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現在身上的汗從來都沒有難聞的異味兒,是生命之水那股淡淡的清香味兒,但是這依舊不能改變汗水是黏膩的事實,浸在身上總是不舒服的。

「沒什麼,只是想著你衣服壞了,想問問你要不要換衣服。」蘇戟說著揚了揚自己手上的衣服。

這又是他的衣服。

蘇葉目前自己沒有衣服穿,也只能穿他的衣服了。

「嗯,沒事兒……」蘇葉先是拒絕,然後想了想說道:「小叔叔你上次買的布料我還沒怎麼用,我等會兒就去做件衣裳,然後去河邊洗個澡換上就行了。」

蘇葉這會兒要做的衣服自然就是那種很簡單的現代式衣裳了。

蘇戟聞言有些詫異。

他沒有想到蘇葉居然連針線活都會,不光如此,還要用一會兒的時間就做出一件衣服來,蘇戟真的很懷疑她這個一會兒是多大會兒。

「你可以嗎?」他確認的問道。

蘇葉聞言肯定的點點頭:「當然。」

說做就做,蘇葉回到屋裡面就開始量尺寸剪布料。

因為已經做過一次的原因,蘇葉這會兒坐起來比下午給莫星河做的時候手法要嫻熟不少,動作乾脆利落,與量的尺寸又是分毫不差。

雖然在縫製的時候因為屋裡的燈光太過昏暗看不清導致扎了好幾下手,但還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了。

也就是,從八點忙到了十一點這樣。

蘇戟驚詫於蘇葉才藝的同時,又怎麼都不肯讓蘇葉出去洗澡,生說外面不安全,給她打了桶水讓她到後院淋一下身子。

最終,蘇葉還是妥協了,在後院洗好后套上了衣服才走進去。

她做的是一整套衣服,褲子和上衣,都是寬鬆款。

因為現在這裡並沒有鬆緊帶這種東西的原因,蘇葉將褲子的腰那裡改成了用腰帶來束。

不過整體來講還是很不錯的,蘇葉很滿意。

她走進去,蘇戟看到她身上的衣服時整個人就愣在了那裡。


不過他的呆愣倒不是因為蘇葉的衣服做的多好看或者是多醜。

而是……

「這衣服,我似乎在哪裡見過。」他突然開口。

蘇葉聞言一怔,撓了撓頭道:「應該不會吧?這應該是只有我自己才會做的衣服,小叔叔你在哪裡看到的呀?」蘇葉疑惑地問道。

蘇戟想起來下午看到的那個男人,眯了眯眸子。

他抬眸看向蘇葉,搖頭笑了:「是我看錯了,晚上屋裡太暗一時沒有看清,你衣服做的很好很獨特。」

蘇葉沒有覺察出來什麼不對,笑著說道:「我就說嘛,怎麼可能會有人穿我這樣的衣服。」

「嗯。」蘇戟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睡覺吧,明日還有明日的事情要做。」蘇葉想了想自己的情緒點大業,對著蘇戟說道。

蘇戟聞言點點頭:「好。」

兩個人說完之後,蘇戟躺在了過道的床上,蘇葉也回到屋裡的炕上躺下,老太太這會兒已經是睡熟了還有呼嚕聲響著。

雖然久違的睡到了真正的炕,蘇葉卻覺得好像並沒有和莫星河兩個人在山洞擠木板的時候舒服。

那時候雖然兩個人都是坐著的,卻很輕鬆。


回來之後,每一刻都讓蘇葉覺得沉重。

在那裡,是可以避免掉不少麻煩的。

但回來,意味著之後的生活都不會太平靜了。

仰面躺在炕上,蘇葉並沒有睡著,她睜眼看著屋頂。

「小a,月娘後腦的傷如何了?」蘇葉還是很擔心小丫頭的情況的。

更何況,她也是她的任務。

原本想著找個時間將月娘帶過去給莫星河醫治一番地,現在出了這種突發情況,卻是沒機會了。

也不知道莫星河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她的任務期限卻很短。

【任務目標蘇小月的生命值已增長到80%了,身體已經是一個健康的狀態了,只是後腦處的淤血還沒有散掉,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還是隨時都有發病的可能。情緒激動或是咳嗽都可能會導致血液往大腦那處匯聚。】

小a頭頭是道的給蘇葉分析著。

蘇葉聞言,忍不住問道:「那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她的身體徹底變好嗎?讓那個血塊兒徹底的消失。」

【其實宿主姐姐你一直用的方式就很管用了。她的血塊消失的那麼快,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你每日在她的飲食中加入生命之水的原因,只要繼續那樣做就可以了。】

「那我如果想要進展更快一些呢?」蘇葉問道。

如果能夠讓月娘的淤血消散更快的快,可以說是一舉兩得了。

她不但能夠得到任務的獎勵,還能夠讓月娘的身體處於一個安全的狀態。

不然那個血塊兒在她的腦袋裡面就無異於一個定時**,隨時都有可能會因為突發情況而爆炸的。


【其實這很簡單呀,姐姐你根本就不用問我的。】小a說著笑了一聲。

聽到它的笑聲,蘇葉頓悟。

「你的意思是說,我如法炮製就可以了。之前是將生命之水少量的加在了她的飯菜之中。如果想讓她好的更快的話,就直接給她大量的生命之水,你是這個意思嗎?」蘇葉問道。

【bi

go!就是這樣的!】

「可是……我要怎麼給她呢?」蘇葉覺得生命之水拿東西,不好拿出去,如果被什麼別有用心的人發現了可就不好了。

【蘇小月不過就是一個小孩子而已,生命之水放在碗中也不過就是一碗水而已,喝一碗水又不是什麼大事兒。】

小a對於蘇葉的擔心十分的不以為意。

「對哦……」蘇葉聽到它這麼說,一想也確實是這個理兒。

【姐姐你真是笨死了,沒有我你可怎麼辦呀!】

小a現在極其的膨脹,它果然是個天才啊! 次日一早,蘇葉又是早早的就醒了。

蘇葉照常早起上山採藥,也把這當成了晨練了,喝了冷熱參半加少許鹽的陰陽水,排毒刮油。

也不吃東西,對著四周的空氣四面各吸了一口,一下子就覺得飽了,這邊的空氣很好,慢慢地放鬆呼吸,覺得整個身體都舒暢了很多。

吞完空氣,一道聲音在她的身後響起:「姐姐,你在幹什麼?」

蘇葉聞聲回過頭,看到正好奇看著她的蘇小月,她笑了笑答道:「吃美食。」

「美食?」小姑娘眨著眼睛有些疑惑「這裡有吃的東西嗎?」

「有呀,這樣的好空氣,就是最好的食物了。」蘇葉笑眯眯的說道。

其實她這樣說也是沒錯了。

對她而言,清新的空氣確實是充饑的一種辦法。

這是她在無數次減肥碰壁之後接觸的到的一種新方式,叫做辟穀。

但尋常的辟穀都是不會做太多需要力氣的事情的,畢竟辟穀是很多東西都不吃的,根本就沒什麼力氣。

而蘇葉現在的體質與尋常人是不同的,經過生命之水改造的體質還是非常強悍的,至少在不吃東西的情況下還能山上山下樹林河邊的到處跑。

「原來是這樣呀,那月娘也要吃!」蘇小月說著有樣學樣的吃著四周的新鮮空氣。

蘇葉被她這天真爛漫的模樣逗得忍不住笑了。


這孩子,怎麼能夠可愛成這個樣子呢?

突然,蘇葉想起了昨晚和小a說的事情。

蘇葉猶豫了下,開口道:「小a,我要兌換一瓶100情緒點的大瓶生命之水。」

【叮~生命之水購買成功,扣除情緒點100.】

隨著它的聲音落下,蘇葉身上裝藥草的竹筐裡面也多了一個裝著淡綠色液體的水晶瓶子。

蘇葉彎腰從竹筐中將生命之水拿出打開遞給蘇小月。

「姐姐,這是什麼呀?」蘇小月看著蘇葉一臉疑惑地問道。

她黝黑的小臉蛋兒上映著一層淡淡的紅,卻是因為膚色偏深的原因並不太能看得出來。

「這是別人送給姐姐的,是很好喝的水,月娘喝吧。」蘇葉柔聲道。

「可是這個是送給姐姐的。」蘇小月沒有伸手去接,黑亮的眼睛很誠懇的看著蘇葉。

「姐姐想要給月娘喝呀。」蘇葉笑著說道。

「可是姐姐還沒有喝過呀,很好喝的東西,姐姐喝吧。以後如果再有的話,再給月娘喝好嗎?」蘇小月仰起巴掌大的小臉兒一臉天真的看著蘇葉說道。

蘇葉看著她,心底一股暖流劃過。

這孩子怎麼能夠這麼乖巧懂事?

這孩子可真是不像李秋菊教出來的。

「這樣吧,姐姐和月娘一起喝好不好,姐姐喝一口,然後月娘幫姐姐喝掉剩下的好不好?」蘇葉想了想提議道。

「可是……」蘇小月知道,姐姐就是為了讓她多喝一些。

「沒有可是,姐姐想要變瘦,這個水甜甜的,喝了會長胖,所以姐姐只能喝一點點,剩下的就要麻煩月娘幫姐姐解決了呢~」蘇葉笑盈盈的對蘇小月說著,雖然這話是滿口胡謅的。

【哼,為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的女人。】小a鄙視的說道。

蘇葉才不理會它,專心的誘i拐著面前這隻乖巧可愛的小綿羊。

就這樣,月娘在蘇葉的哄騙之下,終於喝完了這瓶生命之水,她的任務直接就完成了,才消費出去的情緒點一下子就還回來了不說,還另外又賺了一些。

蘇葉回家之後,便將採回去的藥草給晾在了院中的架子上。

「這是什麼?」李秋菊正在做早上的飯,一從屋裡出來便看到蘇葉忙碌著的身影。

她對蘇葉的態度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恭順了。

她很感激蘇葉,畢竟如果不是她的話,她的月娘現在很有可能就已經沒了……

「草藥。」蘇葉回眸看了一眼李秋菊之後回答道。

她心中卻對李秋菊的搭話有些詫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