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風分析着這一個月的時間,如果在王大媽的幫助之下,肯定不會落後於那些有錢的玩家,該有的手工也會有。但是,一個月過後,王大媽也會心有餘而力不足,畢竟比王大媽有錢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多了去了。這麼有靈魂好遊戲,不管是有錢人,還是沒錢人都會去玩。那麼,陸風就要用自己的實力來賺取自己所須要的裝備、寵物。

陸風想了很多,不管哪個國家都沒有絕對的公平,共產主義社會永遠只能是一種對美好事物的嚮往,就好比屌絲愛上女神,永遠都不會有交點。哪怕是虛擬世界,也是適者生存,如果沒有能力或財力,在哪裏都不可能獲得地位和美女的青睞。

有了能力,財源自然滾滾而來,而陸風現在迫切希望自己的聚氣的熟練度能夠完成,這樣一來,就能夠釋放技能,達到高效的攻擊效果。

陸風知道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整理到最後的結果就是不能浪費每天的生死棋局,這是提升元氣駕馭術最快的行徑。

“砰砰!”

一陣敲門聲。

陸風看了看時間,苦笑一聲,不一會,又過去十幾分鍾了。

打開門一看,依舊是那張嬌豔的臉,不知從什麼時候學會了王語嫣的嫵媚,輕啓朱脣,微微一笑道:“陸風,吃飯了……少打灰機!”

前一秒陸風確實被王小婧的給吸引了,後一句徹底破碎了陸風對那種愛的幻想。

“打灰機都OUT了,我的境界已經昇華了,可以讓子彈飛了!”陸風猥瑣笑道。

王小婧嘟起了朱脣:“死流氓,怎麼學起高朝來了,對了,他們三人都還沒出來,不會真在搜索那個美女吧?”

陸風搖了搖頭,他才懶得管他們,管多了,別人還以爲陸風住海邊的——管天管地,還管人家脫褲子放屁。

“那個~小婧~”


陸風欲言又止,不知從何說起。只好轉移話題:“曉曉呢?”

“她今天不吃了,那個不是來了嗎?我還以爲你對她什麼都瞭解!”

陸風:“……”

看着陸風的表情,王小婧感覺陸風有很多話要對自己說。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王小婧關心的問道。

陸風又搖了搖頭,糾結了一番,才問出了心中的疑問:“你爲什麼對我這麼好,我只是一個窮小子,配不上你的。而且我還是一個孤兒,除了曉曉和胡園長,從來就沒有人對我這麼好,能說真心話嗎?我可不相信什麼一見鍾情,再者說,我們認識也就這幾天,你怎麼就喜歡上我了呢?”

王小婧先是一愣,有些難以啓齒,但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不是喜歡,而是愛,愛一個人不須要理由,我只知道在對的時間,我遇到了對的你,這就是上天賜給我的幸福。雖然我沒親身體驗過人生百態,但我能從曉曉的內心世界中,感覺到你的偉大,說實話,是你對曉曉的愛深深的吸引了我,大學四年,曉曉總是給我講起你們的故事,和我哥一樣,是那麼的偉大無私。所以,我相信你就是我生命中那個對的人,我不希望你只是我生命中的過客,我相信我的眼光,也不在乎你現在的身份。而且,我不會刻意拴你,只要你心中有我,我希望能和曉曉一起陪伴你的身邊!”

聽完王小婧的內心告白,陸風徹底的震驚了,心裏七上八下,這樣的好事竟然讓自己趕上了,狗血吧,但又這麼的真切。

很快,陸風釋懷了,微微一笑:“謝謝你的信任,我決定……我不想做你身邊的一段插曲,只想做你生命最完美的結局。老婆,吃飯去吧~”

陸風說完,一把摟過王小婧。

“死樣!你剛纔嚇死我了,說話斷斷續續的,我還以爲你要拒絕我呢!”王小婧嬌怒道。


三秒過後,王小婧掙開了陸風,隨後又說道:“還早着呢,我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現在你還在考察之中,不能讓你得意忘形了!”

陸風:“……”

恰在這時,秦守來到客廳,看到王小婧掙開陸風懷抱的那一幕,連忙轉身回房,笑道:“我什麼也沒看見,你們繼續!”

“回來!”陸風連忙叫住了秦守,接着問道:“高朝看美女這麼久,你怎麼也這麼久,是不是在打~”

秦守撇了撇嘴,欲哭無淚:“我是那種人嘛!哥雖然猥瑣,但不萎縮、悶騷。老大……我怎麼在你心中的形象就這麼差啊!”


“那你在幹嘛,陸風每天整理適合我們升級的方向,你也這麼勤快?”王小婧面無表情,質問道。

聽到王小婧的話,陸風才恍然大悟,心中一震,自己做什麼都被小婧知道,真是一個聰明又糾結的女人,明明沒有大小姐的脾氣,又要做給人看。

秦守被王小婧這麼一看,還真有點不自在了,緩緩解釋道:“我在研究如何提升墨鏡貓的悟性,我的墨鏡貓現在是2200的資質,如果加到10的話,差不多是三千多點,那麼它的攻擊在75級之前,也不會比普通的老鼠差到哪。”

看到秦守一本正經的研究起這些遊戲裏的東西,陸風不禁誇獎道:“好樣的,你總算是在我們408第三個進入工作狀態的。”

“第三個?”秦守一愣,隨後問道:“我們寢室四人,我承認老大最先投入狀態,但我怎麼也算第二個吧?”

陸風搖了搖頭,否定道:“第一的不是我!”

“那還有誰?”王小婧也好奇不已,和秦守同時問道。

陸風緩緩說道:“邱寒!”

“邱寒?”王小婧和秦守異口同聲的說道,眼神中是那麼的不解。

見他們如此表情,早在陸風意料之中,解說道:“你們都太少關注這個悶騷男了,雖然他的悶騷,但他比誰都渴望被人認可,這纔是他希望得的,他的努力你們難道看不到嗎?”

絕色校花的超級狂少 ,搖頭說道:“這個還真沒有看出。”

“我也沒看出!”秦守附和道。

“呃~”陸風頓了頓,繼續解說道:“邱寒是一個不善於表達的人,玩了這麼久,他一直沉默寡言,但他卻是最努力的,他的付出我雖然沒有看到,但是他能先把六本心法都學到20級,他的經驗是哪來的?後來我叫你們回去門派升級心法時,他已經有三本心法達到30級了!”

秦守大驚:“不會吧?這麼猛,我靠,服了,心法比我高了那麼多,竟然等級還和我一樣!”

聽陸風一說,王小婧心中也是一震,感覺是那麼回事。

“咦,老大,你是怎麼知道的?”秦守回過神來,疑惑的問道。

陸風撇了撇嘴,隨意的說道:“你一個技能加持,我就知道你用的是什麼技能,加上傷害,不難猜出心法等級。現在問天如此全面化,你們的攻擊、技能效果我都看在眼底,所以說邱寒在刻意的壓制自己等級。另一方面,邱寒從未和我提起過要求,但他卻一直在默默的付出……我想他應該學會自己走出來,憑他的個性,絕對是一個強大的天山!”

“所以我只能算是第二個進入職業狀態的人,秦守,好好努力,發揮你的遊戲精神,我相信你們。至於高朝這個斷糧的富二代,我也不好多說,畢竟他的家庭情況擺在那裏,我不能對他有過多的要求,只要他知道在工作,對得起那份五千保底就好。但是你和邱寒,我希望你們和我一樣,要做就做好,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加油!” 陸風繼續鼓舞道。

“加油!”秦守有力的附和道,這一刻,他才從內心深處開始感激這個一直支持、幫助自己的老大。

王小婧被陸風這麼一說,感動不已,同時更加肯定了陸風就是她人生中遇到的那個對的人。極力的剋制了下自己的情緒,隨後說道:“該吃飯了,秦守,你去叫下高朝,陸風你去叫邱寒吧,我眼裏進沙子了,我先下去等你們。”

此時,邱寒正在門後默默流淚,陸風他們的聊天,恰巧被他聽到了。心中對陸風的情義再一次加深,暗暗發誓:陸風,你永遠是我的老大,我不會脫你後腿的,謝謝你,我一定不會辜負你對我的期望!

…… 寒九天是堂堂冰寒宮副宮主,他在冰寒宮內位高權重,如今當著這麼多人面前,被一個小輩如此欺凌,心中早已經憋了一團火了!

當姚躍將他給放了之時,他手中多出寒天劍,回過身來對著姚躍便是攔腰一劍斬了過去。

寒九天所有動作都是一氣呵成,快得讓人都反應不過來。

然而,姚躍早對寒九天有了防備,他手中同樣是多出了一把劍,第一時間便將寒九天這一劍給阻擋了下來。

就在寒九天要出第二招的時候,姚躍毫不客氣地對著寒九天點出了一指。

啊!

寒九天胸前立即中了姚躍這一指,那可怕的青銅炎立即在他身上焚燒了起來,痛得他立即慘叫了起來。

他無暇在故及姚躍,立即將所有的冰寒之氣匯聚在胸前,將這可怕的火焰給冰凍熄滅!

可惜的是,他的寒氣雖是厲害,但是居然也不能夠將這青銅炎弄滅了。

好在他腦子極為管用,第一時間對著老宮主叫喚道「老,老宮主救我!」。

不用寒九天說,那老宮主已經是出手了,她眨眼間便到了寒九天之前,一手素掌拍了出去,一股更加冰寒的氣勁立即將寒九天胸前的火焰給凍結了下來。

寒九天居然也有一種承受不住這寒氣,身子都發抖了起來。

隨著這老宮主的出手,寒九天身上的青銅炎總算是被撲滅掉了。

這時,冰寒宮的長老看著姚躍眼神除了怨恨之外,還多了一股畏懼之色!

「老宮主,請你替我爹做主啊!」寒俠流到了老宮主面前跪了下來哭訴道,一點皇者的氣概都沒有啊!

「先起來吧,等我弄清楚事情再定奪!」老宮主不急不燥地應道。

到了她這一步,她的心態絕非是輕易表露出來了的。

寒俠流正想要解釋了起來,可是老宮主卻是對著姚躍那些人問道「你們是客人,便由你們解釋一下吧!」。

「我是當事人,由我來說吧!」胡媚娘立即搶身上前說道。

於是,胡媚娘便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並沒有半點添油加醋的成份!

老宮主聽完之後,輕輕皺了一下眉頭。

寒俠流剛好看到這細微的動作,身子一個哆嗦,心裡害怕極了!

他可是很清楚,在他們冰寒宮當中,可是以女人為主導地位的呢,而且所立的宮規都是傾向維護她們女人的多。

其中就有一條,就是宮內所有男人不能夠欺負任何女人,包括宮外的也是如此!

「老,老宮主,她們撒野啊!她們是奪了我的冰肌珠……」寒俠流回過神來,趕緊想要解釋。

只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老宮主已經是對著其她人道「帶他回宮,以宮規處置!」。

寒俠流瞬間神色變得蒼白無比,他連連求饒道「老宮主饒了我吧!求你饒過我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所犯這條宮規,可是要被處以「宮刑」的,那以後他連男人都做不成了啊!

這時,那療傷的寒九天也不淡定了,他彈了起來對著老宮主道「老,老宮主,求你饒了他這一次吧,我罰他面壁思過五年,五年內絕對不允許他出宮門半步!」。

寒九天也是夠絕,先給寒俠流定罰,不至於讓老宮主太難做!

果然,老宮主面露出了猶豫之色。

畢竟寒九天可是副宮主,而在他背後還有一位上代長老師傅支持,若是她處理得重了,恐怕會逼得其狗急跳牆啊!

寒九天又說「老宮主,你就看在我為宮內前前後後做了這麼多貢獻饒過他一次吧,何況他又沒對她們造成什麼傷害,我保證他以後不再欺負任何女人了,要是他再敢這麼做,我第一個不饒他!」。

寒俠流立即在一旁跟著繼續求饒道「求老宮主饒恕!」。

與寒九天一道而來的長老,也紛紛開口替寒俠流說話。

「好,便依你之言,罰他面壁五年,不準踏出宮門半步!要不然定不輕饒!」老宮主淡淡地說道。

寒九天父子瞬間大喜,感激了一番之後,便退到了一邊去了。

只是他們瞄向姚躍的目光卻是充滿了濃烈的恨意!

「閣主,這位是冰寒宮老宮主冰露,你可以叫一聲前輩了」諸葛天機來到姚躍身邊,給姚躍介紹冰寒宮老宮主,同時,他又給冰露介紹姚躍道「這位是我們躍鳳閣閣主姚躍,也是這一屆十大少年榜榜首的存在!」。

諸葛天機的介紹很有意思,看他的樣子已經是以躍鳳閣的人自居了!

冰露看著姚躍露出了饒有興趣之色道「躍鳳閣?可是連地獄門的人都敢殺的那個躍鳳閣嗎?」。

姚躍上前對著冰露拱了拱手道「沒錯,正是我們躍鳳閣,能讓前輩知道我們的存在,我們不勝榮幸!」。

「呵呵,居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冰露微笑了起來說道。

看她樣子,好像沒有將剛才的事情給放在心上了一般!

接著,她又說「我們冰寒宮多有得罪了,此事就此揭過如何?」。

姚躍應道「我們也有不對的地方,就依前輩之言吧!」。

「好了,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不如你們一起到我們冰寒宮做客吧!要不然,別人說我們冰寒宮不懂得待客之道!」冰露說道。

冰露這般視弱,全是看在諸葛天機的份上,要不然憑著姚躍等人將她們副宮主打成那樣,她們就不能夠將事情善了了。

姚躍看了一眼諸葛天機之後,見他點頭,便應和了下來「好,既然前輩如此盛情,那我們就卻之不恭了!」。

於是,姚躍一行便隨著冰寒宮的人返回了冰寒宮去作客了。

冰寒宮是建立在一片雪峰之上,這裡每年都有大半時間在下雪,所以使得這裡的山嶺皆是白茫茫的一片,而生長在這裡的雪樹一株株參天而立,不時又有一隻只雪雕、雪蚝出現,倒也給這冰寒的環境中增了幾分生氣。

冰寒宮諸多宮殿、樓閣一座座分佈在這些雪山當中,看起來宏偉壯觀,又富有幾分詩情畫意的唯美感!

在這些宮殿樓閣之前,不時走出幾個婉約的女子,更伴隨著陣陣低笑歡聲,讓人覺得是置身於仙闕當中,讓人回味無窮!

姚躍早就知道冰寒宮有大半是女子,如今一見果然如此!

「此前在外見到冰寒宮的人多數是男人,我還以為傳聞是假的,看來並非那樣,或許這其中有什麼我們不懂的規矩吧!」姚躍在心中思量道。

諸葛天機彷彿看出了姚躍的心思,於是便對姚躍悄悄地解釋道「冰寒宮向來是男主外,女主內,也就是說對外的任務,多半是男人去執行,而宮內的任務則是由女人執行,當然這並非是一成不變的,她們也經常會派一些男女組合出去辦事,但是很多的時候都是以女人的意見為主,冰寒宮當中,最厲害的還是那些女人,你可別小看她們,要不然吃虧的時候都不清楚呢!」。

聽了諸葛天機的解釋,姚躍倒是恍然大悟了起來。


敢情這冰寒宮內,還真是女強男弱的歧形存在啊!

姚躍一行來到了冰寒宮主宮殿之內,這裡百分八十的人全是女的,她們一個個穿著統一,相貌氣質極佳,皆如白衣仙子,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她們在看到冰露的時候,自然得行大禮,同時看著姚躍、劉仁義這幾個男人的時候,又露出了幾分詫異之色。

她們冰寒宮有規矩,一般男人可不能夠踏入這裡來的呢。

冰露自然不會告訴她們,其實她心中對諸葛天機有一種特殊的感情呢。

也正是因為如此,姚躍才沾了諸葛天機的光呢。

冰露讓當今冰寒宮宮主設宴款待了姚躍一行。

姚躍一行心中那一點怨氣也統統消失,不再記恨之前的一些不快了。

與此同時,在宴席之上姚躍再一次見到了聖女冰靈雪,他想起此前與對方的種種,頓時有一種像見到老朋友一般的感覺。

冰靈雪依舊冷漠孤傲,對姚躍像是視而不見!

但是當宴會結束之後,她居然主動地對姚躍道「姚躍,我有事和你說,你跟我來!」。

她完全沒給姚躍半點拒絕的餘地,先一步邁著阿娜的身姿走了出去。

傲嬌總裁求放過 「駙馬爺別聽她的!她一定是看上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