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們如何能承受這樣的氣勢碾壓,包括之前演技值爆表的‘傷員’在內,驚呼着,渾身顫抖,撞開人羣飛飛似得逃跑了。

啪啪啪啪….

周圍想起陣陣掌聲,這年頭挺身而出的人少,看熱鬧的人絕對很多。

其實衆人都清楚非主流們是在碰瓷,只是不敢管閒事而已。

現在壞人跑了,雖然看不懂爲什麼被嚇成那樣,但也不妨礙他們‘大快人心’!

“走吧,沒意思!”

秦文和招呼彪子上車,對圍觀羣衆的表現很失望,嘆了口氣,繼續朝着‘老牛’小酒館出發。

十多分鐘後,終於到了地方,老牛已經站在門外嚴陣以待了。

老牛看見彪子後,雙眼一亮,趕緊的遞煙招呼;“彪哥,你電話裏說的是真話?”

來‘老牛’小酒館是秦文和臨時決定的,出發時彪子纔打電話預定包間,同時告訴老牛,多多準備好菜,他要招待青龍會的宋忠少爺。

老牛當時就驚呆了,青龍會啊,宋忠少爺啊!都是了不得龐然大物,就連他一個小人物,現在也知道了王星倒臺的事情,就是宋忠隻手遮天,下令幹掉瀘縣這位霸王的。

“當然,我騙你幹嘛,快去準備吧,一會人家就要到了!”

彪子話音剛落,街道上就轉進來一排轎車,慢慢停到‘老牛’小酒館的門口。

宋忠來了!

“我去…真的來了啊!”

老牛一個機靈,被這排場嚇到了,同時心裏暗暗叫苦,就自己這家破小店,那裏有好菜好酒能招呼青龍會的少爺啊。

等會人家不滿意了,會不會砸了自己的小酒館啊……

車隊停好了車,下來二十多個黑衣大漢,引的周圍人紛紛探頭,不過見到這樣的陣勢後,又立馬裝作沒看見一樣,沒人願意爲了看熱鬧而一身臊。

秦文和的手不自覺開始揉臉,這是搞啥,只是吃個便飯啊,搞得跟黑幫老大談判一樣,會不會招來警察叔叔啊…..

“你鬧什麼!帶這麼多人出來!”

他直接發問宋忠,語氣嚴肅,可不管自己這個徒弟的面子,這麼人看着,等會讓他怎麼吃得下飯。

宋忠被問得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暗道自己大意了,平時出入帶着小弟成了習慣,沒想到被師傅嫌棄了。

他立刻道歉,並打發走手下小弟,卻被秦文和留下喜感大漢,這大漢面相喜人,別看他長得胖,做事卻很利索。

他準備向宋忠要了這個人,以後就將喜感大漢丟在瀘縣,可以做彪子助手的同時,也能暗中關注一下家裏兩老。

小弟們離開了,秦文和帶人入座,彪子和老牛有些懵,宋忠居然被人教訓了,他還主動道歉,靠………

“楊彪,宋忠,你們自己認識下!”

秦文和接過喜感大漢遞過來的茶水,指了指彪子和宋忠兩人,讓他們自己熟悉一下。

彪子當即就站了起來,握着宋忠的手,表達自己的久仰之心。

宋忠也很客氣,眼前的人是師傅的朋友,還特意叫來一起吃飯,以後定要多多關心一下。

因爲秦文和的關係,兩人一見面就充滿好感,一頓飯吃的很和諧。

中間老牛進來上菜,也被秦文和拉着喝了兩杯,樂的他直拍胸口喊着這頓他請客。

一旁的彪子急眼了,當即懟了過去,這可是他宴請宋忠啊,怎麼能被別人搶功了。

最後宋忠也加入了進來,這是他第一次和秦文和一起吃飯,也要表達心意。

他一發話,彪子兩人就慫了,不敢搶着買單了

彪子恨恨瞪了眼老牛,老牛縮縮脖子,尬笑着跑去廚房端菜了。

飯局在友好的氣氛下結束,時間還早,秦文和讓彪子自己回去,他坐上了宋忠的車,有事和這個徒弟商量。

“你在瀘縣熟不熟?能不能找個沒人的地方!”

他急着教導宋忠修煉,不然搜魂術後遺症太很麻煩了,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要昏倒。

一旦宋忠開始了修煉,就能慢慢修復靈魂,同時身體素質也會提升,雖然不能馬上解除‘永久性’精神萎靡狀態,但至少能緩和昏迷的症狀。

他還記得早上的時候,只是被自己輕輕一嚇,宋忠就昏迷了……….

“沒人的地方??”宋忠想了想?他對瀘縣還真的不熟,這次過來本是追女票的而已。

“秦爺,王星的別墅行不行?”

開車的喜感大漢插了一句,王星倒臺後,就是他負責收尾的,將王星的一切都接手了過來。王星的別墅很大,現在空了出來,應該能滿足要求。

只是…那稱呼是什麼鬼!!

秦文和翻着白眼,‘秦爺’這個詞……….

別墅位於三環外,是瀘縣有名的別墅區,住的都是富豪,空間大,環境優雅,保安措施嚴格,是個不錯的地方。

“就這裏了,挺不錯的!”

別墅裏有個健身房,但規模不大,以後改造一下會更好,能當作修煉室。

參觀了一遍別墅後,秦文和便開始教導宋忠修煉。


造化卷不同於魔虎七式,不僅沒有拳法,並且屬性也不相同。

魔虎七式是魔功,造化卷是…….沒有屬性。

它僅僅只是一本築基功法,改造凡人身體的基礎功法。

造化卷中記錄了篇口訣,還有一套‘體術’,這‘體術’很像早晨在公園裏出現的太極拳,看上去軟綿綿的。

軟綿綿的體術,配合造化卷口訣,修煉時能引來天地靈氣灌體,緩慢強化筋骨血肉。

秦文和估算了一下,按照這個‘緩慢’的速度,宋忠想要完成築基,最快也要……..三.四年吧!

“這麼慢!”

他抓抓頭皮,和自己築基的速度簡直沒法比啊,是功法的問題嗎?難道造化卷是一部很低級的築基功法??


他還是對修行界瞭解太少了,在修行界中,築基功法的修煉時間,一般都是在三年左右。

畢竟築基是修士的根本,不得不慎重對待,每一部築基功法,都是在漫長的時間中,緩緩改善着修士的體質,讓其打下牢固的根基,以後的修行之路才能走的更遠。

也只有秦文和只是奇葩,還沒有開始修煉,就被淬體丹強化了身體,又能每天擼妖蝠串,還被獻祭儀式洗禮,體內封印着血神分身。

他就是修行界中的一朵奇葩!!! 第二十二章.修煉和聯絡器

第二天一早,秦文和就帶着凱麗溜出家門,目標別墅區。

有了王星的別墅,總算可以繼續修煉了,自從他在黃仙山築基弄出異象後,這兩天根本就沒敢修煉。

今天帶凱麗一起過去,就是讓金髮少女過去佈置個魔法陣,隔絕他在別墅修煉時產生的動靜。

‘黑暗結界’就是凱麗準備佈置的魔法陣,材料全部來自血族執法隊的戰利品。

凱麗忙碌了一整個上午,終於將‘黑暗結界’佈置完成,剎那間,整個別墅內死寂一片,就連光線都弱了幾分。

從遠處看來,這棟別墅似乎被隱藏在陰影之中。

“OK!那麼開始修煉吧!”

秦文和挑選了健身室,將宋忠敢去了天台,反正體術=太極拳,就算被鄰居看見也沒事。

至於凱麗,她回家了,她才晉升侯爵不久,需要的是鞏固境界,而不是繼續提升。

健身室內,秦文和手握黑色長刀,心中默默回憶幽冥刀決。

幽冥刀決第一招,幽魂一刀!

此招刀法乃是刺殺之術,出刀時,無聲無息,斃敵於一擊。

他手握長刀,默唸刀決,目光逐漸凌厲,突然左腿邁出一步,手起,刀出,在空中劃出一刀黑芒。

“不行..感覺不對!”

刀,頓在空中,秦文和皺眉,自身的氣機不對,不能和出刀時機達成同步,還無法坐到無聲無息。

他冥思苦想,又一遍遍練習,每一次揮刀後,都會總結得失,慢慢的進步中,他揮刀的聲勢越發細微。

不知不覺間,修煉了兩個多小時,體內真氣耗盡,無奈只能打坐恢復。

恢復真氣時,他突然想到一個嚴重的問題,突破到一品後,就需要尋找新的功法了,魔虎七式雖然厲害,但畢竟只是築基功法,已經不適合他現在的修煉了。

其實關於新功法的問題,雲露兄妹也考慮過,但他們畢竟不是魔修,也不瞭解秦文和的修煉狀態,所以不敢隨便給亂給他功法。


當秦文和開始修煉之初,雲虛子就想到過這個問題,他原本是準備帶秦文和回靈武山的,不管宗門是否同意收徒,他都會將秦文和放在身邊。

除了爲了教導他修煉外,還有監督的意思,畢竟是修煉魔功,很可能進入魔道,雲虛子不希望看到那樣的一幕,所以將想將他帶身邊,一步步引導,不至於真的進入魔道。

可惜事與願違,雲露的後續任務真心不簡單,就算他加入進去,也有些力不從心,如果不是後來又有援軍支援,他都準備放棄了。

所以,當他得知秦文和居然這麼快就築基成功後,內心除了驚訝之外,同時也充滿了無奈,任務走不開,就不能考察修煉的狀態,也不敢輕易贈送功法了。

事情就這麼耽擱了下來,他準備完成任務後,在想辦法找一部好的魔功送給秦文和。


直到現在,秦文和自己發現到沒有功法的弊端,準備考慮着等聯絡器到手後,看看能否在‘修士殿堂’中收購一部魔功!

說曹,曹就到………..

但他向着聯絡器的時候,手機的電話響了,是‘全球速遞’的小哥;“喂,秦道友吧!你不在家嗎?我來給你送快遞啊!”

聽着熟悉的聲音,秦文和眼前閃過那位五品真師境的快遞小哥,御劍飛行使的賊溜,一個加速還能產生音爆,如同白日驚雷…….

“啊…你好,不好意思啊,我放暑假了,現在在家裏呢,能不能幫忙送過來??”

秦文和一拍腦袋,忘記告訴雲虛子師叔自己的新地址了,結果快遞小哥依舊送去了雲露的公寓。

“那,你在什麼位置?”

快遞小哥心裏是崩潰的,放暑假!!一個修士還需要這玩意?

秦文和趕緊將別墅的位置報給小哥,小哥表示距離不遠,可以免費…送過來!!

十分鐘後,一道遁光出現在別墅區,天空上的快遞小哥,一看就看到了那被陰影籠罩的別墅,不由得狂撇嘴。

他還從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修士,那別墅外的異樣,隔着百里外都能看的清楚,太高調了!!

不過對於秦文和這個菜鳥,快遞小哥還是蠻有印象的,最近一個多月吧,他就接了不少有關秦文和的訂單,一個個都是大人物啊,其中還有靈武山的九軒前輩,整個修行界的偶像啊。

秦文和來到陽臺上,看了眼正在打太極的宋忠,便伸手開啓黑暗結界,快遞小哥化作一道劍光,嗖的一聲,便就出現在他身邊。

“哇….”

宋忠一聲驚叫,目瞪口呆的望着快遞小哥,剛纔那人是…..飛進來的啊!!



Leave a Comment