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雙方下注的情況,莊家不斷調整賠率,大多數人不看好葉銘,他與秦震已經由十比一,變成了十三比一。也就是說,大家認為他獲勝的概率,只有十四分之一!押他的人一旦贏了,就能獲得十三倍的高額回報!

包不凡是最後一批下注的,因為他在觀察下注的情況。由於一群賭拳勢力的加入,這個盤子已經非常之大,賭注總額起碼上百萬武尊幣!於是他一咬牙,把九萬枚符錢都砸了進去,九萬三級符錢,兌換成武尊幣是四萬八千。

由於他的加入,葉銘的賠率由一賠十三,變成了一賠十二,不過依然是超高的賠率。

莊家非常專業,迅速就完成了下注工作。

擂台上,眼看事情完成了,葉銘立刻催動換裝符,白光一閃,他之前購買的武具,立刻出現在他的身上。五品毒氣靴子、四品反彈軟甲、四品刺擊護腿、五品護臂、三品濾震軟拳套等,紛紛出現在身上。

秦震「嘿嘿」冷笑,道:「白痴一個!你以為憑這點破爛玩意,就能贏我嗎?」

葉銘淡淡道:「哪來的廢話,出手吧!」

「轟!」

擂台震動,葉銘突然動了,他彷彿變成一道流光,遍布整座擂台,快得讓人看不清楚他身在何方,似乎處處都有他的存在,又處處找不到他。

秦震非常鎮定,立刻將靈氣逼出體外,形成一道厚厚的光幕將身體護住,然後大笑道:「白痴!我不信你一個暗勁武士,能破開我的靈氣防禦!」

葉銘如同未聞,依然不停在場中遊走,快如急電。可讓人感到奇怪的是,葉銘一直沒上前攻擊。

「搞什麼?這樣豈非浪費體力?」

「不明白!他大約不敢冒然出手吧。」有人臆測。

半刻鐘過去了,秦震首先沉不住氣,他感覺葉銘在虛張聲勢。這種靈氣護體的狀態,他也堅持不了多久,於是決定主動出擊,試一下葉銘的底細。

可他一步踏出,突然「轟」得一聲,天昏地暗,他一下落入殺陣之中。原來,葉銘之前不斷遊走,其實在以步步生蓮的手段,用暗勁在擂台上布下陰陽殺陣。他可沒傻到真的會以武士境界去和武師硬碰硬,哪怕他其有實力硬拼。

葉銘耗時半刻鐘布下的殺陣非同小可,威力相當之大,足以困住四級武師,更不要說一級武師秦震了。

秦震一中招,葉銘立刻丟出三十六枚武君幣和九桿陣旗,瞬間就將陰陽殺陣穩固。而後他一跺腳,黑白二氣籠罩擂台,陰陽殺陣瞬間暴發。

「轟!」

一聲凄厲的慘叫從陣中傳出,彷彿有什麼東西被絞碎了一樣。而後,是死一般的寂靜!

葉銘揚手收起陣旗,擂台上少了一個秦震,多了一灘血泥!

現場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我草!他居然贏了!天吶!」

「我的錢啊!我的全部身家啊!」

台下有人哭,當然也有人笑,而且是狂笑。一賠十二,他們狠狠賺了一筆。笑的人中,就有一個包不凡。他押了四萬八千武尊幣,去掉抽水,凈賺四十八萬兩千武尊幣掛零。

當然葉銘也很高興,挑戰成功,他會獲得一百萬武尊幣的獎勵。那可是上百萬的武尊幣啊!想當年,那姬天鵬也才幾百萬武尊幣的身家而已!而對方可是堂堂武尊。當然了,對姬天鵬而言,幾百萬隻是他的流水,他曾經花出去的錢,將是一個天文數字,還遠不是葉銘能夠相比的。

「一百萬啊!武尊幣啊!發財了,真的發財了!」無數人在驚嘆,葉銘在他們眼中一下就高大起來。

要知道,一百萬武尊幣,完全可以到外面開宗立派了。一個普通的門派也不過是百萬家底。比如天一門,賣光之後才八十萬武尊幣。

起初的興奮之後,葉銘立刻苦起了臉,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一百萬,接下來豈非無比危險?一百萬武尊幣,足以讓武君動心,對他產生殺人劫財的想法!

台下鬧轟轟的一片,導師們看不下去了,立刻讓所有人肅靜,大比繼續進行。

可一些輸急眼的人,實在是恨死了葉銘,紛紛罵道:「用陣法算什麼本事!」

贏錢的人立刻反駁:「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輸了就是輸了。難道與敵人打鬥中,就不能使用陣法嗎?」

北冥道:「主人,大比之後,你立刻返回赤陽洞天,然後築基閉關一段時間。」顯然,連北冥都意識到了兇險。

葉銘道:「看來只能如此了。」

第三**比很快開始了,這次的對手大概被葉銘的之前的戰績嚇到了,一上來就慌慌張張,三兩下就敗下陣。接下來,勝出了的三十一人將進行一對一的輪戰,勝一局得兩分,平一局得一分,輸一局得零分,最後將以積分多少排名次。

三十一個人,每人都要打滿三十場。好在擂台比較多,可以多場擂台同時進行。

這三十場對葉銘而言並無多少難度,前面的十三場,他都輕鬆獲勝,直到第十四場,他遇到了一名勁敵。對方是一名用劍的少年,白衣飄飄,眉清目秀,只是表情極冷,看上去似乎是位新人。

那少年傲立台上,冷冷道:「劍池弟子,白展!」

葉銘對劍池的感官非常惡劣,他立刻眯起了眼睛,道:「陰陽教弟子,葉銘!」

「武士第一名,我必取。你現在下去,可免一死。」白展冷冷道。

葉銘輕蔑地道:「你們劍池的人都喜歡吹牛嗎?」

白展「嗆」得一聲亮出長劍,面無表情地道:「既如此,戰!」

葉銘也亮出龍甲劍,淡淡道:「我拜入陰陽教時間不久,目前只修鍊了一套《兩儀劍法》。今日,我便以兩儀劍法與你一戰!」

白展道:「好!我修有兩套劍法,一是王級劍法《霸道劍》,一是皇級劍法《三三劍》,為了讓你心服口服,我便以《霸道劍》斬你!」

葉銘一彈龍甲劍,劍身發出一聲輕吟,他笑道:「好,就憑這一點,我今天不殺你,只勝你!」

「休得狂言,來戰!」

幾乎同時一時間,兩個人都動了。雙方一出手,葉銘就知道白展的實力還在向飛之上,而且,他只是四品武士,向飛卻是一品武士,高下立判。

雙劍一觸,葉銘就感受到霸道的殺罡震蕩不止,白展劍法霸道絕倫,不容敵人有一絲喘息的機會。

葉銘的出手是有所保留的,所以一上來就陷入了被動。他的每一劍,都被對方硬碰硬封死,他的每一次變化,都被對方死死壓制。他快,對方同樣快;他強,對方同樣強。這就是霸劍的特點,在每個方面都勝過對手,至少也不輸於對手。

葉銘的劍光被壓製得越來越狠,最後只能在他周身三尺之內翻騰。觀戰之人都跟著緊張起來,有人道:「葉銘要輸了啊!這霸道太厲害了,完全不講道理啊!」

葉銘的元勁,為殺罡所壓制。白展的資質很強,還在他之上,而且一交手他就感覺到了,對方似乎也參悟了「藏勁」的奧妙。他有種感覺,白展的實力一點都不比龍傲天弱,甚至還要稍強。

十招,三十招,五十招。

出乎意料的是,哪怕葉銘被狠狠壓制,可他依然堅持,不僅劍法不亂,而且越來越有節奏感。伴隨著兩人的腳步騰挪,擂台上的地面紛紛爆炸。那是雙方留下的暗勁互相衝突產生的可怕現象。

席上的導師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滿臉震驚。

一人道:「這二人暗勁都達到了步步生蓮,厲害!特別是一百零七號葉銘,他的明明弱對方四個小境界,卻能夠堅持到現在。」

葉銘強撐了五十招,六元算陣一直推演對方的劍勢,尋找破綻。可推算的結果卻是,白展雖有破綻,但以他目前的能力,還不能找出破綻,或許就算找出來,也無法攻擊到。

「主人現在可保不敗,但若要勝他,非要領悟元勁生符不可。」北冥道,「元勁生符,就是在元勁生靈的基礎之上,讓初級的本能,變成智慧的本能。」

「智慧的本能?」葉銘思索著這句話,劍勢為之一變。

此刻,他用上了快慢劍意,瞬間就將劍光撐開,但很快又被壓制回來。白展同樣掌控著劍意,而他的劍意,便是霸道!

「還想負隅頑抗嗎?」白展冷聲道,彷彿一頭狼,在凝視一隻羊。

葉銘沒理他,似乎抓住了一個關鍵點,只差一線就能明悟!

「霸絕天下!」

此時白展似乎知道葉銘在參悟重要的東西,立刻催動必殺劍招,漫天劍光突然返璞歸真,化作一柄霸道,直刺葉銘。

這一刻,葉銘也暴發元勁之橋,實力暴增的同時,一式陰陽割昏曉施展出來。一道黑白劍光迎了上去,發出一聲刺耳的鳴響。火光一閃,兩柄劍居然像粘住了一樣,劍尖對著劍尖,你進我退,你退我進,彷彿做起了拔河比賽。

就這樣僵持了半刻鐘,葉銘突然大笑,道:「約我起開!」

「轟!」

他劍尖之上,忽然暴發出一縷異芒,一股詭異的力量彈開了白展的劍。之後他又是一記陰陽割昏曉劈出,只聽「轟隆」一聲,天色都似乎黑了一下。一座強大的陰陽殺陣,一下就把白展籠罩。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爾後,葉銘劍光展動,絲絲元勁投入法陣,不斷加強殺陣威力,使得劍陣越來越完美。

「你服不服?」他停步立劍,冷聲喝問。

數個呼吸后,殺陣中傳出一聲嘆息:「我服!」

「一百零七號,葉銘勝!」那導師一臉興奮地宣布,這一戰對他們而言,不僅精彩,而且難得,絕對是百年難遇的天才之戰!

葉銘撤掉釘陣,白展深深看了葉銘一眼,道:「青龍斗劍會上,我希望能見到你。」

青龍斗劍會,是青龍皇朝所有劍修勢力,聯合舉辦的一次盛會,而且就由劍池舉辦,屆時,青龍皇朝的所有年輕的劍道天才,都會參與。

葉銘笑道:「好,我一定參加!」

白展拱手一禮,轉身下台。

葉銘敗了白展,氣勢更盛,直到打完第三十場,與他對陣的人都被全面壓制。甚至有幾個實力明明不錯的,也沒能發揮出應有的實力,心裡頗為憋屈。葉銘給他們造成的壓力太大了。而白展,也贏了後續的二十九場,而且全是在百招之內取勝。

太陽即將落山時,大比落幕了,葉銘取得武士境第一名的成績。他在領取了一萬武尊幣和一百萬武尊幣的獎勵之後,立刻就返回別墅。

包不凡巴巴地跟上來,將扳指交給他,嘿嘿笑道:「葉銘,發財了啊!」

原來,包不凡又押了葉銘幾場,多賺了五萬多武尊幣。

葉銘看了一下,算上他九萬符錢的本金,扳指里總共有有差不多六十萬武尊幣。他留下了五十萬,剩下的全部給了包不凡,道:「這段時間,你收收心,好生提升修為。」

包不凡奇怪地問:「你要隱形一段時間?」

葉銘點頭:「今天太惹眼了,我只能這麼做。我不在的時間,你也要小心。」

「放心吧,我明白!」

回到別墅后,葉銘沒跟任何人打招呼,立刻施展易形術,變幻了容貌,然後催動一道隱身符,無聲無息地離開了東齊學院。

大比結束之後,齊城內有無數勢力出去了,都在搜索葉銘的蹤影。可他的人就像消失了一樣,任誰也找不到。

其實葉銘沒離開齊城,他以「天捕」的形象大搖大擺地出現在多寶樓。他身上有一百多萬武尊幣,如果不花掉一點,總覺得哪裡不對。再說了,他覺得有必要提升一下武具了。

多寶樓的老闆不認識易形后的葉銘,所以葉銘動用了高奉仙的信用牌,而沒用他自己的身份購買。

「貴客有什麼需要?」大掌柜客氣地詢問。

「葉銘道,我想看看一品武具。」葉銘淡淡道。

武具劃分一至九品,一品之上,還有王品、皇品、聖品、神品。而大多數的王品武具,只能武君才能催動,葉銘目前最多能使用一品。

掌柜道:「請貴客隨我來。」

老闆把葉銘請到一個房間,捧出一些畫冊讓他翻看,笑道:「畫冊上的武具非常齊全,有的有貨,有的要等一會。但也不會等太久,最多三個時辰即可到貨。」

葉銘點點頭,他翻看了好一會,就分別挑了一雙武具靴子,一雙武具手套,一套武具軟甲,以及護臂、護膝,凡是能用上的,一樣不少!此外,他還額外選了一柄一品寶劍備用。

一品武具的價格非常昂貴,便宜的也要五六萬武尊幣一件,以上幾樣東西的報價,高達四十二萬武尊幣,打七折后,價格仍然高達二十九萬四千武尊幣!

接下來,他又看了傀儡、隨身陣法、符籙等。這些東西的報價更貴,比如武宗級的傀儡,最便宜的也要三十幾萬武尊幣,他想了又想,還是沒捨得買。倒是有幾樣隨身陣法比較中意,他選了一套兩儀殺陣,一套離火殺陣。

這兩套殺陣地,都是四級殺陣,能困殺大武師,總售價八萬武尊幣,折后是五萬六。

有殺陣自然要有殺符,葉銘咬咬牙,選了一張五級的「斬魂符」,此符只能使用一次,可殺傷武宗,售價九萬武尊幣。此外,他還選了三張四級遁符,三張四級隱身符,這六道符售價八萬武尊幣。

最後要走的時候,他相中一件天工教的保命傀儡。此保命傀儡僅能使用三次,能在武君的追殺下成功逃命,然價格高達十五萬武尊幣。保命傀儡一旦催動,它就能把葉銘吞入腹中,然後遁地逃跑,一直達到安全地點。

結賬的時候,葉銘統共支付了五十七萬四千武尊幣,肉痛的不得了。

葉銘沒有離開多寶樓,而是直接在裡面租了一個修鍊室。多寶樓提供的修鍊地,不僅絕對安全,而且布設了陣法,能讓修行速度加快。

在修鍊室布置好傳送陣之後,葉銘進入到赤陽洞天,他要在裡面突破化勁。

對於修鍊化勁,他已經做足了準備,不僅有《神化經》,還能在神化池中修鍊,更有足夠多的神魂丹。

神化池非常奇特,巨大的池子里,充滿了藍色的液體。這種液體,北冥稱之為「神化液」。神化液與一元重水完全不同,它的奇妙之處在於,能夠讓元勁「神化」。所謂元勁神化,就是讓元勁像神念一樣可以千變萬化。

葉銘泡在神化池中,他感覺自己的元勁彷彿變得跟神念沒有區別,是那樣的清晰。元勁在神化池中自由延伸,無所不在。他明勁達到元勁生靈,暗勁成就元勁生符,對於元勁的把控程度堪稱恐怖。所以,當他的身體剛一接觸神化液,渾身元勁立刻就發生了蛻變。

神化池的表面,一圈又一圈漣漪出現,重重疊疊。最後,漣漪消失了,轉而組成一副動態的圖畫,那是一名美麗的少女,若是細看,她有幾分像蘇蘭,還有幾分似顏如玉,栩栩如生。

能夠將元勁控制到這一步,必須要明勁、暗勁互相配合,達到水乳交融的程度才行。此一過程中,明勁暗勁千變萬化,完美搭配,此過程看似平凡,實則不凡。

三天之後,水面平靜下來,葉銘體內的元勁,已經無所謂明勁、暗勁,它們全部變成了化勁。施展之時,他想要暗勁,化勁就是明勁;他想要暗勁,化勁就是暗勁。甚至,它可以既是明勁,也是暗勁。

「主人已步入化勁,接下來就嘗試『竅穴生光』吧。」北冥道,「竅穴生光,就是要把全身每一個竅穴練透,練活,讓它們綻放出生命之光。」

「什麼是生命之光?」葉銘平躺在神化池上,懶洋洋地問,他此刻非常舒服。

北冥:「竅穴非常重要,它是連接肉身與元氣,物質與能量的橋樑。肉身的力量,與元氣的力量,通過竅穴才能轉化為元勁,生命之光,就是元氣與肉身連接之後產生的光芒,生命之光越強,就說明一個人的生命力越強盛。」

「武君的竅穴發出的生命之光,像星星一樣明亮;武聖發出的生命之光,能似月亮一般燦爛;而武神的生命之光,則像太陽一樣刺目。如能在化勁層次綻放出生命之光,就能在以後的修鍊中事半功倍。」

葉銘卻有些不理解,說:「聽你的意思,生命之光代表的是生命力,我接下來是不是要全面提升生命力?」

「主人想差了。主人的竅穴雖然已經打通,可它們並不牢固,也稱不上靈活。主人只有將它們練透、練活,才能綻放出生命之光。擁有生命之光不是目的,它只是一種象徵,象徵著主人的竅穴已經通透靈活。其實就算再弱小的人,也能發出生命之光,只不過有的強有的弱罷了。」

葉銘這下明白了,道:「這一步,我該怎樣訓練,修鍊神化經嗎?」

北冥:「《神化經》煉的就是竅穴,竅穴通透之後,能讓主人的元勁像神念一樣運用自如,那種感覺就像待在神化液中一樣。」

葉銘很驚訝:「如果能像在神化液中一樣,元勁豈非和神念毫無區別?」

北冥反問:「主人以為,神念和元勁有區別嗎?」

葉銘一愣,難道沒區別?

北冥道:「神念是神魂發出的感知力量,元勁是身體和靈魂發出的力量,所以元勁其實是比神念更加高等的力量,它既有感知能力,又有戰鬥能力。主人如果能把元勁練到家,它會會比神念更強大。」

說到此處,北冥又問:「主人可知,明勁、暗勁、化勁,為何會有這麼多的小層次?」

「為何?」葉銘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