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兒嬌小的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真不知道哥哥為什麼會這樣,父親是跟著龍城主一起戰死,可他總是把這件事情怪在你身上,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去吧,別讓他著急了。我知道,他雖然恨我,但是對你是一直很好的。」龍雲舟輕輕拍著雲兒的肩膀。

「哎,不管怎樣,舟哥哥,我永遠都站在你這邊。」她小小的臉上有一絲執著,眼神之中有著和龍雲舟一樣的倔強。

龍雲舟的心裡暖洋洋一片,輕笑著拍打雲兒的肩膀:「知道了小丫頭,快去吧。」

雲兒歡快的跑了出去,龍雲舟能聽見外面雲兒哥哥輕輕的責罵聲,可是很快便消失不見,龍雲舟知道,那個成天對他怒目相視的黃龍使,對雲兒是捨不得責罵的。


龍雲舟默默坐在了桌邊,昨天在面對龍雲心時,身體中也不知道怎麼了,像是有什麼奇怪的東西突然爆開一樣!

他能感覺到血液在沸騰,全身像著了火一樣,而看到的世界全都是血紅一片,沒有盡頭!

當他清醒過來時,看到青龍使莫離的嘴角居然還有淡淡血痕,手心更像是被什麼灼熱東西燒過一般,龍雲舟都能聞到一股焦糊的味道。

「難道那一切是自己乾的?」龍雲舟不可思議的搖搖頭,自己是什麼玩意兒自己還不知道嗎?

龍族有史以來萬年才出的一個廢柴,天生就不能修習任何功法,更不要說尋找專屬於自己屬性的修鍊途徑了!

要說自己這麼一個廢柴能把已經是幻天境界的莫離給打的吐血,那也實在是太扯了!

龍魂大陸之上修真之人以練氣為主,從最低的幻真,幻影,幻靈,幻光,幻天,幻神,幻仙,幻聖到幻帝境界一共有九重!而每一重又有九小重境界!


修為高深之人,上天入地,移海填山,無所不能。

更有一些修真者另闢蹊徑,他們以氣為本,開闢出了全新的修鍊法門,用精神之術縱橫大陸,或者煉丹採藥,照樣造化天地。

莫離已經達到了幻天境第八重,只要繼續修鍊,他很快就能達到幻神境了!

這麼厲害的一個人,會讓自己這個連最基本三歲小孩都會的神龍九變第一重都沒掌握的廢柴給擊敗?這種機會比被天上掉元寶砸中的幾率都要低,簡直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就算同樣是幻天境界的兩個人,第八重就有絕對壓倒第七重的實力,就像神永遠主宰著人類一樣,高一個級別,絕對有神的力量。

盤龍城又是神龍大神所開創的城市,這裡住著的人都是有龍血的神龍後代。相對於龍魂大陸上其他的人類國家,他們有著天生的優越,無論是修鍊還是體格,都有著人類不可比擬的地方。

門突然吱呀開了,一個瘦高的男人走了進來。

龍雲舟看到男人忙匆匆站了起來,恭敬的對來人彎腰:「叔叔,您怎麼來了?」

來人便是盤龍城的新任城主龍傲天,他是龍雲舟的親叔叔,當然,也是龍雲心的父親。

龍傲天自顧自坐了下來,把弄著手中象徵權利的龍形扳指:「聽說,昨天你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差點暴走了?」

「暴走?」龍雲舟有些莫名其妙:「叔叔,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龍傲天抬起頭,和所有人一樣,他的眼裡全都是冷漠。龍雲舟早已看慣了,他的生命里,只有那麼幾個人還在關心著他。

「十四年了,也該和你說了!」龍傲天打量著龍雲舟的臉,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雲心說的沒錯,你的娘,是個不祥的女人。」

龍雲舟渾身一震,一直都處於別人的漠視之中,唯有那早已記不清面龐的媽媽和爸爸還能在他最絕望的時候安慰他。可為什麼,為什麼就連自己的叔叔也要說這樣的話呢?

是,我已經承認自己是個廢人了,一無是處的廢人!

難道一個廢人就連享受一下做為廢人的權利都沒有嗎?為什麼你們總是要剝奪我的權利呢?在我已經絕望的時候,就連最親的叔叔也要在我傷口上捅一刀嗎?

龍雲舟惡狠狠的看著龍傲天,可他的叔叔像是根本就不在意他可以殺人的眼神似的,繼續說道:「你爸爸我就不用說了,那是我一生最敬佩的人。他帶領我們龍族,成為了天下霸主。可就是因為你的母親,我們和鳳凰城翻臉,和天下為敵。也是你的母親,生出了你這麼個怪物,身具兩種水火不相容的血統,你本來根本就不應該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龍雲舟的拳頭握的格格直響,眼球已經快瞪出了眼眶。

可龍傲天仍是沒有注意他一眼,像是在對空氣說話一般:「可你的血統實在是太不穩定,一會兒被我們龍族的血統佔據,一會兒又被霸道至極的鳳族血統佔據。你就像是一個隨時都會爆炸的怪獸,只要把控不好,你身體里的血液就會暴走。那時你可能會暫時擁有強大的力量,可以破壞一切,什麼人也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最終會被燃燒的血液殺死,成為一灘爛肉。」

「這,就是那個女人給你帶來的詛咒。血之哀,讓你一輩子都成為廢人,永遠在黑暗與痛苦中生活。」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我不想知道這些。」龍雲舟死死的看著龍傲天,如果不是莫離還封住他的九大命門,恐怕此刻又要再一次暴走。

龍傲天已經站了起來,轉身朝門口走去。

他的手停頓在了門框上,頭也不回的說:「因為,你是我哥哥的兒子。好好做個廢人吧,好好活下去,這是哥哥最後的希望了,至於什麼城主,並不適合你。」

龍傲天走了,只留下渾身顫抖的龍雲舟還站在原地。

這就是他為什麼不能修鍊的原因嗎?這就是從來沒有見過一面的父母留給他的東西嗎?這就是所有人都對他漠視的理由嗎?

因為他是個掃把星?是個會爆炸的怪獸?是個人見人恨的混血雜種?

轟的一聲,龍雲舟掀翻了桌子,胸口劇烈的疼痛起來,身體里和狂魔一般的血液狂涌衝擊著經脈。可莫離的禁制實在太厲害,兩種完全不相同的血液被隔絕在了身體的兩個部位。

喘息,劇烈的喘息!

龍雲舟漸漸安靜了下來,淚水打濕了他的面龐,他的眼內沒有了對未來的希望。

身體不由自主的朝外走去,漫無目的,沒有任何方向。

「咚!咚!」

鐘聲響起,龍雲舟慢慢抬起頭。一座高大殿堂租單住了他的路,殿堂的巨型牌匾上端正的寫著幾個大字「祖先祠堂」!

龍雲舟一愣,沒想到,冥冥之中,又來到了這裡!

… 大殿之中,雕樑畫棟,鏤空的龍行圖紋張牙舞爪的隱匿在飄渺香煙之中。空氣里傳來淡淡沁人心脾的香味,這是傳說中的龍唌香,吸入肺腑可以舒緩人心,讓心緒平和。

本來流著眼淚一路走上台階來到大殿里的龍雲舟收入了淚水,他只感覺有人溫柔的撫摸著他的後腦,!一種從未有過的平靜讓他全身舒泰。

十四年來,他最喜歡來的地方就是這個只有眾人在祭奠先祖時才會來的祖先祠堂!

這裡的香能讓他平靜,像是爸爸媽媽還站在自己的身前一樣。雖然看不清他們的樣子,可那淡淡的微笑以及溫暖的手,都讓龍雲舟感覺自己還是個有愛的孩子。

「爸爸,媽媽……」龍雲舟面帶淺色微笑默默站在父母的靈牌前。

龍霸天的靈牌被放在了整個祖先祠堂最中間的位置,他的身後便是第七代祖先龍飛的靈位。想當年,寶劍出鞘,天地黯然,那是個怎樣英雄輩出的年代,龍雲舟已經想象不到。他的眼裡只有自己的悲傷和痛苦。

這兩個人都是盤龍城存在幾萬年來最傑出的兩位城主,在他們的時代,盤龍城光芒萬丈,馳騁於整個龍魂大陸,整個大陸都向盤龍城屈膝臣服。

龍雲舟撫摸著父親的靈位,默默嘆息了一聲。

九龍木所制的靈位雖然還帶著一絲溫暖,可畢竟只是塊木頭,這世界上即使有再神奇的事情,也不會讓死人復活了吧。

不管發生了什麼,他只能一個人默默的承受,所以龍雲舟每天都在冷漠的眼神中對自己說,我絕不放棄,哪怕是做一個廢柴,也要有廢柴的尊嚴。

放下父親的靈位,龍雲舟轉身便走,這麼多年來都是如此。哀悼完了心中的傷痛,默默朝不會說話的兩個木牌訴說完心事,他便要重新做回自己了。

剛邁了幾步,他便突然停下了,龍雲舟的眼神被祠堂大殿一角的一個祭壇所吸引。

那裡供奉著的是一條張牙舞爪的金龍,下面擺放著繁多的貢品,金龍造型栩栩逼真,氣象萬千,規模甚是宏大。

在龍雲舟的記憶中,好像每次祭祖都沒有人朝那裡去拜祭一下。

即使現在擔任盤龍城主的叔叔也從來沒有朝那裡張望一眼,好像那就是個多餘的存在,可是為什麼它造的要比這大殿里任何地方都豪華氣派呢?

「比爸爸的地方還要氣派,哼!」龍雲舟十分不服氣的看了那個祭壇一眼,雖然盤龍城自居龍的後代,城主一脈更是神龍的後人。

可龍雲舟卻不買賬,從小他便在眾人對自己父親的歌功-頌德中長大,有高於自己父親靈位的除非是偉大的祖先,而這條金龍,跟他八竿子關係也打不著。

他狠狠啐了一口,摞著袖子就朝金龍祭壇走去。


五爪金龍呈盤旋上天狀,天罡織金打造的鱗片栩栩若生,全身都是閃閃耀眼的金色,內里透露出奪目的耀眼光芒,走到近前,金色的反光甚至讓龍雲舟有點睜不開眼。

怒視天下讓世人膜拜的黃金瞳孔似乎隨時便能噴出火焰,在瞳孔內甚至還有一點紅色異芒在轉動。它的眼睛竟然可以活動,倒像是真的在盯著人一般。

這倒把龍雲舟給嚇了一跳,退了兩步差點驚叫出聲。

周圍空無一人,突然看見個塑像動起眼珠子,著實有點嚇人。要是再點上兩盞紅燈,龍雲舟就得嚇得屁滾尿流!

金龍可以吞噬天地的大嘴裡露出尖利的牙齒,那一顆顆閃爍著閃爍耀眼金光的牙齒讓人望而生畏,咆哮對著腳下刻畫詳實的蒼茫大地!

祭壇上的金龍流光霞影,一看便知非凡之物。

龍雲舟憤怒的哼了一聲:「你這條該死的龍,竟然敢嚇你舟爺爺,人人都瞧不起我,連你這條死龍也想對我指手畫腳嗎?看我不一腳把你的龍頭給踢下來!」

說著龍雲舟一下跳上了祭台,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狠狠一腳朝怒吼著的龍頭踢去。

雖然他從小便沒有什麼勁力,在盤龍城中完全屬於一個廢物。可是這帶著憤怒的一腳還是十分的有力,對於寶物來說,向來都是脆弱的,一腳踢下龍頭完全不成問題。

砰的一聲,讓龍雲舟意外的是,龍頭沒有想象中掉下來,整個金龍反而向上倒翻過去,龍頭朝著天空咆哮起來!

龍雲舟哈哈一笑:「叫你再凶,看你還敢不敢拿眼睛來俯視我!」

突然之間,整個祭台開始晃動起來,龍雲舟的腳下更是有一種劇烈的顫動。

龍雲舟臉色忽的白了,心想只不過踢你一腳,用不著這麼快就發火吧!

剛想走,突然腳下一空,無盡的黑暗像是從天邊湧來,瞬間吞噬了龍雲舟的身體。

整個人朝著無盡的黑暗裡落去,驚恐的叫聲瞬間被呼嘯的風聲所掩蓋,龍雲舟甚至能聽見不斷加速的心臟在身體里不停狂跳。

也不知過了多久,龍雲舟終於兩腳墜地,沒有他想象中摔成七零八落的碎片,反而是平平穩穩的安全著地,這倒是讓龍雲舟大感意外。

轟的一聲,兩道長長的火柱從他兩手邊亮起,直直朝前方遊走。身處在黑暗之中的龍雲舟眼前驟亮,他下意識的用雙手遮擋住了眼睛。

火焰燃燒在空氣里傳出噼啪的聲音,龍雲舟放下雙手,一道筆直的過道呈現在眼前。

兩面牆壁上有熊熊火光燃燒,沒有任何的燃燒物,火焰像是從牆裡滲透而出,十分突兀的鑲嵌在牆壁上。

龍雲舟看了看四周,頭頂漆黑一片,身後是一道怎麼也看不到頂端的大石頭。只有前面一條路可走,雖說不知道怎麼到了這裡,可他卻知道,如果不朝前面走去,恐怕就得餓死在這裡了。

「走吧,舟爺爺可不怕有什麼妖魔鬼怪!」龍雲舟狠狠咽了下口水,握緊拳頭朝前走去!其實他心裡想的是可不要餓死在這裡,那樣被小夥伴們知道也太糗了。

腳下的磚石似乎都是懸浮在空中一般,每一步塌下都感覺石磚往下沉了那麼一點,可抬起腳后石塊卻是好好的在那裡,沒有半分改變。

兩邊的牆壁上,就和上面那個祭壇一樣畫著一條條五爪金龍。火光照耀下,它們似乎是有生命一般在牆壁上遊走,隨時都可能破牆而出。

龍雲舟的手慢慢摸上牆壁上的金龍,入手處一片冰涼,可隨即又傳來火熱的感覺,繼而又像有水流從手間劃過,甚至還有雷電劈入手心的酸麻。

「真是個神奇的地方啊,這裡到底是哪兒啊?我怎麼從來不知道還有這處地方存在啊?」龍雲舟自言自語的朝前走去,兩邊的牆壁上刻畫的儘是各種不同形態的金龍,栩栩如生。

龍雲舟突然發現,連起來的金龍好像隱隱成為了一種秘密的符咒。

雖然局限於身體的原因,他天生便學會不了龍族高深的本領。

可是他卻是個用功的孩子,在先人留下來的各種書籍中,他曾看到過跟鬼畫符一樣的符咒,就像這些金龍組成的圖案一樣神秘。

「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搞什麼鬼!」龍雲舟沒好氣的咕噥道:「這麼個破地方畫這麼多龍,難道是給鬼看嗎?」

一陣無形的冷風襲來,牆壁上的火光突然暗淡下去,可隨即又恢復了正常。龍雲舟也不由渾身打了個哆嗦,他心虛的朝四周看去,心想不會真的有鬼吧?

小小的孩童繼續朝前走去,甬道很快就到了盡頭!一個小小的石室出現在了眼前!這裡乾淨清爽,沒有一絲灰塵!石室之中有一個石台,上面放著四個四四方方的石頭盒子!

石頭盒子的封蓋也全都是張牙舞爪的金龍,只是在鎖的位置貼著一個紅色的物體!龍雲舟突然想起,祠堂里那個金龍的眼睛里,好像也有這個紅色的東西!

紅色物體非金非玉,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做成!長條形的樣子像根牙籤,龍雲舟甚至能從裡面看到自己的影子!

整個石室里都是金色龍形身影,在四個石頭盒子的正上方,一個巨大的龍頭咆哮著正對四個石頭盒子,它的眼裡仍是有紅色物體在流轉,詭異萬分!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是金龍便秘拉不出便便時尋找靈感的地方嗎?」雖然身處密室之中,可孩童心性,瞬間讓龍雲舟忘記了煩惱,反而四處亂看起來!

石室里除了金龍圖形以外什麼都沒有了,龍雲舟想找條出路根本就是白費勁!他嘆了口氣, 一孕三寶:夫人別想逃

砰的一聲,一個石頭盒子被他的屁股給擠掉到了地上,和堅硬的石頭地面碰撞,發出一聲巨響!在這密封的地方,頓時又嚇了龍雲舟一跳!

掉在地上的石頭盒子好像和其他三個有所不同,龍雲舟好奇的跳下了石台!低下頭去,他終於發現,封住石頭盒子的紅色物體比其他三個大了足足有五倍,鮮紅奪目,怪不得看上去有所不同呢!

「這裡面到底藏了什麼寶貝?」好奇的龍雲舟頑劣之心性又在作祟,他忍不住心裡的好奇心!伸手去觸摸石頭盒子!

入手冰涼,盒子平平無奇,只是表面有很多凹凸的紋路,但是卻又覺得很光滑!

龍雲舟的眼神看向了那塊鮮紅的紅色物體,手慢慢碰了上去!

突然,那個鮮紅的物體瞬間開始慢慢融化,紅色的液體像是血水一般鮮紅!龍雲舟甚至能感覺到有溫熱的感覺!

「啊!」

突然,他感到指尖疼痛,可以清楚的看到,從指尖處有鮮血流出!他的手指竟被割破了。和紅色物體碰撞在一起后迅速融合,甚至能看見裡面有火焰在燃燒!

紅色物體完全變成了火熱的液體,龍雲舟驚恐的想抽回手!可指尖像是黏在了紅色物體上,怎麼也抽不動!

他驚奇的發現,紅色物體糅合著他的血液,一點一點朝他指尖流去,慢慢流淌進了他的身體里!他能感到那股溫熱的感覺,一種似曾相似的親切感!

噗通一聲,他整個人朝後倒栽而去!沒有了紅色液體的束縛,他現在整個人都感到輕鬆無比!

咔嚓一聲,沒有了紅色封印的石頭盒子裂開了一條裂縫!青色光線破盒而出,閃耀的人睜不開眼睛!

龍雲舟小小的身子嚇得縮成了一團,他驚恐的朝後挪動身子!

石頭盒子再也封不住青光,青色光線如有實質一般飛了出來,狠狠撞向了龍雲舟!

砰的一聲,龍雲舟感覺腦袋像是被什麼狠狠撞了一下!他能清楚的感覺到,像是有個什麼東西撞進了自己的身體!

突然,他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飛了起來,整個石室中狂風大作!一道裂紋在頭頂迅速擴大,白色的光線從頂上直射下來!而他的身體,也不受控制的朝上飛去!

風聲呼嘯,轉眼間龍雲舟發現自己已經脫離了石室的範圍之類!

轟的一聲巨響,龍雲舟驚恐的低下頭!巍峨的祖先祠堂,正在漫天煙塵之中慢慢傾倒!整個盤龍城都在煙塵之中戰慄!

… 有團炙熱的紅色火焰在體內燃燒,鮮艷的紅色刺的龍雲舟根本不想睜開眼睛!

渾身都染在鮮血中的男人慢慢站了起來!嘴角輕輕掛著一抹淡淡微笑,翹起的嘴角上寫滿了恐懼和邪-惡!滴著艷紅鮮血的手慢慢的伸了過來!

龍雲舟清晰的看見,那是一雙帶著青色鱗紋的手!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正從手上慢慢升起!不斷變大,他終於可以看清,在男人的腳下,累累白骨一直連到天際,血紅雙翼,正在殘陽下慢慢張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