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瑤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簡誠倒是沒那麼客氣。

「那就謝謝嬸子了。」

陸瑤湊近他,低聲和他說道。


「簡大哥,我們答應嫂子要去她家的,要不要和她解釋一下啊。」

這天都黑了,去了人家要是沒準備顯得尷尬了。

「沒關係,李營長和我們家住的也近,等會兒去的時候和他們打聲招呼。」

來到師長家,發現李志強夫婦也在。

張小英更是熱情的跑過來握住瑤瑤的手,看著她的眼神都要冒光了。

「瑤瑤,我聽說你的英語比那個戴佳佳的還好啊?」

陸瑤愣住。

這事情傳得還真快啊。

嫂子都沒在現場她都知道了。

張愛芸也是高興的不行,招呼他們坐下,一會兒就要開飯了。

「瑤瑤啊,真是沒想到啊,還會英語,我知道之後都開心壞了。」

這35團的,也就戴佳佳會說英語,部隊有些武器和工具是從國外進來的,大傢伙不會英語會很難辦,她男人幾次請戴佳佳教授團里的兵學習,可是人家只教3營的,絲毫不給她男人面子。

她早就對戴佳佳很不滿了。

這下陸瑤也會,而且還比戴佳佳水平高,那他們其他營還怕什麼。

陸瑤看大家都盯著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也知道張愛芸和張小英的意思。

只是,她在這裡的時間不長,就算是教,也不會有成效。

英語那都是日積月累的,急不得。

「嬸子,我不知道部隊里還有關於英語的,只是英語要長時間學的,我半個月後就要走了,要是部隊里最近沒什麼事的話,那就明天開始授課吧。」

能教一些也好一些。

張愛芸就知道陸瑤好說話,是個好姑娘!

張小英瞅著她,可沒忘記她老公手下的兵。

「瑤瑤,那2營的?」

陸瑤含笑點頭。

「嫂子放心,承蒙你們看得起我,只要願意來的,我都教,反正教一個也是教,教一群也是一樣的。」

張小英這下放心了。

「好好好,那嫂子就替你李大哥謝謝你了。」

陸瑤連忙擺擺手,認真說道。

「嫂子太客氣了,我能做的就是教教他們英語,李營長他們可都是保家衛國的戰士,沒有他們,哪裡有這樣的太平日子,是我該感謝他們才是。」

其實,這個年代的兵,是最純粹,最淳樸的。

像齊國風和戴師長那樣的,只不過萬千之一罷了。

簡誠看著自家小姑娘,無比的驕傲。

瑤瑤還真是次次都能給他驚喜。

許戰英和李志強都很高興,這下,他們的兵崽子也不用被3營的人給嘲笑了。

在師長家吃過飯,張小英握著陸瑤的手不放。

「瑤瑤,今天你沒去我家,那明天晚上一定要去,明天我去市上買點菜,給你多做幾個菜。」

陸瑤不好推辭,「好,不過嫂子還是別買這麼多菜了,不然我都不好意思了。」

如果不是明天沒時間,她就有借口出去把空間里的東西拿出來了。

「行行行,不買這麼多。」

從師長家裡出來,簡誠就和陸瑤回了旁邊的住處。

折騰了一下午,陸瑤一進屋就把自己摔到了床上。

砰地一下,陸瑤哎呦一聲,疼的去揉腰。

她的腰啊,她都忘記這不是前世那柔軟的床了,這是板床啊!

「怎麼了?」

聽到聲音的簡誠跑過來,手裡還拿著濕毛巾,看到床上疼的直呲牙的小姑娘,他也是無奈的很。 當蕭慕雲抱著林皓乘著不系舟飛出林海的時候,落河內正亂成一團!

可她此刻的心思卻已經全都系在了林皓一個人的身上,再也無暇分心去擔憂旁的。

「小羽,我這就帶你回雲山去,回我們一起長大的地方!別怕,師父在!你再堅持一下!」她緊緊的抱著林皓枯槁的如枯木的身子,不停的掉著眼淚。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話起了作用,還是那陣法實在有效。這一路上林皓安靜的彷彿是睡著了一般,可是蕭慕雲卻知道,他正與自己心魔,在做著殊死拼搏。

她眼下什麼也幫不上他,只能不停的跟他說話,不停的鼓勵他堅持下去,再堅持一下,雲山很快就要到了!

於是二人就這樣在一片慌亂中回到了雲山頂的穹廬。


當蕭慕雲生怕林家人追來,而急匆匆的開啟了雲山的封山結界時,讓她沒想到的是,雲山上竟然有這麼多支系的子弟在遊盪!

看來是知道他們去前線后,那些支系子弟便旁若無人毫不顧忌的鳩佔鵲巢了!

這可著實廢了她不少功夫,才一一把這些人都從雲山上踢出去!

她不敢放林皓一個人獨處,便走到哪就讓不系舟跟到哪。她查古籍的時候也是把書拿到院子里坐在舟邊查看。

她憑著依稀模糊的記憶,將蕭亦清房裡那些古籍沾邊的都叨登了出來,隨著一本本的快速翻看,在她的不系舟邊,漸漸摞起了一人多高的書塔。

「沒有……」

「不是……」

「這本也不是!」

「在哪……在哪?」

蕭慕雲翻著翻著,幾乎把書房裡的書都快翻了一遍,還是沒找到那本她小時候看的「雜書」。

「沒有、都沒有!應該在啊,怎麼會不在呢?」她不甘心的又翻了一遍。

結果還是沒有!

「難道不在書房?可那又會在哪呢?」

蕭慕雲整個人癱在地上,她幫著楚河整理了一天軍務,又發生了小羽病發暴走的事,她耗了不少靈力去畫陣,又忙不迭的策劃了大逃亡!

一路不敢停歇的逃回雲山,清理了那些旁系子弟后,就開始瘋狂的搬書查找古籍,她實在是太累了!竟就這麼靠在舟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夢中,她的腦子依然不停的思考著古籍的去向,別說,還真讓她夢到了些片段!

「師父,爐灶那柱子怎麼少了一截啊?鍋都放不穩了!我就出去了一趟,你們就差把給家拆了?」

「哦,那是小雲兒非得要學做飯,結果差點摔了,我就……嘿嘿,不是故意的!」

「不是,她差點摔了你就拆爐灶啊?這都哪跟哪啊?拜託你找借口也找個像樣點的行嗎?」

「我這不是怕她摔倒嘛,就隨手把扇子這麼一丟,沒想到用力過猛,就給磕壞了一邊,哈哈哈~!」蕭亦清尬笑道。

「行,你可真行!我真是信了你的鬼!那怎麼辦啊?再從做一個爐灶?」

「不用那麼麻煩,我那屋裡那麼多破書呢,你隨便找幾本墊一下,還能引個火啥的!多方便!」

蕭亦清向來是懶得透氣,可爐灶確實是自己打壞的,不找到解決辦法,楚河肯定會逼著他再做一個,可那多麻煩啊!還不如隨便拿幾本書墊一下來的快了,簡直要為自己的機智點贊了!

「你就懶吧你!小雲兒,哪些書你看完了?隨便給我找幾本沒用的過來,我先墊一下爐灶!」

「哦~來啦~!」蕭慕雲隨手就把當時看的那本古籍跟身邊的幾本書一起,抱到了楚河跟前。

「還是我家雲兒最乖了!不像某些人!」

「嗯,雲兒最乖的!」

……

蕭慕雲突然從夢中驚醒,爐灶!那本書她拿去給楚河墊爐灶了!不知道楚河給燒了沒有?

她瘋了一般的往廚房跑去,沿途不穩的撞到了好些東西,乒乒乓乓的撒了一地,她也顧不得,匆匆忙忙的就往爐灶下那個缺角掏去!

不是!

不是!

這本也不是!

都不是!!

那本古籍……不會是師兄給燒了吧?

蕭慕雲越掏越心涼!恐懼緊緊拉扯著她的頭皮,讓她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咦?剛才視線一角好像瞟到了什麼?

裡面好像還墊著一本?她努力伸手,趕緊把那本書夠了出來!

「異界奇聞錄……對,就是這本!」蕭慕雲吹了吹上面的灰,趕緊翻看起來!

讓她沒想到的是這書裡面都熏黑了,她憑著印象一頁頁的翻著,勉強辨認著上面的字跡!

「啊——!啊!!」

「小羽?難道又發病了?這才過了幾天,怎麼會發作的這麼快?」蕭慕雲顧不上再看書,趕緊收到懷裡,沖了出去。

「啊!啊啊啊!!」林皓正在那小舟里瘋狂的掙扎著,身上那足有蕭慕小臂粗的捆仙索,被他掙的吱吱作響!

「小羽!小羽!師父在,師父找到古籍了!你再堅持一下!再堅持一下啊!」蕭慕雲臉上那被爐灰嗆過的淚痕還在,卻又忍不住抱著林皓哭了起來!

林皓在她懷中掙扎著,好似痛苦無比,蕭慕雲幫他理著那散亂的白髮,牢牢的將他鎖在自己懷裡,林皓痛苦的呻吟著,不時掙扎大喊。

他身上黝黑枯槁的皮膚上,裂了許多小口子,裡面正滲出了漆黑濃重的煞氣!他痛苦不堪的四處亂撞著,撞的蕭慕雲頭上都見了血!

聞到了血腥味,他卻掙扎的更厲害了!蕭慕雲實在沒辦法,趕緊從懷中摸出了那瓶隨身攜帶的小聖靈丹,急匆匆的倒出一顆,便塞進他亂吼亂叫的嘴裡。

林皓好像被嗆到了一般劇烈的咳嗽了起來,不過好歹是吞下去了。


蕭慕雲有樣學樣的,按照齊寧的手法,用自身靈力去引導丹藥,可是林皓體內靈氣與煞氣相互排斥,這短短的路徑卻讓蕭慕雲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把葯送進了丹田!

隨著藥力起效,那些傷口隱隱有了些癒合的趨勢,也似乎因著藥力起效,林皓的痛苦有所緩解,掙扎的幅度漸漸小了一些!

蕭慕雲一看,自己這可真是病急亂投醫了!阿寧哥哥早說了,連聖級丹都沒有效果,自己還把這小聖靈丹當做救命稻草一樣用,早該猜到效果不會太大了……

隨著林皓的第七次發病漸漸平息,蕭慕雲趕緊拿出懷裡那本異界奇聞錄,對著日光勉力辨認了起來。

「噬魂咒……解法……以身……渡魔?」 陸瑤一邊揉著腰,一邊委屈巴巴的看著簡誠,忍不住撒起了嬌。

「疼。」

真他媽的疼。

這床是板子做的,下面只鋪了個涼席,她剛才那個狠勁,被撞得有多疼可想而知。

簡誠無奈的走過去,把她拉起來。

「怎麼這麼不小心?」

借著他的手坐起來,陸瑤繼續揉著。


「我這不是不小心嘛,簡大哥,你不安慰我,還要凶我。」

簡誠瞪了她一眼。

「起來我看看。」

陸瑤乖乖的站起來,簡誠俯身想要看看傷的怎麼樣,看到她穿的裙子后,手不知道往哪裡放了。

這他要怎麼檢查?

總不能把小姑娘的裙子掀起來吧?

簡誠握了握拳,慢慢起了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