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洛有心想問你是哪路大仙,可是還未等他開口,鬼娘已經再次問道:「我現在代我家少爺問你幾個十分重要的信息,雷牙遇到了什麼事?在什麼地點?」

雷洛一言未發,他還沒有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也不能怪他,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突然從地底下鑽出來,並且連珠般地對你發問,給誰也無法適應!

「請你不要浪費時間,我家少爺就是南王府小王爺!」

鬼娘直視著臉色發白,身上被纏著繃帶的雷洛。

如果雷洛再不配合,那麼她就只好施展法術,逼雷洛說出來了。

「雷雲嶺,地點在……」

也許是死馬當成活馬醫,也許是走投無路的最後希望,雷洛終於開口。

「好的,請你務必安心養傷,雷牙被救出來后,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

鬼娘說完這話,整個人再次沉入了地底下。

輕輕地來,又輕輕地走,不帶走一片塵埃。

這瑪尼是要把人嚇崩潰的節奏啊!

。。。。。。

遠在千里的東方修哲,很快通過鬼娘的「靈魂傳音」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信息。

「雷雲嶺!雷雲門!哼,最好雷牙完好無損,否則……」

東方修哲心中冷哼一句,便是對一旁的菲米莎命令道:「菲米莎,給我找一份地圖,我要知道『雷雲嶺』的確切位置。」

「是!」

菲米莎點頭欲走,不過卻是被工作人員給攔住了去路。

「我看誰敢破壞爭霸賽的規定!」

這幾個工作人員大喝一聲,當真是在考驗東方修哲的容忍姓。(未完待續。) 菲米莎眼中寒光一閃,體內的暗黑鬥氣驟然使出,一招「鬼域擒龍」使了出來,那隻手掌就好像鬼魅一般,一下子便掐住了擋住去路的工作人員。


「好快!」

那工作人員喉嚨被扼,頓時一陣窒息感傳遍全身,他本能地想要掙扎,可是對方的暗黑鬥氣竟然鑽入了他的氣管之中,阻礙了他的鬥氣施展。

「這……這是什麼招式,她到底是誰,我要死了么,我要死在這裡了么?我還不想死,誰來救救我!」

他拚命地想要呼喊,結果卻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響。

「再給老娘得瑟,現在就滅了你們!」

菲米莎手臂一抖,只聽「轟」的一聲,這個悲催的工作人員如同發射出去的炮彈,將一側的牆壁瞬間撞塌。

實力相差得太懸殊了,儘管這些工作人員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高手,可是在菲米莎的面前,和一個學徒沒有什麼區別。

如果菲米莎真想那麼做的話,解決這幾個工作人員,不過分分鐘的事。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以至於其他幾位工作人員都愣在了當場,當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菲米莎已經化作一道殘影離開了。

「你們攤上事了,攤上大事了,等著處罰吧!」

幾位工作人員忙把那位受傷的同事給攙走了,臨走的時候,還不忘丟下一句狠話。

東方修哲一臉寒霜地站在原地,腦子裡在想著雷牙的事,根本就沒有把對方的狠話當回事。


與雷牙的記憶,從結識到後來打鬧在一起,每當眼前閃過這些畫面,攥緊的雙拳便會加重力道。

「雷雲門,我不管你們是誰,有何理由,如果敢傷我的兄弟,我會讓你們付出無法想象的代價。」

眼中的寒芒,就像是一根根銳利的針,不斷地刺出。

菲米莎的效率很高,出去一會兒的工夫,便是將地圖給拿了回來。

接過地圖,施展出陰陽眼,東方修哲很快便找到了「雷雲嶺」的所在。

「雷雲嶺」距離此地有著近千里路程,不過以東方修哲的速度,倒是可以在天黑前抵達那裡。

「修哲,我跟你一起去吧!」

菲米莎見東方修哲轉身欲走,便緊追了兩步。

「不用,我一個人就可以,你留下來會讓我放心一些。」

東方修哲這樣說后,菲米莎便不再堅持了。

如果東方修哲離開了,那麼除了鳳王鷹外,便只有菲米莎的實力最高了。

有些事情,比如與那些工作人員**,比如「帝國學院爭霸賽」的事,都是鳳王鷹做不了的!

菲米莎留下來,是明智之舉。

「我會儘快趕回來的,這裡的事情,就全權交給你負責!」」

東方修哲說完這句話后,整個人就如同人間蒸發一般,從眾人的視野里消失了。

為了雷牙,他會以自己最快速度趕往「雷雲嶺」!

。。。。。。

望水之閣,是「紫陽城」內海拔最高的建築,裡面的奢華,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形容。

它是由皇室重金建造的,主要用於接待外國使節,彰顯著帝國的財大氣粗。

站在望水之閣的最高層,不但可以看到「帝國學院爭霸賽」的比賽場,更是可以看到幾十裡外的湖泊。

由於「帝國學院爭霸賽」關係重大,現在的「望水之閣」完全被「斗戰大陸聯合會」徵用。

此刻,處於「望水之閣」內部的一間會議室里,幾十位聯合會的重要首腦,一臉嚴肅地傾聽著工作人員的彙報。

「那『鐵秦帝國』的代表實在是太蠻橫了,非但不聽我們苦口婆心的勸說,還出言辱罵我們的家人,所言之語實在是不堪入耳。更可恥的是,他們竟然卑鄙地驟然偷襲我們,我們中的一位,因為沒有絲毫防範不幸重傷,還好當時我們反應比較快,不然的話,就無法站在這裡了……」


一位工作人員一邊添油加醋地描述,一邊打量著這些大人物的臉色。


「『鐵秦帝國』的代表囂張的背後,看來是有所依持啊!這件事必須嚴肅處理,否則的話,如果其他人都效仿,還有什麼規矩可言!」

一位頭戴尖帽的老者,一臉嚴肅地說道。

此人是斗戰大陸聯合會三大會長之一的屠樂苛,他的任何發言,都代表著權威。

三大會長此次「學院爭霸賽」只來了兩位,還有一位因為受總會長的傳喚,沒能及時趕來。

「太囂張了,像『鐵秦帝國』這樣的代表,如果不給予一定的處罰,實在難以服眾!」

「這一屆的『帝國學院爭霸賽』絕不能再有閃失,我說一下我的看法,像『鐵秦帝國』這樣無組織無紀律的代表,留下來只會引發出更多的搔亂來,不如就此將之剔除出去,正好也可以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

在屠樂苛發言之後,立即便有人附和。

不過也有人持相反的觀點。

「這不過是一次小的衝突事件而已,何必大做文章,依我看,給『鐵秦帝國』一次警告,讓其寫一份保證書就可以了!」

三大會長之一的俞搏天,此刻不得不發言。

別人也許不知道「鐵秦帝國」代表的可怕,但他卻非常清楚,當初他就是因為一時魯莽,結果成為了別人的奴僕,當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事情自然不會如此簡單!」屠樂苛冷哼一聲,然後接著道,「我們已經查明,『鐵秦帝國』的代表,已經先後兩次將其他帝國的代表殺害。」

說完,他做了一個揮手的動作。

由外面進來幾個人來,分別是「爭風帝國」的代表,以及「摘星帝國」的代表。

「把你們知道的說出來,在坐的各位會為你們做主!」屠樂苛接著說道。

「我是『爭風帝國』的代表,就在昨天,我們的一個隊友谷陸,被鐵秦帝國那幫壞蛋殘忍地殺害……」

「我是『摘星帝國』的代表,就在今天早晨,我們正常地晨練,卻不料『鐵秦帝國』竟然卑鄙地唆使他們的寵獸,將我們中的主力隊員斯沃德殘忍地殺害……」

「這不可能,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你們快說,到底是誰唆使你們顛倒黑白的!」俞搏天拍案而起。

「俞會長,我就猜到你會這樣說!」屠樂苛冷冷地瞥了俞搏天一眼,突然從座位上站起身,高聲說道,「大家請聽我說,我手中現在有確切的證據證明,俞會長與『鐵秦帝國』有勾結,這可是嚴重違反了『聯會會成員不能與任何一個帝國過於親密的規定』!」

此言一出,在座的人都是一驚,全都把目光投向了有些不知所措的俞搏天。

「屠會長,你……」

俞搏天的臉色有些發青,他終於明白了,與自己平起平坐的屠樂苛原來是設好了這個局,針對「鐵秦帝國」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

「俞會長,你來誠實地告訴大家,你的孫女是不是『鐵秦帝國』的代表之一?」屠樂苛一臉的得意。

「身為聯合會會長,竟然不能以身作責,這如果傳揚出去,會給聯合會帶來多大的負面影響……」

屠樂苛開始就這個問題大發評論起來。

俞搏天儘管氣憤無比,卻是無言反駁。

事實上,他的情況要比屠樂苛所說得還要嚴重,不但與「鐵秦帝國」關係過密,更是眼下「修羅魔武學院」的代理校長!

「我的意見是,暫且停止俞會長的一切權利,大家開始投票表決吧!」屠樂苛終於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

表決的結果,幾乎沒有任何懸念,屠樂苛既然精心設了這個局,又豈會不買通能夠參與表決的人。

「很好,贊同者超過半數,決定即刻生效!」屠樂苛一臉得意地看著俞搏天。

原本很氣憤的俞搏天,此刻竟然恢復了平靜,對著屠樂苛冷冷地說道:「屠樂苛,別以為你已經贏了,能夠廢除我會長一職的人,只有總會長大人!」

「我可沒說要廢除你的職務,我只是剝奪了你能夠行使的權利而已!」屠樂苛笑著辯解道。

「我雖然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但我可以告訴你,你一定會後悔的!」

「哦,是么?」屠樂苛完全沒有將之當回事,他接下來忙又宣布對「鐵秦帝國」的懲罰。

。。。。。。

儘管門外已經沒有人看守,但菲米莎等人卻沒有心情再去逛街了。

眼下東方修哲已經離開,大家就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般,就連女人比較喜歡的購物,也不再那麼有吸引力了。

幾人圍坐在房間里,正在討論著雷牙的事情,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落。

「噹噹當!」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敲門聲,聲音大得好像正在用鐵鎚鑿門。

「誰在敲,有病啊!」

菲米莎眉頭一皺,心情不好的她,直接喊道。

「噹噹當!」

「噹噹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