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林!

風中信簡直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陳林毫髮無傷,就這麼簡單寫意,輕輕鬆鬆地,就抵擋住了這風家先祖真靈的一擊,並且從中走出。

在他的頭頂之上,顯現出來兩道毫芒,這兩道毫芒,晶瑩璀璨,從兩枚指頭大小的碎片之上,攢射出來,擁有著刺穿一切,打破虛無-界限的威能,硬生生地刺穿了風家先祖真靈鎮壓而成的風之巨靈的狂暴一擊!

「那是什麼?」

風中信的驚駭欲絕,只持續了極短的世間,就猛地雙眼之中,爆射出來強烈光芒,「那是……對,就是那個!那一定就是這小畜生作為依仗的寶物!連先祖真靈的威壓,都能抗衡,打破!」

「小畜生,拿過來吧!」

風中信渾身都激動得發抖,大吼一聲,突然之間,雙手猛烈怒抓,「先祖真靈,風靈庇佑,風刃怒殺!」

這個時候,他已經不再在意,是否要將陳林生擒活捉,然後煉殺。

因為,他已經萬分篤定,此時此刻,顯現在陳林頭頂之上的那兩枚碎片,一定就是陳林依仗的寶物。

事實上,他的判斷,的確是有一部分正確。

這兩枚碎片,正是陳林得自蘭蒼世家的小世界之中的虛空之核碎片,正是依靠這兩枚虛空之核碎片,他才能打破風之巨靈的一擊。

虛空之核碎片,擁有分化虛空,切割破壞的威能,在關鍵時刻,有著出其不意的效用。

不過,這種手段,異常艱難,陳林要催動一次,都需要灌注巨大力量給虛空之核碎片。

僅僅是剛才這一擊,撕開風之巨靈的大手怒擊,就幾乎耗去了他三分之一的真氣,連無敵劍種都一陣萎頓。

這個時候,如果是和風中信這七階道魂強者再次正面交手,只怕是要吃大虧。

與此同時,風中信瘋狂厲吼,再度出手了。

他大手猛抓,登時之間,那風之巨靈,也幾乎是一樣的動手,大手劈空亂抓,全身的巨量氣流,都翻騰起來,突然一下,就變化成為幾乎是千百萬道犀利無端的鋒芒,每一道,都是一口風之利刃!

密密麻麻,切割一切,裂殺所有,絞殺向陳林!

與此同時,陳林的目光,卻是突然一下,望向那風之巨靈的龐大身軀之中,那如同是頭顱一般的部位。

在那深處,那一道尺長的風家先祖真靈,蜿蜒震動,不斷散發出驚人的氣息,是靈性的威壓,震懾著這尊風之巨靈,發動狂暴的攻擊。

「好!好!好!能夠煉化靈境強者的一絲真靈,哪怕只是這細微的一絲,也簡直比得到九階道魂的本命道魂還要有用!」

陳林眼底連連炸**芒,「雖然,風家這位先祖,也不過爾爾,勉強是初入靈境,還沒能來得及再尋求更高的境界,就壽元耗盡,自行死亡,但是,靈境強者,就是靈境強者,靈境一階強者的一絲真靈,對如今的我而言,也是至關重要……」

「虛空之核碎片!」

陳林頭頂之上,那兩枚虛空之核碎片,突然一下,再度爆射晶燦燦的光輝。

瞬息之間,陳林的體內,巨量的真氣,似乎都被抽幹了。

他的腦域深處,無敵劍種,也在不斷震動,絲絲精氣流轉而出,絲毫不吝惜損耗。

噗哧!

虛無之中,似乎是出現了一條坦途。


陳林一步踏出!

咻咻咻咻咻………………

無盡鋒刃,這時才狂暴切割絞殺過來。

可惜的是,已經完全無法斬殺到陳林的一根頭髮。

此時,他已經突然出現在那風之巨靈的頭顱正面。


陳林眼底殺機勃發,突然之間,雙手狠狠一抓,如同是撕開一片廣闊大幕一般,凶暴撕裂!

呼啦啦!

無盡的氣息,被一把撕開。

那無窮氣息深處,那一絲真靈,約莫尺長,細如髮絲,閃爍碧青光澤,靈蛇一般躍動,散發出來一種靈性天成,不假人力,人所不能造就的奇異特性。

陳林喜色難掩。

如果能夠鎮壓掠奪得到這一絲真靈,進行煉化,那將會是天大的好處,至少,對於此時此刻,才是四階大劍師境界的他而言,一定是如此。

比煉化九階道魂強者的本命道魂,還要重要!

境界能夠得以提升,只是次要的一方面。

最為重要的是,他有著完全的自信,可以籍由這一絲真靈,令自己的修為得到一種質的變化,而不僅僅是在修為的「量」上得到增強。

陳林深深地呼吸一口氣,突然出手了。

「禁靈之光!給我過來吧!」

他雙掌一齊抓出,十指齊齊綻射光輝,交織變化,如同大網,籠蓋過去,鎮壓向那一絲真靈,要強行掠奪!


… 那一絲靈境強者遺留下來的真靈,在風家不知道保存了多少歲月.

不過,陳林卻是清楚,靈境強者,是另一個層次的存在,擁有不可思議的神妙手段,這種境界的人物,就算是在廣闊大古元大陸上,也足可以佔據一方,建立起來龐大的勢力。

或是立國,或是建立宗派,或者是興起一個修行者家族。

這種人物,建立起來勢力之後,如果沒有機會再作突破,到達更加深不可測的境界,那麼,自己遲早也會面臨著壽元耗盡,隕落的結局。

這種時候,都會在臨終之前,將自己辛苦修行的真靈,運用靈境強者的特別手段,遺留下來。

根據不同靈境階段,可以遺留下來的真靈也有所不同。

據陳林所知,如果只是靈境一階的強者,終身都沒有能夠晉陞到達靈境二階,那麼,最後能夠遺留給後裔的真靈,至多也不過三五道罷了。

不對,應該說是三五「絲」。

一絲一絲,就如同此刻陳林所面對,風家先祖所留下來的真靈,就是細如髮絲,不過尺長的一道真靈之光。

也正因為如此,陳林才作出判斷,這位風家的先祖,應該也就是初入靈境的修為,便耗盡了全部天資,再也沒有機會更進一步,直到最終壽元耗盡,步入死亡。

如果是前世的陳林,區區一個低階,甚至有可能只是一階的靈境強者,根本就不值一提,吹一口氣都不知能殺死多少。

但是,如今的他,卻不一樣。

就算是靈境一階強者,所遺留下來的一絲真靈,如果能夠得到手中,進行煉化,那都會有著巨大好處。

首先,就是修為的提升。

他如今是四階大劍師,如果成功煉化,按照陳林的預計,只怕是能夠突破到六階大劍師的境界。

這也是他的修為實在太過渾厚,每晉陞一階,所需要的力量實在太過驚人,如果是一般的大劍師,得到這一絲真靈,完全吸納之後,恐怕……不但不可能晉陞境界,而是立刻就要被活活撐暴!

就算是高階的煉元化魂之境強者,應該也能夠至少晉陞一階。

只不過,一般的煉元化魂強者,根本不具備煉化真靈的能力,既沒有煉化之法,更沒有煉化所需的力量。

然而,陳林不同。

這對於他而言,完全不是問題。

而對於陳林而言,煉化這一絲真靈,在修為提升,晉陞境界的其次,是更為重要的作用,那就是令他的修為,得到一種質的變化!

蘭蒼大平原上的修行者,不知道,但是,他卻十分清楚。靈境強者,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個層次,體內的真氣,修成的真靈,都與靈境以下的修行者有天壤之別,就像是泥土和金玉,差之巨大,不可同日而語。

靈境強者的隨意一道真氣打出,燃燒起來,足可以任何大劍師、大道師,都活活燒死,連抵擋的機會都不會有。

當此之際,陳林直接殺入那風之巨靈中,終於,他面對著這一絲風家先祖的真靈,深深地呼吸一口氣,突然出手了。

「禁靈之光!給我過來吧!」

他雙掌一齊抓出,十指齊齊綻射光輝,交織變化,如同大網,籠蓋過去,鎮壓向那一絲真靈,要強行掠奪!

噼里啪啦!

這一尊風之巨靈,龐大無朋,力量無邊,氣息恐怖,舉手投足之間,都形成滔天風暴,席捲四方,一舉一動,都造成巨大的破壞,天空之中的氣流,被打得猛烈爆炸,層雲翻卷,雷霆暴雨,霹靂交轟……

此時此刻,陳林突然殺出其中。

他的雙手,狂暴撕抓。

這尊巨靈的頭顱部位,突然之間,像是被人硬生生地撕暴開來一般,離開巨大的缺口,其中顯現出來陳林的身影,同時,他大手抓攝,光輝燦爛,曦華密布,交織如網,一下籠蓋過去。

砰!

無盡的天地元氣,壓聚在這風之巨靈中,被一下撕得爆裂爆開,巨大的元氣湍流,足足衝出去至少百里,產生巨大的氣柱,貫穿於長天之上。

風中信幾乎是要嚇暈了過去,膽顫心驚,渾身都在發抖:「你,你你你這是什麼手段,居然,居然連先祖真靈,都鎮壓不住?」

突然,他清楚看到,陳林居然是在鎮壓那一絲先祖真靈!

風中信不但驚恐,更加憤怒,想也不想,立刻大手猛烈擰攥,成為拳頭,狠狠轟砸過去。

「小畜生,你太猖狂了!風煉殺拳!」

天風獵獵,凝結成拳,又是一門強大的風家氣道,被七階道魂強者施展出來,威力絕倫,甚至顧不得陳林正面對著先祖真靈,務必要一舉打殺陳林,阻止他的任何舉動。

轟隆隆!

背後風炸巨嘯傳來,陳林臉色十分鎮定,沒有絲毫的驚惶,腦後如同是長了眼睛一般,突然一下,兩道劍芒衝出,正是吞噬煉化了兩口中品元劍的二元之劍,猛地衝出,當空絞纏,就變化成為一支大手,突然抓殺。

嘩啦啦!

兩口元劍,出現在二元之劍的大手之中,赫然是兩大上品元劍,凜冬之劍和鷹骨之劍,一齊劈空斬殺。

凜冬之劍,刺出點星劍訣。

鷹骨之劍,則是劈出長風劍聖的長風劍道。

嘭!

頃刻之間,就抵擋住風中信的搏命一擊。

與此同時,陳林突然大踏步前進,力量狂猛,氣貫山河,并吞四野,有一種稱霸一切的氣質,完完全全,把他擁有的強悍力量宣洩出來,淋漓盡致,雙手橫空怒壓。

轟!一把抓住了那一絲風家先祖真靈!

「禁靈之光!」

蘭蒼大平原上的修行者,就算是有靈境強者先祖留下來的真靈,也絕沒有煉化為己用的能力。

他們只能將先祖的真靈作為聖物一般,恭恭敬敬地祭祀,膜拜,在危機的時候,請出先祖真靈,利用其力量,抵禦敵人。

但是,陳林不一樣。

煉化靈境強者的真靈,對於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事實上,前世的他,已經是登臨半步入聖之境,而他之所以以半步入聖的修為,就可以抗衡眾多入聖強者,則是因為他甚至連入聖強者的聖元,都可以強行煉化。

這才是他稱雄古元大陸的原因。

相比之下,靈境強者,又算得了什麼?

從陳林的眉心之間,猛地濺射出來一絲光芒。

這光威嚴浩大,似乎不是人家所有,連天地所成的靈性,都能夠鎮壓、抹殺。

這道「禁靈之光」一出,陳林的神色,就瞬間黯淡下去。

以他如今的修為,才是四階大劍師而已,雖然修為渾厚驚人,足足可比高階的煉元化魂強者,但是,要催動出一道禁靈之光,也是無比艱難,四枚無敵劍種中的力量精華,在頃刻間就消耗得一乾二淨!

「快,必須要快!」

陳林自己,對此時的局面,無比清楚,了如指掌。

無敵劍種耗盡精氣,這種時候,不要說是風中信這種強者,就算只是一個大劍師,都能夠對他造成致命的危險。


噗!

與此同時,禁靈之光終於撲到那一絲真靈之上,就像是一團強烈的火焰,潑灑在一團冰雪之上。


簌簌簌……

那一絲真靈,蜿蜒躍動,靈性十足,如同靈蛇一般,游轉四方,馳騁於天地之間,顯現出靈境強者的強大威能。然而,此時此刻,卻突然一下,如同被冰凍一般,瞬間僵住,一動不動,繼而,像是被人生猛地剝離一般……

就像是一條靈蛇,被人抓住,突然一下,從頭到尾,狠狠地將蛇皮扒了下來!

「好!」

陳林目綻精芒,大喜之下,張口就是一下猛烈吞吸!

呼……

禁靈之光,猛地裹住了這一絲真靈,開始一層一層,將這細如髮絲的一絲真靈,開始更加細微地一層層地剝離,就像是剝皮一樣,狠狠地扒了下來!

然後,隨著陳林的張口吞吸,大力吸納,直如一道巨大渦旋,席捲天地,一口吞噬,那一絲真靈,終於是飛騰著過來,被陳林一下吞噬!

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