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冰血換成鐵翼,恢複本體。帶著她和暗夜直衝雲霄,向著傭兵團之城的方向急馳而去。別看鐵翼那大熊的身體看似笨拙,但是飛行的速度卻極快,加上他聖獸的等級,即使實在魔獸縱橫的巫骨山脈也可以做到暢通無阻,就算是被一些不長眼的魔獸盯上,單憑冰血那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隱匿幻器,也可以安全無憂的在這上空飛行。

期間在魔獸森林休息了幾次,再次照成了魔獸森林內那些被冰血折磨的差點精神分裂的悲催魔獸們的恐慌,險些組團遷移,遠離這萬千大陸的是是非非。

實在是……太可怕了。

用了不到五天的時間,冰血和暗夜兩個人就回到了傭兵團之城。看著熟悉的黑玄鐵大門還有那上面大氣磅礴的幾個字,冰血嘴角一勾,狂傲自信,無人可擋。

冰血收回鐵翼,拉著暗夜直奔妖月總部。

一路上,發現這平時就很是熱鬧的傭兵之城此時更加的熱鬧非凡,大街上不僅僅能看到那些身材魁梧,膀大腰粗,提著大刀的傭兵們,還有可以看到一推推到處看到的人流,有一身華麗衣衫的貴族,還有一些普通的修鍊者,甚至在冰血剛剛進入到傭兵之城內之時明顯的感受到了幾股強悍氣息,在人群人穿梭。

看來!這傭兵團排位賽不是一般的熱鬧啊。

剛剛走進妖月總部的大廳,就看到客廳內幾個熟悉的身影,一張張興奮的表情,讓心性淡然的冰血,瞬間湧起了幾分狂熱。

「紫王回來了!」

「歡迎紫王回來!」

一陣陣愉悅興奮的歡呼響徹整個妖月總部的上空。看著大廳內的另一側站著滿滿登登卻有條有序的團員,冰血的心裡升起了一陣成就感。

這種感覺,就連前世完成了所有殺手都不能完成的任務之時還要強烈。

這是自己的妖月團員,她的人。

「我回來了!」清脆的聲音帶著幾分狂熱,帶起許多真誠的笑臉。

「怎麼樣?可有什麼不適!」雷明再看到冰血走進大廳的一霎那,快速一閃,來到冰血面前,拉著她一陣檢查,在確定沒有任何不對之時,瞬間放下了懸了整整十來天的心。

如果不是妖月內的事情還有許多需要他們四個人回來處理和安排,他真的想留在巫骨山脈,親自看著眼睛的人兒安全的從神秘遺迹出來。

雖然冰血在前已經再三保證,她不會有任何的危險,讓他們放心離開。但是心裡的那份擔憂依舊真實的存在,而且隨著時間的拉長,越發難忍。

「怎麼這麼多天才回來?真的沒受傷嗎?」火雲裂隨即同聞人熙燃、林澤然來到冰血的身邊,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放心吧。我現在好的不得了!」冰血溫柔的一笑,心裡甜甜的。

「看到紫墨團長安全回來,我們也就放心了。之前看到雷明團長四個人回來,唯獨沒有紫墨團長,真是嚇死我們了!」白驚奕五個人站在雷明幾個人的身後,也同樣舒了一口氣。

冰血笑著看了一眼有些緊張的站在大廳另一側的一些團員,欣慰的一笑:「白大哥、天宇哥、斯聰哥、榮財哥、艾琳姐。辛苦你了,你們……做得很好!」

那些團員的修為,冰血通過每個人的氣息清楚的感受得到,而且每個人的氣質明顯的與其他傭兵們不同。這樣的改變,讓冰血欣慰。

在聽到冰血的話后,五個人微微一愣,隨即反映過來,右手放置胸前,彎下腰恭敬的說道:「屬下幸不辱命,紫墨團長走前交代的事情全部完成。此等是屬下應盡職責,紫墨團長切莫與屬下客氣!」

隨即五個人直起身,白驚奕上前一步,語氣恭敬,卻難掩那份激動的神情:「紫墨團長,妖月傭兵團現今五百人,魔法師一百五十人,武士兩百五十人。均已達到試鍊石內的要求,全部在一個月前出關。此時都以完成十件四級傭兵團任務歸隊,營地待命。」

白驚奕彙報的數字與情況,讓冰血這個見過大世面的黑暗之王也難免激動了一下。雖然她早在之前就清楚的了解了白驚奕五個人的能力,但是沒想到竟然將她教給他們的任務完成的如此出色。果然……她沒看錯人。

妖月的發展速度早已經超出了她原本的計劃線,現今不僅僅壯大的如此出色,每個團員的等級和能力更是驚人。雖然人數上可以沒有那些成立了許久了五級傭兵團比擬,但是她卻相信,雖然挑出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無一例外。

寧缺毋濫,這是冰血給他們的要求,他們做到了,而且做的超乎她的想象。

「紫墨團長,之前落雷團長三人帶回來的武器和魔獸都已經根據每個團長的能力和屬下分配下去了。我相信,這次的傭兵團排位賽,我妖月定能風華嶄露,一鳴驚人。」

聽到白驚奕和昊斯聰兩個人的報告,冰血嘴角一勾,一抹邪魅的笑容閃出,帶著一抹傲視群雄的氣勢,瞬間震懾了所有人的心。

這個才華絕倫,天賦高超的女孩,是他們的主子,他們一輩子的主子。

「既然如此,我們還等什麼!出發」冰血一個轉身,對著前方單手一揮,王者之風一覽無遺,讓人忍不住想要臣服,想要跟隨,拚死守護。

看著這樣的冰血,雷明、火雲裂、聞人熙燃、林澤然四個人對視一眼,微微一笑,眼中帶著欣喜與自豪。

離傭兵團排位賽開場時間不過兩個時辰。冰血帶著率領妖月傭兵團的人向著傭兵之城內最大的比武場走去,雖然不是妖月傭兵團全部的人,但是僅僅只有那不到一百的團隊,氣勢卻足以抵千軍。

浩浩蕩蕩行走在傭兵之城內,藩司見到的人無語被那股氣勢所折服,乖乖的讓出道路。

走在最前方的五個人,那五張代表著他們身份的面具,讓人家想要不知道那些人是誰都難,一瞬間大街上上一聲聲議論響起。

雖然此時他們仍然是一個四級的傭兵團,但是妖月的大名卻已經響徹在傭兵界的上空,每個人都耳熟能詳,無不不認識這個特殊的團體。

妖月,從今天起將會衝上雲霄,展露風華。 今日是每年傭兵之城最為熱鬧的時候,傭兵團排位賽,這是傭兵界最為壯觀的一個盛世。浩瀚大陸的四大帝國的傭兵公會都會在同一時間舉辦在各個國家的傭兵之城內舉辦傭兵團排位賽。那些平時都沒有機會進入傭兵之城的普通老百姓,這個時候都可以進入傭兵之城內。但是真正可以進入到傭兵公會賽場的人卻沒有那些隨便,即使如此,仍舊有附近城鎮的老百姓絡繹不絕的趕往傭兵之城,哪怕僅僅只是在外面看看,或者參觀一下這做特殊且雄壯的城市也好。

一大早就有人陸陸續續從傭兵之城的城門進入,有的是普通百姓,更多是自然是從各個城市趕來的修鍊者。每個人都帶著滿心的好奇興奮與期待,期待這場壯觀熱鬧的賽事。

傭兵公會四周的區域外圍越來越多的百姓駐紮在此地,伸著脖子觀看著這座古老切大氣磅礴的建築。傭兵公會早已派出了護衛傭兵在傭兵公會總部的界線上排成一排把守,傭兵護衛的隊伍直接從傭兵公會門口排到了城門口處,不容任何人竄入其中。

傭兵之城的街道被一長排護衛傭兵分開在兩旁,將原本在街道上行走的人群聚在在了街道兩旁,沸沸揚揚的街道上,那些不明所以的群眾,一個個隔著護衛傭兵探頭探腦的到處張望,臉上帶著好奇與期待。雖然長長的街道上根本看不出有什麼異常,但是大家卻依舊樂此不疲的張望著。

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一陣獅鷲的吼叫聲從城門外傳出,緊接著一輛華麗高貴的八騎馬車從城門口處向著傭兵工會的方向緩緩駛入。八匹英姿傲然,體形健美的黑色駿馬踏著優美的步伐,輕鬆的帶動著身後的馬車,神秘、高貴卻又疏離。

這八匹駿馬明顯訓練有素,步伐整齊平穩,就連每隻蹄子抬起的高度都是相同的,沒有一丁點的誤差,時刻保持著馬車內的人舒適平穩。

即使不看那輛華麗高貴的馬車,單單隻是看那八匹駿馬,主意證明,車上所坐之人,身份絕非一般,難怪會得傭兵公會如此特殊待遇。

要知道,就連四大家族之前的到來,到沒有這般的謹慎鄭重。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輛金黃色裝扮的華麗馬車的身上,紛紛猜測這馬車上的人,到底是哪個大人物,竟然讓傭兵公會如此重視。

原本吵雜熱鬧的街道,也因為這兩華麗高雅的馬車的到來,陷入了一片寂靜道中。長長的幾道,只能聽到那一聲聲馬蹄敲打地面的響聲。

帶著一點清脆,帶著一點嚴肅,帶著一點的壓抑。

馬車緩緩的向前走著,直到傭兵公會總部大門口外才停了下來。此時所有的人都瞪著一雙探究與好奇的目光看向馬車車門處。

先是兩名身穿黑色鎧甲勁裝的武士從馬車上跳下來,隨即其中一人恭敬的將馬車車門打開,緊接著從馬車內走出一位一身臧綠色修身長袍的俊美男子,男子身材高大,腰間挎著一把深藍色長劍,一頭黑色短髮柔順亮澤隨風飛舞,更為此人整添了幾分魅力,一雙炯炯有神的黑眸散發著軍人才有的狠厲與莊嚴,一張稜角分明的俊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嚴肅、冷靜、霸氣。

隨著男子的現身,四周原本安靜的人群瞬間爆發,一聲聲吵雜的議論聲此起彼伏,聲音雖然低,但是重於人多,仍舊感覺到十分吵鬧。然而男子散發著狠厲光芒的黑眸向著四周輕輕一掃。一股威嚴十足的勢壓瞬間發出,剛剛還吵鬧的喧嘩瞬間安靜了下來,再沒有一個人的心裡能升起一絲想要開口的念想。

緊接著又有一名男子從馬車裡走了出來,這名男子明顯比第一位男子年輕了許多,頂多二十齣頭的樣子,俊美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一雙大大的眼睛滿是好奇與期待卻又極力想要隱藏,努力的保持著高貴優雅的姿態,一身淡黃色長袍勾勒出精壯的身材,一雙白皙修長的手,上面沒有一絲的瑕疵,很明顯是一雙魔法師的手,一頭柔軟的棕色長發被一條淡黃色髮帶整齊的綁在腦後,顯得格外的精神。

「原來傭兵公會是這個樣子的!」青年站在馬車前方,抬起看著前面那座古老卻給人一分莊嚴的傭兵公會大樓,深深的吸了口氣,張開雙臂,難掩語氣中的興奮:「這次還真的是來對了。這裡很不錯呢,皇兄,你快下來看看!」

就在青年話音剛落,一道滿是滄桑嚴肅的聲音從車內響起。


「三皇子,還請主意您的身份!」

青年聽到后,彆扭的揮了揮手臂,嘴角一憋,有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不過卻沒有反駁,輕咳一聲,收回過度興奮的狀態,再次恢復剛剛的優雅姿態。

聲音落下,從馬車裡再次走出一位中年男子,男子一聲黑色長袍,身材高大,後背寬闊,一身王者之風一覽無遺,俊美的容顏比最先下來的中年人還要英俊幾分,只是臉上帶著那股滄桑敢給他一種更為成熟老練的感覺。

「王爺!」最先下車的男子看到黑衣男子下車后,便恭敬的彎下腰,輕聲喚的。聲音雖輕,但在此時安靜的空曠的街道上卻顯得格外的響亮。

然而就這輕輕的兩字立刻如同一枚重型炸彈在人群中爆發開來。

「天啊,王爺。那個人叫他王爺。」

「連皇室都來了,這次傭兵之城之行真的沒白來啊!」

「是啊,原來皇室的人都長得這般帥氣。天啊!」

吵雜聲再次響起,比之先前更為的猛烈,一個個伸長著脖子,跟身邊的人討論著,更加的想離這南葉國身份最為尊貴的皇家人接近些,看的更加清楚些,然而傭兵公會的侍衛傭兵又其實吃白飯的,一個個如同銅牆鐵壁般站的筆直,不讓身後的人過線一分。

「王叔,這傭兵之城可真是熱鬧!」年輕男子快步走到黑衣中年男子身邊,揚起陽光般的俊顏輕快的說道。

「這是傭兵界每年一度的盛世,自然熱鬧非凡,待比賽正式開始,殿下會看到更為狀況的景象。傭兵之間的對決可不是像你們學校內的一些小打小鬧。」黑衣男子冷冽的臉上在看到青年之時閃過一抹寵溺,隨意消失不見。

「這次你一定要好好看著,雖然不是你們魔法師的對決,但是也能從中吸收到一些很有用的東西。也不枉我幫你請假出來一趟!」

「是,王叔,侄兒謹記!」青年男子燦爛的一笑,恭敬的點了點頭。

隨即三人帶著幾名護衛向著守在大門口的幾名侍衛亮出了表明身份的象徵,帶著一股高貴的威壓與身份傲然走入傭兵公會總部大門。

早等待傭兵公會總部門口的雷青、雷三刀幾人再看到三人的身影后,微微一笑應了上去,步伐輕巧緩慢,速度卻適中,沒有顯得十分焦急卻也不是禮儀。

「列亞,好久不見了!我猜今年就是你來!」雷青爽朗雄厚的聲音傳出,說話間,站立到了三人兩步遠的位置,臉上帶著標準的笑容。

「雷青,你們傭兵界的盛世之舉,我又怎麼會錯過呢!」南列亞冷冽的臉上揚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身為皇家王爺,與雷青講話之時卻沒有用本王而是用的我自稱,對對方的敬重十分明顯。

然而二人的對話中可以看出,原來他們之間是老相識,而且彼此都較為的熟悉。

「哈哈!今年你來,我保證絕對不虛此行。」雷明爽朗的大笑兩聲,臉上帶著由內而發的驕傲。

「哦!看來你們傭兵公會又發現了什麼不可多得的黑馬了。看來這次我真的要好好看看了!」雷青是什麼樣的人,南列亞在了解不過了,眼光高的,就連他們皇家的幾個小天才都沒看上看眼,能讓他這樣的人,確實成功的勾起了南列亞的興趣。

與此同時,雷青也將目光看向了一直跟在南列亞身後的年輕男子,微微試探,眼中平靜,這樣讓南列亞更為的驚奇。

南傲井可是他們皇室這一輩中不可多得的天才,小小年紀已經接近天階。竟然連著都沒有看上眼,看來他口中的那個驚喜會更加的大了。

不過面上,雷青自然要主意,畢竟能跟在南列亞身後的人不是皇子,起碼也是位一國小王爺。

隨即雷青嗤嗤一笑,嘴角帶著一抹友好的笑容,顯得十分無害,好在冰血那五個小鬼不在這裡,不然非要好好鄙視一下這位喜歡扮豬吃老虎的猥瑣大叔。

「今年帶了小朋友來看熱鬧?」

「呵呵,是啊!這是我侄子,南傲井。」南列亞微微一笑,再說到南傲井之時,嘴角揚起一抹欣慰的笑容。隨即看向身後的南傲井,帶著幾分嚴肅:「傲井,這位就我跟你說過的雷青長老,還不見禮儀!」

「雷青閣下您好,我是傲井。初次見面,還請閣下多多關照!」南傲井有禮的行了一個宮廷禮儀,高貴優雅卻又不會給對方一個自大自傲的感覺。

這樣的南傲井讓雷青滿意的點了點頭。皇家的孩子他也見過不少,但是大多都是那那種鼻孔看人,總感覺高人一等的樣子,一點都不可愛,而且很是招人煩。

不過雷青的反映卻讓南傲井有些不舒服,按照往常,對方一定會通過自身的天賦來誇獎自己一番,畢竟自己才21歲的年齡修復就已經達到了高級大魔法,在大陸上可是難得天才。

這個時候就連他也對雷青所說的那個驚喜有了幾分的期待好奇和比試一番的心。 一群人在護衛傭兵的守護下向著傭兵公會賽場走去,沿路一直碰到了許多前來參賽的傭兵團或者閑散傭兵、閑散修鍊者。

一路走來,原本滿臉興奮神色的南傲井的臉上越發的沉重,別看他平時總是笑嘻嘻,一臉燦爛好似一個天真的孩子,但是能在皇家那個黑色大染缸內存活下來,並且活了這麼大的皇子,又有幾個能保持真正的天真無邪呢。

一路走來,看到了不少傭兵和成群結隊的傭兵團小隊,內心也越發的凝重與驚訝。雖然這不是他第一次接觸到傭兵,但是平時也僅僅只是淺淺的一面罷了,而且都是一些外線的傭兵團。然而這傭兵之城內,他不得不說,真的是藏龍卧虎。

但不說那些傭兵的個人修為就絕對不比皇家的士兵差,那些傭兵團小隊,步伐看似雜亂無章,但是若要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們團員與團員之間,即使是很平常的走在街上,都會保持著高度的警覺,同伴之間那種莫名的牽引和位置的配合,他們身上的團結之力是他們皇家的軍隊無法比擬的。

平時他就聽王叔說過,傭兵是一個很奇妙的隊伍。他們彼此依靠,彼此支持,團結的好似一股繩。看似閑散,卻有著男人真正的豪爽與狂熱。兄弟一詞在傭兵的身上發揮的淋漓盡致。真正的傭兵團在遇到危險之時,即使首領不再,他們依舊會努力的去戰鬥,那股面對強大永不退縮的精神,那種團結一致的心,那種兄弟間的輕易。是他們的軍隊完全不及的。

原本他對此還不屑,絕對他們皇家的軍隊才是最強的隊伍,但是此時眼中所觀察的一切,徹底巔峰了他以前的想法。

南葉國皇室的軍隊和傭兵界的整體實力比起來,實在是相差太多了。

同時他也漸漸明白了,為何皇室會容忍日漸做大的傭兵公會,並且只是選擇與傭兵公會交好,卻從來沒有提過任何想要收攏傭兵公會的想法。這樣的世界,根本不是他一個皇室可以吃得下的。況且傭兵界內各色人馬,什麼樣的都有。不知道幫過多少個勢力或者閑散修行者完成過高難度的任務,這樣的牽引線實在是太過繁茂,牽一髮而動全身。就連他們皇室都不知道像傭兵公會發過多少次的請任務。包裹了一年前的那次藩司城事件。

突然想到了藩司城的事情,他記得上次的事情一頓在南葉國鬧出了很大的轟動,甚至整個大陸都流傳出這件事。不過後來好像被傭兵公會和另一股強大的勢力壓制下來了。

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包裹那個傭兵團到底是如何完成任務的都沒有人知道,他們派去藩司城的人回宮后竟然什麼消息都沒有得到。藩司城內的所有人更是口風嚴禁,一絲消息都沒有流出來,最後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要不是,那個皇家歷練小隊中有著自己的親妹妹,他都會完全忘記這件事。

隨即跟在一旁的南傲井雙眼探究的看向雷青。這一看,他才發現,這位傭兵公會的長老身上給他的感覺竟然完全不低於自己的王叔,包裹他身邊的那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心中對於這有些陌生的世界再一次改觀。他心裡的感覺更為的強烈,這次他絕對沒有白來。

若有所思的抬頭看了看身邊的王叔南列亞,他隱隱約約明白了,為何這傭兵界的盛宴,他們皇家每年都會來參加,而且來的人必是手中握有兵權的皇叔和身為將軍級別當然人物。

不過就是想要時刻了解傭兵界真正的實力和每年的提升。吃不下卻又不甘心,心裡痒痒卻又時刻擔憂。突然有種尷尬的感覺在心裡滋生,讓這位年輕的皇子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


雷青並沒有選擇帶這他們一行人從傭兵公會總部內穿過去到達賽場,而且走的另外一條外面的路,拐了幾個彎路后,一行人來到了遼闊的賽場。

整個賽場有四個足球場那麼大,四周的觀眾席上已經黑壓壓的坐滿了人,放眼望去竟然有幾萬人不止。足以證明了此時的活動的盛大,觀眾席也有將普通觀眾和各地前來觀戰的各地傭兵團分開成為兩大塊。觀眾席下方是幾排參賽傭兵團與傭兵之城本城內的傭兵團的席位,每一塊上面有五十個左前,右前方插著不同顏色的旗子,標註在所在傭兵團的標誌。

觀眾席與參賽傭兵團與傭兵之城本城內的傭兵團席位中間隔著一程防禦力極強的防護罩,未必擂台之上的戰鬥過於激烈而傷到上方的觀眾。畢竟裡面可不僅僅只有平明百姓,還有許多從各個城市趕來的各大家族中的成員或者是遊走在大陸各個地方的閑散修鍊者。

整個廣場的中心位置,正式傭兵團排位賽比賽的場地,是一塊足以有兩個足球場大的兩米高高台,高台四周隱隱約約可以感受到防禦罩氣場,只是還為正式開啟。可見傭兵公會做的防禦措施十分的到位,然而也表明了,傭兵公會的財大,這樣的一個碩大的防禦罩可不是一般勢力供養的起的,每一塊防禦晶石貴的嚇人。然而這一個賽場就有著整整三個大型防禦罩,可是需要上千塊防禦晶石啊。

這樣龐大的經濟支出,就連身為從小錦衣玉食,從來不知道缺錢是什麼滋味的南葉國三皇子看了都覺得肉疼不已。

此時南傲井一行人已經走到了最中央的專屬席位高台上。略微下面傳來的震耳欲聾的喧鬧聲,震動在所有人的耳膜,特別是傭兵席位區的方向,好像壓抑很久的興奮瞬間爆發開來,那一張張滿是狂熱的臉,閃爍著激動、興奮的神奇。好似此時每個人血液中的狂熱狂躁都被激發了出來,恨不得此時就要上場大戰一番。

那一聲聲叫喊,那一道道叫囂讓南傲井的表情有些獃滯,此時目瞪口呆的坐在位置上看著下方那密密麻麻的傭兵們。

這就是……他們長說的男子漢嗎!

「哈哈,這裡還真一年比一年熱鬧啊!」南列亞略微吃驚后,頓時恢復過來,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對著身邊的雷青笑了笑。

「呵呵,這些兔崽子們可是期待了很久呢!」雷青表情頗為深意的笑了笑,眼神卻始終看向參賽席位上,眼神來回閃爍,好似在找著什麼!

「你別告訴我,是因為你口中的那個神秘驚喜!」南列亞雙眉一挑,也跟著雷青的目光掃向參賽者席位,不過卻沒有發現任何值得關注的對象。

雷青轉過身看向南列亞微微一笑,什麼都沒有多說,而是滿臉無語的看向身邊的雷三刀,無奈的味道:「早上不是來報說那丫頭已經平安回來了嗎。怎麼現在他們家裡一個人都沒有看到,連一個普通團員都沒有來!」

雷青語氣怪異的問話不僅僅吸引了身邊的南列亞,就連雙眼只是一直關注這下方的南傲井與二品驃騎將軍淮航將軍都被吸引了過來,齊齊看向雷青和雷三刀二人。

雷三刀此時也顧不上對於那皇家三個人的什麼禮儀了,而是滿臉無語的撓了撓頭,有些彆扭的說道:「早上是回來了。我過去看了,不過妖月的那些兔崽子根本不讓我進,說什麼他們家姑娘連續趕了五天的路,都沒有休息好。說那個丫頭現在本來就在長身體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休息。不讓任何人打擾!」說道這裡,雷三刀此時的臉色已經可以說十分的精彩了。

想他身為傭兵公會精英隊隊長,在這傭兵之城從來都是暢通無阻,想進什麼都進不去,唯獨這妖月屢次讓自己碰壁,連大門都進不去不說,連抱怨都要悄悄的,不能讓五個腹黑到幾點的小鬼知道,你說他憋不憋屈啊。

聽完雷三刀的話,再看到那張極為怪異的委屈大臉。雷青嘴角一抽,絕對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下去了,反正妖月另類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接觸到了。

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屬下。

突然一陣更為狂暴的叫喊從下方傳來,隨著進五十名一身血紅色武士勁裝的傭兵團步入場內,坐在上方的傭兵們越發的激動,震撼的聲音響徹整個廣場上空。


「還……還真是瘋狂!」南傲井瞪著一雙大眼睛,再次目瞪口呆的看著好似陷入瘋狂的傭兵們,心中的那股狂熱的激動好似也被他們感染了一般。

「這就是傭兵們骨子裡的東西!」低沉冰冷的聲音從身旁傳來,淮航將軍挺直的坐在位置上,面無表情的臉上隱隱約約竟然看出一抹激動的神情。

「難道這就是你說的驚喜。」南列亞有些疑惑的指著下方,不解的問道。

「呵呵!沒錯,我相信,他們一定會讓大家震驚萬分。」雷青滿臉笑意的看著下方走進了的一群人,再看到最前方的那五個身影,臉上的笑容逐漸擴大,帶著一股讓南列亞咬牙的驕傲和詫異的寵溺。

「他們是什麼人?」

「妖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