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科生氣的說:“就是你現在位置的天台!”

左歡跑上天台就看見遠方一架直升機飛來,曹瑾在裏面對他揮手示意,飛到左歡頭頂後她扔下一副繩梯,左歡剛抓住梯子直升機就往前飛,嚇得左歡大叫:“我有懼高症!”

左歡好不容易爬到頂端,曹瑾一把將他拽了進去,遞來一副降噪耳機示意他戴上。

左歡接過耳機套在頭上,拍拍胸口:“嚇死寶寶了!”

耳機裏傳來曹瑾的聲音:“快坐好吧,不然一會把你掉下去了。”


直升機裏除了兩個駕駛員,就只有曹瑾,左歡奇道:“陳科長那老頭子呢?催命似的,這麼急是要讓我們去哪裏?”

曹瑾手指前方:“我們去L市,那裏有一隻三級魅靈!上面調我們去增援的。”

三級魅靈!上次自己雖然獨自幹掉了一隻,但也贏得非常僥倖,它那強大的力量實在是讓人無法正面與之對抗的,曹瑾雖也有着四層精神力,但左歡相信她也不會比自己強多少。想想還是覺得有點懸,左歡問道:“L市就沒有高級的異能者了麼?調我們兩個去當炮灰啊?”

曹瑾看着左歡似笑非笑的說:“你上次不是都單殺了一隻麼?上面還專門表揚了你的,怎麼現在怕了?”

左歡答道:“那是我運氣好吧,三級魅靈的能量很強大,被攻擊到了肯定非死即傷,它的速度還特別快,我們的攻擊技能根本就打不中它,所以就算你我加一起我也沒信心再贏一次!”

曹瑾臉上洋溢出了自信的微笑:“你都能做到的事,憑什麼就覺得我做不到呢?”

(第一卷就快結束了,大家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喜歡這個愛管閒事的左歡,就請收藏下我的作品,送出你們免費的鮮花,並向你的朋友推薦這本書,有你們的支持我才能更好的完成這個故事!感謝土豪一日三省的鼎力支持!) 直升機很快抵達了目的地,懸停在上空,下面是一片水稻田,幾個散發出強大精神力的人站在下面。

直升機駕駛員作了個手勢,曹瑾就拿起旁邊的一堆繩子扔了下去,遞給左歡兩個金屬扣說:“把這扣在速降繩上,滑下去!”

左歡伸頭望望下面,有點害怕的說:“找不到降落地點就飛低點啊!這麼高!”

曹瑾指着下面的樹木和電杆說:“你覺得能飛低點嗎?這麼點高摔不死你!”說完就幫左歡把環扣扣好,一腳把他踹下了直升機。

“啊!”左歡帶着淒厲的慘叫聲平穩的降落到了地面,一個高大的男子忍着笑幫左歡解開了環扣。

地面上有四個人,兩個三級兩個四級的異能者,都在笑嘻嘻的看着左歡,左歡嘆了口氣:“你們想笑就笑吧,有懼高症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曹瑾降落下來後,對面的一個四級異能者迎了上來,和兩人一一握手道:“感謝你們前來支援,我叫元嘉,是這邊的負責人。”說完就給兩人介紹了其他幾位同事。

左歡正想說話,曹瑾一下擋在他前面說道:“我是曹瑾,他姓左,魅靈在哪裏?帶我們去吧!”

左歡很無語,這是一點都不給自己露臉的機會啊。

元嘉指着遠處說:“就在那邊大約一公里的地方,已經有一個小時沒動了,開始出現的時候我們有六位同志去圍捕,結果受傷了兩位,這才向你們求援的。”

曹瑾手一揮:“我們走!”女強人的霸氣顯露無疑。

所有人都沸騰着精神力慢慢接近那隻魅靈所在的地點,左歡散發出的思維也“看”到了那隻三級魅靈,它就和自己幹掉的那隻沒什麼區別,現在正伏在一堆卵石上一動不動,如果不是身上的芒刺還在有節律的收縮,真還看不出是個恐怖的怪物。

曹瑾回頭對L市的兩位三級異能者說:“你倆稍弱一點,一會就負責警戒,我們四個負責攻擊。”說完就分別指派了大家的位置,讓衆人從四個角包圍過去。


見大家到位後,曹瑾作出了攻擊的手勢,四個四級異能者的攻擊立刻就放了出去,左歡放出的是他技能中飛行速度最快的靈動波,可還沒接近魅靈它就察覺到了危險,閃到空中避開了這幾下攻擊。

它顯然被激怒了,芒刺暴漲,一條電鞭從最長那根芒刺中揮舞出來,竟然馬上就發出了反擊。

“小心!”曹瑾身影一錯,一把推開了還有點發楞的元嘉,魅靈的電鞭就在他剛纔的位置留下了一道烏黑的深槽。

她好快的速度,已經可以和左歡的極限速度媲美了,怪不得那麼自信。

但是魅靈的速度也很快,它一擊不中之下,身形一掠,閃到了還在遠端的那兩位三級異能者前面,他們可擋不住這隻魅靈的攻擊。

來不及多想,左歡馬上提升到最快的速度,發出了一個靈動波在魅靈前方擋了它一下。

曹瑾彷彿知道左歡要幹什麼,在左歡啓動的同時大喝一聲:“怒雷破!”雙手放出兩束耀目的電光,準確的擊中了那剛停滯住的魅靈。

魅靈被這一擊傷害得不輕,紫色的光芒暗淡了不少,還沒等大家高興,魅靈周圍的卵石浮上空中,閃電般的四射開來。

這種物理攻擊可不是衆位異能者的精神力防護能擋住的,大家急忙閃避,但還是有個三級異能者稍慢了一點,被一枚卵石擊中腿部,生生的把一截小腿削了下來。

左歡躲避那些卵石的同時發出了由能量激盪演變來的能量震爆,在貼中了毫無防備的魅靈的同時大喝道:“爆!”

精神力改變了攻擊序列,產生了強烈的爆炸,魅靈被這一下炸得大半芒刺斷裂,那些飛上了空中的卵石失去了控制紛紛跌落在地,魅靈自知不敵,向無人處衝了過去,是想逃跑了。

大家哪裏可能放過它,都提升速度追去。

這一下就顯示出實力的強弱了,追過去的四人雖說都是四級,但只有左歡和曹瑾並駕齊驅緊緊的跟在了魅靈後面,元嘉落在後面被越甩越遠,另一位異能者顯然不以速度見長,跑了幾步就放棄了追趕。

追了一會那受傷的魅靈還沒有減緩速度,但左歡和曹瑾的精神力卻急劇下降,眼看前方出現了幾棟民居,再追不上的話被它跑到有人的地方可是要造成傷亡的。

左歡對曹瑾喊道:“我想辦法定住它,你能一擊斃命嗎?”

曹瑾點了點頭,這樣高速的奔跑讓她都不能開口說話了。

左歡馬上把速度提升到極限,拉近了一點和魅靈的距離,連續放出了幾個能量震爆在魅靈前方同時引爆。

曹瑾在左歡衝出去的同時也積蓄了足夠的精神力,躍上空中喝道:“雷…爆!”

魅靈頭頂的空中瞬間閃現出道道電弧,一聲巨響的同時,一股足有水盆粗的雷電擊打在了魅靈身上,電光照亮了整個天空,大地都在微微顫動,這隻三級魅靈被這驚天動地的一擊打得能量四散,連地面都出現了一個還在冒煙的烏黑大坑。

左歡被嚇的目瞪口呆,這也太誇張了吧!這聲勢這威力,實在是左歡見到的最炫酷的攻擊技能了,左歡對着還擺了個誇張姿勢的曹瑾問道:“大美女,你這是什麼技能?簡直太霸道了!”

曹瑾拍拍手上的塵土,傲嬌的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問別人的技能是很不禮貌的嗎?”

這時旁邊一個小院的圍牆上有個人頭晃動了一下,左歡連忙拉住曹瑾:“我們快撤吧!你弄這麼大的動靜出來,馬上就要引起圍觀了!”

正要離開的時候,左歡突然覺得剛纔那人好像在哪裏見過,回頭細看那人卻是滿臉的傷痕,根本不是左歡認識的人,左歡奇怪的搖了搖頭,拽着大出風頭的曹大美女逃離了她製造的爆炸現場。

小院圍牆上趴着的廖雲澤看着左歡的背影在發呆,他目睹了左歡和曹瑾消滅魅靈的最後過程,雖然他看不見魅靈,但異能者發出那些技能實實在在的震撼了他,這時在他的眼裏左歡成了一個無法企及的高峯。

“他們就是異能者!剛纔他們消滅了一隻非常強大的魅靈。”蓋雅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

廖雲澤回頭告訴蓋雅:“那個男的我認識,他叫左歡!”

蓋雅有點驚訝:“你怎麼會認識他?”

廖雲澤就把他和鄭先生與左歡發生的那一段往事講給了蓋雅聽,他咬牙切齒的做結束語:“我一定要宰了左歡和那個鄭先生!”

蓋雅笑道:“你說的那個鄭先生已經死了,至於左歡我們現在還不是他的對手,他可是擁有四層精神力的強者!”

廖雲澤有點心寒:“連你都不是他的對手?”

蓋雅大笑起來:“我捨棄了我以前的精神力,擁有了現在的靈魂之力,可不是爲了對付像他這樣的小蝦米的,你記住,我們是這個星球上最完美的生命體,我們的弱小隻是暫時的!”

廖雲澤也恢復了信心:“對!我們是最強大的!”


牆頭的磚縫中爬出了一隻千足蟲,廖雲澤厭惡的看了它一眼,蟲子突然蜷縮成了一團,廖雲澤覺得有點奇怪,用手撥弄它幾下,那蟲子一動不動,好似已經死了。

廖雲澤腦海裏一下敞亮起來:“對啊!我爲什麼要一下就去追求那驚世駭俗的威力,我必須得先會走才能跑啊!”他大笑起來,又搬開幾塊磚,裏面爬出的蟲子無一例外的被他眼中的寒芒殺死了。

確認了自己是真的可以憑意念殺死這些小生物後,廖雲澤高呼一聲,抱住蓋雅就狂吻起來,蓋雅並沒有拒絕,而是激烈的迴應着他。一陣激吻過後,廖雲澤在院子裏又叫又跳,興奮得像個孩子一樣。

蓋雅臉上掛着微笑,着看他在院子裏跳來跳去,高興的對他說道:“你終於成功了!你找到了打開你超凡能力的大門鑰匙!”

~~~~~~~~~~~~~~~~~~

兩天後在酒店裏的電話會議上,陳科很高興的宣佈SC省所有的干擾設備全部安裝完畢!異能者和魅靈在SC土地上的戰鬥將成爲歷史!

此刻左歡的心裏居然有些失落,他接觸魅靈的時間很短,四個多月的時間連大家的零頭都趕不上,但左歡也經歷了十多次直接的戰鬥,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新人,到現在可以對付強大的三級魅靈。

這期間左歡收穫了強大的能力,收穫了戰友們的友情,最重要的是收穫了和爾嵐的愛情。

但左歡也失去了很多!

給文倩打去的電話依舊是忙音。

左歡扛了一箱啤酒,獨自來到那個郊外,咬開一瓶酒,灑到了這片曾經被鮮血染紅的土地上大喊:“強哥!我們贏了!”

第一卷終

(第一卷結束了,但故事還沒有結束,在第二卷裏,左歡會繼續增強精神力還是想法賺錢做一個平凡的市民呢?請大家拭目以待。小小的劇透一下,廖雲澤會發生讓人意想不到的改變!繼續厚顏無恥的求收藏!求花花!求打賞!) 太陽照進來了很久,左歡賴在牀上動都不想動,被窩裏殘留着陳爾嵐的體香,連枕頭都帶着她的髮香,真是怎麼聞也聞不夠。

已經十點多了,左歡正想着該有誰打電話來的時候它馬上就響了起來,左歡指揮着它飛到耳邊,接通電話:“恭喜你是今天第一個打進電話的幸運兒,你將獲得我的親筆簽名一個,它將由我的拳頭印在你的臉上!”

陳科憤怒的聲音馬上從電話裏傳出:“很好,你這個月的工資將被捐獻給山區裏的失學兒童,我代表他們感謝你!”

左歡馬上抓住電話坐起來:“科長大人,這種玩笑可不能開,我還有遠大的理想就要靠那點工資來實現的!”

陳科冷笑道:“你的理想是不是買一張很大的牀,然後睡死在上面?”

“科長大人,你就別挖苦我了,你就說打電話什麼事吧!”左歡苦笑道。

“雖說現在是限制了魅靈的進化,但我們還是要隨時要做好戰鬥的準備,畢竟你還在領着局裏的工資,你有十多天都沒去酒店了吧?別忘了那裏還有個主機要維護的!”陳科說完就氣呼呼的掛斷了電話。

對啊,左歡纔想起從宣佈SC省全部安裝好了干擾裝置後,自己就天天泡在陳爾嵐的溫柔鄉里,一直都沒去過酒店,江梓月還拜託自己照顧那盆植物呢。

左歡不情不願的起牀洗漱出門,改裝捷達在高速上撞毀後就沒車開,站路邊等了很久纔等來一輛出租車,左歡考慮自己該買個什麼代步的工具了,總不能老是騎着學校那輛自行車到處跑吧。

到了酒店左歡把那臺能量探測主機按手冊維護好,江梓月那盆植物在窗臺上活得好好的,還發出了很多新枝,左歡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到底是個什麼種類的,暫且相信江梓月說的它肯定會開出漂亮的花來吧。

下到大堂裏,酒店的服務生們都熱情的招呼左歡,因爲常來的緣故,左歡在這酒店裏也算個熟客了,正在招呼相熟的服務生幫我叫輛車,旁邊的沙發上傳出一個很不友好的聲音:“左歡,你怎麼還健在啊?”

左歡回頭一看,喲!鍾凱、黃毛、眼鏡娘娘腔三個熟人,那晚打架的四人中就差個捲毛不在了。說話的是黃毛,看來那天晚上沒被打服氣,居然還敢來挑釁。

就算是鬥嘴自己也不怕啊,左歡笑嘻嘻的走到他們旁邊說:“哥幾個氣色不錯啊!看來已經把身體養好了,不過有點皮癢是不是?”

黃毛和眼鏡一下站起來,正想說點什麼找回場面的話,旁邊的鐘凱厲聲說道:“幹什麼呢?人家左歡是警察,你們想襲警?”他又轉過頭來,臉上帶着譏笑的神情對左歡說:“就是不知道左警官這帽子還能戴多久!”

帽子?自己可從來沒穿過制服,左歡聽鍾凱這意思也是在警告自己,就學着他的語氣說道:“那鍾書記家的大少爺覺得我還能幹多久?”

黃毛一下找到了話題切入點:“人家鍾書記現在是市長,你那後臺都倒河溝裏去了,還和我們鍾少牛B啥?”

左歡尋思自己的後臺不就是陳科那老頭麼,怎麼他也會倒臺?正疑惑間鍾凱說道:“姚震只是去了黨校學習,說不定回來還是市委書記呢?”他靠近左歡一些又小聲的說道:“不過這次你再進去的話,他打電話讓放人可就沒人賣賬了!”

左歡聽明白了,看來上次陳科就是找姚書記打的電話把自己放出來的,這些人還認爲他是自己的靠山,左歡也懶得去和他們解釋,揮了下手:“想怎麼玩哥都陪你們,不過我現在沒空!”

左歡剛走出幾步就聽鍾凱在後面調笑的說:“我想玩陳爾嵐你陪不陪?”

用女人來挑釁?這完全是在觸碰左歡的逆鱗,左歡回身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把他整個人舉了起來,拉下臉冷冷的說道:“你再重複一遍剛纔說的話!”


鍾凱和左歡個子差不多,見他單手很輕鬆的就舉起了自己,對這懸殊的實力感到有些害怕,只是漲紅了臉瞪着左歡,卻再不敢嘴硬了。

黃毛和眼鏡剛纔就眼前一花,然後就看到左歡把鍾凱單手掐在空中,嚇得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左歡傷到了他們的老大。

左歡見鍾凱不再嘴硬,一把將他摜在沙發上:“有些話考慮清楚了再說!”然後惡狠狠的用手指了指黃毛和眼鏡,一個轉身,瀟灑的走了。

鍾凱從沙發上坐起,理理衣領,很是憤怒的說道:“操他M的,一個破警察,我還真不信收拾不了他!”他摸出電話,翻出一個號碼撥過去小聲的說着什麼,一會掛斷電話,又恢復了囂張的樣子,招呼他兩個手下:“走,我們喝酒去,那小子蹦躂不了幾天!”

~~~~~~~~~~~~~~~~~~

從酒店出來,左歡在外面閒逛了一會,陳爾嵐發來信息說她同事給了她很多海鮮,讓左歡叫劉傑兩口子晚上一起在家裏吃飯,看看時間學校也差不多下課了,正好過來輛亮空車燈的出租,左歡招停它,拉開車門正要上車的時候,恐怖的一幕發生了。

一團黑影從左歡身後瞬移到了車裏,嚇得左歡趕緊升起精神力防護,額頭也積蓄了能量準備釋放技能,那個黑影卻說話了:“帥哥,你真好!”

左歡這纔看清那黑影居然是個體型不亞於侏羅紀同學的中年婦女,搶個出租車你用不用爆發出這麼快的速度?嚇死寶寶了!

正想發火,旁邊的一輛寶馬降下車窗,巫老大坐在後排看着左歡神情古怪的說:“左兄弟,這個點不好打車了,我送你吧!”

左歡上車後巫老大還是那幅便祕的表情,左歡忍不住就衝他吼到:“巫老大!你有什麼話你就說,你這個表情讓我很想揍人!”

巫老大馬上沉下臉,眼觀鼻,鼻觀心:“熊爺出家當和尚了!”

“SC那個熊爺?”左歡真沒想到那晚一時興起的胡鬧會有這個效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