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葉和少女坐下來,兩人慢慢吃著這簡陋的事物,但是他們神情愉悅,好似吃什麼山珍海味一般。

吃完飯,少女收拾好桌子就去廚房洗碗了。

而青葉緩緩的出了門,沒走多久,就聽見遠方傳來瀑布聲。

他緩緩走到瀑布邊,脫下衣服,跳進潭裡,玩耍起來。

他低頭看了下,自己的形貌也變成一個普通漢子的樣貌。

他搖搖頭,深吸一口氣,沉了下去。

到了潭底,他看見一隻小龍安詳的休眠在這裡。

他微笑的看著這條小龍,就在他準備升上去的時候,他看見一個紅色的泥丸。

「轟」的一聲,一股巨力傳來,將他拋飛出水面。

小龍也在這爆炸力中蘇醒過來,它憤怒的嘯聲直刺九霄。

在嘯聲的衝擊下,他勉強的睜開眼看見了六個人。

不過他的意識還是很薄弱,很快他就昏睡過去。

等他醒來,自己已經在潭底。

他浮出水面,什麼都消失了,只剩下被剝皮抽筋的小龍。

看著龍的屍體1,他感覺到丹田的一股熱氣。

在這熱氣的衝擊下,他看見了最後一幕,小龍吐出自己的龍丹,然後把他送到潭底。

而那六個人沒有發現這件事,只是剝皮抽筋就走了。

他要報仇,於是辭別了自己的妹妹,開始了修鍊化龍訣,開始了報仇之旅。

不過敵人勢力過大,他誤打誤撞之中,突破赤王軍的防禦,進入魔界。

青葉看到自己闖入魔界的瞬間,眼前景色再次一變,這次眼前就是正常的魔界街道。

整個城就只有一條街,街上端坐著無數打坐的魔人。

這些魔物的修為大約都是地級,也就是相當於赤王軍的水平。

看著這麼多魔人,青葉心中嘆息。

魔界只有三座城,如果每城都只要這些魔人的話,自己這趟魔界之旅算是白來了。

要知道,赤王軍對外宣傳就是十萬,至於真實數字,明眼人都知道要大於這個數字。

而這一座城,不過千人的規模,想進攻人界,是在太難了。

街兩旁的房子也都是殘破不堪,一看就是有很久沒有修補過了。

這些魔人和修真者相比,不會在乎這些面子工程。

在資源缺乏的魔界,如果不是以前人的習慣,他們連房子都難得修。

青葉也不知道這些魔活著有什麼樂趣,他還是決定來找點事做。

他走到左邊第一家,破門而入。

在家裡修鍊的六個魔人一下子就驚醒過來,看著不懷好意的青葉,他們也不廢話。

看著六人的六道黑氣,青葉還是微微一笑。

身形一變,他的龍爪就握著六枚心臟了。

他用力捏碎這六枚心臟,感受著破裂的快感。

無論他捏不捏這六枚心臟,這六個人都不能活了。

在房門外修鍊的魔人冷漠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他們對於這一切,都看淡,實力為尊,沒有實力被殺,那就是合理的。

不過青葉的目標明顯不在這裡,他走出房間向著右邊第一家走了進去。

這次是一男一女兩個魔人,他們正在歡樂,看見青葉闖入,自然很不開心。

兩人張開嘴,吐出粉紅的毒霧。

不過這些都沒有什麼用,在毒霧飄散到門邊時,兩個魔人的心臟已經被挖掉了。

搶了兩座屋子,青葉滿意的點點頭。

「你們過來,用這件屋的材料修補那件屋。」

四周的魔人沒有理會他,他們可不是什麼苦工。

青葉看著他們不識相,只好教訓他們了。

他提動真元,對天長嘯。

這一嘯,聲威動天,四周的魔人感覺自己耳朵要炸裂一般,在地上慘痛的翻滾。

這長嘯不長,不過十息功夫。

不過這十息功夫足夠了,這些魔人乖乖的去幫青葉修建房屋。

看著四周的魔人,青葉得意的笑了。

現在自己的修為,別說這魔界,就算五界之中,都沒有幾個能匹敵的。

可惜,就算修為再高,也不能成為修真界的青帝。

修真界可不像這魔界,以強者為尊。

他又開始頭疼怎麼去奪得帝位了,這對於現在的他,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

… 這些魔人辦事效率就是快,青葉估計不到十個時辰就把這間破屋修好了。



青葉也沒有顧慮屋裡的屍體,悠然的修鍊起來。

不過才閉目,就有不速之客前來打擾了。

「在下雷震天拜見閣下。」

一個身材矮小的胖子粗聲粗氣的說,也不顧青葉的反對,就走了進來。

青葉看著這人,坦胸露乳,就穿了一件短褲,手上拿著一個巨大的鎚子,絲毫沒有感覺這就是一個魔界的人。

「不知道閣下找小可有什麼要事?」

雷震天看了看地上的屍體,什麼也沒有說,把女魔的屍體翻了過來,坐了上去。

等他坐好,才眯著他那幾乎被肥肉遮蔽的雙眼說:「兄台也是參加古倫大會的嗎?」

青葉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我們兄弟三人也是參加古倫大會的,不過我們並沒有把握,今日兄台嘯聲,好似龍吟,不由心喜,不由希望先生能加入我們。」

雷震天有條不紊的慢慢說,似乎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

「哦,這個加入是什麼意思?難道古倫大賽不是一人單挑一人嗎?」

青葉有些好奇,人間比賽都是一人參加,這魔界的還可以多人參加?

雷震天笑了笑,佩服的說:「兄台果然好修為,既然想一挑十,在下佩服。」

青葉微微一笑,搖搖手:「雷凶說笑了,在下初來魔界,只是聽說有這古倫大賽,就來參加,還請兄台告知。」

雷震天點點頭,神情一下子嚴肅起來。

「這古倫大會是什麼,簡單說就是挑選一些人去血月上。兄台可能不知道血月的來歷吧,不過這不重要,這血月上面有第一代魔頭留下來的法器。」

這些青葉的確不知道,他得到的所有記憶都是魔界還沒有形成,魔人還待在修真界的事。

「這古倫大賽,沒有什麼規定,只要殺了十個參賽者就算成功了,到了最後,選二十位參賽者,如果成功的人多了,就按照殺人數來選。」

十個人,說多不多,可是這些參賽者都不是修為低微的魔物,而是魔人中翹楚,平時殺一個都難,更別說殺十個了。


「不知道雷兄為什麼要找我,而不是其他人呢?」

雷震天拍拍手,兩個人也從門外走了進來。

「這是我大哥風驚天,這是三弟電嘯天。」

聽到這兩個名字,青葉摸摸鼻子,不由笑道:「原來如此,在下應該叫雨傲天了?

風驚天是一個枯瘦的中年男子,他聽到青葉這麼說,不由點點頭:「我們兄弟得到了一本書籍,裡面記載了一套合擊之法,需要四人修鍊,而我們弟兄三人只修鍊了三種,還需要一個人,我看兄弟修鍊的是龍族心法,修鍊這雨訣應該不是難事。」

說完,將秘籍丟給青葉,一點不舍也沒有。

「從現在起,你就是老二了,眾位都以兄弟相稱吧。」

風驚天說完這句話,其他兩人點點頭。

看著這三個魔人,青葉有些害怕,他們的心智怕是不好對付。

不過很快他就想通了,在這裡,他要用的是自己的實力,而不是智慧,只要小心一點,絕不會出什麼事情。

他打開秘籍,仔細閱讀起來。


這套合擊之術果然奇妙,他看的如痴如醉,不由開始修鍊起來。

這一修鍊就是半個月,如果不是古倫大會要開始舉辦了,他還捨不得離開。

四人踏出城門的時候,兩個穿著華麗的人出現在青葉的屋裡。

「你這麼看這個人。」

左邊這個手握著一顆珠子的人,對著右邊拿著拐杖的人說。

拿拐杖的人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搖搖頭。

握珠子的人看他這個表情,不由自己開口說:「他估計一進來就看出是幻境了,所以蜃龍珠所展現的未必是他真實的來歷。」

「你怎麼知道他看破了幻境?」


「直覺。」

短短的兩個字,兩人結束了兩個人的對話。

在消失的時候,握珠子的那個魔指尖燃起火焰,丟在那兩具屍體上。

屍體燃燒的時候,一道血氣出現在火焰中,這道血氣出現的很快,消失的也很快。

不過這兩個都不是普通的魔,他們發現了這道血氣。

他們神色一沉,到了左邊那間屋,無視四周的魔人,將那六具屍體燒掉。

果然,那道血氣再此出現,兩人神色深沉。

握珠子那人催動珠子,將那枚血氣給吸納了進去。

兩人也不多留,消失在大街上。

他們再此出現,就是這城的城主府了。

他們在寬闊的城主府心急的走著,到了最裡間,他們打開封印法陣,啟動了一個傳送陣。

傳送結束,他們出現在一個祠堂面前。

「你們來這裡有什麼事?」

一個嗡嗡的聲音響起,有些不滿。

握珠子的那個魔也不多言,將珠子恭恭敬敬的捧著。

珠子以很快的速度飛進祠堂,然後很快的回來了。

「不錯,這就是血魔之氣,沒想到那次大戰他還沒有死,現在他估計回來找我們報仇了。」

那個嗡嗡的聲音沒有恐懼,而是有些調侃。

「估計他還不知道怎麼找到我們,你們幫他上來吧。」

說完,祠堂就沉靜了。兩人點點頭,就再次啟動傳送陣,回去了。

他們知道,在遠古大戰的時候,很多魔都是被出賣的,而通過他們的犧牲,才讓這些魔頭構建魔界1,保存魔界的延續。

這些遠古魔頭的事,和他們無關,他們要斗,就讓他們斗算了。

他們心裡這麼想,就這麼行動。

他們立馬啟動到魔都的傳送陣,準備送這個血魔去血月上。

在他們到魔都的時候,血月上應經不平靜了。

「不知道除了血魔意外,還有多少大魔還活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