛出來就有一塊送上嘴的肥肉啊!

煉兵熔爐內的那塊墨鐵不是凡物,此刻已經飛了出來,想要吞噬掉魔靈,當然也要有被魔靈吞噬掉的覺悟,兩方都是天材地寶,就看誰更加強力了。

鬆了一口氣的趙清風皺著眉頭看著陳嘯天,「嘯天頂不頂得住?」說著趙清風一劍化三火,咆哮的青色火焰砍在魔鐵之上想要打斷它。

受到攻擊,墨鐵爆發,火焰嘶吼的聲音,震的趙清風後退兩步,才堪堪鎮住己身。

可能是想為了不受外界打擾,魔鐵竟然牽引出熔爐內的火焰,形成一個金鐘罩,直接把陳嘯天給吞沒,旋轉的火焰風罡吹的其他弟子們戰鬥站不起來。


「不好!」趙清風暗暗說道,他比誰都清楚熔爐內的火焰威力有多強。

很快裡面就傳來了陳嘯天撕心裂肺的吼叫聲:「吼……啊……!」

趙清風趕緊說道:「你們趕緊退出去,叫其他長老,我來救他。」

聽到師父的話,弟子們都連滾帶爬的往外跑去,趙清風全力攻擊那塊魔鐵,但一時半會根本破不開火焰組成的金鐘罩。

「自作孽不可活,現在該我出場了,嘿嘿!」魔靈的聲音再次響起,陳嘯天趕緊渾身都快要燒裂開了一般,心裡呼喊著「魔靈大人救我」,但是魔靈都無動於衷不回答,氣的陳嘯天都破口大罵問候魔靈。

「小子別不知好歹,這可是噬金炎,能夠幫助你強化皮膚淬鍊骨骼,不就是疼一點嘛,要忍住。這個魔物我來收拾,剛好借著這火焰把我的刀尖接在你這大劍上。」

說著魔靈出手,一道黃光沿著陳嘯天腦袋往下延伸覆蓋,把他包裹在裡面,跟噬金炎隔開了一點,但是陳嘯天依然渾身炸裂疼痛無比。

魔靈幫陳嘯天遮擋住了大部分傷害,把噬金炎的威力剛好控制在陳嘯天現在實力能夠對抗的極限值,以此來磨礪陳嘯天意志,淬鍊他的體魄。

做完這些后,魔靈爆發血色紅光蓬勃而出,與那塊墨鐵爭鬥起來,火光血影根本看不清楚,但從兩團能量光芒相撞發出爆炸的聲音,可以知道拚鬥有多兇猛。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此時的陳嘯天哪有閑情觀看兩個魔物的拼殺吞噬,他的身體被噬金炎無情的灼燒著,皮膚龜裂、癒合,再龜裂癒合周而復始,疼的陳嘯天齜牙咧嘴,恨不得把身上的皮膚給扒了。不過陳嘯天皮膚癒合的速度越來越開,而且每一次癒合后,皮膚看上去更加火紅透亮,就像是頑石燒成了晶石一樣。

外面的趙清風表情很是凝重,陳嘯天已經被卷進去一段時間了,而且現在裡面的火焰顏色發生了變化。

陳嘯天凶多吉少,有可能現在連灰飛都不剩。要知道煉兵熔爐內的噬金炎,從炎陽聖地創立之初就存在了,幾十萬年不斷燃燒的噬金炎,不是陳嘯天氣海五重天能夠承受的。即使是霸體九重天的趙清風,在噬金炎下也抵抗不了多長時間。

第一個趕來劍冢的是葯宗長老徐子陽,聽到弟子陳嘯天被困煉兵熔爐的火焰中,有生命危險,他緊張的急沖沖趕過來。陳嘯天是他在煉藥方面最得意的弟子,也是他虧欠最多的弟子。

就在徐子陽跨進劍冢的時候,籠罩在陳嘯天周身的噬金焱迅速消失,像是有一個無形的黑洞把要命的噬金焱能量吞噬的乾乾淨淨。

「呼……嘩……!」只見噬金焱片刻間化為烏有,陳嘯天竟然緩緩飄落而下,盤腿坐在地上。

徐子陽一步上前,剛想扶起陳嘯天,但是手一接觸到陳嘯天身上,立馬的被燙的縮回了手,徐子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徒弟身上的溫度,竟然能燙到他這個四極大圓滿實力的人。趙清風注意到后趕緊提醒道:「徐長老,別碰他,剛剛被噬金焱包圍,現在嘯天情況還不清楚。」

說著趙清風圍著陳嘯天轉,開始檢查他的身體。

他的肌膚猶如雞血紅玉,表面像是一層石脂覆蓋,「這是煉體強化術?」


「噬金焱?趙長老你說的是真的?如果真是噬金焱的話,就算你我都活不了,更何況他。」徐子陽問道。

趙清風皺著眉頭回答道:「我絕對沒有騙你,剛才他們幾個也在場……咦,那塊魔鐵呢?」趙清風總算是發現了異常,他覺得如果陳嘯天能夠在噬金焱下存活,那肯定跟那塊「禁地」帶回的魔鐵有關。

趙清風正在想著的時候,陳嘯天醒了過來,猛的睜開眼睛看到是趙清風和徐子陽。

「趙師父……師父!」

「你沒事吧?」徐子陽關切的問道。

「沒事,剛才不知道怎麼的。「說著陳嘯天站起身來,徐子陽和趙清風明顯感覺到陳嘯天身上的熱量突然消失了,恢復到正常。

「沒事就好,我讓人給你拿套衣服。」

就在這時一伙人衝進了劍冢,在最前面的葉火琪看到裡面赤裸的陳嘯天,硬生生止住了腳步並且尖叫了一聲「啊……!」,趕緊捂上了雙眼跑了出去。

兩個長老和其他劍宗弟子哈哈大笑起來,陳嘯天尷尬的藏在徐子陽身後,只是露出了那張臉。

「嗯?就是他,封印的氣息跟他身上傳來的一樣。」陳嘯天的心海深處傳來霸靈的聲音。

陳嘯天眼睛一張耳朵都豎了起來,卻在心中問道:「怎麼了,什麼意思?」

魔靈肯定的說道:「你丹田氣海處被封印,留下靈氣的氣息,跟你身前這老頭身上靈力氣息一模一樣,不會錯。」這酒擺明了告訴陳嘯天,害他的人就是眼前這個待他如子的師父,這讓陳嘯天根本不能接受,不可能,他也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你是不是搞錯了?」


發現徒弟臉上有些獃滯的異常,徐子陽說道:「怎麼了,身上又不舒服的地方嗎?」

陳嘯天被打斷思緒,勉強的笑道:「啊,沒……沒什麼,師父。」很快一個劍宗弟子拿來一套衣服,給陳嘯天換上,

「怎麼回事?煉兵熔爐內的噬金炎好像變弱了很多。」一個弟子向裡面看去看去。

聽到這話,趙清風也觀察煉兵熔爐內,「嗯?」實力強悍的他,明顯能感覺到噬金焱更往常的不同,以前熔爐內像是岩漿滾滾即將噴發的火山,而現在卻有些沉寂,比之前就是死火山了。

忽然趙清風看向陳嘯天身旁插著的兵器玄鐵重劍,劍身上閃爍著血紅色的光澤在不斷消失,好像這把劍在飲血一樣。在劍柄處有一塊鮮明的墨青色,跟劍身有著巨大的色差,跟那塊魔鐵的顏色很想,難道?

「快拔劍拔起來,不要讓他發現異常。」魔靈催促道。

「怎麼了?」陳嘯天邊問著邊照做要把劍拔起來。

「那塊魔鐵被我吞噬了,留下的參雜送給你了,幫你強化了傻大劍,而且一些噬金焱被封印在劍柄處。」

「什麼?」

陳嘯天的動作還是趕不上趙清風的速度,一眨眼,趙清風已經握著劍柄往上拔,一使勁,玄鐵大劍竟然穩穩噹噹插在那裡。

趙清風傻眼了,他可是霸體九重天,就算只用一成的力量,也能輕鬆舉起上萬斤的東西,他詫異的看著手下的劍,然後加了兩成力量再次拔劍,可是還是沒有反應,劍依然插在地上。

第三次趙清風運轉靈力,全力一拔,只聽見鏗鏘一聲,玄鐵大劍被握在趙清風手中,地面出現了龜裂的縫隙。

雖說劍拔起來了,但也很沉,趙清風心中巨震,心裡估摸著劍的重量,「十萬斤以上,一點也不誇張。」趙清風看向陳嘯天,剛才這把劍跟他一起被包裹在噬金焱里。

趙清風想要驗證,看不會是自己的幻覺,把劍遞給了陳嘯天,陳嘯天就那麼接了過來,還在手裡掂量了掂量,頓時趙清風眼孔放大不敢置信。

雖然趙清風不是以力量著稱,但是霸體九重天的力量絕對在十萬斤以上,而眼前的陳嘯天只不過是個氣海五重天的小子,竟然力量能夠跟霸體境的相當。

趙清風激動的再次奪過來玄鐵重劍,想要驗證,可是這一次,他發現劍竟然變的很輕很輕,這是怎麼回事?

「趙師父,你喜歡我這把劍?那我送給你好了。」陳嘯天笑道。

趙清風抬頭看著一臉笑容的陳嘯天,手中再次掂了掂劍,確實很輕也就幾千斤而已,是一個氣海境的人能拿起來的劍,「呵呵,我只是看看你這把劍剛才被煉過以後有什麼變化,給你,你想要武器可以過來挑,我批准送你一把好劍。」

「謝謝,趙師父。」

趙清風還是比較喜歡陳嘯天的,不光因為大弟子陳天昊的原因,還因為陳嘯天跟著趙清風修鍊過一年,也算是他的弟子。

「好了沒事了……沒事了,大家都散了吧!」趙清風說道:「嘯天,你留下等會,我有話跟你說。」

「有什麼話趕緊說,我還帶他回去泡葯缸呢,剛才嚇死我了,要是折損到你這,我跟你沒完。」徐子陽笑道。

趙清風翻著白眼說道:「放心,不會為難你得意徒弟的,我跟他聊聊最近修鍊情況,耽誤不了多長時間,保准回去的時候好好的,行了吧?」

徐子陽扭過頭來對陳嘯天說道:「聊完了趕緊回來,我煉一鍋葯等你回來泡……把你楚師父的寶術秘法全都聊回來。」

陳嘯天面色冷靜的說道:「好的師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